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九零年代的无情自私男(1) ...

  •   “诶,你听说了没?那个季淮把艾巧一个人扔在火车站,带着钱跑了。”
      
      “我知道,还是芳兰去把她接回来,几个老乡正给她凑钱回家引产呢。”
      
      “她都要生了吧?这个男人得狠心到什么样的地步,才做得出来这种事?把她的钱骗光,居然连几块钱的车费都没给她留。”
      
      ...
      
      这是位于沿海城市的一家牛仔裤加工厂,在九零年代,作为经济特区,这里是全国发展最快的城市。
      
      全国各地的打工者涌向这里,寻求发展,几个女工人在流水线上忙碌着,顺便讨论最近的大八卦。
      
      此时。
      
      工厂三楼女工寝室内。
      
      一个寝室住八个人,一个楼层一间公共厕所。
      
      “芳兰,我很同情艾巧,可是我没有那么多钱给她,当初我们都跟她说了,季淮不是什么好东西,她不听啊。”
      
      说话的人烫着一头时髦的短卷发,大腿粗小腿壮手臂大,皮肤黑还一脸黑斑,正在吃着酸芒果,“现在好了,人跑了,你还信他说是去买火车票,明显就是设计好的。”
      
      “秋香,别说了。”芳兰冲她使了使眼色,担忧看着坐在她床上的艾巧。
      
      对方穿着宽松的衣服,肚子高高凸起,她低垂着头,脸色有些苍白,搁在一边的手捏紧衣角,指尖用力到泛白,咬着没有血色的唇瓣。
      
      她没有反驳,因为对方说的都对。
      
      季淮说带她回家,两人到车站,他又说排队买车票的人太多了,怕挤到她,让她在原地等。
      
      结果他带着他们所有的钱、所有值钱的东西,失踪了。
      
      她只知道他是盐城季家庄人,没有电话,没有任何联系方式,甚至不知道他说的是信息真是假。
      
      何秋香没再说话,神色间不但没有同情,还有些幸灾乐祸。
      
      “都是老乡,一起来这里打工,我们不帮艾巧,她怎么回去?她该怎么办?”芳兰说着看了看身旁的人,心底担忧。
      
      她还记得她到车站的时候,对方一脸迷茫站在原地,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身子摇摇欲坠,整个人精神状态都不太对,眼底蓄着水光,却又强忍着。
      
      “我一个月就给自己留五十,剩下的都要寄回家,我是真没有钱。”何秋香万分无奈,越说越大声,“我也想帮她,想借钱给她回家,给她打胎,可是我没有钱,再说,那是一笔大钱,还不如报警呢。”
      
      “让警察抓季淮,让他给,这是他的孩子,他不能不要啊,要是不要,当初为什么不打了?还说回家办婚礼,这不是坑人吗?”
      
      闻言,艾巧肩膀微微颤抖,情绪愈发有些控制不住,深深低下头。
      
      “行了,你没有就算了。”芳兰深吸一口气,“算了,我会想办法。”
      
      回家的路费接近四百块,她们上班的工资一个月才三百一十八,相当于一笔巨款。
      
      “给你三十好了,好歹也是一起打工的,我也见不得你太惨,我身上没带钱,回去给你拿。”
      
      何秋香说完,坐起身子。
      
      那个态度,芳兰都看不下去,艾巧却说了句,“谢谢,我会按利息还你。”
      
      她的声音很哑,没什么力气。
      
      何秋香摆了摆手,说着走出门。
      
      等她一走,芳兰看着艾巧,眼眶都忍不住红了,“我也存了一点钱,可是只有两百多块,要是够,就不用找她了。”
      
      何秋香以前对季淮有过意思,还因为他和艾巧在一起闹过一阵,现在就是在看笑话。
      
      “没关系,我会还她。”艾巧抬头,挤出一抹不自在地笑。
      
      她性子倔强,现在怕也是忍着,想着芳兰更加心疼了,看着她的肚子,满怀哀伤,“你回去后怎么办?孩子都要生了。”
      
      艾巧望着肚子,微微抬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声音哽咽,出口的每一个字都沉重万分,“我只能引产。”
      
      父亲和继母逼她嫁人换彩礼,她偷偷攒了一笔钱,跟着芳兰一起逃来大城市,原以为再糟糕也不过在这里乞讨为生,却没想到命运给她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
      
      芳兰心口也像堵了一层棉花,张口说不出任何安慰的话,也给不出任何有效建议。
      
      “我不想的。”她拼命遏制着自己的情绪,眼底水光闪烁,“可是芳兰,我没有退路,我不知道怎么办,没有钱,我养不起它...我连我自己都养不起。”
      
      她说到最后,声音都在剧烈发抖。
      
      艾巧眼泪没落下,芳兰却握着她的手,大哭了起来。
      
      即将生产的孕妇,能做什么呢?连回家的钱都没有,哪怕有钱回家,之后又该怎么办呢?
      
      “季淮没人性,怎么可以这么心硬?怎么能这么对你?这种人死后是要下地狱的!他会下地狱的!”芳兰在诅咒着,无助得伸手擦眼泪。
      
      她们拼命爬出来打工,背井离乡,就是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在那个小山沟里,只有嫁人生子,日子过得穷困潦倒。
      
      艾巧十五岁死了母亲,父亲再娶,逼迫她嫁人拿彩礼,她鼓起勇气逃了出来,那么努力去改变自己的命运。
      
      勤勤恳恳,可命运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艾巧听着她的骂声,情绪却在恢复,而那颗炽热的心,正在徐徐往下沉,慢慢冷却。
      
      比起歇斯底里地绝望,她已经跌入无穷无尽的黑暗,眼底已经失去了色彩,变得黯淡无光。
      
      像是被人抽光了身上所有的力气,只剩下一口气吊着。
      
      这种感觉,比死还难受。
      
      楼下。
      
      何秋香扭着腰走进来,寝室内的女工用不标准的普通话问着她,“阿香,你的老乡怎么样了?”
      
      何秋香瘪了瘪嘴,有点不满,“还能怎么样?我回来给她拿钱,都这样了还不让我说她,她脑子本来就坏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在床上翻,正在找着自己压在床头的钱,嘴里嘀咕着,“要不是可怜她,我才不借。”
      
      “我看别借了,借了也还不起,相当于送给她,谁叫她看见男人就像看见糖一样扑上去,季淮长得也不赖,过把瘾也不错。”另一个女工说着,捂嘴在偷笑。
      
      话里话外嘲讽不断,毕竟看热闹的人素来不嫌热闹大。
      
      何秋香把钱拿出来,“算了,同一个地方的人,我也不愿意看着她大着肚子饿死。”
      
      “哎呀,人家就喜欢男人。”
      
      “我看就是活该。”
      
      ...
      
      女工人多的地方,恶意只多不少,何秋香看着艾巧的惨状,心底只有开心。
      
      本来差一点她就勾搭上季淮了,半路杀出个艾巧,气得她咬牙切齿。
      
      找到钱之后,何秋香拿着钱往楼上走。
      
      进了寝室,她走过去把钱往床上一丢,加上一句,“虽然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还,有没有钱还,但是按照你说的利息,那就是要还四十块。”何秋香说完,还要装模作样道,“同情你是一回事,借钱还钱又是一回事,我相信你的人品,等我过年回家再还也没事。”
      
      两家人离得不远,她知道艾巧性子要强,看重名声,不怕她不还。
      
      要是敢不还,她就让她妈去,能把对方名声搞臭!
      
      “等你回来过年,我就还你。”艾巧点头,手里揪着三十块,心底酸涩,她又何尝听不出对方话语里的施舍?
      
      可这个时候,哪还有什么尊严?
      
      芳兰看不下去了,“为什么要还四十块?艾巧回去还要养身子,你怎么能这样?”
      
      在老家,一个月的工资可能只有五、六十块,对方肯定为了还钱而起早贪黑。
      
      身子怎么受得了?
      
      “我借给她还错了?是她自己说要利息,不要算了,那我不借行了吧?我自己回家还要钱呢。”何秋香说着就拉下脸,作势要从艾巧手里抢回来。
      
      她和她们背地里早就闹掰,要不是想看艾巧笑话,她也不会过来。
      
      “我会还你。”艾巧连忙开口保证。
      
      “搞得好像我占你便宜,我不借了,把钱给我,气死我了。”何秋香继续从她手里抢回来。
      
      热闹也看够了,鬼知道她有没有钱还?正好借此把钱拿回来。
      
      艾巧紧握着,不断保证,“秋香,我不会不还你的。”
      
      她很缺钱。
      
      “秋香,别闹了,我说错了,你别生气。”芳兰也拦着,连连跟她道歉,哪怕只多三十块,艾巧现在处境也会好一些。
      
      “谁闹了?”何秋香还上纲上线,冲着艾巧骂了一句,“自己不检点才搞出孩子,我压根就没指望你能还我钱,你这辈子都毁了,回老家所有人都知道你堕胎,你还嫁得出去?”
      
      在那个还算封建的年代,女人的名声尤为重要。
      
      她的语气十分难听,芳兰都火冒三丈起来,见艾巧的手一下松开,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身体倏然僵住,泪水似决堤般涌出来,一下哭出声。
      
      何秋香大力掰开她的手,从钱抢回来,看着不断落泪的艾巧,心底莫名有些快感。
      
      哭就对了。
      
      从昨天晚上回来就没哭过,都这么惨了,一脸要强给谁看?哭出来也让她过过瘾。
      
      “艾巧...”芳兰也慌了,伸手要去抱她,抽噎着,“没事的,我帮你借,我帮你...”
      
      “没人会借给她。”何秋香还在添油加醋。
      
      艾巧哭声很是奔溃,满脸泪水,眼睛一直看着前面。
      
      何秋香看着就觉得不对劲,顺着她的目光转身望去,她瞳孔猛地缩了缩。
      
      门口站着的人也死死盯着床上的艾巧,眼底带着血丝,头发凌乱,下巴冒出青色的胡渣,面容憔悴,衣服更是褶皱不堪。
      
      而且火气还不小,额间青筋暴跳。
      
      

  •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米儿同系列完结文:我是好男人(快穿)
    下一本接档文《绿茶女主与男配在一起了》:
    一句话简介:那些年,被我抛弃的男二又要被我拯救的故事。前世是真渣,海后本尊,后世是真甜,洗白打脸秀恩爱,要当男配心尖尖。
    暂定故事:
    1、偏执男配深爱的女人
    ——安安静静当他心尖宠不香吗?一不小心肚里揣了个崽。
    2、我是心机女,专给男友带绿帽
    ——我超甜,就对你用一点点小心机。
    3、丧心病狂的捞女
    ——金主的钱现在不捞何时捞?什么?你要我当你太太?
    4、自作孽不可活的女明星
    ——作天作地,为什么越作越红?男主看我的表情不对了啊,大佬你认错人了!
    5、穿成了书中抛弃男配的女主
    —— 不想当女主了,只想和男配谈甜甜的恋爱。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