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13 ...

  •   #13
      
      八岐大蛇:……
      
      源辉:……
      
      在八岐大蛇与源辉的沉默底下,天晴终于意识到自己刚才做错了什么。
      
      她抿抿唇,终于有些不情愿的开口:[抱歉,你是非要跟我?]
      
      八岐大蛇:……
      
      [对不起,但我觉得让你跟着我有点沉重,我也不想带着你,毕竟你是灵魂,要把你的形带走还得搬走镇魔石,太麻烦了。]
      
      源辉:这是什么地狱级别的二次伤害???
      
      八岐大蛇:……
      
      天晴:………………
      
      天晴:…………
      
      天晴:[好吧,但现在的我可能还无法与你签订契约,养你太不容易了。]
      
      八岐大蛇:……
      
      天晴:[我有一个办法。]
      
      八岐大蛇终于从伤害中疲惫的抬起一双本该犀利有神的眸。
      
      就当他以为天晴要提出什么方案时,她竟从兜里掏出一面破破烂烂的镜子,递到八岐大蛇的面前。
      
      [我刚好有一枚云外镜,住吗?]
      
      八岐大蛇:???
      
      云外镜:???
      
      源辉:???
      
      *
      
      虽然不情愿,但八岐大蛇最终还是住进了天晴手中的云外镜内。
      
      她就那样带着破破烂烂的镜子离开结界,对于兜内突然多了一位上古邪神,她心里多少有点不踏实。
      
      所以她也还没缓过神来,就连自己怎么被源辉带着离开封印阵、回到平静町后山的寻常小径,她都记不太清楚——就是觉得自己身上突然多了一股蛇腥味,满脑子都是该回程找一家三温暖洗洗身体。
      
      而在源辉怀疑着人生下山的路上,还是狐之助追上来打破了二人间的沉默。
      
      “审神者你怎么会在这荒山野岭!我都找了你一天了!”
      
      天晴弯腰动作熟练地抱住狐之助,看到审神者身上粘着满满的杂草与枯枝,又用狐爪婆妈的为她拍掉。
      
      “唉,你刚才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呀!”
      
      [我之前不是在夹缝中得到一面镜子,狐之助你看。]
      
      天晴笑笑没有直接回答问题,反而将怀中的镜子拿起。
      
      狐之助下意识凑上前一看,再被镜中那英俊却过于苍白的式神吓了一跳:“哇啊!鬼啊!”
      
      “呵呵呵……本尊才不是这么低等的存在。”
      
      八岐大蛇轻咳一声,还打算好好介绍自己,天晴却忽然将镜子收回袖口袋中,狐之助看审神者突然一脸警惕的样子,正要询问,又见旁边金发高挑的少年突然迈步向前……
      
      把手一横,就神情严肃的将天晴拦在身后。
      
      狐之助听见源辉突然开口:“我们又见面了呢,请问你们是想要源家的八岐大蛇吗?真抱歉啊,我给别人了。”
      
      源辉嘴角笑容狡黠,戏谑的口吻直接触怒了特意爬山上来的白鸟辉政。
      
      他身后就是他的女儿白鸟天弥,二人背上都背着一个箱子,不用想也知道里头是许多破阵用的工具。
      
      他们见到源辉身上穿着的羽织家纹,听见他刚才说的话,被堵得脸红耳赤,却又碍于面子无法直接承认:“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怎么可能觊觎你们封印的蛇神?”
      
      “那你们偷偷爬山是为了什么?不管你们目的如何,就当我随口告诉你的情报——前方的封印阵已经被我冲破了,八岐大蛇早已不在里面。”
      
      “怎么可能?源家的小鬼,你别以为光你一个四段的阴阳师就能瞒过我的修为,这座大山内依然存在大蛇的气息,而我们今天就是为了再度封印大蛇而来……”
      
      男人严肃浑厚的声音不紧不慢的说着,若是旁人或是源辉的弟弟,指不定还真会被白鸟辉政那正经的样子欺骗。
      
      只是站在这老油条面前的不是别人,而是源辉,他只是牵牵嘴角,就饶有兴致的指着后方。
      
      “是吗?若你不信,你大可以继续往前走。”
      
      他的态度突然放宽,白鸟辉政有所动摇了——但他也觉得奇怪,若源辉真觉得让他们前进没问题,他从最初开始就让道就行了,何必像这样拦路在前?
      
      白鸟辉政打量着源辉,又注意到那个一直被他挡在身后的女性身影。
      
      仔细一看,他竟觉得对方身上有熟悉的气息。
      
      但他认不出来——此处,还是他的女儿先探出头来的。
      
      “父亲大人,是天晴!那个是天晴吧?”
      
      白鸟天弥指着源辉身后的方向,刚才在惊鸿一瞥间,她见到源辉身后的女性腰间别着一个小锦袋,那个锦袋款式独特,是白鸟天晴钟爱的花纹。
      
      虽然光凭一个锦袋不可能辨认身份,但源辉身后女孩不论高度还是灵气,都像那个白鸟家走失了的女孩。
      
      白鸟辉政也有些意想不到,他眉头往眉心靠拢,想到源辉身后可能是白鸟天晴,他就连八岐大蛇的事情也管不上了,而是用更凌厉的眼神瞪向源辉。
      
      “你身后藏着的,可是我们白鸟家的人?”
      
      他的声音凌厉中带着一丝杀意。
      
      源辉也察觉出来了,他嘴角勾起一抹勉强的笑:“瞧你这凶的,可不像在寻找家人的长辈啊?”
      
      “若你身后的是白鸟天晴,就把她马上交出来!”
      
      “如果我说不呢?”
      
      源辉恣意笑着,伸手去摸自己腰侧灭妖用的配刀,让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
      
      天晴见状,终于开口了:[源辉,你不用为了我和这人起争执!我出来便是了!]
      
      她揪住源辉的衣袖,未等他阻止,就从源辉身后探出头来,露出那张白鸟家人都能认得的精致面孔。
      
      白鸟辉政见了,神色一凛:“天晴,你到底在做什么!一周前你从家族出逃,就是投靠了源家的长子?!”
      
      [我没有,我会来到这里都只是偶然。]
      
      “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八岐大蛇的封印地!是要存心给白鸟家添堵吗?!”
      
      [添堵?叔父,你是正打算做什么,又是觉得我会阻止你做什么,才觉得我会给你添堵?]
      
      她清亮澄澈的眼神注视着眼前的男人,一字一句都相当清晰。
      
      一点也不像那个深居偏院的人偶女孩——若她现在这幅样子落在偏院的家仆眼中,肯定要把他们都吓坏了。
      
      但白鸟辉政不会——因为天晴房间附近的结界,本来他就有份设下,他也知道天晴本来的样子是如何。
      
      眼前这个丫头只是表现出她不再伪装时那个任性的样子。
      
      他被她的话呛得生气,没有回答她的内容,只知道暗地里在手中凝聚出灵缚咒,想将她抓回身边。
      
      但那点小动作天晴又怎么可能料想不到,她比他更先一步开口:[狐之助!准备好了没有?]
      
      “已经准备好了!”那只小狐狸从她怀中抬起头来,狐爪在飞快的拨弄着金色铃铛。
      
      天晴满意的一笑,同时抬手用灵缚中的守阵将叔父扔来的束缚术式挡住,再难得坏心眼的说了。
      
      [叔父,虽然你不敢回答我的问题,但天晴还是要说……]
      
      [我本来无意得到八岐大蛇,但因为知道你可能想给阿弥准备,所以我就顺道把大蛇带走了!]
      
      [若你再有任何不满,就和我身后这位源家人详谈吧!]
      
      [天晴就不打扰你了!]
      
      她这样说完,一道强光就在两拨人之间炸开,待白鸟辉政再度睁开眼来,天晴就连气息都不剩了。
      
      就余下他与那个颀长清隽的少年干瞪眼。
      
      至于白鸟天晴……
      
      再一次使用时之政府的时空跳跃科技,在一番比上一次更严重的天旋地转之下,她终于到达狐之助一天要提上一百次的地方了——
      
      就是那座,她母亲曾经接替过的暗堕本丸。
      
      ……

  • 作者有话要说:  暗堕本丸婶出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