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重生 ...

  •   “请一定要照顾好妈妈的店。”
      
      谁在说话?
      
      苏凌猛地睁开眼睛,视线一扫,视野内全是白色,空气中还有淡淡的消毒水味。
      
      这分明就是一间病房,除了他,没有别人。
      
      他后背一凉,连忙爬起来,扭头看向窗外。
      
      窗外阳光照在绿色的树叶上,闪着金光,霎是好看。
      
      怎么会这样?他不是应该在实验室吗?时间也不对,他连续做了两天实验,最后的记忆,是凌晨两点。
      
      难道说,实验时脑袋传来的抽痛让他陷入昏迷,被人送到医院了?
      
      他往旁边看了看,没有看到手机以及任何和他有关的东西,只看到了床头非常陌生的设备。
      
      超薄的液晶屏上显示着他看不懂的数据。
      
      他正打量着,眼睛倏地睁大,屏幕右下角的日期:星历1780年,五月二十二日。
      
      他一惊,脑中回荡着醒时听到的虚弱少年音,寒意刷地从脚底升起,他掀起被子准备下床。
      
      视线落到掀被子的右手时,他身体顿了下,然后连鞋也顾不得穿,跳下床就往外跑。
      
      这不是他的手!他的手没这么白嫩。
      
      他冲出病房,在门口站了一秒,没有丝毫犹豫往左边跑,前方有个往右的拐角,大片的阳光照在右侧的走廊。
      
      他需要阳光!
      
      他盯着光加快速度,才过拐角,就见迎面有人朝他的方向走了过来。
      
      他‘哎’了声,身体往右侧偏,想要避开那人,脚却因为惯性朝前,整个人扭成一团朝右跌。
      
      他心里一慌,下意识伸手去抓差点被撞到的人。
      
      不等他伸手,那人一手抓着他的手,一手揽着他的腰,将他稳稳扶住。
      
      碰到他的手一触即离,沉稳好听的男声传来:“小心。”
      
      “嘶……”苏凌没工夫去欣赏,捂着左手手腕抽气,好疼!
      
      他这才注意到,他的手腕缠了一层纱布,他捂着手,面色越来越白。
      
      痛感这么真实,这不是做梦!
      
      男声再次响起:“抱歉,我没注意。”
      
      苏凌摇了摇头,他穿的是白色衣服,衣袖盖住了半个手掌,他自己都没发现手上有伤:“和你没关系。”
      
      他抬起头笑了下,看到男人的长相时,微顿后才继续道:“谢谢你,要不是你,刚刚我就摔倒了。”
      
      这男人也太帅了吧!
      
      黑发下是英气的剑眉,一双深邃的黑眸,高挺鼻梁薄嘴唇,身材至少一八六以上,又帅又有型。
      
      少年脸色苍白,笑起来两颊浮起酒窝,看起来很软。
      
      男人显得严肃的面容微松:“不客气。”
      
      他扫了眼苏凌的光脚:“需要我帮忙吗?”
      
      苏凌看着落在他左肩的阳光,勉强笑笑:“不用。”
      
      他看过不少重生穿越小说,但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事情真的会出现在他身上。
      
      可是现在的情况,他不得不往这个方向想。
      
      他仿佛看到了‘某大三学生连续熬夜,在实验室猝死’的新闻,眼前浮现几个大字:熬夜伤身!
      
      接受这种猜测后,他轻轻吐口气,紧绷的情绪稍稍放松下来。
      
      他没有大白天遇到灵异事件!
      
      一放松,他五感敏锐多了,他皱起眉耸了耸鼻子,四处看了看,然后看向男人,询问:“你有没有闻到一种很难闻的味道?”
      
      他很快就找到了形容词:“像是臭鸡蛋一样,”他忍不住猜想,“谁把没吃的鸡蛋扔到这附近放烂了吗?”
      
      他说话的时候,表情带着十分明显的嫌弃,很显然,他非常讨厌这个味道。
      
      男人眼皮微动,沉稳的表情闪过意外。
      
      男人沉默片刻,手里突然出现一张小巧的长方形透明薄片,递给苏凌:“你可能需要这个。”
      
      苏凌不解地指着薄片:“这是?”
      
      男人正要回答,一声很低的清脆响声从他手腕的黑色‘手表’传来,他将薄片往苏凌手上递,苏凌下意识捏住。
      
      男人在‘手表’侧边按了下,侧边弹出一个小巧的耳机,男人将耳机戴上,手指在表盘点了下。
      
      男人沉默地听了会儿,说了句:“一刻钟后开会。”然后取下耳机,熟练的将耳机塞回手表。
      
      苏凌好奇地看着他一系列动作,这个‘手表’,似乎是手机?
      
      男人看向他,指着他身后病房门口墙壁上的圆形按钮:“需要医生可以按呼叫按钮。”
      
      苏凌回头看了眼,笑着感谢:“我知道了,谢谢你。”
      
      男人微点头,越过他大步离开。
      
      苏凌低头打量着手里的薄片,脚步声传来,他抬头,四名黑西装男走了过来,站在之前那个男人走出来的病房门口。
      
      四人视线齐齐落到他身上,神色各异地打量着他。
      
      苏凌有些莫名其妙,忽然意识过来,该不会以为他别有用心吧?
      
      他对保镖们笑了笑:“我只是路过的。”
      
      解释完后,他转身往回走。
      
      他心里有些紧张,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身份,有没有亲人。
      
      快到病房时,迎面走来了一个妆容精致身材娇小的女人,她旁边还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医生。
      
      女人一看到他,怒瞪他一眼,然后快步上前,语气无奈又关心:“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你,你怎么能乱跑呢?”
      
      旁边一间病房有人走了出来,低声说了句:“臭死了。”又猛地将门关上。
      
      女人一把从苏凌手上抢过透明薄片,背对着医生面对着苏凌的脸有些狰狞,语气听起来却很温柔:“你呀,出门也不知道把隔离片戴上。”
      
      她边说,边利落地将薄片贴到苏凌后颈。
      
      苏凌被女人仿佛人格分裂的表现弄得一愣一愣的,没来得及阻止,在薄片贴上时缩了缩脖子。
      
      他伸手摸了摸,很服帖,没有不适。
      
      女人警告:“别取下,你现在可以戴了。”
      
      医生在一旁补充:“是的,你情况稳定,隔离片不会对你造成影响,戴着比较好,我给你做个检查。”
      
      苏凌于是收回手,跟着医生进了病房,他全程一言不发,只默默观察。
      
      医生检查后,叹口气:“手上的伤口擦药就行,信息系异常暂时还是没有办法。”
      
      女人跟着叹了口气,怜惜地看着苏凌:“你别难过,会有办法的。”
      
      苏凌看她一眼,觉得她不当演员有点屈才。
      
      医生感叹:“苏夫人真是位好母亲。”
      
      女人面色无奈:“后母不好当,你看苏凌这孩子,平时连句话都不和我说,我还是不够好。”
      
      苏凌眼里闪过一丝讶异,和他一样的名字!
      
      医生安抚了女人两句:“他可以出院了,要让他保持好心情。”
      
      女人道了谢,让人给苏凌办理了出院手续,领着苏凌回家。
      
      女人和苏凌一起坐在后座,像模像样的安抚一番后,微叹口气便不再说话。
      
      苏凌也不开口,只表情纠结地盯着副驾座椅。
      
      他发现,自从他贴了隔离片后,他再也没有闻到臭鸡蛋味了!
      
      医生给他做检查的时候他就发觉空气很好,他以为是病房将臭味隔离了,可是离开经过走廊时,他依旧没有闻到味道。
      
      联想到女人的态度,以及‘隔离片’的名称和使用时机,他有一个非常可怕的猜想。
      
      那种臭鸡蛋味,该不是从他身上散发的吧!
      
      这个猜想他很快就得到了证实。
      
      女人将他领到房间后,身旁没有别人,她也不再伪装。
      
      她对着苏凌冷笑一声:“你脸皮怎么这么厚?这么臭居然还敢不带隔离片乱跑,苏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你好好反省。”女人说着,将他往屋内一推,关上门。
      
      苏凌脚步朝前踉跄,站稳后,门已经被关上了。
      
      苏凌:“……”
      
      苏凌抬脚朝门板虚虚踢了一脚,然后打量房间。
      
      当务之急是弄清楚情况。
      
      房间以白色为主,简单干净看起来就很冷,面积不算很大,但是构造很全,带浴室。
      
      他盯着衣柜旁的全身镜看了好一会儿,最终大步走了过去。
      
      看到镜中人的第一眼,他心脏狂跳。
      这不是他!
      
      虽然非常像,但他认得出来,不是他,比他小,和他十八岁一样。
      
      镜中的少年面色苍白,黑色的头发偏长,刘海过了眉毛,稍下是浅褐色的凤眼,面色微绷,显得很冷清。
      
      少年五官和他几乎一样,然而他经常做实验,肤质差些,而且从不留这种长刘海,耽误事。
      
      他抬手将刘海往上挑了下,镜子里的少年和他做了同样的动作。
      
      他叹了口气,看来是真的在别的身体重生了。
      
      这张熟悉的脸以及同样的名字,让他忍不住怀疑,这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
      
      他扬眉对镜子里的少年笑了笑:“我会看好你妈妈的店。”
      
      他说完后,走近镜子,伸着脖子去看后颈,犹豫了一下,将隔离片取了下来。
      
      他耸了耸鼻子,没一会儿,就闻到一股非常淡的臭鸡蛋味。
      
      真是他身上的味道!
      
      他捏着隔离片,表情十分纠结。
      
      很显然,那个男人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不然也不会给他隔离片了。
      
      这么一想,当时他询问男人有没有闻到味道并且一脸嫌弃的样子,一定蠢爆了。
      
      还好互相不认识。
      
      他将隔离片贴上,去浴室洗了澡。洗完后浓重的困意袭来,他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
      “咚咚……”急促带着不耐烦的敲门声传入耳朵。
      
      苏凌睁开眼,看到白色的天花板时,愣了愣,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他现在在苏家。
      
      “醒了怎么不回话?”他正坐起身,房门就被人推开,继母走到他床边,皱着眉瞪他。
      
      继母身材很娇小,但是脾气很大,冷哼一声:“装死呢?想死也不要死在苏家。”
      
      说着,她将手里的纸和笔扔到苏凌身上的被子上:“签名。”
      
      苏凌掀了掀眼皮,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现在的后妈。
      
      打扰他睡觉,还这么嚣张,真让人讨厌!
      
      但对方是女人又是长辈,他还不了解情况,不能乱来。
      
      赵涵微愣,心里莫名一紧,她从没有看过苏凌这种称得上反抗的表情。
      
      她太习惯苏凌小心翼翼、唯唯诺诺的神情了。
      
      “干什么?”赵涵吼了声,声音比之前还要高,尾音甚至有点尖,“我这是为你好,你不申请系统匹配,还指望有人愿意娶你吗?”
      
      苏凌眼睛张大,没忍住笑了出来。
      
      他发觉自己喜欢男人后,没有娶妻的打算,但也绝对没有让人娶的想法。
      
      莫名其妙!
      
      这笑在赵涵眼里就是直白的嘲笑了,她气得上前一步,拿起笔,另一只抓住苏凌手腕,将笔强硬地往苏凌手里塞。
      
      “啊!”剧痛从手腕传来,苏凌身体猛地前倾,手上扬,将手挣脱出来。
      
      赵涵塞笔的动作还没开头,就被苏凌挣脱的动作撞到,侧脸被苏凌手打了一下,整个人往后退了几步,高跟鞋没站稳,跌倒在地。
      
      赵涵捂着脸,愣了。
      
      她从地上站起来,指着苏凌的手打颤:“造反了,你敢打我!你给我等着。”
      
      她走到门边,脚步顿了下,回头恶狠狠道:“要是不签字,你就别想出去了。”
      
      “砰!”门板撞上门框发出剧烈的响声。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支持(づ ̄3 ̄)づ╭?~开新文啦(^o^)/~更新时间12:00~
    嘤嘤嘤~才发文,就得知小可爱们互相看不到评论了!但我可以看到!多多留言呀~(*  ̄3)(ε ̄ *)
    下本开《不演戏就会死(快穿)》,可以先收藏一下哦,汇集各种设定的快穿文_(:з」∠)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