《修真界最后一条龙》拉棉花糖的兔子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10-18 20:09:1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商积羽和小深盘膝榻上,他手触银环,为小深解禁。
      这驭灵环看上去普通,却必然耗费了大量精力,看来小深可能真的是蛟。蛟属已经是世上血脉最接近龙的水族了,也出了威名赫赫的修者。小深孤身流落在外,也不知究竟为何。
      商积羽的师父不但能打,亦是炼器大师,他身为弟子,岂有不通之理。灵气流转探查,手法虽然陌生,但好歹找到头绪,有了些许进展。
      但日落月升,却是不得不停下来了。
      “今日先到这里。”他眉眼淡漠,竟是不知不觉中,已换了一个。
      到了夜里,就该颠倒一下,由小深来助他了。
      虽说这样延长了至少一半以上时间,可仍是比其他人来解要快上很多了。
      小深暗喜,小心翼翼打理着失而复得的那一点点灵力,而且脚也不软了,他很满意。
      
      “太阳落山了,那我们躺下来吧,我喜欢躺着盘。”小深说道。
      
      商积羽:“……”
      应该是想多了,小深不了解人族语言。什么话在他嘴里,总是失了几分本味。
      
      商积羽神色间有些迟疑,这件事并非他索要来的……是他也不是他。
      小深见他不语,“盘不盘?不盘我……”
      就去外面溜达一下,看能不能找到他水的下落了。
      小深原本和商积羽对面盘膝而坐,手撑榻正要起身,一只温玉般的手竟悄无声息握着他的脚踝,叫他一下栽进商积羽怀里。
      
      商积羽垂眸,他方才完全是下意识的,就像见到小深后,紧紧攥着他。
      口是心非,他自然是需要小深的。
      少年柔软的身体坐在他怀中,后背紧贴着他的胸膛。
      商积羽叹息一声:“……就坐着罢。”
      
      坐着多不舒服?但小深还是愿意满足这个自己比较喜欢的商积羽。
      他调整了一下姿势,又觉得其实也不错,屈起赤着双足,整条龙缩进肃然端坐的商积羽怀里。
      
      .
      
      鸿濛殿
      谢枯荣歪歪坐在椅子上,掌管宗内一应事务的执事们分列其下,有执事道:“宗主,前日选的主翰,才进书林,就被赶出来了。”
      “又赶出来了?”谢枯荣只觉得头又要疼起来了。
      
      羽陵宗书林有藏书如海,道法秘籍万千,也需人管理,称之为主翰。
      凡任主翰者,必须是精通文墨,知识广博,修为也不可能太低。
      上一任主翰三年前陨落了,他们便着手选新的主翰,只是,主翰这个职务有些特别,不是想选谁就选谁的,连谢枯荣也不能一人决定。
      这都陆续选送了十来个人,都没能成功做成主翰。
      
      诸位执事也都觉得无语,照例,各自又拟了几个名字,交给谢枯荣。
      只得是如此了,再挑拣挑拣,不知何时能成功。
      “难道我羽陵宗,满宗门还选不出一个主翰了。”谢枯荣闷声道,那岂不是可笑。
      一位执事道:“说到这个,宗主,听陈确说,您昨日出山,带回来一名灵力低微的水族,而且这水族还不识字?”
      陈确是专管常住事务的,一应人员流动,无论门内编外,他都监察归单,记录在册,此事谢枯荣的确让道弥报给他知晓了。
      
      谢枯荣:“……”
      他就知道,会广为流传。
      羽陵宗进了个文盲,不是什么天崩地裂的大事,但足以叫大家津津乐道一阵时间了,毕竟是头一遭。
      
      其他尚未听说的执事,也惊讶起来。
      “什么?不识字?为什么会不识字?”
      “这,这是上哪找来的!”
      “你说的这个小深,到底有多没文化……”
      
      大家都好奇,谢枯荣为什么会带回来一个文盲,关注点竟是都集中在这上头了,连灵力低微都顾不上,好似也比什么主翰人选要更吸引人。
      谢枯荣也不好说出祖师遗命,再则,祖师也未让他把小深带回来啊。
      
      谢枯荣含糊地道:“多大点事,已经叫道弥带小深识字了!”
      
      .
      
      碧峤峰。
      一夜过去,商积羽仍是整整齐齐一个,在他身上,则是七手八脚缠着他的小深,龙盘虎踞嘛。
      数百年,商积羽也未同人如此亲密地接触过,少年是头一个。
      夜里未点灯,一室黑暗,商积羽又闭着眼,失去了视觉,但他能嗅到少年身上淡淡的水汽,湿润微甜,反而在脑海中留下更深刻的印记。
      少年的呼吸,就像潮汐一样,缓和有规律,让他体内的灵力平静乖顺起来。
      
      小深睁开眼,看到板板正正的商积羽,立刻明白还是那一个,笑嘻嘻地道:“可以起来啦?”
      商积羽虚扶着小深坐起来,手掌和小深的腰分开时,淡淡的怅然若失袭上心头,“……嗯。”
      
      “我和道弥约好了,今天去识字。”小深对商积羽说,“还是去昨日落舟那里等他?”
      商积羽:“你说绾龙台?不错。”
      小深:“…………”
      商积羽看他欲言又止,无奈地道:“……从前叫寸斜台,是他改的。”
      这个“他”,指的自然是商积羽的另一面。
      
      再给你记上一笔……
      果然不是好人。
      小深郁闷地道:“算了,我走了。”
      
      他转身往外走了几步,忽觉不对,脚步声似有重叠,回头一看,才见商积羽竟跟着走出来,顿时欣喜地道:“你也去看书嘛?”
      商积羽看他喜形于色,微愣,随即一笑。
      “不去……你早些回来。”
      他只是不知不觉又跟着小深了,甚至说完后,才发现自己还说了句如此儿女情长的话。
      只是小深全然没发觉,大概对人言本来也不敏感。
      “知道!我就去应付一下!”什么识字不识字的,当然是解开禁制和找水重要,小深压根没把那当回事,糊弄一下罢了。
      
      道弥如约乘着小舟来接小深,只见他又换了一身衣裳,这次是师叔祖的穿衣风格,但那玉带还是原来那一根,而且健步如飞,和之前的软脚模样大不相同。
      看来灵力虽然低微,气力倒是不再那么虚了。
      想小深哥刚出现时,身上只一件破衣烂衫和这玉带,恐怕这就是他全身上下唯一的私物了。
      
      书林并不在山上,而是一大片浮空的平地,上有巍峨建筑,牌匾上写着几个铁画银钩的大字……不过小深不认识。周围离垢河环绕,平平看去,真是浮岛一般。
      “这是不动地。”道弥介绍,这里停了许多小舟,无论何时,羽陵宗,书林总是最热闹的。
      道弥在羽陵宗长大,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了,“当年方寸祖师东游,到达羽陵,遇到鬼修长恩,正在曝书,文山书海,卷帙浩繁……”
      小深打断他:“卷什么?”
      道弥:“就书籍册页浩大而繁多。”
      “哦,”小深嫌弃地道,“你说书挺多就够了。”
      
      道弥很委屈,啊,小深哥的知识就和他的口袋一样贫瘠。
      道弥也不是故意的,很多词对道弥来说,就是日常用的,他也没法具体想象小深有多无知啊。对羽陵宗的人来说,认识一个成语是文盲,认识一百个成语也是文盲,差不多不大。总有遗漏之处。
      
      道弥改口道:“那书多得像海一样,祖师惊异长恩以鬼身,宁愿被烈日灼烧,也要晒书,一片爱书之情,于是留下助他晒书,整理藏书。
      “后长恩飞升,据说成了司书之神,那些书也都留给了祖师。其中不但有人间学问,更有长生大道。真人阅尽藏书后顿悟,羽陵讲道,成五千年绝学!
      “听道者纷纷拜入门墙,就此开宗立派,指地为名,是为羽陵宗。羽陵传人,也莫不爱书,当年修书林放藏书,后来也会不断将新书加入,无论是人间经典,还是道法典籍。
      “这里,就是人间最全的藏书之地。越往里,内容就越高深。”
      道弥将小深带进书林第一层,这里极为安静,但在层层书架间,却有起码数百人,或穿梭期间,或静坐阅读。
      道弥的声音也放小了一点,“这里有本门弟子,也有外派来求学的,不看令牌难以分辨,不过咱们本门弟子爱穿白色。现在人还算少的,主要是管理书林的主翰职务空悬,深处一些地方,没主翰的允许不让进,有些典籍也必须是师长和主翰都点头才能出借……反正,主翰不在挺麻烦的!谁也没想到,会悬置三年呀。”
      再多的,道弥就没细说了,反正文盲小深哥一时半会儿也用不上。
      他哪知道,他这嘴一天到晚叭叭不停,小深从白衣那里就没听进去了……
      小深心说,都没有商积羽穿得好看。
      
      果然是人间最全的藏书之地,连小儿学字的入门级书籍都有,道弥翻找了一本,寻了个角落坐下,“小深前辈,现在我教你认字。先认你的名字吧。”
      “深,从水。”桌上自有任意取用的笔墨,道弥提笔写了个“深”字。
      
      “好,我记住了!”小深看一眼。
      “那咱们再从基本的学起,天地人……”道弥总觉得小深哥态度有点敷衍。
      小深本想说今天就够了,忽然想起什么,又道:“等等,你先教我两个字。”
      他也摸起一支笔,敲了敲桌面,深沉地道:“‘还债’怎么写?”
      道弥:“??”
      
      道弥觉得奇怪,干嘛学这俩字,但还是提笔写下。
      小深如获至宝,说道:“今天有些乏了,就到这里吧,回去了。”
      道弥:“?!不好吧!”
      果然不是错觉,非常敷衍。
      
      小深站起来,“有什么不好的,我看到字儿就头晕得很——”
      他忽然住口,好像看到什么黑点从书架间闪过,定睛细看又没有了,甚是奇怪。
      到底什么玩意儿,小深想什么就做什么,扒拉着书架,就要爬上去看。
      
      “这是在做什么,有这样拿书的吗?”一道陌生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小深回头低眼一看,是个白衣少年,凤目斜飞,好奇地看过来。
      “玄梧子师兄啊。”道弥打了声招呼。
      这位玄梧子师兄随意嗯了一声,只对小深道:“你,下来。”
      小深也没看到黑点了,跳下书架。
      这么一跳下来,身形也显得更娇小了,玄梧子这才看清楚他的脸,低头道:“你不会,就是昨日宗主带回来的小妖吧,倒是活泼……”
      
      小深瞥他一眼,察觉到语气中的逗弄,高傲地转开头。
      虽然不太能听懂人话,但别以为他不知道,这就是以前他逼乌龟跳舞时的语气。
      
      “不理我?哼哼。”玄梧子也是羽陵的杰出人才了,只可惜不太高,所以见到娇小的小深,话都更多了,“爬上去找什么书?下来我帮你拿。”
      少年柔弱无力,灵力又低微,怕是拿上头的书都不方便。虽说是要帮忙,但怎么听怎么带着戏谑。
      “师兄今天这么热心?拿不到不干你事吧。”道弥和他关系可谈不上好,玄梧子平日甚是倨傲,这时坚决站在小深哥这边,凉凉地道。
      “怎么不干我事?”玄梧子闲闲道,“这主翰在选,我也是候选之一,已报给宗主了。说不定,以后这里每本书……都干我的事。”
      道弥心里一惊。
      玄梧子他年纪也没多大,已是听雷境(第五境),到这一境,可以开始精练各位法术了,因为还要度雷劫,所以才叫听雷。玄梧子是各种佼佼者,又有过目不忘之能,以这般年纪,入选名单,不管当没当上,就已经是很大的认可了,所以玄梧子才得意说出来。
      但道弥是几代都在羽陵长大的土著,即便是外门,也自有些傲气,嘴上还是不服输地“哼”了一声,但也没那么不客气了。
      
      没想到还有比道弥混不吝地。
      小深骄傲地道:“那又怎么样,我不识字!”
      哪本书他都不借!
      
      玄梧子:“……”
      道弥:“……”
      
      玄梧子也被小深这个自豪的表情和震撼的内容惊住了,“你说什么,你不识字?”
      他这时才去注意,桌上的确写着天地人之类简单的字,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是文盲!是羽陵地区罕见的文盲!
      
      玄梧子喃喃道:“我还从未见过不识字的人……你多大了?怎么不识字的?”
      他越看越觉得稀奇,恨不得好好研究一下,如何不识字还能进来的。
      
      “玄梧子师兄!”道弥语重心长地道,“你就不要母鸡孵小鸭了!”
      还揪着这个问题不放了,就算小深哥不觉得羞赧,但他这个负责给小深哥扫盲的人压力也相当大啊。
      小深真情实感地追问:“什么意思?”
      道弥:“多管闲事!”
      小深感受了一下人族语言的奥妙,哈哈哈大笑起来。
      
      玄梧子:“…………”
      道弥这德性他是早见过的,但这个小水族……追问的语气真诚得不得了,一唱一和,配合得天衣无缝,三人气人,被小深衬托出了十二分!
      ——这就是玄梧子误会他们了,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不过玄梧子气极反而失笑,觉得若和他们相争,显得自己欺凌弱小,这俩一个才过玄关(第三境),另一个更惨,不知道到没到涤初境(第二境)。
      他重新端起架子来,骄气地道:“那好好学,总有‘干你事’的一天,待你多看几本书便知道了。欲知万载事,全赖古人书!”
      说罢潇洒地拂袖而去。
      
      玄梧子走得也没太远,还能隐约听到那小水族不但没被他帅到,反而在说:“胡说八道,这人真没文化!”
      一万年前他还能不知道什么样么,看什么书。
      玄梧子:“???”
      ……不行,忍住!真名士不能回头看吵架!
      
      玄梧子走了没多久,小深没学几个字,随意抓个借口,嚷着学人族文字有几率和玄梧子一样讨人厌,拿着写了“还债”两个字的纸就往外跑。
      道弥叫苦,本来他只要打打杂就行,谁叫小深哥不识字,为了羽陵宗的名声,他必须把小深哥教会,否则没法和宗主交代,没想到小深哥居然还不配合,任务一下变重了。
      小深跳到小舟上,小舟无风自动,“不学了不学了,别来找我了!”
      道弥:“不行!你快回来!”
      
      玄梧子正在另一只小舟上,本已飘出去一段距离,见状高声道,“道弥,师兄来助你。”
      哈,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快,非要趁机吓唬吓唬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妖不可。
      
      道弥哪能看不出来,恼道:“干你何事!”
      他把法器祭出来,乃是用自己羽毛求长辈帮他祭炼的。
      玄梧子怎会怕,他们境界可差着好几层呢,但也故意祭出自己的法器,乃是一柄法尺,见风就长,莹润如玉。
      但道弥见了就知道,这质地看着温润如玉,实际上是玄梧子前些年在宗内小比胜了,宗主赐他的珍宝。此物出自深海,坚硬无匹,也正因唯独深海有,甚是难得,据说上古龙族都用来筑巢,足见珍稀、厉害之处,当时可羡慕极了旁人。
      如此宝物,花了玄梧子几年时间,看来终于将其炼化成法器了,因为太难炼,也没做什么花哨的外形,直直方方。
      
      玄梧子并指一挥,法尺就飞起来,悬在上空,他对小深道:“逃学可不好,师兄今日就教教你做人。”
      小深:“我干嘛做人??”
      玄梧子:“……”
      他也自觉有误,讪讪一笑,索性不说了,法尺疾飞向小深,他这白海砂做的法尺,乃是最近的新宠,有事没事都要拿出来炫一炫。
      他几乎可以想象,单这么疾飞至小妖眼前,再疾停下来,乍起乍落,就能让小妖双腿无力地坐下来……
      不是夸张,要是寻常低微修者,但是这法尺的煌煌气势,就能吓得他们道心狂抖了。
      
      小深眼见一物飞过来,下意识抬起手来挡了一下。
      玄梧子没想到他不避反而伸手,气性如此之大,脸色一变,迅速收回法尺。
      可小深速度也不慢,柔嫩的拳头已碰到法尺,法尺上便自接触那一点丝丝缕缕向四周绽开了蛛网般的裂痕!
      
      道弥、玄梧子:“????”
      玄梧子收回法尺拿到手里,上头更是掉下几粒碎屑,昭示着再晚一点它就要粉身碎骨……
      匪夷所思,娇弱可人的小深,用白嫩的手,把他的法尺,锤,裂了。
      
      ——为何说龙族不爱谈境界,也不便谈境界呢?
      境界是人族定的,哪一境炼心,哪一境炼体。可是龙族,生来便有巨力,龙鳞之坚,更是世所罕见。
      小深只是被束缚了灵力,龙身还在,别看修为低得只剩一、二境,跨境打砸个法宝不跟玩儿似的,这属于天赋……
      别说他抬手了,就是站在这儿让玄梧子砸,以他修为,也磕不破小深的龙鳞啊。
      
      他恨得想捶胸顿足,难怪修为如此低微又不识字,宗主也会带回来啊!肉身竟是如此强悍!
      到底是个啥,有壳,绝对是有壳的!
      
      此刻,一道流光自山边袭来。
      能在这周遭飞行的,地位都不一般。
      玄梧子向上看去——
      白衣青年负手悬于空中,猎猎风中,墨发飞舞。实在巧,也是擅长跨境斗殴之人,只是这位是成名以来,以逆天跨境杀修者创下赫赫凶名小师叔祖商积羽。
      玄梧子因为惊讶商积羽的出现,都没那么心痛了……
      
      商积羽面无表情看来,“何事?”
      道弥下巴都要惊掉了,他刚才一急,大着胆子传音给了宗主和师叔祖……不想师叔祖竟真来了,还来得如此快,转瞬即至。
      
      小深则指着玄梧子道:“他拿东西打我!”
      抱着法尺的玄梧子:“………………”
      

  • 作者有话要说:  在吗?投资者们
    既然都撒花了,再追加一点营养液吧,零风险百分百本息保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