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21 ...

  •   #21
      
      悬挂在平泉上空的那钩明月,此刻就如处子般宁静。
      
      幽白月光穿透枝叶间空隙落在地面,形成了点点萤火虫似的光斑。
      
      这地方乍看之下是美不胜收,却也空灵得诡异。
      
      刀剑付丧神一行人马上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在队伍后方的三日月更是回头拉起天晴的手臂,将落后的她拉近他们。
      
      “不要离我太远哦。”三日月嘴角勾着一个看似从容的笑,视线却深沉警惕地望着远方的树。
      
      毕竟这一块空地,对于早就将1189年鎌倉踏平几遍的他们来说,是陌生的。
      
      因为反复的任务,他们本该对这一带相当熟悉,但不论是怎样的任务状况与搜索,他们先前都从未在平泉见过这片空地,也未曾见过如此怪异的大树。
      
      “……这里不是平泉。”
      
      小夜已经拔刀将短刀守在身前,也往后退了一步,与其他刀剑形成一个守护阵护着天晴。
      
      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天晴亦马上使用阴阳眼视察周围的环境——谁知,在她眼帘再次睁开的瞬间,一个漆黑的身影就突然从他们头顶气势汹汹地掠过,再精准的落在那粗壮的大树面前!
      
      树叶被吹得沙沙作响——
      
      天晴抬头看去,只见对方此刻在腋下各自挟着两个身穿短装和服的小孩子,扭曲的面容上长着好几只眼睛,而其中一只,里头居然写着“下五。”
      
      ……是鬼!
      
      就连身上多得发臭的血腥气与孽气也是同样的!
      
      对方见到一行五人出现在此处,也诧异了一瞬,尖锐的笑声从长满夸张兽牙的口腔中发出。
      
      “哎呀,今天晚上居然有这么多来许愿的傻子,真是走运了……刚好我只要再吃上几口人肉,就能篡夺下弦之四的位置了。”
      
      说罢,还用血红湿润的舌舔了一口右手上失去意识的孩子。
      
      这还是山姥切他们第一次见到鬼这种生物,不是人类,但恐怖程度绝对不亚于溯行军。
      
      毕竟溯行军也不会对寻常百姓下手!
      
      不是第一次遭遇“鬼”的天晴则更快反应过来,右手已摸出了日和坊的灵符。
      
      “审神者,不行!”狐之助拉住她的手臂:“若这不是溯行军搞出来的事情,我们是不可以干涉的!”
      
      [怎么可能任由那只鬼吃掉那个小孩!]
      
      天晴回头喝住狐之助,将狐之助塞进山姥切怀中,就将日和坊召唤出来:“日和坊!去给对方点颜色看看!”
      
      “……了解!”
      
      日和坊从光芒中出现,那只本打算展开攻击的鬼似是察觉到那股光的不对劲,伸出去的手被烧掉一半,连到手的猎物都抓不稳——小孩就这样坠落地上了。
      
      “这个是……阳光?!不可能,这个时间怎么可能有阳光……”
      
      那只鬼嘟哝着,也没时间探究为何月夜下会出现阳光,毕竟是下弦之五,面对天敌本能反应比其他不入流的鬼都要快,随手就撕向后方的大树。
      
      而奇妙的事情也在瞬间发生,只见那只鬼用爪子凭空撕开一道裂口——原来那棵大树只是虚有其表的幻想,那只鬼只要轻轻一挖就把空间撕开了。
      
      为了逃命,他也没去管被他扔在地上的孩子,瞬身就堕入黑漆漆的空间内。
      
      至于天晴,望着那即将要合上的空间入口,嗅到里头传来浓浓的怨气,她不假思索就下达了新命令。
      
      [大和守,先保全那两个孩子!]
      
      大和守马上跑去,日和坊也竭力追上,用日光勉强苟住入口的敞开状态,同时,日和坊察觉到了奇怪的地方……
      
      “天晴大人,我感觉到你的碎片似乎在这个空间里面!”
      
      [在这空间里?]
      
      天晴往前靠近,确实感觉到那浓烈的血腥气中,有着让她感到熟悉的气息。
      
      狐之助闻言瞪圆了豆子眼,虽然想提醒天晴此刻她们的行为已经严重偏离时之政府安排的任务,但那些话牠都说不出口了。
      
      毕竟碎片对天晴来说是形同灵魂一样重要的存在,若牠在此处拦住天晴,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把自己拼凑完整。
      
      牠想提议一整列刀剑都和天晴一同进去找碎片,只是一步迈出,他脖颈上的铃铛却突然发出了警告的声音,他知道这个声音的代表是溯行军要出现。
      
      叮当的铃声仿佛在催促着众人做决定。
      
      小夜本来想跟上天晴,脚步也因而停下,三日月亦如是。
      
      此情此景,狐之助只得咬咬牙:“去吧,审神者,这里留下三振即可,我能保证任务安全完成!就是不完成,我们下次再来就是了!”
      
      天晴有些意外地回头,没想到平常最会担心这、担心那的狐之助会首当其冲的为她拿定主意。
      
      但恢复灵力对她来说还是第一大事,就颔首同意了:[那山姥切先生,你随我一同进去!]
      
      “好,明白了。”
      
      [就是,大和守刚刚走开了,这里就小夜与三日月先生……]
      
      不,真要说的话她其实不太担心小夜,就是三日月——整个穿越任务开始后他都没怎么说过话,她也不知道暗堕实际上会不会对他的身体或战斗机能构成任何影响。
      
      也或许是天晴担心的眼神过于明显,三日月见到后爽朗地笑了:“哈哈哈,主人你不用担心,我该出手的时候也是会好好出手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天晴根本不担心三日月的实力,就是担心他勉强自己。
      
      三日月被月色下这张姣好的脸与熟悉的眼神看着,恍惚间就像看见了“那个少女”,在她远去之前——看着他的眼神也总像这样,带着淡淡的、说不出口的不舍。
      
      那时候他都没有坦率的抬手留住她,此刻看天晴背对那个黝黑的空间入口,脑海里不知为何出现了一瞬,她要就此消失的幻影。
      
      三日月心里咯噔一跳,几乎是鬼使神差的抬起了手、往她的方向抓去。
      
      “三日月?”旁边的小夜觉得奇怪,仰起天真的脸庞问了一声。
      
      带着黑色皮质手套的三日月几乎要碰到天晴,思绪又在突然间回到现实,他看着自己尴尬地抬着的手,才反应过来自己因着思念而造成的混乱。
      
      一阵风再次拂过三日月的脸颊,把他鬓角长长的蓝发吹得凌乱。
      
      他突然很担心自己的“状态”会在天晴和伙伴面前无所遁形,慌乱的把手收回。
      
      只是就在他那只大手垂下期间,他却感到自己的手突然被一只小手拉住了。
      
      那只温暖的小手隔着手套烫着他的手心,微暖的温度传来,三日月眼神怔忡,下一瞬间……手背上竟传来灼热的感觉!
      
      他低头一看,马上摘下皮质手套——竟见自己宽厚漂亮的手背上竟出现了一个和天晴衣物上同样的飞鸟纹样。
      
      与此同时,天晴自己的手背上也出现了一个。
      
      “这是……”小夜眨眨眼睛,仰头望着天晴。
      
      [这个是我的家纹,有了这个印,在你们有危险的时候,不论多远我都会赶回来。]
      
      天晴笑着解释,那坚定的笑容瞬间把三日月的凌乱挥去了一些,又把视线投向狐之助,接下来的话她没有选择和三日月与小夜解释,只是直接将话单独传到狐之助心中。
      
      [……反过来,假若这个家纹在他们没有遭遇危险时突然亮起,你就先带他们回到本丸。]
      
      狐之助明白天晴的意思,没有多言,只是听话的点头——不在三日月他们面前露出任何端倪。
      
      天晴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笑,就和日和坊与山姥切一同进入那个树洞入口了。
      
      在月色底下,自女孩携同式神与付丧神进入口之后,丑陋大树的入口迅速像活物一样合上。
      
      下一瞬,空间就像被卷入一个漩涡中一般,连带着正片草坪与大树都消失了。
      
      狐之助与三日月他们眼前所见的,突然恢复回他们认识的平泉街道。
      
      天晴的气息消失得无影无踪。
      
      周围寂静。
      
      *
      
      另一边厢。
      
      在进入空间后,天晴与式神们往前奔跑了一路,终于到达一个有光的地方。
      
      “……这、这是什么?!”
      
      在可以视物的空间下,山姥切首当其冲惊呼出声,再仰头错愕的环视四周,就连总固执地披着的被单从身上滑下也不管了。
      
      只因这个空间实在太渗人了。
      
      只见,在空间里头,这里到处都长着一些铺满青苔的树根与藤枝,像丛林一样的深绿树干交错着编织出了一个顶穹。
      
      脚下的路凹凸不平,用树根与巨型藤蔓编织出来的地面上存在一个个凹洞,凹洞上都是浑浊的水,散发着一阵阵刺骨的寒意。
      
      关键是,在密集不透光的顶层上,垂下来了一根又一根粗幼长短不一的藤蔓,而有的藤蔓尽头,就像蛇一样将身穿和服的孩童死死地绑了起来。
      
      那些面无血色的孩童手上死死的抱住他们的信物,他们任谁也看得出来,被吊着的孩童都快死了,就只剩最后一口微弱的气罢了。
      
      至于一些已经死去的,就残忍的、肢体不全的被弃置在他们脚下,像破旧的抹布一样凄惨卑微。
      
      山姥切真被吓一跳了,就连天晴衣袋里的八岐大蛇也笑着参一脚道:“……这些都是祭物吧?”
      
      “祭物……”山姥切下意识拔刀想去把那些藤蔓斩断、将孩童们救下来,却被天晴拉住了:[不要浪费时间。]
      
      “……为什么?”山姥切的瞳仁写着绝望,虽然他作为刀刃战斗的时间长了,但也从未见过如此残忍之事。
      
      [因为此处并非正常的空间,假若我们不解决空间主人,也是无法把孩子们带出去的,所以……还是直捣黄龙吧。]
      
      她闭了闭眼,再看向日和坊:[日和坊,能在这个空间召唤阳光吗?]
      
      “召唤阳光是可以……但对这里的树都没有作用,看来这里的树不是鬼的术式。”
      
      [果然如此,我也觉得结界主人应该是妖怪。]
      
      天晴眼神凝重:[……难道又是鬼侵占妖怪结界作恶的事件吗?]
      
      她眼神严肃地往前走,不去看地面那些像破碎人偶一般残忍扭曲的尸体,走过许多蜿蜒的弯道。
      
      忽然,她竟在结界的其中一个分叉口处,感觉到熟悉的气息。
      
      天晴马上一声不吭的往前走,跑过许许多多的弯道与境界,终于……在十分钟后,抵达了一片与刚才相似的空间。
      
      在无数树干编织而成的内室中,有一棵突兀低矮的怪树,那大树长得歪歪扭扭,像有狰狞的人面在上方。
      
      然后……在那怪树的前方,就有一个与她身高相若的身影。
      
      对方只是安静站在远方,却令天晴心脏咯噔一跳。
      
      只见对方留着一头不及肩的黑发,头上扎着一条小短辫——而瘦削身板上穿着的,是黑白色绣着源家家纹的男式狩衣。
      
      那小男孩手上拿着什么,就连总是抱在身边的刀刃也被他随意地插在地上,他仰头看了眼怪树,低头就似在考虑,在大树底下挖洞将东西埋进。
      
      天晴看着他,一下子想起了自己过往做过的所有梦境。
      
      那些细碎的片段在脑海中涌现,包括小男孩孤身待在黑暗中,也有小男孩在阳光明媚的庭院下与主人吵架的样子,以及主人垂危时发生的争执……
      
      不甘、执着与痛苦的感情交织在他身上令他万劫不复,她忽然明白了自己感觉到的熟悉感是什么——就是没想到她会在此处见到那妖怪的实体。
      
      她甚至还怀疑起自己现在是不是在梦中。
      
      之后的事情到底怎样了呢?
      
      天晴缓缓走近,正在思考自己是否该隐瞒自己认识他的事情。
      
      只是没想到她还没走近,一道虎视眈眈的身影,就从天穹伸出利爪、凶神恶煞的就往男孩的脖颈刺去!
      
      天晴瞪圆双眼,脚步从缓至急,不假思索的往前冲去,展开双臂就拦在男孩的面前。
      
      “……鬼切,趴下!”
      
      ……

  • 作者有话要说:  命运的两人终于见面了!
    网友终于面基(x)
    ——
    【公告】
    周一如无意外会入V,我知道这个文没多少人看所以……
    所以入V几天内买V+留言的无一例外会得到大红包哦!留言就有了!很简单吧?
    记得前几天不要养肥给我狠狠买下去,给我一口饭恰呀啾咪(卖萌可爱)
    by把上司骂惨所以心情爆炸美的十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