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6、第二十五章 各自的心 ...

  •   逐渐从阴影之中走出来的人,披着一件黑色披风,兜帽之下一片漆黑,看不见模样。
      “是你吗?控制了那些人的家伙,是你吗?”
      “是。”
      “找到你了!给我去死!!”
      我甚至没有一点解释,只是听到他的回答就完全失去了思考,握紧拳头冲了上去。
      “砰!”
      他只是抬了一下衣袖,很轻易的就将我的攻击挡住了,这时我才看到自己凝聚起来的魔法,不知为何变成了一团血红色。
      “不是你找到我,而是我主动来找你的。你身上的那种奇特力量,我感到特别好奇。”
      我:“好奇吗?呵呵!放心吧,你很快就会死在我的力量之下了!”
      “为什么?”
      我:“为什么?你还好意思问为什么?都是因为你,害多少人失去了生命;都是因为你,阿萨才会失去她的母亲!”
      “那些人,不是你们杀害的吗?”
      我:“我们……闭嘴!如果不是因为你,他们也不会死。”
      “真是强词夺理啊,你根本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控制他们,什么都不明白,却可以光明正大的妄下结论,甚至把自己的错推给别人。”
      哼!逞口舌之辩的家伙!用这些话来让我感到不安,我是不会被他迷惑的!
      “少说废话!无论如何,我也要打败你!为阿萨的母亲报仇!”
      我已经不想思考什么了,我现在心里面,只有少女哭泣的脸,我只知道,这一切的祸根,都是这个家伙。
      仇恨的力量引导着我,我的魔法变得越发血红,越发可怕。我甚至没有任何一点改变,只是将纯纯的一团魔法能量砸向了他。
      “果然还是太嫩了,所以我说塔瓦斯这个守门人真的一点都不称职,随便忽悠一下什么人都能放进塔内,真是……无理取闹啊!!”
      他突然的一声大吼,竟是威力如此巨大,瞬间便将我凝聚的魔法球冲散了,巨大的冲击传来,也让我稍微冷静了一点。
      “你这个样子使用魔法,威力还不及你之前的一半!根本就是无理取闹!”
      说着,他一甩袖口,一本紫色的书被他甩到了我的面前,书本就这么浮在空中,静止在我的面前。
      “每一个将灵魂献给我的人,他所有的记忆都会被记录在这本书里,你只要想自己要找的人,它就可以给你展现出来,自己看吧!”
      我将信将疑的看着面前这本书,脑海里浮现出了阿萨母亲的模样,谁知我这么一想,面前的书本去突然间自己翻开了,并且在某一页停了下来。
      一阵紫色的光芒闪烁,从书上冲进了我的大脑之中。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模糊的画面,并慢慢的变得清晰起来。
      画面中的地方我很熟悉,就是瑟拉小镇外,森林的河边。而画面的中央,有一个身高一米六却满脸稚气的……孩子,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孩子的手中拿着一根长长的木棍,身上都是一些轻微的伤痕。
      “阿萨,站起来,你的训练还没有结束。”
      说话的人是?原来如此,是阿萨母亲的视角吗。
      “不要啦!妈妈,我真的太累了。让我休息一下嘛!”
      阿萨丢下木棍,不满的说出了这句话,谁知得到的却是母亲朝着她身上甩过来的一棍。虽然并不是很重,但母亲的责罚还是让小阿萨哭了出来。
      “拿起你的武器!如果我是你的敌人,我手中拿的就不是棍子而是刀刃,你现在就不是疼一下,而是失去整个手臂了!战场上可没有人同情你。”
      “可是,为什么一定要是我呢?为什么我一定要上战场呢?”
      一边哭着,一边怒吼着,孩子用她稚嫩的声音说出了自己心中的不满,这同样,也是母亲心中的疑问。
      母亲沉默了,她也不希望是自己的孩子,她无法给出阿萨一个回答,即使她知道这是为什么。她只能紧紧的抱住自己的孩子,为了不让她看见自己的眼泪。
      “孩子,因为你身后是你的家人,是你的朋友。你拥有那个能力,如果你不去保护他们,就没有人可以保护他们了。”
      母亲没有告诉她,当上一个神选者死去之后,神就会选出下一个人。而上一位神选者,就是阿萨外出多年的父亲。
      她不知道阿萨的父亲在外面究竟遭遇了什么,才会导致神重新进行了选择。但是当神选降临到阿萨身上的时候,真的是母亲这辈子感到最害怕的时候。就算是身为长子得拉摩也好,但阿萨只是一个女孩。
      ……
      忽然画面快了起来,很快几年就过去了,虽然母女两人冲突不断,但是阿萨也算是把母亲的所有矛术都学习完毕了。
      现在她已经没有什么能够教给阿萨的了,她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否能让阿萨轻松点,但是她现在不得不去做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找到阿萨的父亲,把所有的一切弄清楚,就算是他已经死去了,也要把他的尸骨带回来。
      母亲以自己要开始旅行为借口,离开了小镇,开始了她寻找阿萨父亲的旅途。她或许永远也不会知道,多亏了她,阿萨成功的拯救了整个小镇,保护了哥哥和朋友还有小镇的大家。
      一路的询问,一路的行走,一路的风霜,在命运慢慢的牵引之下,母亲来到了这里,人人惧而远之的格兰姆塔。
      来到这里的时候,母亲已经用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塔瓦斯没有出手,只是不停的劝说着她,让她离开这里。但母亲为了找到阿萨父亲的决心最终还是让塔瓦斯心软了下来,让母亲走进了这座塔。
      面对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一群狂化人,疲惫的母亲已经没有任何力量去反抗了,很快就不支倒在地上。
      这让狂化人的控制者,黑袍人感到特别奇怪,他没有攻击,而是出现在了母亲的面前。
      “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克兰度……克兰度……”
      母亲已经没有力气回答他的问题了,只是不停地低声喃喃着。
      “克兰度?”
      黑袍人认得这个名字,他记得每一个来过这里的人的名字,不管他们是否还活着。
      看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母亲,他没有任何办法,要在这座塔里找到一个能拯救她生命的人非常困难。即使是黑袍人能让她成为自己的傀儡,也会使她失去生命。
      “你一定要见到他吗?”
      母亲依旧在喃喃自语,现在只剩下这么一点点的希望在支撑着她的生命之火了。
      “唉~塔瓦斯这家伙怎么总是给我弄些奇怪的家伙过来。”
      摇了摇头,黑袍人朝着母亲挥了挥衣袖,母亲微弱的灵魂被从身体之中抽了出来,漂浮在空中,满是疑惑的看着周围。
      “靠你自己已经无法活下去了,把你的灵魂和躯体交给我吧,我会带你去见你相见的人,选择权在你。”
      稍微沉默了一下,母亲好像是想明白了,眼神之中透露出些许寂寞。
      “是吗?我已经……”
      “不,你还没死,我可以让你的灵魂回去,但这里已经没有可以拯救你的人了。成为我的傀儡,这是你唯一还能见到他的办法。虽然他不一定还活着。”
      “我答应你。”
      母亲没有犹豫,在离开孩子之后,她就做好了成为一个不称职的母亲,变回一个妻子的觉悟。
      “唉!~”
      叹了一口气,黑袍人将自己的力量扩散到了母亲的灵魂上,紫气包裹母亲的灵魂,接着慢慢的重新融入了母亲的身体,母亲原本垂危的身体忽然就像是充满了活力一样,慢慢的醒了过来。
      “卓卡”
      母亲半跪在地,报出了自己的名号,黑袍人也缓缓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第一阶层守护者,傀儡师,陶乐。”
      ……
      片段在此终止,到此为止就是阿萨的母亲生前的记忆。
      场景再次回到我自己的身上,眼前一身黑袍的陶乐,没有说什么话,静静地站在我面前。
      “那之后,妈妈找到他了吗?那个弃家不顾的男人。”
      从我身后传来的一个声音,问出了我想要问的事情。转过身,阿萨和云倩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的身后,看来陶乐也让她们看到了刚才的回忆。
      陶乐沉默了一下,抬起衣服袖子,指着阿萨手中母亲的长矛。
      “那就是他的遗物,就在离开这里之后不远的地方,你的母亲重新拿起了它。你的父亲是个勇士,只是这座塔,太残酷了。”
      听到陶乐的话,阿萨看着手中的长矛,紧紧的握住了它,呼唤着自己的父母,泪珠沾湿了手中的长矛。
      “我不希望有人因为这座塔白白失去生命,所以我会给予每个人选择,我的傀儡们,也是如此。自愿成为我的傀儡,在完成自己的心愿之后,自愿离去,包括阿萨的母亲,也是如此。找到了自己的丈夫,见到成长后的女儿,对于她来说,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吧。”
      呆呆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幕,看着眼含泪水的阿萨,看着叙述着这一切的陶乐,他那黑色长袍之下,应该是一张看尽世间百态的脸庞吧。
      “这一切,究竟是谁的错呢?”
      不知为何,我不由得发出了这样的感慨,是陶乐的错吗?他只是帮助了迷途之人;是阿萨父母的错吗?他们只是为了家人和族人;是我的错吗?我只是不希望大家痛苦……
      我真的很难受,握紧双手,想哭,却不知道为什么而哭。明明心情如此的悲伤,却不知道到底是谁的错,却不知道该如何发泄,为什么世间的事情就不能更加简单一点呢?
      “姑娘,你内心的愤怒已经影响了你的判断。从你那红色的魔法之中就可以看出来了,你的能力会随着你情绪的变化而变化。”
      陶乐的声音将我从思考之中拉回了现实之中。
      “如果只有这样的判断能力,是无法在这座塔里生存下来的。好好想想吧,这里不是一往直前,只要心怀正义就可以随便闯的。”
      陶乐的话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之中,让我回忆起了刚进去塔内时,塔瓦斯先生的那句话。
      是对是错?是好是坏?在每个人看来,或许都是不一样的。
      “我真的,能够分辨清楚吗?我真的,有资格去决定一件事的好坏吗?我真的,不明白。口口声声说自己想要帮助别人,可是我真的在帮助别人吗?我的想法果然还是,太年轻了吗?”
      逐渐的陷入了自我谴责之中,我抱着头,蹲在地上,看着滴落地面的泪水,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请不要这样说!相信自己!敢于尝试!不怕失败!一往无前!这些全部是,姐姐的优点啊!”
      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我的耳内。缓缓抬起头,那个模糊的身影踏着坚定的步伐,朝着我们走来……
      待续……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