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19 ...

  •   #19
      
      距离天晴来到这座本丸已经过去一周。
      
      这一周内,在她反复检查后,本丸内所有伤患都恢复了完好的状态,同时,她的灵络似乎也已经和本丸融合,能比最初更轻易的掌握本丸上下情况了。
      
      这里的植物与建筑物,也因恢复灵力供应而看上去比最初有光泽了些。
      
      用膳时总是空掉一半的饭厅,现在也变得热闹了。
      
      就是……
      
      他们现在本丸遗落下来的问题仍有许多。
      
      天晴垂眸望着这周内第七遍吃到的乌冬面。
      
      “对不起,主人,因为本丸的耕地还是刚刚才复苏,也没有多余的小判买肉,你碗中乌冬面上的那颗温泉蛋,还是我们从本丸里唯一一只母鸡的窝里取来的……”
      
      听着烛台切的解释,天晴抬头看去——果不其然,她近侍山姥切碗里的酱油乌冬除了几颗葱花与姜末就什么都没有了。
      
      其余的就是栗田口的小短刀们,吃的都是素乌冬。
      
      此情此景,甚至让天晴怀念起之前在白鸟家装成人偶随意吓唬家仆点餐的日子。
      
      而狐之助望着自己碗中那点面线,也默默叹了口气:“简单来说,就是我们现在的本丸,穷!”
      
      天晴让烛台切先退下用餐,满脸疲惫的望向本丸里的记录员狐之助问:[狐之助,依你所看,我们本丸现在应该怎么办?]
      
      “唔,让我先看看目前本丸的数据……”
      
      狐之助用毛耸耸的小爪子拍了拍脖颈上的铃铛,很快一个数据页面就在他面前投映出来。
      
      “马匹数量:1”
      
      “耕地使用面积:5%”
      
      “动物饲养情况:1只母鸡”
      
      “需要维修设施数量:10,具体是……”
      
      “演练场需要添购用品……”
      
      狐之助起初还是认认真真的念,到后来就连牠自己都说不出口了,越说越小声。
      
      ……真是惨不忍睹。
      
      天晴揉了揉眉心,感觉这些问题她都已在过去一周隐约听闻过——马匹是因为出阵期间遗失,耕地是因为之前刀剑状况太差没有管理而缩小,卖掉的动物是没钱买回来,设施和装备是坏了没有灵力去修……
      
      这些问题她起初听说了也没觉得多严重,毕竟她会用到的设施比如审神者的主卧室与女性浴场都总在不知不觉间打扫得干干净净,她以为生活上该是没问题的。
      
      是没想到,他们除了手入室床位不足,锻刀室的火炉已经因为过度使用而坏了,男性浴场与廊道许多木头都霉烂破旧的,小短刀们别说出阵用的装甲,身上穿的内番服都有平均二十年的历史了。
      
      想了好久,天晴终于憋出一句话:[这里是地狱吗?]
      
      山姥切一听就急了,担心审神者因为养家压力而萌生弃养念头,忙的连声安慰:“情、情况总会变好的,虽然身为仿品的我这样说也没有说服力……”
      
      狐之助:“不,情况就是很急啊!”
      
      山姥切:QAQ
      
      天晴揉了揉眉心,而狐之助摇摆着自己的尾巴,望着饭厅内满堂的刀剑,支吾道:“而且,我今早跑了时之政府一趟……”
      
      [哦对,许可证的申请结果怎样?下周能有结果吗?]
      
      天晴将希望目光投向狐之助——之前狐之助跟她提过因为本丸中间没有正式的审神者,所以万屋出入许可证与演练场出入许可证都被时之政府扣起来了,如果想重新启用,需要狐之助跑一趟再申请。
      
      这也是天晴的想法,她感觉大家大病初愈不适合直接到真正的战场上——还是先拿演练场的许可证在安全环境复康比较好。
      
      狐之助也是同意的,就按照她的要求跑去催促了时之政府一波。
      
      只是……
      
      “时之政府说演练场与万屋的许可证还不能批核。”
      
      [为什么?]
      
      “因为这座本丸已经太长时间没有完成时之政府派遣的任务了,那边说需要多一点数据协助审核。”
      
      [时之政府的任务……]
      
      “对,意思就是让刀剑亲自出阵,最好还是由审神者亲自带领,远征与一般内番不作计算。”
      
      天晴听到“由审神者亲自带领刀剑出阵”,小脸不自禁浮现出沉重。
      
      她仰头望向饭厅内满堂的刀剑,她和狐之助与山姥切说话的声音远处的刀剑都听不见,但坐在靠近的刀还是有在偷听的。
      
      有的还是前阵子才刚从手入室内爬出来的太郎太刀、岩融与大俱利伽罗。
      
      也有小夜曾偷偷告诉她的,身上很可能还存在着暗堕刻印的刀剑。
      
      这座本丸……真的能马上投入出阵工作吗?真的不会因为战斗而陷入危机吗?
      
      狐之助看天晴拿着碗筷的动作都停下来了,抿抿唇还是小心翼翼地开口:“审神者……”
      
      [狐之助,你也认为遵从时之政府的要求比较好吗?]
      
      “……我在回程路上考虑过,我是同意的。”
      
      狐之助坐在地上,一本正经的挥舞着爪子:“我这也不是为了油豆腐!而是仔细一想,果然出阵是最快获得资源与金钱的方法,而真正的出阵任务都会让审神者与队长佩戴危机感应系统,问题不大的。”
      
      “就是失败了,除了影响本丸评分外,就不可能有任何别的后果。”
      
      “因为我们现在的审神者是你啊,你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若你有信心,以我判断你甚至可以在明日出阵看看,我今晚就可以向时之政府发出任务申请。”
      
      狐之助说着,天晴终于有点被说动了,也将询问的眼神投向山姥切。
      
      目前在这个本丸里,她虽然能阅读出本丸的疲累状况、而狐之助能了解时之政府的意思,他们二人却都不一定能猜到刀剑的心情——刀剑的心情,最好还是询问身为近侍的山姥切国广。
      
      披着被单的金发青年将刚才的对话一字不漏的听进,扣着筷子的修长指尖放下,他深思熟虑之后亦沉声开口了。
      
      “若你希望,我们其实是可以出阵的,毕竟大家都已恢复健康数天了……”
      
      [真的没问题吗?我也不熟悉出阵的程序,战场经验也近乎零……]
      
      “没事,有我在,出阵期间我不会离开你身边。”
      
      他少有的用坚定的语气打断了天晴的话,碧蓝色的瞳仁写着认真,猝不及防的帅到她了。
      
      看她琥珀色的瞳仁掠过惊讶,山姥切垂下眼帘,娓娓地补充。
      
      “我的意思是……我身为近侍会负起责任保护你、辅助你,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补充的这句话山姥切说得尤其轻,虽然轻,却不像他平常说得断断续续妄自菲薄的话语,字字句句都融进了他的决意。
      
      ……他会护着他。
      
      天晴有些意外的望着似乎有点改变的山姥切,不得不说,她现在真因为他的这句话而生出几分自信来了。
      
      既然山姥切说可以,那她也愿意试试看。
      
      她和狐之助交换了一个眼神,勾了勾嘴角。
      
      [那明天我们就出发吧!有关于明天的考验,人选我都有想法了]
      
      “这么快?!”狐之助竖起尾巴,山姥切也有些意外的朝她头来视线。
      
      [我想让山姥切先生、小夜和大和守先生与我一同出阵。]
      
      “只三振啊……可以!时之政府也会按照刀剑数目调整强度的,第一次出阵,确实不用太声势浩荡。”
      
      狐之助从铃铛中调出与时之政府通讯的便捷界面,这时天晴也和坐在距离她不远处的小夜和大和守对上视线,这两位都是她最近在安排照顾马匹工作时刚好有说过几句话,算是比较熟悉的。
      
      所以听到出阵的事情,小夜和大和守都没有半点膈应,反而了悟的在座位上对天晴点了下脑袋。
      
      能与熟悉的付丧神出任务,对天晴来说也添加了一份额外的安心,她松了口气正要继续用餐,一个带笑又磁性的声线突然插进。
      
      “哈哈哈……假若是在聊出阵的事情,能算我一个吗?”
      
      天晴在商谈中抬起头,视线毫无防备的与那个蓝发蓝瞳的付丧神对上。
      
      此刻他端着自己用膳后遗留下来的空盘子,身穿深蓝内番服的他不知何时稍微往他们的方向靠近了一些。
      
      他直挺挺的站在她面前,而她坐着,使得她面前大半的光都被他遮去了。
      
      在这片阴霾下,天晴从下而上细细的瞧着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先生的意思是……想加到明天的出阵队伍中吗?]
      
      “哈哈哈,是的,因为主人你才刚来到,第一次出阵不让我跟着……我也不放心啊。”
      
      他少有的说了一句不符合“喜欢被人照顾”的他的话。
      
      山姥切仰头望向此刻的三日月,以他记忆,自从前任审神者白鸟初消失,三日月已经少有与他们群聚了。
      
      ……大家都说辩不明三日月的想法。
      
      此刻的他亦是半垂着好看的眸,纤长的眼睫遮去了他一半的眸光,像是为三日月披上了一层伪装的轻纱。
      
      山姥切心里觉得有点违和,却无法左右天晴的决定。
      
      只见天晴也只是思考片刻,就对三日月牵起了嘴角。
      
      [那好,明天的事情……也拜托三日月先生了。]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