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红楼(四) ...

  •   
      明华看到了紫鹃和莺儿,忙出去打开院门,将她们迎了进来:“你们怎么来了,真让人好生意外。”
      
      紫鹃看到她能出来迎客了,立时便掉了泪:“你出门时四五日没沾水米,听说站都站不稳,如今你这般好端端站在这儿,还能和我说话,我便信了你是大好了。”
      
      却说这紫鹃为何与晴雯这般亲密,这其中也是有缘故的。怡红院里,贾宝玉最依赖袭人,但最信任的却是晴雯。他和林黛玉之间传递私情的事情,都是遣晴雯去办理。故而,黛玉和紫鹃亦十分信任晴雯。
      
      原著里黛玉得知贾宝玉要娶薛宝钗后,跑到空无一人的怡红院敲门,她喊的两个人就是宝玉和晴雯,而那时,晴雯已经死了很久。
      
      由此可见,晴雯和他们之间的情义,不是假的。
      
      明华将两人迎了进去后,拉着紫鹃在自己炕上坐下,说道:“死里逃生可是大好事儿,你哭什么,可别学着林姑娘,见着风就感伤落泪了。”
      
      莺儿偷偷打量着明华。只见她仍然是以前那副出众的模样,一双桃花含情目,睫毛乌黑卷翘,肤色雪白,唇如花瓣,削肩膀,水蛇腰,她的额间还多了一点胭脂红的圆痣,虽然穿着简陋,只梳了个乌黑的大辫子,身上无一丝装饰,但精神奕奕,眸光清亮,脾气柔顺,瞧着比以前还要美上好几分。
      
      莺儿心里暗暗吃惊,面上却笑着问道:“你额头上怎么多了一点?几日不见,你倒是像香菱似得,平白添了颗美人痣。”
      
      明华一面收拾着小方几上的盘子,一面将早已准备好的说辞告诉她们:“谁知道呢,听我嫂子说,昨日醒过来时,我额头上便添了这个。痣也有好坏之分,她问了旁人,说这是吉痣,留着更好,我便不去在意她了。”
      
      莺儿便笑道:“这话说的极是。既是好的,便任它留着吧。”
      
      紫鹃看着明华收起来放在一边的盘子,心里又替她难过:“原先你在园子里的时候,什么好东西吃不着,什么好料子没穿过,出来了,竟只能吃些白粥馒头,穿些旧衣旧鞋,连首饰都不上身了,宝二爷知道了,不知道该伤心成什么样子了。”
      
      莺儿素来有些宝钗的品格,她听紫鹃这么说,忙将随身带着的一个小包裹交给明华,说道:“我们姑娘前儿听到你出事,也跟着哭了一场,昨儿听到你大好了,催着我整理了些东西,今儿一早便让我送了过来。”她打开包裹,将里面的东西展示给她看,说道:“知道你不爱穿别人的旧衣,这是太太给我做的新衣,还没上过身,我们姑娘让我先拿来给你用着,日后再给我做新的。除此以外,还有三十两银子和一些小首饰,都是你平日里会用到的。”
      
      明华忙要推辞,她又推心置腹说道:“我们姑娘只是府里的客人,原先你出事时也帮不上忙。她心里愧疚地很,你好了,她十分高兴。你若不收这东西,只怕她心里又存了事儿,我们太太又该心疼了。好姑娘,你就当帮帮我吧。”
      
      明华听着她这话,便只好收了包裹,笑着点了点莺儿的头,说道:“认识了这么多年,我竟不知,莺儿也这般能说善道,可见是得了宝姑娘真传了。”
      
      她心里明白,因着晴雯是贾宝玉最喜爱的丫头,宝钗才会让莺儿走这一趟,一来刷刷名声,二来也是做给宝玉看。总归她已经被赶出府了,也没什么威胁,不过是白送点钱罢了。薛家豪富,还不差这点银子。
      
      紫鹃见状,便将手里的包裹也给了她,说道:“这是我们姑娘亲自收拾了给你的,里面有什么我也不知道,你只管收了便是。”
      
      收了薛宝钗的东西,却不收林黛玉的,这便说不过去了,明华便依言收下了。
      
      三人又说了几句体己话,紫鹃和莺儿便要告辞了。临行前,明华对她们两个说道:“如今我在家也没事,左不过是做些针线活养些花朵,待我把花儿养好了,便给你们主子送去,可别嫌弃才好。”
      
      紫鹃和莺儿都应了,两人再三告别才离开了。
      
      待她们两个人都离开以后,明华才关了院门,回到了自己的炕上。她将原先那三四百金和今日收到的两个包裹整理了一下,分类放在自己的树心空间里。这宝黛之争,她是不掺和了。园子里的女孩子,在她眼里都是鲜活的生命。如今,她既收了她们的银钱,心里便记着她们的情,日后出事时,少不得要多帮几把。
      
      这么想着,她又把小方几搬开,坐在床上练起了北冥神功。找到气感练了半个早上后,她又将逍遥派的其他武功和本事都捡了起来。晴雯的绣技是贾府最顶尖的,她多练练,就能白捡一个本事;她在穿越前抽到了扶桑树的治愈力,配合逍遥派的医术是再好不过的;还有那五行八卦、奇门遁甲,都是有大用处的。
      
      练了内力后又练灵力,一天下来,她体力积聚的灵力已经从毫针大小变成了绣花针大小。
      
      明华立即用灵力在体内运行了一圈后,身体里的暗疾又被消除了一些。
      
      天色将黑时,她用家里的米面和小菜做了吃食,等着多姑娘和多浑虫回来。
      
      片刻之后,门外响起了喧哗声。明华打开门朝外一看,发现多姑娘让人拉了十几个带泥土的花盆回来,还给了她两包种子:“那老板将所有花种混在一起了,你暂且先用着,若是想要别的,明日再去买。”
      种子一入手,明华心里就踏实了,她谢道:“这便很好了,我做了晚膳,嫂子一起用一些。”
      
      多姑娘在门外时就闻到了浓郁的香味。她有些诧异,应了两声后走进了外间。外间的方桌上放了三晚雪白如珍珠的米饭,中间是碧绿的青菜,酱红色的肉,金黄色的炒蛋和一海碗丝瓜汤。
      
      她一时有些怔住了。
      
      多浑虫是厨子,在厨房就能吃饱喝足,从未管过家里。她性子怠懒,常在几个相好的那里轮流吃,家里倒是从未有人给她留过饭。
      
      这小姑子醒了以后,倒是格外讨人欢喜了。
      
      明华从外间进来,拿帕子擦了擦手,说道:“嫂子先坐会儿吧,等表兄回来了,我们便开饭。”
      
      多姑娘道:“你那兄长从来只管自己吃饱了,就去寻酒喝,不会回来的,咱们先吃吧。”
      
      明华听了,便去厨房拿了两个碗。她将各个菜都划了一小部分到小碗里,又盛出小半碗汤,端着两个碗放到蒸笼里热着,回来后才道:“他若回来晚了,也可以当夜宵。我做的分量多,咱们两个人也吃不完。”
      
      多姑娘没有多说什么,拿起筷子和明华一起吃了起来。
      
      晚膳后,多姑娘主动去收拾了碗筷,明华则坐在炕上,拿着一块帕子熟悉晴雯的绣技。
      
      一个时辰后,多浑虫醉醺醺地回来了。他看到在屋里的明华和多姑娘愣了一下,讪讪地对多姑娘说:“你在家呢?”
      
      气得多姑娘开口就骂:“这不是我的家?我去哪里还要你管!还是你想去哪里接个小的回来住!”
      
      多浑虫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顿,只能抱着头认错:“我没有我没有……”
      
      多姑娘气哼哼地把明华留的东西从厨房里拿出,拍了拍桌子,气壮山河:“这是你妹子给你留的,吃!”
      
      多浑虫松开抱着头的手,小心翼翼地探头看向桌子。桌子上有饭有菜有汤,全部都热乎乎的,他眼睛一酸,起身拿起筷子,一声不吭地吃了起来。
      
      吃完后,多姑娘又把他撵到隔壁的屋子里:“把这里收拾好,等下让晴雯搬过去。她一个姑娘家的,住在哥嫂外间算怎么回事?这么多人来来去去的,她还要不要脸!”
      
      原先让晴雯住外间,是因为他们兄妹间也没什么感情,且晴雯生着病,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去了,他们也懒得收拾。如今这情况,晴雯必然是要在家里长住的,她性子柔顺了许多,多姑娘既敬佩她的品性,又喜欢她现在的为人,自然是要为她多考虑的。
      
      多浑虫也没有说什么,默默地收拾了房间,烧起了热炕。当晚,晴雯就搬了过去,自己单独住了一间。
      
      明华向来是用修炼代替睡觉。等她修炼完毕睁开眼睛时,天也蒙蒙亮了。多浑虫已经离家了,她便去厨房熬了粥,做了自己和多姑娘的早餐,吃完后,多姑娘自己洗了碗才去上差。
      
      明华便将那十几个花盆都收拾了起来,将种子一颗一颗重在盆子里,剩余的种子则收到了自己的空间里。捧着花盆的时候,她能够感觉到泥土里小种子那种喜悦的心情。
      
      她是一株桃树,天生就喜欢种植。她喜欢看草木生长,开花结果,那是收获的喜悦,是生命的痕迹。
      
      只要能让她种植,她就感觉是自己在泥土里生根发芽了一样,特别安心,特别欢喜。
      
      这日晚上,多浑虫回来时,难得没有喝酒。他还从厨房带回来一碟鹅掌鸭信,闷声闷气说道:“你们姑嫂吃吧。”
      
      多姑娘心里十分复杂,明华却觉得他们两个的变化都极好,至少越来越像是一家子在过日子了。
      
      这边小院里其乐融融,荣国府贾母那处,却因为紫鹃来看了明华,差点又惹出事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