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湛祯行事总是如此出人意料,就跟那次突然说要娶他一样,坦然直白的让人措手不及。
      
      咸笙不懂他为什么要这样,在他看来,湛祯不是一个会轻易被美色迷眼的人,他很年轻,又英俊,身份尊贵,要胆识有胆识,要魄力有魄力,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
      
      做什么要这样对他步步紧逼?
      
      明明当时在边境交接的时候,大晋使团说过,为了照顾公主的身子,这一路可以缓行,婚礼定在明年春日。
      
      可现在,就因为湛祯一句等不及了,说提前就提前,他半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
      
      三天后大婚,也就意味着,三天后洞房。
      
      咸笙又要喘不过气了。
      
      马车一路进了驿馆的院子里,方才停了下来。
      
      如意喊:“公主,可以下车了。”
      
      咸笙坐了会儿,悄悄推开窗子看了看湛祯还在不在,一下子对上他的目光,立刻又放了手。
      
      居然还不走。
      
      他硬着头皮钻出马车,垂眸去看车前放下的脚踏,刚要伸腿,湛祯忽然道:“我大晋有个不成文的习俗,新嫁娘成婚前三日不可下地。”
      
      咸笙下意识把脚缩回来,没多想:“为何?”
      
      身畔侍卫也抬头去看自家殿下,一头雾水。
      
      湛祯信口胡诌:“因着要保持玉足洁净,等到成婚那日,还要由丈夫亲自抱着上花轿,如此方可在婚后成夫君掌上明珠,婚姻美满。”
      
      咸笙将信将疑,暗道北国蛮子破事还挺多。但入乡随俗,他还是对如意道:“你去取条毯子,一路铺到屋里床前。”
      
      如意刚答应,湛祯就道:“为夫就在这儿,何必多此一举。”
      
      他吊儿郎当的上前一步,抬脚将脚踏踢开,一身劲装,红风衣轻轻一抖,对着咸笙张开双臂。
      
      咸笙蹲坐在马车上,僵了僵,身侧如意机灵道:“怎好劳烦殿下,何况这男未婚女未嫁,实在不成体统,奴婢这就去准备毯子,也不耽误什么。”
      
      “北晋民风开放,没有那般多的体统,孤与公主许久未见,理应多多培养感情才是。”
      
      他一脸好整以暇,咸笙没忍住朝四周看去,湛祯带来的人以贴身侍卫打头,纷纷转了过去,给足了主人面子。
      
      “公主?”
      
      入乡随俗,入乡随俗。
      
      咸笙一边安慰自己,一边缓缓伸出手来,破罐子破摔的朝他臂弯里倒,湛祯顺手将他抱了个满怀。
      
      咸笙人倒是不重,可穿的却很厚,被他抱着的时候刻意朝下坠了,粉白的脸蛋被挤在领口成团的衣服里,帽子都快掉下来,皱成包子的脸蛋写满了自暴自弃。
      
      湛祯低头看了一眼,单脚支地,屈膝抬腿,咸笙小孩似的被放在他腿上,领口成团的衣服被扯平,帽子被他单手摆正,男人重新把他抱起来,嘴唇凑到他耳边:“这才像样。”
      
      咸笙没忍住嫌弃,避开了脸。
      
      这驿馆显然是为了让他暂住而专门设的,屋内用品一应俱全,桌椅床褥都非常干净,咸笙被放在上面,扯了扯自己的衣服。
      
      他这一路除了打尖住店,几乎都没下过马车,鞋子是方才准备下车才套上的,鞋底干干净净,落定后便直接蜷腿,缩在裙底,他抚平裙摆,端端正正的福身道:“有劳殿下。”
      
      到底是大梁长公主,该有的仪态半点儿不少,哪怕睡这一路,发髻散乱,没有任何头饰,气质也相当端庄清雅。
      
      “按照规矩,太子妃需等婚后才可住入东宫,此地简陋,要委屈公主两日了。”
      
      “能嫁给殿下是咸笙的福气,怎担得上委屈二字,殿下说笑了。”
      
      湛祯客套,他也客套,男人忽然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弯腰凑近他,声音温柔:“既然知道是福气,可千万要好好把握,莫要让孤操心才是,嗯?”
      
      他话里有话,咸笙隐隐感到了压迫感,不得不点头,硬着头皮道:“我知道了。”
      
      “孤还有事,就不陪公主了,吃点东西,好生歇着吧。”
      
      他行事干脆利落,转身便出了房门,腰间锦囊环佩飘起又落下。如意胆战心惊的看着他的身影出了驿馆,才急忙跑进来,听到他咳嗽,赶紧倒了杯水递过来,道:“公主,他走了,方才可曾欺负您?”
      
      咸笙润了润嗓子,带着些情绪道:“事到如今,欺负又如何?”
      
      “公主……”如意想说什么,又担心引来他的思乡之情,打起精神道:“奴婢去准备几个炉子,把屋子给您暖上,别又冻着了。”
      
      这里实在是冷的厉害,屋子又大,空荡荡的,哪怕穿的够多,咸笙还是觉得有冷气朝骨头缝里钻。
      
      他不禁惦念起四季如春的大都,印象里,他经历过的所有冬日加起来,也比不上这一个来的冷。
      
      “不必了。”他阻止了如意,道:“就这样吧。”
      
      冻着了,就有理由延迟婚期了。
      
      他当然知道湛祯走前那句话的言外之意是在奉劝他不要搞事情,但咸笙怎么可能听他的,他敢断定,如果他凡事都顺着湛祯,三日后的洞房花烛就是他的死期。
      
      说不准湛祯还会恼羞成怒,砍死他之后再把他的衣服扒光,扔到集市供人围观。
      
      光是想想,咸笙就又要窒息了。
      
      如意知道他虽然性子柔静,但却说一不二,劝了两句没得到回应。便只能先去点了熏香,顺便陪嬷嬷一起去拾掇一下咸笙的生活用品。
      
      咸笙不光没听湛祯的话不搞事情,还很快从床上走了下来,什么脚不能落地就能成丈夫的掌上明珠,可笑,谁要做他的掌上明珠,他何止要落地,还准备出门去后院转转,踩一脚臭泥、吸一肚子冷气回来。
      
      但他这厢还没出屋门,就发现门前人影忙碌,竟有人搬了七个火炉进来。
      
      他这边还没开口,如意就已经飞快的跑了过来,小声解释道:“不是奴婢喊来的,似乎都是太子殿下安排的人。”
      
      她刚说完,一个侍卫便走上前,恭敬道:“殿下有话让属下带到。”
      
      咸笙直觉不妙:“什么话?”
      
      “殿下说,知道公主抛下亲人远嫁晋国心里委屈,必然会使小性子自虐以试探新婚丈夫心意,请公主务必放心,殿下疼您爱您都是真的,这不,专门儿命人送了上好的屋炭来给您暖身子,为了防止您着凉,窗户也有人守着,这半夜啊,风再大都绝对吹不开,公主只管安心等待大婚,吃好睡好就成。”
      
      咸笙身子晃了晃,如意急忙把他扶稳,只见他气息微弱,似在克制什么:“还有呢?”
      
      侍卫目光落在他的脚上,迟疑了一下,继续道:“还有,殿下说公主调皮,肯定不会听话乖乖呆在床上,指不定还要故意去泥地里玩。不过倒也不必担忧会坏了风俗,成不了丈夫的掌上明珠,因为那风俗原本就是编来骗公主……”
      
      他语气忽然一顿,看到金尊玉贵的长公主嘴唇紧抿,银牙暗咬,似乎是动了怒意,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当机立断的把嘴里那句‘主要就是为了抱您’这句轻薄的话给替换成了:“无论如何,等大婚后,殿下都会好好疼爱公主的。”
      
      咸笙:“……”
      
      侍卫:“……”
      
      造孽,公主的表情看上去比刚才更生气了。
      
      咸笙急咳一阵,脸颊浮上薄红,头也不回的钻进了屋内。
      
      他坐在床上,睫毛闪了闪,嘴唇抿了又抿,还是止不住的咳嗽,胸腔震的眼圈微微泛红。
      
      如意又取来水递给他,见他这样,当即骂道:“这湛略略实在是不像话!还未成婚就这般轻佻……公主,您别跟他一般见识,这,这说到底,咱屋子暖起来了,您身子也能舒服一些,他那张嘴虽然讨人厌,可事情还是做到位了,是不是?”
      
      最后一句,她声音轻的很,带着些小心翼翼。
      
      咸笙的目光久久的落在床褥的绣花上,半晌才提醒道:“这里是大晋,注意你的言辞。”
      
      如意立刻意识到自己喊了那个外号,忙点头,道:“药膳稍后就该上来了,公主先润润喉。”
      
      “你退下吧,我没事。”
      
      如意:“……”
      
      您要是不红眼圈,奴婢就当您真的没事。
      
      她是服侍咸笙从小到大的,亦仆亦姐,知道这位虽然看着温顺,可却娇生惯养,自幼从未被人忤逆过,往来他只要微微一红眼圈,父母兄长们就要什么给什么了,哪曾受过这样的窝囊气。
      
      若非湛祯太子一根筋要定了他,若非大梁被逼上绝路,无论如何也不会舍得把他送过来。
      
      原本这次联姻几位皇子是要跟着来的,可大梁如今是多事之秋,咸笙自己又一力阻止,故而只让他们送到了边境。如今想来,咸笙想必也是担心几位哥哥护他心切,来上京惹了祸端。
      
      屋内渐渐暖了起来,除了偶尔响起的咳声,变得落针可闻。
      
      咸笙用了晚膳,药膳多没什么味儿,他口里淡的很,便含了颗酸梅,在屋内游荡了一会儿,不死心的来到窗边。
      
      窗户一打开,一张朴实的脸便出现在面前,“公主有何吩咐?”
      
      咸笙直接关上了。
      
      换到另一个窗户,又是一张朴实的脸,话也很朴实:“夜晚寒气重,公主小心身子。”
      
      再换一个,还是那样,咸笙不等人说话就横眉关了窗。
      
      砰砰几声响,咸笙带着怒意坐回床上,确定湛祯是看出了他想延迟婚期的打算,同时也明白了男人确定要在三日后成婚的决心。
      
      面前发生的所有一切,都是男人不怀好意的在对他说:“你跑不掉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当天晚上,咸笙就做了个梦。
      
      梦里他如愿以偿生了病,病的很严重,站都站不稳的那种。但到了大婚那天,湛祯却还是让婚礼如期进行,然后抱着他上花轿,抱着他拜高堂,抱着他入洞房。
      
      病倒的咸笙犹如木偶娃娃般由着他折腾,发现真相的湛祯当即发怒,在鸳鸯红喜被上将他格杀,然后提着他的头颅,一路起兵,扔在了大都皇室面前。梁国因为他的暴露,而出现了数不清的伤亡。
      
      咸笙被吓醒了,一脑门子汗。
      
      他急切的喘了一会儿,如意很快点了灯来:“公主。”
      
      屋内的炉子太多,熥的他口干舌燥,抬手指了指桌上的茶壶。如意服侍他饮了水,给他擦着额上冷汗,咸笙这才虚弱的开口:“什么时辰了?”
      
      “四更了。”
      
      她抚着咸笙的背,一脸担忧,后者渐渐缓过劲儿,像是要验证什么,拖着沉重的身子下了床,轻手轻脚的走到窗前,小心翼翼推开一角——
      
      一张脸立刻从缝里探了上来,殷切道:“公主……”
      
      “砰!”
      
      咸笙直接把那角缝隙给关严了。
      
      他发现窗外换了人。
      这么冷的天,湛祯给他屋子每个窗户弄个人守着也就罢了,居然还轮岗制。
      
      真是有病。
      
      咸笙不得不重新回到床上,意识到这个男人做下的决定,天下好像没人能更改的了。
      
      他又想到了那个梦,最终放弃了托病延期的打算,毕竟,比起木偶一样被湛祯抱进洞房,似乎还是自己走进去更体面一些。
      
      至少还能有力气挣扎。
      
      这三天比咸笙想象的过得还要快,仿佛只是一眨眼,驿馆便陡然忙碌了起来,到处贴满了大红双喜,咸笙天刚亮就被吵醒,宫里的嬷嬷礼仪端方,端着大红喜服走过来,笑的慈眉善目,满脸喜气:“公主可算醒了,快,嫁衣换上,赶紧打扮打扮,花轿就要到了。”
      
      咸笙看着那抹刺目的红,指尖抖了抖,心思却已经飞到了晚上的那套章程上。
      
      只怕明日民间就会传出一白话对——
      
      血溅洞房花烛夜,太子新婚死娇妻。
      
      横批:自己杀的。
      
      问:十城礼聘新嫁娘,缘何新婚又骂娘。
      
      答:恨自己有眼无珠罢辽。

  • 作者有话要说:  咸笙:新婚之夜如何阻止相公上床?在线等,挺急的。
    略略:桌子亦可。
    洞房又不一定非要床[狗头]
    感谢在2020-02-01 00:03:01~2020-02-02 03:46: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绝世大总受 4个;ceol、一只大妖怪、41541982、37749325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朝曦时雨、小宝今天早睡了吗 10瓶;凰渊、吃饱了,鹅 8瓶;la呀呀呀呀呀 5瓶;莫唔莫唔 4瓶;随便晒晒吧 2瓶;39785613、niuniu、十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