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002章节 ...

  •   第二章节
      
      苏玉辛一路骑着那辆除了铃不响之外哪都响的二八大杠进城,好在路上遇到好心的小妖精们给他指了去省城的路。
      
      谁知从秦岭骑过去,整整花了一整天才到。
      
      中途车链子掉了三次、车胎被扎两次、就连那破车座还掉了一次。苏玉辛不会修车,只好用法术把自行车恢复到下山时候的样子。
      
      傍晚时分,苏玉辛终于是骑进了城。即便是个非人类,骑车骑了这么久了,也给苏玉辛累个够呛。
      
      看着城内的一片风光,苏玉辛刚想要松了口气感叹一下的时候,他就感觉有一个不明物体以迅雷不见掩耳盗铃之速向他冲了过来。
      
      苏玉辛下意识的看向物体飞来的方向,眨眼的功夫,那黑色的物体就已经来到他的面前,下一秒,他整个人就飞了出去。
      
      ???
      
      苏玉辛飞了两秒,然后重重的落在地上。他侧过脸,就看到不远处的红绿灯。
      
      苏玉辛一脸的懵逼,下山前他特意找熟悉人间的鼠老三了解了一下人类世界的事情。当鼠老三就特意跟他强调了关于人间红绿灯的问题。
      
      刚才打算过马路的时候,苏玉辛特意看了眼那个被称之为红绿灯的东西,他已经按照鼠老三说的做了,为什么还会被撞?
      
      难道说,鼠老三那个家伙骗了他?哼,回去之后,他一定要好好收拾一下那只大耗子。
      
      风撷辰开车一向小心,今天也是如此,但是你开车技术高,不代表别人也是。
      
      当他看见一辆自行车突然冲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下意识的踩死刹车,奈何他们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近了。
      
      “咚——”的一声儿,行驶车辆的巨大惯性将骑车的人整个撞飞了出去。
      
      风撷辰愣了两秒,看清楚摔在地上的人,“晦气。”他呸了三口,然后将车停在了路边,顺手拿起一包香烟。
      
      好在被撞的人只是飞了出去,并没有二次碾压。等到风撷辰下了车,躺在地上的苏玉辛已经爬了起来。
      
      风擷辰刚从西南省回来,西南省大熊猫保护中心的某只大熊猫不会□□,更不会下崽,保护中心实在没有办法,只好求助妖怪管理局。
      
      处理完大熊猫后代繁育的事后,他水都来不及喝一口,就要继续行车四个小时赶回来开会。本来他就已经够着急得了,现在居然又出了这档子事。
      
      “喂,那边那个目光呆滞的,你知不知道你闯红灯了。”风撷辰站着了身子看着苏玉辛,手里还夹着一根未点燃的香烟。
      
      “啊?”苏玉辛还没回过劲,“我就是按着那个红绿灯走的。”
      
      风擷辰顺着他手指指的方向,差点没气的吐血:“你一个行人过马路,看什么机动车的红绿灯!”
      
      人类世界真复杂,一个红绿灯而已,居然还分行人灯和机动车灯。
      
      “啊……真对不起。”苏玉辛挠了挠头,脸上没有丝毫的歉意。
      
      原来是这样吗!难怪自己一路上都听到人行道前停着的司机骂来骂去。
      
      城南这边比较偏僻,住户虽然不多,但是却很密集。此时,就已经有人围过来看热闹了。
      
      风撷辰觉得自己的点也是够寸得了,今天要不是着急,他想要抄近路,也不会走这条路。
      
      “糟糕,东西都掉出来了。”苏玉辛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才发现自己放在车上的行李已经掉下来了。
      
      临走的时候,鼠老三担心他会饿,又担心会变天,就硬是给他塞了一包裹的衣服和灵果,这儿全散在地上了。
      
      衣服脏不说,有些果子还破了皮,可给苏玉辛心疼坏了。
      
      “说吧,你想公了还是私了?”风撷辰低头一看,地上散落的衣服全都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老旧款式。
      
      他将香烟含在嘴边,用火机点燃,深一口气,吐出了一口烟雾。
      
      没想到都21世纪了,居然还有人会穿这些老古董。
      
      再一看,风撷辰发现了好东西。
      
      只见有几个灵果正好滚到了风撷辰的脚边,水灵灵的果子,似乎很好吃的样子。
      
      风撷辰捡起果子,还给了苏玉辛。
      
      接过果子,苏玉辛看了一下发现这几个果子都是完好无损的。擦拭了一下上面的灰尘,他便用布包将果子给包起来,递给风撷辰,满脸的笑容,“给您。”
      
      “不用。”
      
      “这个给您,这些东西城里没有,您拿着。”苏玉辛像是没听到风撷辰说的话,将布包硬是塞到他手里。
      
      他也懒得和苏玉辛讨论什么城里乡下的问题,顺手打开车门,将布包丢了进去。
      
      他没注意到,扔进车里的布包散了开来,而那灵果底下还压着一张纸。
      
      “我说,我们私了吧,我现在赶时间。”
      
      他抬眼打量着面前这个年轻人,样貌倒是算得上清秀,可那身老旧的中山装和解放鞋,让他眼前只有一个进城务工的青年农民工人形象。
      
      “啊?”苏玉辛挠了挠自己的头发,一脸的疑惑,他完全不能理解对方说的私了是什么意思。
      
      瞥眼瞧了瞧那辆被撞飞出去的二八大杠,零件都已经散架了,一个咕噜还飞进了路边的绿化带。
      
      虽说是这个土包子闯红灯,但他自己也有自责,没有礼让行人。
      
      交警来了不仅要划分责任让他赔偿,还要跟着去交警大队做事故处理。
      
      风撷辰抬起手看了下时间,现在距离会议开始就剩下不到一个小时了,他没时间再和这个傻乎乎的土包子纠缠了。
      
      更何况,这个土包子身上还有着一股很浓的鼠妖气息,估计是哪个村的鼠妖进城务工来了。
      
      他打量着苏玉辛的时候,苏玉辛也在偷偷打量着他。
      
      面前的这个男人西装革履皮锃亮,虽然他把妖气隐藏的很好,但仍然瞒不过苏玉辛的眼睛。
      
      还好对方和他差不多,这要是撞个人类,他可就内疚了。
      
      苏玉辛暗自松了口气,看了看停在路边的轿车,车前脸被撞得凹下去一块,车漆也被二八大杠蹭的有皮没毛的。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风撷辰的心顿时沉了下来。
      
      如果不走保险的话,他就要自费修车了。看这损坏的情况,若是送到4S店修理怎么样的几千块钱。
      
      此时,周围的人都开始低声议论,对着两个人也是指指点点。
      
      “需要我赔你修理费吗?先说好……我没钱……一分都没有……”
      
      说这话的时候,苏玉辛的脸红到耳后根。他出门确实没带什么东西,山上宗门亏空的厉害,别说钱了,他们能坚持到现在没饿死就已经很不错了。
      
      听他这话,风撷辰表情复杂,眉毛也不自觉地挑了一下。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有微信吗?我转你五千私了。”
      
      ???他刚才说什么信?
      
      苏玉辛听的不是很清楚,但怕对方觉得自己是个傻子,他只能礼貌的笑了笑。
      
      真是个傻子。
      
      风撷辰在心里想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白问了。
      
      这个土包子根本不是从村里来的,这应该是从深山老林来的吧。
      
      风撷辰返回车里,拿来一个手包。
      
      点了点里面的现金,还剩下两千多块钱。自从有了手机微信之后,他就很少会带现金出门。
      
      不过,这些钱,应付一个傻子应该是足够了。
      
      把自己的银行卡、身份证、押金条等贵重东西拿出来之后,风写成把钱包丢给了苏玉辛,“这里面有两千三的现金,这个钱包虽然是二手的,但应该也值3000块钱了。拿去,以后别再闯红灯了。”
      
      苏玉辛打开钱包,看了之后连连道歉。道歉之后,又一个劲的道谢。
      
      傻子。
      
      风撷辰冷哼一声,抽完最后一口烟,然后将烟头掐灭在垃圾桶上的烟灰缸里。
      
      坐进车子,点火发动。风撷辰刚想一脚油门踩下去,就看到苏玉辛蹲在路边看着自行车的零件发呆。
      
      停顿了几秒,他降下了车窗,对苏玉辛喊道:“你那车太破了,给你的钱足够买辆新的了。”
      
      苏玉辛愣愣地站起来道:“谢谢你。”
      
      他刚张开嘴,汽车的尾气就喷了他一脸。
      
      “咳咳咳——咳咳咳——”真是难闻,苏玉辛被呛得直咳嗽。
      
      用手扇了扇鼻子前的空气,想着这人怎么也不听他把话说完,随手将钱包塞进自己的行囊里面。
      
      虽然很久没下过山了,但苏玉辛依然知道“钱”是个好东西。在人类世界,没有“钱”就代表着吃不饱饭,穿不暖衣服。
      
      现在他有了钱,苏玉辛的心里美滋滋的。
      
      背起行囊,他往城里走去。
      
      省城的绿化真差!苏玉辛在心里评价着。
      
      省城这边树少,天气闷热,即便是现在这种夕阳西下的时间,余晖依然是肆无忌惮的照在人们身上。
      
      这一点就比不上他们山里面了,他们只有正午时太阳才能穿过密集的林荫照进山谷。
      
      想着家里的鼠老三还有狸儿,苏玉辛不免有些担心。
      
      此时,一个穿着黑衣黑裤的男人快步从他身边经过,还狠狠地撞了苏玉辛一下。
      
      “对不起……”苏玉辛下意识的道歉,一转头却发现自己的肩膀上轻了许多。
      
      迟疑了一下,他的行囊呢?!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如此呆萌的攻,我会加油不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