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影帝大佬掌心翻个身》糖丸丸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6-22 20:45:1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03 ...

  •   003:
      
      秦小诗提出要去男神卧室看看,季含书禁不出她的撒娇,只好同意,等他二人消失在厨房,叶问问才从调料架后走出来。
      
      看了眼湿哒哒的左边翅膀,她走到料理台边,往下一瞄,一阵眩晕:太高了。
      得想个法子快点弄干翅膀。
      
      叶问问环顾四周,看到打开的窗户,眼睛一亮,她爬到窗口,张开左边翅膀,并且不停抖动——她要借助自然界的风快速风开翅膀。
      
      同时凝神注意屋内的情况,也不知道那两个家伙去卧室会做什么。
      
      不一会儿,她听到秦小诗兴奋的声音:“男神画的画太好看了,他怎么这么厉害啊。”
      
      “我小叔可是全才,如果不是进了娱乐圈,他现在早在画界扬名了。”季含书崇拜的说。
      
      叶问问心中一跳。
      牛奶是季禾苋喝过的,秦小诗都能喝一口,知道画是季禾苋画的,不会对画做什么奇怪举动吧。
      
      那可是她现在的“家”,叶问问急的不停抖翅膀,希望快点干,这样好飞回去看看情况。
      
      她一门心思在自己翅膀上,也没注意季含书二人又说了什么,直到听到关门声音,才知道二人离开了。
      
      就在这个时候,忽觉不对,叶问问收回翅膀,慢慢的、慢慢的回头,对上两只丑陋的东西——那是蜜蜂。
      
      正常情况下,看到一只蜜蜂没有什么可怕的,甚至有些喜爱昆虫的人,还会觉得蜜蜂长的很可爱。
      
      但问题是,对现在的叶问问来说,一只蜜蜂呈现在她的视野中,是放大许多倍的。
      它的眼睛、触角、钩足……以及腹尾那根螯针,每一个细节都透着可怕和狰狞,尤其是螯针。
      
      正常人,顶多是被蛰一下,落在她身上,得给她来个对穿。
      这一下还是两只。
      
      一瞬间,叶问问冷汗都冒了出来,她咽了咽喉咙,脚软的不行,却又强自镇定,动也不敢动。
      她怕她一动,那两只蜜蜂飞过来,一只扎她一下,她就over了。
      
      她抿着发干的嘴唇,试图用语言和它们讲讲道理:“两位大哥,咱们都有翅膀,算、算半个同类,曹植说的好,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对不对。都是兄弟,要不……你们散了?”
      
      话落,两只蜜蜂又飞近了些,并且分散开,一左一右的围着她。
      
      叶问问:“……”
      她要吓尿了!!!
      
      其中一只蜜蜂朝叶问问伸出一足,叶问问头皮炸了起来,从喉咙里挤出一声凄厉尖叫,生死关头下,体内生出一股巨大力量,逃命技能发挥到极致。
      
      她一眼看到季禾苑吃剩下的半个面包,面包中间是夹层,她想也不想的钻进夹层,躲在里面瑟瑟发抖。
      
      它们应该不会进来,蜜蜂没这么聪明,只要等它们离开,她就可以钻出去了。
      
      她尽力让自己趴的舒服一点,鼻间闻到淡淡的蔬菜香,这才发现面包的夹层里居然放有蔬菜。
      
      “她为什么跑啊。”
      “不知道,她的腿和我们不一样呢,才两条。”
      “可她刚才说和我们是同类。”
      
      叶问问:???
      
      “她都没有我们漂亮有力的腿,而且她说的是半个,肯定不是蜜蜂。”
      “她有翅膀。”
      “说不定是蝴蝶。”
      “我觉得还是蜜蜂,变异的那种。”
      ……
      
      叶问问茫然的眨眼:这是什么声音,哪来的?
      
      面包外面停着两只蜜蜂,它们脑袋挨着脑袋,齐齐盯着夹层里的“半个同类”。
      
      “把她拉出来看看。”
      
      下一秒,叶问问感觉裙摆被什么东西勾住,再然后,她不受控制的被拖了出去。
      
      她在心里骂出人生第一句脏话,看着面前两只蜜蜂,尽量平静的让自己不抖,她试探的挥了挥爪子:“嗨~”
      
      两只蜜蜂学她一样,伸出前足,她脑海里响起两声:“嗨~”
      
      叶问问舔了舔嘴唇,这个时候她没法去计较为什么能听懂蜜蜂说话,但显然这是好事,他们愿意沟通。
      
      她友好的道:“你们好,我叫叶问问,你们呢。”
      “大黄。”
      “二黄。”
      
      很好,这是一个好的开端,叶问问尽量无视它们可怕的钩足,借由整理头发的动作缓解自己的紧张:“你们住在这里吗?”
      
      大黄说:“对啊,就在外面那棵树上。”
      二黄说:“大黄,你暴露了我们的地址,你会让王后处在危险中,我要回去禀报王后。”
      
      大黄不高兴:“你怎么老爱打我小报告,下次不和你出来了。”
      二黄:“我又不稀罕。”
      大黄:“哼。”
      二黄比他更重:“哼!”
      
      叶问问:“……”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放松许多,经过刚才一番折腾,她的翅膀差不多干了,就是全身上下都沾了些面包屑。
      
      她站在原地抖衣服抖翅膀,并甩动头发,这个动作让争吵的蜜蜂二只组停下,好奇的看向叶问问。
      
      “你在干什么?”大黄问。
      叶问问:“清理。”
      二黄又问:“你是什么东西?”
      叶问问斟酌着回答:“二黄,你刚刚说对了,我是变异的蜜蜂,所以长的和你们不一样。”
      
      “果然是这样。”两只蜜蜂相信了她的说法,十分同情,“那你可真惨。”
      “……”叶问问呵呵笑,“还好还好。”
      
      大黄同情心上来:“要不咱们回去禀报王后,接纳她入我们族,怎么样?”
      二黄两根前足搓了搓:“这个……”
      
      “不用不用。”叶问问悄悄抹掉额角滑落的一滴汗,“谢谢你们的好意,我现在住这儿挺好的,认识你们很高兴,不过我现在得去忙了,你们要不回去吧?”
      
      她以为想要把两只蜜蜂“送”走得费番功夫,没想到大黄二黄是听话懂事的好蜜蜂,认为打扰“变异同类”的忙碌不道德。
      
      于是怀着对变异同类的同情,相携着离开了。
      
      目前他们离开的叶问问一屁股坐在料理台上,忍不住躺下翻滚:幸好能听懂他们说话,可以沟通,不然她小命休矣。
      
      至于为什么能听懂蜜蜂说话,叶问问没有多想,她都穿书变成一只画中小精灵活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很快她又捂着肚子爬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太紧张,现在危险解除突然放松的原因,一紧一松,导致肚子疼了起来。
      
      苍天,这是在玩儿她吧。
      
      叶问问扭曲着脸,她试着飞了下,终于有了件顺心事:她可以飞了。
      她决定回画中世界解决,那才是她的地盘,但问题是——没有纸!
      
      客厅茶几上放有抽纸,叶问问飞过去,手脚并用的撕了个小缺缺,她带着这截纸飞进卧室,忍着肚疼打量画,没发现异样情况。
      
      她松了口气,可见那两个家伙还是有分寸,不敢随意动这画。
      
      她一头扎向画,然而身体其他部分进去了,就捏着纸的手进不去。
      叶问问:“……”
      说明非画中世界的东西,带不进去。
      
      也就是说,她要么双手空空的回到画中世界,找个隐秘地方解决五谷轮回,扯点草叶清理,要么就在外面用纸解决。
      
      要不要这么坑?!
      
      叶问问无奈的重新飞出去,她思考了三秒,旋即将目光投向书桌上摆放的一盆绿植。
      
      再然后,她抱着纸一脸视死如归的飞了过去。
      反正没人,她就当……施肥。
      
      *
      
      季禾苋晚上八点才回家,做的第一件事是去浴室洗澡,换了休闲的居家服,边擦头发边走到窗边,打开窗户。
      
      外面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有风拂过,裹挟着湿润的水气,以及淡淡的草树之香。
      
      季禾苋缓缓吐出一口气,忽然想到什么,看了眼旁边的画架,他把窗户关小了些,随后去厨房做晚餐。
      
      一进厨房,他的眉心缓缓蹙了起来,料理台上有许多面包屑,还可以看到一些淡淡的干了的奶渍。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非常淡的粉沫。
      他伸出修长的食指,沾了点粉沫轻嗅,有非常淡的花香。
      
      抬眸望向窗外雨幕中的一颗树,他知道那棵树上有一个很大的蜂窝,或许是蜜蜂飞进来了。
      
      面包和牛奶是因为早上走的急,没来得及处理,他将牛奶倒了,把面包扔进垃圾桶。
      动作蓦的顿住,季禾苋弯腰拾起面包,看着中间的夹层若有所思。
      看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钻进去过。
      
      季禾苋有轻微洁癖,他将料理台收拾干净后才开始准备晚餐,花了半个小时,做了简单的两菜一汤。
      
      他不喜欢吃外面的东西,也不喜欢私人营养师来家里打扰。只要不工作,他都是回家自己做饭,长久下来,厨艺倒也不错。
      
      厨房的窗户和卧室窗户隔的不远,那香味顺着窗户钻出去,又再顺着卧室窗户飘进去,自然而然的飘进了画中,勾的叶问问口水都流出来了。
      
      做的什么呀,怎么这么香。
      她差点就控制不住飞出去了。
      
      然而更要命的是,季禾苋把做好的晚餐端进了卧室,若不是知道季禾苋不知道她的存在,她都快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
      
      她眼睁睁看着季禾苋把饭菜放在书桌上,然后打开苹果笔记本,再然后,搜了个……小品看???
      
      关键是,书桌上的那盆绿植,离季禾苋放的饭菜位置不远。
      叶问问一边被菜香勾的狂流口水,一边又很心虚,一边又要保持动作,不能被季禾苋发现,可谓一心三用,累死个人。
      
      她只好让自己把心思放在小品上,好在她这个视角,刚好也可以看到小品。
      
      季禾苋吃东西没有声音,全程只有小品的声音,叶问问已经捂着嘴巴狂笑N次,季禾苋却无动于衷。
      
      什么嘛,这样显得她笑点好低。
      叶问问揉了揉脸,觉得自己应该学习一下这位影帝大佬,要宠辱不惊。
      
      季禾苋手机响起,接通后按了外放:“季先生,您的快递到了,我给您放门卫了。”
      
      季禾苋:“好。”
      挂断电话,季禾苋放下碗筷,按了暂停键,拿了把伞出门。
      
      这可是天赐的机会!
      
      叶问问迅速飞出去,季禾苋炒的两个菜,一个是青椒土豆丝,一个是土豆排骨,还有一个番茄蛋汤。
      
      汤离绿植最近,叶问问伸手推汤,想把它推的离绿植远一点,奈何推红了脸也没推动分毫,反倒烫了手。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我尽力了。”她捏着耳朵缓解手指上的烫间,然后偷偷拉了根土豆丝吃。
      
      这简直是她吃过最好吃的土豆丝啦。
      
      她倒是想吃排骨,可排骨太大块了,啃不动,只好用手指沾了点边缘的汤汁尝尝。
      太好吃了,就是有点咸。
      
      叶问问走到碗边,扒着碗,踮起脚尖,用手勾了一粒米饭,然后又吃了根土豆丝。
      
      吃完后,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打了个膈,把自己逗乐了。
      突然觉得,小还是有用处的,这么一点点就能吃饱了。
      
      她安慰自己,这不是偷吃,平时人吃饭难免会掉一两粒米饭,或者夹菜的时候落一两根到桌上。
      她这相当于捡个漏而已。
      
      自我安慰完毕,叶问问又去看暂停的小品,刚才正看到精彩部分就暂停了。
      
      想了想,她爬上键盘,走到中间的空格键重重一跳,视频重新播放。
      然后飞到空中,托着腮继续看,笑成个瓜娃子。
      
      听到门锁声响,叶问问立刻飞过去,跳到空格键,暂停住,又跳到后退键,后退到刚才的地方,然后钻进画里,乖乖坐好。
      
      完美。
      叶问问在心中给自己比了个耶。
      
      不一会儿,季禾苋走进来,脚步忽然顿住,空气中除了菜香之外,还多了缕淡淡的不易察觉的花香。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