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虽说这是第一次出远门,但嫏嬛也没用刻意准备什么,实在是也没什么好准备的,毕竟该准备的,她天天都带在身上,根本不需要临时再去找。
      
      不过保险起见,嫏嬛还是多准备了一些东西带在身上。
      
      出门前,嫏嬛也刻意检查了一番,确认没有遗漏后才去执律堂登记下山。
      
      一般弟子出去执行任务,若是离得较远,就会选择乘坐坐骑或是直接靠传送阵和界域摆渡之物。
      
      坐骑就不用说了,相当于现代的汽车,界域摆渡是火车,传送阵则是飞机,后两者仅是去极远之地时才会用到。
      
      九州大世界如其名一般,有九个界域,幅员辽阔,每个界域间以海域相连,单靠人力走一辈子都未必能走到另一域去,就更别提路上会遭遇到的危险了。
      
      不过由于九州之人皆有修为在身,走上几个月才能到的地方在他们看来都算不上远,而嫏嬛送信所去的地方就更近了,靠她的脚程也不过七八天便能到,因此嫏嬛自然不会选择带坐骑下山。
      
      毕竟坐骑不是神奇宝贝,能轻松收起来,出门在外带着实在太醒目了。
      
      大部分情况下,嫏嬛外出都是能让田甜跟着的,哪怕是这回,嫏嬛要是非让田甜跟着,也无人会说什么,但人总是需要历练的,不能总靠他人帮忙,因此嫏嬛这回并没有带上田甜一起下山。
      
      太虚天虽是魔门,但周围并没有显得鬼气森森,更没有外界传言的那样道路都是用白骨堆成的,恰恰相反,太虚天周围的景色十分有原始风味,树木高大,物种丰富,凶兽极多,修为稍弱一点的,到了这里就会成为凶兽的盘中餐。
      
      太虚天仅有一条为了下山开辟出的安全道路,所以每次下山才需登记,带上一块玉石才能下山,玉石上的气息,能保证周围的凶兽都不会来攻击。
      
      当然,如果不想去登记直接下山也是可以的,不过若是下山途中遇上了危险,却是不会有人出手去救的。
      
      嫏嬛压低了头上戴的幕篱,分出一缕灵识,再次谨慎的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带着的几件储物法器。
      
      她其实没有什么整理东西的习惯,在现代时就习惯将一切事都扔给生活助理去做,自己只动动嘴皮子,在九州时也是这样,基本都是吩咐田甜去做,她坐收劳动成果。
      
      但由于内心的不安全感,嫏嬛也习惯了有些事亲力亲为,丹药、法器分门别类,避免要用时还得耽误几秒将东西找出来。
      
      而每个储物戒里的东西,基本都一模一样,避免这个丢失了还能有个备用的拿来用,也是嫏嬛家世好,不然她就是想这么做,也只能看着钱干瞪眼。
      
      外出历练,多小心些总是没错的,更何况她还只是多准备了亿点点而已。
      
      下山的路很漫长,人也很多,太虚天身为圣地虽说一直遵循着精英策略,宁愿不收也不愿收资质不行的弟子,但积年累月之下,门下弟子却是不少,出门做任务的自也极多,来来往往,跟闹市集市也没什么差别,唯一的差别大约便是他们皆背负着武器,血腥气和煞气在头顶几乎凝结成了实物,如同乌云盖顶一般。
      
      ……
      
      小半日后,嫏嬛离开了太虚天宗门笼罩的范围,她的身体保持紧绷状态,精神也紧绷成了一根被人挑起的弦,手里还捏着一张黄色符纸,做好了随时都会遇上的危险的准备。
      
      太虚天身为圣地,几百年都不见被哪个宗门挑衅,更别提是开战了,也因此高层大多数闲的发慌,时不时就爱给门下弟子设置一些苦不堪言的障碍,俗称‘考验’。
      
      随说嫏嬛觉得以自己老爹的威势没人敢在自己身上这么玩,但万一呢?
      
      好在直到天色渐黑,也没遇上嫏嬛想象中的危机。
      
      这是当然的了,虽说太虚天对绿化颇有心得,周围全是原始风貌,出了规定地界身上所携带的玉石便会失了作用,但她身上的熏香用的都是让凶兽厌恶的气味,穿的虽不是迷彩服,但融入丛林中也丝毫不显违和,这种情况下若是还有麻烦上门,那只能说她真的是‘气运所衷’了。
      
      太虚天周围丛林中的凶兽都是留给门下弟子练手的,要是数量少了,还会专门抓进来养着,将密集程度把控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不过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弟子们也早已摸索出了一道默认的潜规则,每隔几里地便有一间专门共休息所用的‘酒店’,打上特有的记号,告诉同宗弟子房子是安全的。
      
      嫏嬛在里头留宿了一晚上,第二日便接着赶路,春雨说下就下,嫏嬛撑起了一把缀着流苏,看上去华而不实的伞接着赶路。
      
      雨天路滑,嫏嬛便并没有走多远,在天黑之前找到了一处破庙走进去休息。
      
      破庙是真的很破,门口的牌匾早就看不清写的是什么了,屋顶还漏雨,但地面上并没有积上一层很厚的灰,还能看到杂乱的脚印,说明几日前才有人留宿。
      
      外出越久,嫏嬛的心神便忍不住越紧绷,这些年来她一直呆在太虚天这个避风港里,每次出去都有一大堆人跟着,不虞发生意外,要说她不怕,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尽管如此,她却仍是愿意进入这样一个一看就是个意外多发地点的地方。
      
      她的心态很奇怪,一面害怕遭遇意外,一面又期盼意外发生。
      
      嫏嬛的想法很简单,这种地方能发生的意外无非就那么几样,但呆在其它地方会发生的意外却多了去了,与其如此,当然得把危险放在可控范围内了。
      
      黑夜中掉漆的佛陀看上去并不显得神圣,但嫏嬛反倒不害怕这样的佛。
      
      她从储物戒角落堆放的杂物中拿出三根灵香点燃,插在了香炉内,又从储物戒中拿出草垫,跪在草垫上恭敬行礼,神情肃然:“弟子今借宿此地,无意冒犯,若多有冒犯之处,还望海涵。”
      
      危机不一定来自外部,也可能是来自于内部,嫏嬛虽然看不出这佛像有什么问题,她收集来的资料也说明这庙宇是一百多年前附近村落里的土财主因为信佛而建,但是!说不准它就因为被村民供奉久了有了灵性了呢?
      
      虽然这种可能性极小,但万一呢?
      
      嫏嬛这个戏精自顾自演完了一番独角戏,紧绷的心神反倒放松了一些,拿出储物戒中的干粮躲在佛像后头吃了起来。
      
      肉身境到底还是□□凡胎,需要每天吃饭休息,嫏嬛早已训练出了一有风吹草动便会惊醒的‘浅眠’,因此吃完后便在佛像后打了个盹。
      
      也就是这么打了个瞌睡的功夫,嫏嬛便被一阵新的吵闹声给惊醒,透过雨帘,隐隐能看到不远处微弱的火光。
      
      嫏嬛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速度飞快的收起了地上的垫子,手里捏着符纸从佛像后走了出来。
      
      这破庙虽然不是什么交通枢纽,但附近村落时有赶不及回去的猎人在此留宿,也有想拜入太虚天的修士赶路过来在此处休息,所以现在会有人来,嫏嬛其实并不算意外。
      
      要不是如此,她也不会再此留宿。
      
      但这并不意味着嫏嬛就不会放松警惕了。
      
      有修为在身的人,基本是没有近视这个问题的,没过一会儿,嫏嬛便看到了跑来的人。
      
      为首的是两个看上去很狼狈的一男一女,身上衣物颇有破损,神态惊慌,穿的并非粗布麻衣,头发略有凌乱,身后跟着的手中都拿着兵器,以刀剑居多,有个别武器还滴着血。
      
      这不是游戏,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嫏嬛当然也不能单凭气息判断出他们究竟是普通人还是有修为在身,无法断定对方对自己究竟有多大威胁。
      
      由于没有带雨具,无论是追杀者还是被追杀者看上去都颇为狼狈,逃跑的那个年轻男子眼神大约特别好,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庙门口的嫏嬛,大喜过望:“姑娘救命!——”
      
      话音未落,便见嫏嬛迅速的点燃了手中的符箓,下一秒,便见门口再无一人,仅余黑暗。
      
      “…………”
      
      男人怎么也没想过嫏嬛会走的这么果断,怔了一怔才回过神来,一瞬间甚至怀疑自己刚才所看到到的人是不是眼花所致,但旋即便否认了这个猜测。
      
      他练了一门与眼睛有关的术法,寻常修士或许会眼花看错,但他绝不可能会如此。
      
      他咬咬牙,与师妹对视一眼,跌跌撞撞向破庙跑去,仅有香炉里还在燃烧的灵香证明着这儿前不久还住着一人。
      
      他看了师妹一眼,后者隐晦摇头,表明破庙内确实无人。
      
      于是男子心头忍不住生出了一个浓浓的疑惑:究竟是什么符,能让人这么快就离开,神行符遁地符施展出来也没有这个效果啊?
      
      而且,这逃的未免也太果断了一些吧!
      
      真是人心不古,现在的年轻人,也都太冷漠了些,见死不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