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楚肖肖觉得便宜哥哥实在是古怪的生物,尽管他并不喜欢自己,却千方百计地搭茬,提出各种愚蠢的问题。她只想安静地看《小猪佩奇》,无奈他好像闲着没事做,非要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
      
      楚肖逸刚刚获得一种逗小孩的乐趣,加上他跟楚肖肖交流起来压力最小,自然赖在她身边不肯走。他见小东西一声不吭地看动画,看都不看自己一眼,故意道:“你是不是生气啦?我回来分走爸妈的注意力,让你心里不太舒服?”
      
      楚肖逸思及她在饭桌上没参与进来,才会关心起小朋友的心理状态。
      
      楚肖肖诧异地瞥他一眼,她完全不理解此人的脑回路,淡淡道:“没有。”
      
      楚肖逸:“你不开心就直说,又不是什么大事。”
      
      楚肖肖一本正经道:“我哪有那么幼稚,又不是三岁小孩。”
      
      楚肖肖还真没为父母的态度患得患失,更没有被分走宠爱的感觉。因为她拥有特殊的超能力,所以很清楚别人对自己的态度,家里人对她的情绪颜色都没变,自然没有什么好计较。韩雅来吃饭时,家里人也围着韩雅转,楚肖肖觉得很正常。
      
      大多数人总要千方百计地揣度他人的情绪和真实态度,但楚肖肖就没有此等困扰,她对旁人的心情一目了然。爸爸妈妈仍然如往常般爱着她,那她又为什么要不开心?难道还要逼着他们每天更爱自己一点?
      
      因此,楚肖肖对楚肖逸的推测感到莫名其妙,更没觉得自己在饭桌上被忽视。
      
      楚肖逸见小东西一副人小鬼大的模样,她还颇为沉稳地摆起架子,他不由面露古怪:“……你不是三岁小孩吗?”
      
      楚肖肖理直气壮道:“请你有一点严谨的态度,我现在已经三岁半了。”
      
      楚肖逸:“……”
      
      楚肖逸看她神气十足地叉腰说话,他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噗。”
      
      楚肖肖见状微微凝眉,颇不理解地望着他。
      
      楚肖逸努力进行表情管理,但他仍旧被童言逗乐,坦白道:“对不起,但确实有点好笑……”
      
      楚肖逸:她居然连半岁也要认真地算进来,难道还要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吗?
      
      楚肖逸完全没有被怼的感觉,他着实被“三岁半的小孩认真表示自己不是三岁小孩”逗笑,而且毫无形象地笑到打嗝。他都没料到自己笑点如此低,但小东西一板一眼的样子实在太逗乐。
      
      肖碧途经客厅,她发现笑到直不起腰的大儿子,温声道:“肖肖跟哥哥那么开心吗?”
      
      肖碧原本还担忧楚肖逸仍旧如五年前般锋芒毕露,没过多久就要跟家里人起冲突,但现在看起来好像是她多虑。大儿子回家后好像圆滑不少,不再有曾经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死倔。
      
      楚肖肖诚恳道:“他疯了。”她根本不懂对方在笑什么,严重怀疑便宜哥哥智力低下,莫名其妙地狂笑起来。
      
      肖碧笑道:“那你们好好玩。”
      
      楚肖肖哪里还敢接触楚肖逸,她唯恐被愚蠢病毒感染,让自己也傻笑不止。她又往沙发里面缩了缩,跟楚肖逸拉开距离,不想再搭理对方。
      
      楚肖逸笑完后压力骤减,对楚肖肖产生越发浓厚的兴趣。小朋友宛如干净的白纸,跟她说话不用有顾虑,而且你永远猜不到她下一秒会如何回答。他继续吸引起小东西的注意,无奈她严防死守起来,好像打定主意不再理人。
      
      楚肖逸颇感遗憾,又觉得原因在于她手里的IPAD,他当即叫起母亲来:“妈,肖肖老盯着电子屏幕看,时间太长对眼睛不好吧?”
      
      肖碧听见声音,她立马反应过来,皱眉道:“肖肖,你今天都看多久啦?你跟我约定每天看几个小时来着?”
      
      楚肖肖的小脸皱成一团,露出不情不愿的神色,恋恋不舍地放下IPAD。她瞧准家里人在帮楚肖逸收拾屋子,才争分夺秒地看起动画,哪料到被抓个正着。楚肖肖瞪了一眼告状的罪魁祸首,又拿起纸质儿童书,仍旧不理楚肖逸。
      
      楚肖逸见她小脑袋都要埋进书里,伸手矫正她错误的阅读习惯,他拍了拍她的后背:“别这么看,抬起来点。”
      
      楚肖肖嫌弃地往旁边挪了挪,她丝毫没有要抬头的意思,浑身散发着“哎呀别碰我,搞得我都烦死了”的不悦气场。
      
      楚肖逸发现小东西对自己的话充耳不闻,故技重施道:“妈——”
      
      楚肖肖这回气得跳起来,她站在客厅沙发上,一把将书丢在旁边,上手去捂楚肖逸的嘴,叫道:“你不许喊!”
      
      楚肖逸看她气急败坏的样子好笑,他一只手格挡她的两只小手,越发幸灾乐祸道:“妈——”
      
      楚肖肖简直要烦死他,干脆用上自己的小脚,踩着楚肖逸的大腿就要制止。她力小人轻,根本无法对成人造成伤害,然而楚肖逸却痛呼一声,捂着自己的腹部突然倒下。他好像倒吸一口凉气,难受地倒在沙发上,半天没有起来。
      
      楚肖肖惊讶地望着此幕,完全没弄明白具体情况。她确信自己没有伤及对方,以前跟爸爸打闹的时候,爸爸可不会被轻易击倒。
      
      楚肖肖认真地观察许久,不满道:“你不许装样子。”
      
      楚肖肖:这人怎么还能公然碰瓷?
      
      楚肖逸低声道:“没有,你踩到我腰了,我腰上有旧伤……”
      
      楚肖逸一动不动地僵在沙发上,他忽然不太确定自己的手在摸哪,偷偷将手掌往腰上挪一挪,力求达到演技的逼真。
      
      楚肖肖将信将疑,反驳道:“骗人,你刚刚都没事,而且有伤怎么不治?”
      
      楚肖逸信口开河:“我没钱治病啊,旧伤很难治的……”
      
      楚肖肖:“你不是大明星嘛,怎么会没有钱?”
      
      楚肖逸立马让何鑫背黑锅,信誓旦旦道:“我只是看上去有钱,其实钱都被经纪人和公司拿走,自己手里的很少……”
      
      楚肖肖沉默下来,她听到这话被逐渐说服,毕竟楚肖逸看上去脑子不好,他确实只能做些简单体力活,惨遭公司抽成很正常。杨茵姐姐说,高中学历在社会上不太好混,所以她一定要努力考大学。楚肖逸还没杨茵姐姐聪明,估计确实挣不到什么钱。
      
      楚肖逸在沙发上疼得哼哼唧唧,展现出惊人的演员修养,他还调动起情绪,可怜兮兮道:“我刚出去的时候只能住地下室,还要自己报销工作的车费,每天只能吃两块钱的水煮青菜……”
      
      “我前不久还发了回高烧,嗓子都烧哑了,还得凌晨带病工作……”
      
      楚肖逸践行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表演体系,半真半假地说起来,只差演员与角色合二为一。他原本只想逗逗小东西,可说着自己也难过起来,谁让他腰疼是假,言语却为真。
      
      楚肖逸五年来回避家里消息,更不愿向父母提起任何艰辛。他总觉得自己只要张嘴,那就是输得彻底、一败涂地,自然将苦水藏在心里。他宁愿家里人永远只看到光鲜的一面,也不想在他们面前丢脸。
      
      楚肖逸在沙发上真情实感地表演许久,不由让年幼的楚肖肖信服起来。因为她观察到对方波动的情绪状态,感觉他好像真的伤心又委屈。
      
      楚肖逸强忍着不要抬头,又好奇楚肖肖的反应,偷偷地睁开眼缝瞎瞄,却发现小东西早就不见踪影。客厅里根本没有楚肖肖的人影,她不知道跑到哪里,完全没有搭理自己。
      
      楚肖逸当即演不下去,他直起身来:“这小崽子……”
      
      楚肖逸正想去找消失的小东西,却发现楚肖肖从她屋里钻出头来。她警惕地四处望了望,确定长辈们没有发现异常,才匆匆地溜回客厅里。
      
      楚肖肖的双手背在身后,她犹豫了几秒,递给楚肖逸一个红包,平静道:“拿去治病吧。”
      
      楚肖逸茫然地接过红包,他捏开口袋往里一瞧,似乎是一千块钱。他清楚母亲肖碧的管理方法,他原来历年的压岁钱都要上交,每年手里只能留下一千元。肖碧也没有私吞孩子压岁钱,而是将其好好地存起来。
      
      楚肖逸十八岁离家那年,他从母亲手中取得过去的压岁钱,看来家里仍然延续着传统,每年只给小孩留一千块。
      
      饶是楚肖逸脸皮再厚,他此时望着小女孩透亮的眼神,都不禁感到羞愧起来,婉拒道:“不用了,治病要不了那么多钱……”
      
      他本来就是想折腾逗弄小姑娘一番,谁让她总是冷言冷语、颇有小脾气,现在却无地自容。
      
      楚肖逸想将红包塞回给小东西,却被她灵活地闪躲开。楚肖肖淡定道:“拿着吧,你脑袋那么笨,没出息也正常。如果知道你过得不好,爸爸妈妈也会感到难过。”
      
      楚肖逸露出怔愣的神情,一时哑口无言。
      
      楚肖肖确实不喜欢楚肖逸,但她也不愿对方在外过得凄惨。楚肖逸已经二十三岁,如果父母知道他连看病的钱都没有,肯定会痛心不已。楚肖肖不想让爸爸妈妈伤心,自然要为他们排忧解难。
      
      楚肖肖给完钱就不再理楚肖逸,她干脆躲到小院里透气,好像生怕对方再追上来。
      
      楚肖肖:这届大人真的不好带,春节假期赶紧结束吧。
      
      楚肖逸望着烫手的红包,心情颇为复杂微妙。他不禁倒在沙发上叹气,露出怅然的表情。他妹妹是一个善良懂事的小糯米团,尽管她心里万般讨厌、嫌弃自己,却仍然用水晶般的心待人。
      
      楚肖逸想了想,干脆给经纪人何鑫发了条消息。
      
      YI:其实有妹妹也还行。
      
      何鑫:这么快就真香啦?
      
      YI:[图片]
      
      YI:我刚刚对着她哭穷卖惨,她给我发了一千块的红包。
      
      楚肖逸拍一张红包的照片,还专门发给何鑫炫耀。
      
      何鑫:?
      
      何鑫:你妹妹才两三岁吧?你好意思要人家钱吗?
      
      YI:请你有一点严谨的态度,她现在已经三岁半了。
      
      何鑫对自家艺人臭不要脸的态度颇为无语,他现在莫名觉得放假带哥哥的楚肖肖好惨,自己应该给楚肖逸安排工作才对,不该让对方春节回家。他只想拜托楚肖逸做个人吧,对方平时换着法儿作自己就算了,回家还要作三岁半的妹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