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道宗弟子 ...

  •   叶知秋抬起头,看向那妙龄女子,微笑说道:“有劳仙子测试灵根。”
      
      这女子倒是位熟面孔,前世因缘际会,曾于秘境中见过一次,记忆中此女虽是副冷面孔,但着实是一位善心好说话的人,如今的修为应是方才突破筑基中期不久。
      
      女子瞧了眼身边之人,那人立刻会了意,拿出一块巴掌大的微白通透的卵形石,冲着叶知秋语气颇为冷淡地吩咐道:“拿去握在手里。”
      
      修为突破金丹的修士可以通过神识探知较自己境界低微的修士境界根骨为何,而境界低微的修士则需要一些外力帮助,比如这块灵气并不算十分浓郁的试灵石,看似普通,可用于外门弟子的择选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毕竟金丹修士即使在这样的大宗门也是有一定地位的,不会出席这样的外门择选,若是在一些修仙世家亦或是小门派,还会被尊称一声老祖。
      
      叶知秋道了声谢,接过试灵石握在掌心,只觉出些微微发热的感觉,摊开掌心之时,那试灵石已然变为青绿之色,伴有淡淡碧蓝水纹萦绕,透出些生息繁茂之意。
      
      那青年男修瞧了一眼,宣布:“水木双灵根,天资中上。”
      
      只见那女修步到叶知秋身前,亲自拿起那块试灵石,眉目微蹙,说道:“若无修为,这水纹只会浮现,而非流动循环之状,我须得检查一番你的灵脉。”
      
      自然是要查验的,叶知秋伸出手,任她将两指探在腕脉上,感觉到一缕纯净微弱的灵流在灵脉中游走,主动说道:“我得贵派仙长指点,近日方才炼气一层。”
      
      “嗯?”女修有些惊诧之色,复又认真检查一遍,“似有些不同。”
      
      叶知秋没承想还会有什么不同,但心法这东西,本就是入门所用,当境界至金丹以后,除了彰显宗门身份,便不会为人察觉,除非像那日黑斗篷那般故意让人知晓。
      
      要说自己前世也就是靠自己悟,算不上正统,或许真有些区别也算说得过去。
      
      “高人留下心法,悟道的却是个人,兴许是我未得其中关窍。”叶知秋语气淡然,神色认真地解释。
      
      “倒也无妨,既是与我道宗有缘,天资在双灵根中也算不错,可愿入我沧澜道宗?”见叶知秋一口应下,女修貌似冰冷的眉眼,有了些许柔和的弧度,“你还未告知我你的姓名。”
      
      叶知秋恭敬行了一礼,说道:“叶知秋见过师姐。”
      
      “叶师弟很懂礼数嘛,家师归一峰凌虚子长老,以后你可以唤我清颜师姐。”
      
      叶知秋捕捉到了她面上转瞬即逝的笑容,想起前世见到此女之时,她已是可以做到喜怒不形于色,面若冰川,如今看来,谁还没个青春年少的时候呢。
      
      赶了这几日的路,说不疲惫是不可能的,只是想到自己能顺利加入沧澜道宗,自然更胜过无量仙宗,更别提自己心心念念要拜的师尊就在这里,一世为师,当世世谨记恩德,若能拜入门下,方才算了却了心愿,偿还了因果。
      
      日头已近西山,正收敛着最后一抹光彩。
      
      叶知秋在这等待的半个时辰,也已经对自己即将去的仙门有了个大概的了解,沧澜道宗划分为六峰,自己作为新入门的外门弟子将会在主峰进行至少为期三年的基础课业,只有参加过每三年一次的内门择选,得到内门弟子乃至长老的看重,才有机会真正拜师,有的弟子终其一生也未能踏上其余五峰,而优秀者如宋清颜,则是脱颖而出,成了归一峰戒律长老的亲传弟子。
      
      听说师尊会为自己的弟子按辈分更名,现如今正好是清、玄、静三个字辈。
      
      所以这次带领众人的是长老亲传弟子清颜师姐,而非年龄看起来更长些,但修为低微些许的静鸣、静柳两位师兄。
      
      此时静鸣师兄看了眼西面,叹了声:“可算是折腾完了,什么时候我才能不搭理这些俗事,一心闭关修炼啊?”
      
      “清颜师姐尚且在此操持,你不过区区炼气七层,抱怨倒是最多,如此心性,即使让你年年月月闭关不出,也不过如此了罢。”人群基本已经散去,静柳丝毫不留颜面地翻了个白眼。
      
      “听闻你们明净峰成日里种植灵田,就指着内门弟子定额的灵石修炼,自然与我们云中峰的闭关不可同日而语。”
      
      叶知秋早就注意到此三人的弟子服颜色不同,估摸着也是和所在山峰有关,而这静鸣穿的正是白色的法袍,只是袖口衣领的纹样是柳叶般的仙草,腰带上也没有带着寒气的珠子,要说白色流苏,更是看不见。
      
      那静鸣注意到叶知秋的目光,没好气地问道:“叶知秋,你死盯着我做什么?”
      
      叶知秋这才惊觉失礼,正要寻个由头,就听清颜师姐冷声回道:“自然是看你白长了年岁,幼稚可笑,难不成你都长这样了,他还能是因为喜欢你。”
      
      “你!”静鸣虽是有怒气,但思及对方的身份,却实在不敢多言,没的回去还被寻了错处罚去思过。
      
      忽然传来了一声掺杂喘气的男声:“请问,我来测根骨还来得及吗?”
      
      众人回头,只见一穿着不比叶知秋好上许多,个子倒是略高些的少年,正弯着腰手撑着膝盖。
      
      见他们看了过来,少年连忙站直了身子,眼神带了些歉意和请求,又问了一遍:“我还来得及吗?”
      
      静鸣本就有气无处撒,抢先就发了话,说道:“人各有气运命数,你来得这般晚,一无诚心,二无气运,看你这身高容貌,也该是过了十五了,且回去好生过活罢。”
      
      这少年面上的失落情绪,却是让叶知秋生出些许兔死狐悲之感,若是他们离去了也就罢了,这被拒绝的理由只因这静鸣的一时意气之举,可就当真埋没了一个人才了。
      
      “清颜师姐有言,日落为期,我倒以为他是赶上了最后一抹日光,这难道不就是静鸣师兄所说的气运吗?”叶知秋满面天真地看向清颜询问意见,见她思索片刻点了头,立刻接过试灵石走到少年跟前,笑容友善温和地示意他伸出手,将试灵石放到他掌心,“我相信你是真正有气运之人。”
      
      当真是气运惊人,只见他掌心未曾摊开,那明亮的红光已然从指缝溢出。
      
      火系天灵根,在此人之前,整个太华大陆只出过一人,乃是当世修为最高的丹云子。
      
      叶知秋有金丹期的精神力,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此人根骨不凡,即使没有他的求情,以宋清颜外冷内热的个性,前世几个散修都能破例助得,如今那冰冷的心性还未彻底练就,更是极有可能放他一马。
      
      与其迁就那陆静鸣的狭隘心思,倒不如做了这个顺水人情。
      
      叶知秋深知这点子恩情,对于一个阅历不多,初出茅庐的小子是多么恩深似海,至少对于前世的自己是这样的,而这个名叫叶幽的少年确实也是心性纯净,对自己的感念之情,倒也算是赤子之心。
      
      以至于他们已经在返程回沧澜道宗的飞舟上同吃同住了两日了,还能听到叶幽念叨着叶知秋的好。
      
      “我们都姓叶,你说这是不是缘分啊?”
      
      叶知秋看着这个年岁今日方才满十五,比之自己正好大上了两岁,身量更是较同龄人高出许多的少年竟又黏着自己说上了,他颇有些无奈地推开对方的额头,说道:“你都十五了,怎么比小孩子还黏人,这世间姓叶的多了去了。”
      
      “就是啊,姓叶的那么多,怎么就我们遇上了,”叶幽的一举一动都像一个稚气未脱的孩子,方方面面、日常起居倒是真看不出是一个十五岁的人,平常在外人面前多少还有些羞怯,可一到了叶知秋跟前,就一点都不讲客气了,“我记忆里的人不多,你是最好的一个,你要是个女孩子就好了。”
      
      叶知秋现在就是后悔,谁知道这孩子这么缺爱啊,他不过就是举手之劳,只要心里感激就够了,哪能跟多了个儿一样,要是女孩又如何,难不成真把自己当娘?
      
      叶知秋脸上写满了拒绝,别说他是男的做不了娘,就是做他爹也绝对不可能!
      
      “哎,有得必有失……”既有这常人想都不敢想的天资,某些地方有些缺憾才算是正常罢。
      
      “知秋,你要少叹气。”
      
      叶知秋见他忽然面对面贴得很近,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自己的眼睛,连忙往后仰了仰,这家伙又犯什么毛病了?
      
      对方却是按住他的肩膀,看得更认真了,神色略有些严肃地说道:“你的眼睛和我不一样。”
      
      叶知秋身心俱疲地推开,整了整仍是十分寒酸的衣物说道:“如果人人眼睛都长一样,那才叫吓人了。”
      
      只见叶幽兴致匆匆地关上了船舱的窗户,未待叶知秋责怪他,就点燃了一盏烛火悄没声地靠近,照着自己的面容,说道:“你看我的眼睛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