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找个合作伙伴 ...

  •   李婆子背着背篓出来,手上还拿着一个小筐子,“满堂来了,吃过了吗?我贴了点饼子你尝一下。”又对苏溱说到:“快点吃东西,不然等下半路饿了可没地方买吃的呢。”
      
      又忙忙招呼苏满堂坐下来吃饼。饭罢,苏溱母女坐上骡车,苏满堂坐在前面虚空一抽鞭子,便开始往村口走去。这骡车是农忙时候拉东西用的,上面就是一块大大的板子,没遮没挡的。苏溱紧张的抓着李婆子,总觉得自己随时就会被巅下去,毕竟这路实在不怎么的,坑坑洼洼的,不由得又想起了上辈子那平坦道路。
      
      要知道上辈子,不说柏油路,那水泥路是村村通户户到了,连田旁灌溉的小水沟那都是水泥弄的。所以即使上辈子苏溱大半时间泡在乡下的试验田,但是也没坐过这么巅的车。
      
      来到村口,大伯娘正提着个背篓等在那。苏溱跳下去扶着大伯娘上了车,大伯娘拍拍苏溱的手臂说:“我们家溱丫头真乖,大伯娘等下给你买肉包子吃。”
      
      又转过头和李婆子咬起耳朵:“我和王媒婆说好了,到午时她就带着女方家在王婆云吞铺那里等着,你到时候也和我去,帮我出出主意。”
      
      “我们家铁山也老大不小了,过了年就18了,再不娶亲,合龄的小娘子都要被聘走了。”说着就叹了口气:“刘家那个酸秀才,当年巴巴的要和我家结亲,我家铁山这些年帮他家做了多少苦力活啊。要不然就他家那个病秧子儿子,早就累死了。谁知道今年一中秀才就急急的来退亲,一心想要给他女儿攀高枝。”
      
      “他女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呸,还什么父母之命不可违背。我是心疼我家铁山,被个狼心狗肺的女人耽误了。当谁稀罕她似得,动不动就掉几滴马尿,就不是个正经人家的。”大伯娘越说越越愤怒,往路边狠狠吐了口口水,仿佛提到刘家都脏了她的嘴。
      
      “早点断了也好,总好过取回来了把家搅得不得安宁,铁山的运气在后头呢,好事多磨,肯定能取个贤惠能干的小娘子。”李婆子拍拍妯娌的胳膊,安慰道。
      
      苏溱在一边安静如鸡,耳朵却偷偷的竖起来听得起劲。苏铁山被退亲的事情她是知道的,毕竟大家都为铁山感到不平,在家里经常说起。
      
      刘秀才家是大伯娘娘家村子那边的,家里人口简单,就刘秀才夫妻两并一子一女。刘秀才自觉读书人家与别人不同,女儿轻易不能出门,天天在家和秀才娘子接绣活补贴家里。儿子又病弱,重活做不了,也跟着在家念书。
      
      刘家祖上还有点祖产,所以刘家不事生产都能支撑着刘秀才读下去。但是这么些年多出少入,家里难以维持,便盯上了大伯娘家。
      
      苏溱大伯苏礼是村长,爷爷在村里也很有威望,而且苏家人丁兴旺,壮劳力也多。刘秀才觉得和这样的人家结亲没有辱没他的身份,便托人上门暗示。那时候情窦初开的苏铁山哪里见过刘翠这样的女子啊,自然是乐意的,大伯母也觉得和读书人结亲面上有光,自然没有不同意的。
      
      前面说了,刘翠是极少出门的,自然养了一身白皙的皮肤,说话娇娇弱弱的,经常做出一副风吹就倒的模样。苏铁山哪里见过这么娇柔白皙的女孩子啊,一颗少男心就这样沦陷了。
      
      要知道,哪怕是苏溱这样子受家里宠爱的,也经常要去田里帮忙的。农家的女孩子谁能像大家闺秀那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还要不要吃饭啊。因此在乡下,很少有女孩子能养出像刘翠一样的好皮肉的,就连苏溱就是到田里送送饭,趁着早晨或傍晚去割点猪草的,都晒成了浅麦色。
      
      到了镇上,天已经大亮了,苏满堂赶着骡车去车马行寄放。车马行虽然也卖车,但是同时提供停车服务,只需交两个铜板,就能寄放四个时辰。停车的时候会发放一个对牌,方便核对时间和车马。
      
      镇子不算大,路两边的民房倒是齐齐整整的。往里走去,街面是的铺子多了起来,各式的吃食摊子也多了起来。李婆子和大伯娘熟门熟路的找到了地方将背篓里存的鸡蛋那里出来,又翻出几把蘑菇干叫卖起来。
      
      苏溱站着看了一会,想起早上带出来的图纸,跟李婆子说:“娘,我也帮不上忙,我想先去走走。”
      
      李婆子也没有多想,今天是大集,很多农户都拿着自己存的鸡蛋和蘑菇干来卖,同类产品那么多,她一时半刻也脱不开身,因此只叮嘱苏溱午时到王婆云吞铺子等着,便放她离开了。
      
      镇中心一条街铺着青砖路,是这个镇子上最好的一条路了。苏溱穿过青砖路,往旁边一条夯的实实的黄土路走去,这条短短的黄土路两边是几家专门的木匠铺子和打铁铺等,最后面是一家显得阴深深的棺材铺子。
      
      苏溱摸摸袖子,往铁匠铺走去。铺子里一个梳着同心髻,打扮利索,约三十来岁的妇人看见苏溱便未语先笑迎了上来,“姑娘,是要买点什么?还是要定做什么呢?到里边看看?”
      
      苏溱跟着老板娘进了店,又看了一圈摆出来的铁器,摸摸质感,问道:“老板,这些都是你们自家打的吗?”
      
      “不是我自夸,我当家的这打铁手艺哪怕到了县里头也是数一数二的。”老板娘笑道:“姑娘可是要打些什么?”
      
      苏溱从口袋里摸出图纸,说:“我今天不打东西,倒是有一门好生意想与你做,你看如何?”说完便把图纸摊开在柜台上。
      
      老板娘狐疑的看了几眼苏溱,又看看图纸,“不知姑娘想与我做些什么生意?”
      
      苏溱点点图纸,“赚钱更赚名声的生意呢?”
      
      许是历史不知道在哪里拐了个弯,苏溱现在所在的大周并不是前世的哪个朝代。开国□□当年是商户出身的,前朝无德,他便打着为万民开太平的旗号起义。而且当时虽然有了火器,但是战场是仍然冷兵器为主,当时□□旗下的火器更加先进,倒是有了现代火器的雏形。仗着先进的武器和高超的驭人手段,□□一路打到了京城,建立了大周。
      
      许是商人出身的缘故,□□初登基便颁布法令,放松了对商人和工匠的管束,同时开始征收商税减轻农业赋税。但是因为受到世家大族的阻扰与文官学子的反对,工匠虽然不用像以前一样随时被强差强雇,社会地位也有了一定的提高,但是仍然世代承袭,铁匠的儿孙世代仍是铁匠。
      
      虽然拗不过世家大族和文官学子,□□仍然下令只要工匠做出能利国家民生的工具,一经查实,并达到标准,工匠的子孙后代便可以脱离匠户。
      
      身为匠户,老板娘的爹是个木匠。这木匠可是和苏木匠不一样,苏木匠虽说人家叫他木匠,但也只是农闲时节给村民们打打家具而已,正经身份是个再纯粹不过的农户了。生在匠户嫁给匠户,生了两个儿子也是匠户预备役,子子孙孙的未来一望到头。夜深人静的时候,老板娘也不是没有叹息流泪过。
      
      人生三苦:打铁,撑船,磨豆腐。因此听得这样说,老板娘不由心动,也不小瞧苏溱,便说:“姑娘且先坐着,我去叫当家的来与你商量。”说着便撩开柜台侧面的草帘子,往后院走去。
      
      苏溱百无聊赖的四处乱看,发现这家打铁铺虽然不大但是打理的井井有条,东西分门别类摆放,农具和厨具分别占据两侧,放眼望去一目了然,谁要是买东西估计轻而易举就能找到自己想要的。
      
      苏溱点点头,她自己不是个会收拾的人,经常花半天时间收拾好,又用半天时间全部弄乱。她最佩服这种能把里里外外都打理好的人力了。
      
      正看得出神,便听到隐隐有脚步声,苏溱转过头看去,便见老板娘掀开帘子出来,后面跟着个精壮黝黑的汉子。那汉子穿着一件粗布短打,袖子还湿了一小块,估计是匆匆整理一下就出来的。
      
      老板娘一只手托着茶托一边笑道:“姑娘尝尝我家的粗茶解解渴,我们慢慢聊。”说着便放下茶托,给苏溱和汉子到了茶。
      
      待得大家坐定,老板娘便指着那个汉子说:“这是我当家的,姓吴,叫吴长贵,你叫他吴铁匠便好。”又说:“我娘家姓钱,大家都叫我吴娘子的。”
      
      苏溱笑着说:“我家是青山村的,我姓苏。给吴大哥、吴大嫂问个好。”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吴大嫂好手艺,这茶苦中带甜,余味回甘,真好。”
      
      吴娘子脸上的笑意又多了几分,她泡的茶她知道,茶叶也是铺子里最普通的茶,可是好话谁都爱听,尤其是这种显得特别自然的。
      
      “苏姑娘喜欢便好,这镇上我最是熟悉,不如晚点我陪你走走,不说别的,起码这真是铺子的各个老板我都熟悉。”又用手肘捅了捅吴长贵,“不知道姑娘今天想和我们谈点什么生意?”
      
      

  • 作者有话要说:  忧伤~~就没有小可爱留评嘛
    要不文下第一个评论的小可爱,为你加更一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