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1 ...

  • 作者有话要说:  蠢华的预收新文,求收藏啦!
    《死对头终于变O了》
    一朝分化,江亦由Alpha变成了Omega,然后事情就开始渐渐变得不对劲起来。
    先是好哥们对他各种献殷勤,再是各路劲敌开始无条件对他好,就连昔日死对头都开始了主动追求!
    江亦只有一个字:滚!
    死对头由A变O怎么办?
    翟彦明:自然是羞辱他(标记他)、折磨他(标记他)、狠狠碾压他了(标记他)。
    翟彦明等了十多年,等得自己都弯了,掰弯他的江亦变性了。
    简直是喜大普奔,普天同庆。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追到手后,翟彦明牵着江亦,指着马路上的一个小孩道:你看,那像不像我们还未出生的儿子?
    江亦:……
    强强,HE,甜度大概是齁鼻的程度吧

  •   第1章
      飞船外面是一片璀璨的星海,飞船内的喧闹不一样,漂浮在星海中的碎石群几乎是一动未动。
      “警告警告!飞船即将自毁!飞船即将自毁!请乘客搭乘逃生舱逃离——警告!警告……”
      
      “砰”地一声巨响,清隽的男子终于砸掉了智脑,嘈杂重复的机械音终于在这一刻消失,整个世界瞬间变得异常安静。
      安静到,江自流能清楚地听到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
      
      “咚咚咚——”
      一下又一下,强劲有力,是健康的生命。可这样一条鲜活的生命,很快就会在下一秒逝去。在这个一望无垠的宇宙,在这个没有任何人会发现的浩瀚星海,永远地沉睡。
      
      “轰隆”一声在耳边炸开,江自流抬起了头,看着慢慢开始解体的飞船。飞船中的氧气逐渐流失,他渐渐开始无意识地张大嘴呼吸,好像这样,就能减缓他的死亡。
      可他心里也异样清楚,他的死亡,没有任何人能阻止。
      
      那些会拼命救他的人,早就先他一步离开。
      恍惚中,江自流好像又听到了一道低沉的男声——“医生是最不会令人起疑的身份,自流,藏好自己的身份,好好活下去。”
      “一定要活下去!不能被流放!”
      “自流……只要你活下去!”
      “活下去!”
      “……”
      
      “不行了。”江自流痛苦地蜷缩着身子,缺氧让他呼吸都变得困难,他张大嘴也再也呼吸不到一口氧气,肺部仿佛下一刻就会炸开,成为这星海中最美丽的猩红血花。
      “不行了……我坚持不下去了。活不了了,对不起……”
      
      又是剧烈地一个颠簸,飞船发生了又一次的解体。飞船中最后的一丝氧气也消散在了这能一口吞噬掉人的宇宙,就像是深远猛兽,长大了嘴巴,一口就将江自流吞噬干净。
      江自流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意识开始远去。他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头晕目眩,呕吐感强烈地袭来。剧烈跳动的心脏开始趋于平静,直到再也没有跳动——
      
      “嗡——”
      像是风筝断了线,身体开始坠落,耳鸣很严重,好长的一段时间里江自流就只能听到自己耳边的“嗡嗡”声。
      
      自己这是怎么了?
      没有死吗?
      江自流想。
      一捧清冽的泉水像是被人用手鞠着送到了他的嘴边,身体先于意思,开始吞咽。
      
      咕咚、咕咚,江自流忘了自己喝了多少水。他太疲倦了,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思考他为什么还活着,现在又身在何方。
      眼睛睁不开,耳边传来了女人的低吟浅唱,是一种古老又神秘的歌谣,熟悉又陌生的旋律。
      
      江自流沉睡过去,一夜安稳无梦。
      早就忘了有多久像今天一样睡得舒服了,等再次睁开眼睛,江自流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震惊自己还活着这件实事,再抬眼看去,只见自己身处一个只有不到两平米的空间里,高度也只有半米。这里太狭窄,站起来不可能,就是翻身都很困难。
      自己这是在哪儿?江自流眼里全是惊讶,但更多的是死里逃生的欣喜。眼里簌簌地掉落,他无声地仰躺在这个狭窄的空间落泪。
      
      等心情再平复,江自流这才察觉自己身下是一片草坪,就在他头顶旁边,居然是一个巴掌大的泉眼,里面还是汩汩地冒着泉水。
      所以他之前在梦中感觉到的泉水就是这一捧泉水吗?
      江自流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微微侧身,江自流艰难地伸手,用右手鞠了一捧水到自己的嘴里。
      
      泉水流入喉咙,清冽甘甜,又带着无穷的力量,几乎是在吞咽完这口水后,江自流觉得自己软绵的四肢恢复了好些力气。
      江自流眼里闪过一丝诧异,更加错愕了。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这又是什么泉水,自己喝了居然会这么舒服。
      
      换了一个姿势,江自流没忍住又喝了好几口。这次感觉更是明显,他已经清楚地感觉到了自己浑身开始充满力量,就连身上被严刑拷打的伤痕也在下一秒复原!
      江自流震惊地看着自己的手臂,惊得半晌没有出声。
      
      “怎么办?那个老狗不是救不了,我看他就是不想救丘哥!”一道男声突然响起。
      江自流浑身一愣,还有其他人吗?只不过人在哪儿?
      
      “是祭司!”另一道低沉的男声道,“早就说过你,还是对他稍微尊敬一点,现在是我们有求他。”
      “那怎么办!”男子明显都快哭了,声音也比较青涩,像是没有长开的男孩子,年龄大概在十四五岁左右。
      “先找草药。”另一名男子说,显然他也有些慌张了,“古丘不会死的,他可是我们部落最强大的战士!我们要相信他!”
      
      江自流眼睛猛地瞪大,浑身都止不住地开始颤抖。
      古……古丘?是他想的那个古丘吗?
      要出去,江自流想。可是他要怎么出去?
      
      “但是丘哥伤得那么重……要是丘哥……”
      “闭嘴!”另个男子显然很是生气,“都说了你不会说话就不要乱说话!今天要不是你先顶撞祭司,祭司会直接刁难我们出来找从来都没有见过的草药?”
      “可是……”
      
      那两名男子还在争论,江自流却是没有耐心了,他现在迫切地想从这里出去。
      他要出去,他必须要去,古丘是不是他认识的古丘……
      
      这个想法越来越强烈,又在下一秒,江自流压根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像是被什么挤出去了一般,咕噜一滚。
      刺眼的阳光传来,身下是扎人的草丛,清晰的触感告诉江自流,他真的出来了!
      
      江自流甚至都没有大量周围的环境,麻利地站了起来。
      “喂!你们!等一下!”江陵大声喊道。
      
      前方的两名男子站定,像是野兽一般警惕地转身,眼里是两人心底发毛的残忍和可怖。江自流只觉得自己脖颈处一阵凉风吹过,直到这时候,他才看见面前的两人,上身赤|裸,下身围了一块不长的兽皮,脚上长者粗茧,就那样踩在草地上。
      他们身上都化着一些诡异的纹路,由其是那个站在前方的男子,几乎整个胸膛上都是一片黑色的纹路。
      
      江自流紧张地吞了吞口水,周边是一望无际的草原,草都是半人深,太阳毒辣地烤着大地,他鼻尖已经开始冒出密集的汗珠。
      这不是任何一个江自流熟悉的星球,在帝国,别说是草了,就连太阳都是恒温系统控制的。哪会想这里的赤阳一般,灼热地烤着大地。
      
      再看面前的两人,江自流大概明白了——原始社会,原始人。
      
      “你们……不要这么紧张,我不是坏人。”江自流第一次这般语无伦次,“你们刚刚是说古丘吗?你们能带我去看看古丘吗?他是受伤了?我是医生……”
      话一说出口,江自流顿了一下,原始人知道医生是什么吗?思及此,他改口道:“我是祭司……从远方来的祭司,我可以救古丘的,他在哪?”
      
      听到这句话,两个男人这才动了动,相互看了一眼,卫原开口:“你……真的是祭司?”
      江自流赶紧点头:“是的,我是从其他地方来的,因为某些原因……”
      卫原就是刚刚那个声音低哑的男人,他阴冷的目光在江自流身上扫射,像是在盯着什么猎物一般。这样的视线太危险,江自流没忍住往后退了一小步。
      
      “原哥!我觉得可以试试……”平哲突然开口,拉着卫原稍微退远了些,“这人身上穿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很是富丽,长得也俊,不像是坏人。倒真的像是神殿那些养尊处优的祭司。”
      卫原也在思考江自流的身份,平哲说的这些他都想到了,可事关古丘性命,他不敢马虎。
      “原哥!”平哲的声音又带上了几分哭腔,“我们根本就没有见过祭司说的那种草药,要是找不到,他不救丘哥,丘哥可就……原哥!”
      
      卫原紧紧咬着后槽牙,这才对着远方的江自流吼了一声:“你真的是祭司?”
      江自流点了点头:“我是,我可以救古丘的。”
      
      “你跟我们来!”卫原终于让步,也实在是无奈之举。
      
      江自流赶紧跟上,可他的体力又怎么跟得上这些原始人?没走两步,江自流就落后两人一大截,平哲心里着急,直接冲着江自流跑了过去。
      江自流:“……”
      
      “上来!”少年粗声粗气道,“你太慢了!”
      江自流深吸一口气,也不推诿了,直接趴到了少年身上。冥冥中他察觉到了一件事,他这次能死里逃生完全是因为那个空间。而就在他刚刚迈开步子开始走的时候,那个空间就像是有意识一般,直接就跟了上来。
      虽然看不见,但江自流的确清清楚楚的能感受到它的存在。
      
      少年跑得飞快,没过多久,江自流眼前就出现了一个偌大的部落。泥土堆起来的一个个泥垛,上面还挂着一些干草,在部落的最外围,还有一行人拿着长矛走来走去,似在巡视。
      卫原飞快地吹了一个口哨,走近江自流才看见在部落的最外围竟然还有一个数十米高的栅栏,口哨声响,有人回了一声,栅栏又才被人从里面拉开。
      
      “这细皮嫩肉的人是谁?他身上穿的这是什么?”一名精壮的男子全身赤|裸地站在栅栏胖,看着三人。
      卫原来不及回答,只道:“能救人!他能救丘哥!”
      男人一惊,嘴巴张大,看着两人的逐渐变小的背影问了句:“祭司?”
      
      没有人回答他,卫原和平哲是没有听到。
      江自流听到了,但是他却没说话。他忍不住自己浑身的颤栗,早在接近这个部落他就感觉到了,的确是古丘——
      古丘的气息正在逐渐变得微弱,他的周围还围着好些人。古丘的左腿以一个怪异的姿势折着,腹部破了一个大的口子。肠子、鲜血流了一地。
      还有一名不知死活的人正在用手想要剥开放在古丘肚子上用于兜住肠子的树叶!
      
      “放开那个碗!”江自流听到自己愤怒地吼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