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傀儡嫏嬛一路走走停停,大约几个时辰后,才见她终于停了下来,选了一处无野兽居住的山洞休息。
      
      叶秋珊眸光闪烁,并没有急着出手,犹如一个稳重的猎手一般,耐心的等候着,直到对方似是陷入了沉睡,也没有急着动手。
      
      又等了半个时辰,才见她悄无声息的潜了进去。
      
      叶秋珊的斗法经验并不差,或者说,除了如嫏嬛一般有家底的存在,大多数弟子在刚踏入修炼之途时就不会缺少斗法经验,因为他们需要靠接取任务来赚取额外的资源。
      
      魔门到底不比正派,虽然无人会克扣弟子的修炼资源,但如果弟子‘自愿’将自己的修炼资源赠予别人,那高层也不会理会,除非那人做得实在过分。
      
      所以大多数弟子都还是缺资源的,就算宗门给的基础资源足够,但想要赶超同辈,却肯定是需要额外的资源的,因此大多数弟子,都会选择接取宗门任务赚取修炼资源。
      
      叶秋珊自也是如此。
      
      虽说她身后也有家族,但她资质太差,根本得不到资源倾斜,因此她也得像毫无根基的弟子一样去做任务,这也使得她有了丰富的偷袭经验。
      
      在不能依靠修为碾压别人时,靠的自然也就只有下毒、陷阱、刺杀这些小道了。
      
      黑色的夜行衣让她几乎与黑夜融为了一体,落地无声无息,宛如行走在黑暗中的野猫一般,直到距离傀儡嫏嬛一米多远时,才见她猛地抽出了腰间缠着的软剑朝前刺出,漆黑的长剑,看不出一点光泽,连软剑刺去带出的风声,都微不可闻。
      
      大约是感受到了危险,傀儡猛地睁开眼,像是没有反应过来一般,惊愕、惊恐、茫然等情绪混杂在一起,显得有些夸张滑稽。
      
      眼看剑尖便要刺进喉中,叶秋珊脑后却突然传来了劲风,她看也不看,迅速翻滚至侧旁,手中几枚银光湛湛的寒针猛地甩出。
      
      对方身体正在空中,来不及转向,仓促之间只能将长剑挡在身前,劲力冲得她猛地退后了一步,然而寒针却并没有因为卸了力道而掉落在地,反而神奇的化作了水一路从长剑蔓延过去,又迅速凝结成冰。
      
      对方迫于无奈只得舍弃长剑,此时叶秋珊却已再次攻来。
      
      没人会是傻子,一个人出来对一个大家族弟子来说本就诡异,更别提还这么大大咧咧不做伪装了,叶秋珊早就怀疑其中有诈,自然是时刻保持着警惕。
      
      但尽管知道有诈,叶秋珊却还是来了,毕竟不管如何,这也算是个难得的机会,她也自忖出事的绝不会是自己。
      
      看着对方娇美的容貌,叶秋珊心里不由生出嫉恨之心来。
      
      叶秋珊长相只是清秀,放在人堆里极不起眼,毕竟修炼之人几乎各个皮肤光洁,大部分人都称不上丑,如她这样的长相,自然算不上好,更远不及继承了父母样貌优点的嫏嬛。
      
      因此下意识的,软剑未曾刺向对方要害,反倒划向了傀儡嫏嬛的脸。
      
      叶秋珊自也知道不能给敌人留机会的道理,但她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件奇物,能检测到百米内威胁到自己的存在,心里有所依靠,她自然也就不怕对方能逃掉了。
      
      猝不及防之下,傀儡嫏嬛只能看看倾斜身体避开这一击,但到底还是躲避不及时,脸侧被划出了一道深深的伤口,血肉外翻,且迅速变得乌黑。
      
      剑上有毒!
      
      普通的伤口能有很多药物能让伤口恢复如初,但叶秋珊的剑上不止有剧毒,还涂抹上了一种名叫‘玉修罗’的毁容药物,能让人面目全非,且只有极珍贵的灵药才能救。
      
      很少会有人不在意自己的容貌的,尤其是那些长得好看的人,所以叶秋珊这么做其实也不是全然因为嫉妒,毕竟没有多少人能在这种情况下保持镇定,而人一旦被愤怒所趋势,便极容易做出冷静状态下决不会做出的行为。
      
      “我要杀了你!——”
      
      傀儡嫏嬛自然不是这其中的例外,像是被自己毁容所激怒了一般,刺耳的怒吼声伴随着伶俐的掌风袭来,叶秋珊心里划过报复的畅快-感,出手却一点不见含糊。
      
      一眨眼的功夫,两人便已交手数次,或许是毁容激怒了对方,叶秋珊发现对方气息并不稳定,对方越是如此,叶秋珊便越是畅快,更是专指着对方长得好看的地方下手,然后她发现,她似乎找不出长得不好的地方。
      
      这反倒让她更加恼恨,辣手摧花。
      
      正所谓一步先步步先,叶秋珊先一步抢占了先机,让对方只能被动防守,自然便节节败退下来,这让叶秋珊更加放心下来,沉浸在虐杀的快-感当中。
      
      刹那功夫,便已见对方面目全非,但兔子急了尚且咬人,更别提人了。
      
      傀儡嫏嬛从储物戒中掏出一件物什,下一秒便见白光猛的炸裂开来,叶秋珊下意识激活了法器保护自己,不由自主眯起眼,却并未感受到爆炸声,这才意识到不对劲,强迫自己睁开眼。
      
      朦胧的光晕笼罩在四周,带出圈圈阵纹来,叶秋珊这才意识到,对方趁着自己躲避的时间,甩出阵图布下了阵法。
      
      分不清左右,方向颠倒,也看不见对方人影,叶秋珊立马意识到,这是个迷阵。
      
      她抿抿唇,有些懊恼,但并不慌乱,自那日她无意间得到了一本能提升资质的功法后,运气便好的一发不可收拾,经常捡到别人发现不了的好东西,所以叶秋珊自信,就算嫏嬛是圣主之女,身上所携带的法器也未必能比她多。
      
      然而,在叶秋珊被阵法遮蔽双眼时,周围却悄无声息的出现了十个傀儡,手里皆拿着一个通体漆黑如墨的珠子。
      
      傀儡将灵气注入到了珠子中,珠子顿时闪烁起了红光,与此同时,傀儡也引爆了自己身上的自毁程序。
      
      叶秋珊不怕困阵迷阵,因为她试验过,她所得到的那件奇物,在阵法中也是能生效的,所以在被阵法困住时,她立马就拿出了被她放在储物袋中的卜天盘,上面仅有两个红点和一个绿点。
      
      红点代表敌人,绿点则代表她自己。
      
      靠着这卜天盘,叶秋珊已经躲过了好几次危机,对卜天盘的能力自是信任,因此她并不怕偷袭,就算拿阵法困住了她又如何?
      
      到时是谁偷袭谁还不一定呢!
      
      叶秋珊还带着十足的自信心,下一秒,却见刺眼的白光几乎笼罩住了整个山洞,随之而来的便是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十个傀儡一起爆炸带来的威力可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尽管他们每个都才只是肉身境,但爆炸威力加起来却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更别提傀儡们还引爆了轰天雷。
      
      轰天雷虽然不入品,还只是一次性的攻击武器,但威力却不可小觑,是嫏嬛绞尽脑汁回忆起前世土-炸-弹的做法结合九州大世界的材料制作而成,目前仅能对肉身境的人发挥作用,对肉身境之上的宗师境的人仅能带来一些麻烦而已。
      
      毕竟肉身境之后就超凡脱俗了,普通炸弹自然是起不到太大作用了。
      
      但问题是,叶秋珊也只是个肉身境的存在而已。
      
      尽管她身上有着大量法器,攻击性法器和防御性法器都不缺,但仓促之间,她也不可能都拿出来,在这样的爆炸下,连宗师都要暂避锋芒,就更别提叶秋珊了。
      
      空有一堆法器,却没时间去用。
      
      山洞都因此被炸毁了,巨大的响声引得周围的动物迅速离开,也有妖兽顺着声音迅速赶来。
      
      穿着嫩绿衣裙的少女不敢耽搁,立马掏出了几具傀儡去挖洞,将叶秋珊的尸体和地上的布料碎片一起收集起来带离原地,然后顺着早已规划好的路线利用遁地符进入了地下早已挖好的地洞,来到一处空旷的地下空间内。
      
      直到这时,少女才稍稍松了一口气,熟练的将不知道是死是活的叶秋珊砍头。
      
      得益于叶秋珊最后关头激活了法器,她的身体保存完整,仅仅只是衣物毁坏和五脏六腑移了位而已。
      
      她拿出几枚银针-刺入叶秋珊的五窍,形成一个简单的锁魂阵法,防止对方死去的残魂逃离,也避免对方的身体出现腐化变质的情况。
      
      有些修士不想死后身体被人利用,便会在自己身上下特制的毒或是修行特殊的功法,在死后让自己变成毒尸之类损人不利己的东西。
      
      因此谨慎的修士,在杀死敌人后,都会想办法让对方的尸_体维持成她刚死时的状态。
      
      少女反复确认叶秋珊没有在自己身上下阴毒的咒术之类的东西后,这才探入神识,在她的上中下丹田仔细搜寻起来。
      
      储物袋在爆炸中早已损坏,但也有东西幸存下来,少女将这些‘可疑’的物件和从对方丹田里搜寻出的东西都装进了一个新的储物袋中后,便拿化尸水抹去了对方的身体,仅留下一滩黑水在地,很快便融入了土壤中,再过不久,连土壤表面的湿润都会消失,可以说是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紧接着,少女便按照既定程序拿出了木鱼,念诵起了早已倒背如流的经文。
      
      一般来说,只有元神境界的人才有机会在身死时靠着一缕残魂而复生,像这种肉身境的小修士身死便道消,灵魂离体后只会自然消散在天地间,抹去一切印记。
      
      不过凡事也有例外,有些修士天生自带大气运,所以哪怕没到那个境界,也是有可能复生的。但既是仇敌,自然就得方方面面都考虑周全,不能给对方一丝一毫的复生机会。
      
      少女觉得这话十分有道理,甚至还觉得便宜叶秋珊了,毕竟不是谁都能有这个殊荣,死后还有人超度的。要知道,修士因为修炼乃逆天而行,所以死后便是身死道消,仅有少数会在死后变成鬼物,所以九州大部分修士死后都是没有超度这个流程的,只有小部分世家面对重要人物生死后,才会专门请人超度。
      
      因此怎么看,都是叶秋珊赚了才对,毕竟留在这儿念经她还是冒了危险的。
      
      不过少女并没有因此就消极怠工,认认真真的念完了嫏嬛自创的、融合了佛道两家著成的超度经文后,毕竟这不仅是超度死者本人,也是安抚周围可能存在的地虫之类的小生物,若是日后哪天它们生出了神智,看在今天的香火情上,也不至于什么话都往外说。
      
      尽管这种可能性极其小。
      
      做完这一切,少女这才掏出装了一储物戒的土‘物归原主’,将这个地下空间给重新填上,扫去自己存在的痕迹后离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