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淘宝快穿》江南红豆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10-12 1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在古代刷淘宝3 ...

  •   次日上午九点,卖家就把晏卿的东西打包发货。
      
      那边一发货,晏卿这边立刻就收到了提醒,让他确认收货。
      
      晏卿猜测,可能他点击“确认收货”后,商品就会送达。因为他看到商品详情那一页,上面有个倒计时:
      
      02天23:59:59。
      
      或许是三天之内他不收货的话,系统就会自动确认收货。
      
      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点击确认收货后,手上便凭空出现了一个包裹。
      
      果然如此。
      
      这样倒是方便了许多,比起不知道东西何时出现,显然由他自己控制时间更方便些。就是三天的时间有些短。若是时间再长些,他还能把它当做储存空间来用。买了东西先存着,用的时候再确认收货,岂不美哉?
      
      -
      
      古代没有太多娱乐活动,像平阳侯输到倾家荡产这种劲爆新闻,足够人们津津乐道很久。
      
      这才是事件发生的第二天,人人都在关注着侯府的动静。是以晏卿一出门,立刻就被人发现了。
      
      众人兴奋的摩拳擦掌,暗戳戳的跟在晏卿马车后面,一路从西城到了东城。期间有人问到这是在干什么,一听是平阳侯的马车,便二话不说的加入进来。
      
      等到了斗金楼,看热闹的队伍已经十分庞大。
      
      晏卿从马车上下来,怀中抱着一个木盒。
      
      “他抱的是什么?”
      
      “昨日便听说小侯爷派身边的小厮去典当东西,莫不是换了银钱又来赌?”
      
      “看样子是的,一旦沾上赌,哪里是那么容易收手的?”
      
      “平阳侯府这回可真要完了……”
      
      ……
      
      晏卿并不理会这些议论声,径直走进斗金楼。
      
      斗金楼的赌坊在后院,前头是一个茶楼,平日里也做些正经营生,只不过来这里的人大多都是奔着后院罢了。
      
      管事徐文丙笑容满面的迎上来,“小侯爷今日来得早,还是天字一号房?”
      
      过去的一个多月里,林晏卿日日来这里报道,每次都是天字一号房,是以徐文丙才这样问。
      
      尽管知道小侯爷昨日已经输到倾家荡产了,但徐文丙却并不在意。只要赌徒来,他就往后院带,至于欠了赌债怎么办?斗金楼自然有办法让他偿还。
      
      晏卿摇头,“今日本侯不去后边,是来跟贵楼谈谈林家祖宅的事。这宅子本侯打算赎回来,这事徐管事可能做主?”
      
      “原是为这事,好说好说,这事在下可以做主。侯爷不妨雅间请,咱们里面细说。”徐文丙笑眯眯道。
      
      斗金楼虽然不是善茬,但也有着自己的规矩。赌客输掉的财物,愿意赎回去的,他们也不为难,只要能拿出让他们满意的价钱。
      
      晏卿却摆手拒绝了,“去什么雅间,外头敞亮,就在这儿谈吧。”他说着,自己寻了个茶座坐下,还特意选在了正中间的位置,保证四面八方都能看到他。
      
      一直关注着这里情况的吃瓜群众,立刻眼疾手快的寻了宝座,假装茶客,正大光明的偷听起来。
      
      大新闻!小侯爷竟然不是来继续赌的,而是来赎回祖宅的!这可得好好听听,林家祖宅到底多少钱能赎回去?
      
      徐管事有些意外,弄不清晏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种事对平阳侯府来说怎么看都是一件丑事,怎么还特意在大庭广众之下谈论?
      
      不过他也不在意,不管在哪谈,斗金楼都不可能心慈手软。
      
      他笑容可掬,先吩咐跑堂,“赶紧的,给侯爷上壶好茶!”茶上来后,他又亲自给晏卿斟了一杯,态度极为殷切。
      
      晏卿淡定的饮了一口,随口说道,“好茶。”
      
      徐文丙笑容更深了,“侯爷谬赞,小店茶叶鄙陋,自是比不上侯府里的。”
      
      商业互吹结束,才终于说起正题。
      
      “平阳侯府可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上等宅院,说是寸土寸金都不为过,这个侯爷应该比我更清楚。咱们在商言商,侯爷若是想拿回去,您得给出这个数。”
      
      徐文丙给他比了两个手指。
      
      “两万两?”
      
      跟晏卿预计的差不离,斗金楼果然狮子大开口,张口就翻了一番。
      
      晏卿尚且没说什么,周围的茶客倒是骚动起来。
      
      “嘶!两万两?斗金楼也太黑了!”
      
      “平阳侯府的那宅子,搁平常一万两就能拿下来,这是直接翻了一番啊!”
      
      “早就听闻斗金楼出手必得扒下一层皮,今日可算见识了!”
      
      “这还算是少的,往常翻两三番都是有的。”
      
      ……
      
      徐文丙听着这些议论,并不当回事,斗金楼行事向来如此,看不惯的人多了去了,可也没人敢如何。
      
      他只拿眼睛瞧着小侯爷,只是对方脸上一派淡定,看不出什么情绪。
      
      这倒是奇了,京城第一纨绔子,竟然一夜之间变得稳重了!
      
      晏卿没有表态,神色淡淡的又问道,“福安街那三间铺子,作价几何?”
      
      这是……余财不少啊!徐文丙心里很快计算了一番,笑道,“那三间铺子,两间位置好,一间略差些,便凑个整数,就五千两罢。”
      
      福安街也在西城,不过比不上斗金楼这条街的位置,那里的铺子价钱一般,三间铺子顶了天也就两千两。
      
      晏卿同样不还价,又问,“城东那三处庄子呢?又作价几何?”
      
      徐文丙有些拿不准晏卿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平阳侯府如今还能拿出这么多银子来?莫不是来消遣他吧?
      
      徐文丙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又计较了一番,“便也做五千两罢。连同宅子、福安街的三间铺子,这些一共作价三万两。侯爷可还有其他要赎的?”
      
      “没了,先就这些吧,再多我也付不起。我这宝贝估摸着也就值三万两。”
      
      吓?
      
      啥玩意儿?什么宝贝能值三万两!
      
      “此乃本侯传家宝,若非此刻紧急关头,本侯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拿出来的。原打算先去卖了银钱再来贵楼,只是贵楼给出的期限实在太短。本侯便直接拿宝物来抵钱吧。”
      
      徐文丙嘴角抽了抽,他不信有什么宝物能值三万两。
      
      晏卿并不多说,只把自己带来的盒子打开,从里面拿出玉净瓶,放在在桌子上。
      
      像水一样晶莹剔透的瓶子,瓶高八、九寸长,瓶颈细长,瓶腹圆润,线条优美流畅,像一滴水滴一样圆润自然。
      
      光是造型就已经足够雅致清韵,品相上乘,堪称极品。更何况还有那见所未见的透明材质。
      
      像是最干净的水结成的冰,清澈,盈润,晶莹剔透。
      
      “这是什么?”
      
      “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竟有这等透明的瓶子!”
      
      “是冰做成的罢?可真漂亮!”
      
      “什么冰能在这七月的天还不融化?”
      
      “这等稀世罕见的奇珍,难怪小侯爷要开价三万两!”
      
      “世间仅此一件,那便是无价之宝!”
      
      “平阳侯府竟然还有这等宝贝,果然大家族的底蕴常人难以想象!”
      
      ……
      
      徐文丙也从震惊中回神,小心翼翼的走到桌子旁,凑近了细细打量。
      
      离近了看更是让人惊讶,此瓶极为光滑,质地细腻。细看也没有任何瑕疵,比冰还要通透,可以从瓶子这边,清晰的看到对面的茶客!
      
      “这是何物?为何如此剔透?”
      
      “这个叫玉净瓶。是由琉璃制成,所以也叫琉璃瓶。”晏卿道。
      
      “玉净瓶?可是观音手中的那个玉净瓶?这等奇物,也只有传说中的仙人才有了。”徐文丙激动道。
      
      晏卿笑了,“想甚美事呢?仿制的罢了,这要是观音手中那个,莫说三万两,你便是给三百万两本侯也不卖。”
      
      “也对。”徐文丙心里稍微有些遗憾,又忍不住问晏卿,“小人能摸一摸吗?”
      
      “可以,小心着些便是。”
      
      徐文丙小心翼翼的摸了摸,都没敢拿离桌面。
      
      触手温凉,极其光滑,比他想象中的手感还要好。
      
      “如何?本侯这宝物可值三万两?”
      
      “这……”徐文丙有些迟疑,依他看来这宝物自然是好,只换去那些东西也不算多,但他做不了主。
      
      晏卿呷了一口茶,神色淡定,“若是贵楼不愿交换,本侯也不勉强。我拿了宝物去换成银钱再来也是一样。只是这个期限,就请宽限几天罢!”
      
      徐文丙忙道,“侯爷莫急,这事咱们再商量商量。先前不曾有过这种先例,小人做不了主,待我去问问东家,侯爷稍等一会儿可好?”
      
      正好今日东家也在,徐文丙相信,若是东家见了此等宝物,也定会动心的。
      
      晏卿不在意道,“去吧。”
      
      徐文丙匆匆离开,茶楼的吃瓜群众伸长了脖子去看那琉璃瓶,看一次便惊叹一次。
      
      “拿传家宝来换祖宅,也不知道小侯爷这笔买卖划算不划算。”
      
      “自然不划算,像平阳侯府那样的宅子,在京城里多如牛毛,但是这琉璃瓶,却世间罕有!一个随处可见,一个稀世珍宝,哪个贵重还用说吗?”
      
      “虽然罕见,但也不过是个瓶子,那侯府房屋几十间,能遮风避雨,怎么比不上一个瓶子了?若是没了祖宅,一家老小抱着瓶子过吗?”
      
      “不管怎么说,小侯爷还是稳坐咱们京城第一败家子的交椅!昨日输了祖宅,今日把祖宅换回来,却又丢了传家宝,啧啧,不知道老侯爷九泉之下可能瞑目?”
      
      “是极是极,别个败家子都该甘拜下风!”
      
      晏卿:“……”
      
      在吃瓜群众又细数了一番原主的光荣事迹后,徐文丙终于回来了,脸上笑成了一朵菊花,“劳侯爷久等,小人已经问过东家,东家同意与侯爷交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