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浴火重生 ...

  •   塘九村,太华大陆再平凡不过的一个凡人村镇,自村里第一个识字的人编撰村志起,从未出过一个有仙缘的。
      
      若说村志或许是漏写了,亦或是说再往前推他个三五百年出过什么一方大能,也不会像如今这般,显然是有个天象异变,雷电轰鸣了七天七夜,也没个知名的大门大派怀疑此地出了什么根骨惊奇的人才。
      
      此地的村民既没指望得什么仙缘,自是也不怎么讲究什么因果业报。
      
      同情心?善意?
      
      正应了村中饭庄刘掌柜那句话:“一世因一世果,只顾着自家吃饱穿暖也就罢了。”
      
      虽说这刘掌柜的小店挂了个饭庄的招牌,其实也不过就是个勉强容人挡风遮雨,随便糊弄两口吃饱饭的地方。
      
      此时后院屋内一穿着显然好过气质的妇人,瞧了眼窗外天空又一道惊雷,赶紧蹙着眉头关紧了窗,冲着坐在床边摸着几件值钱物件的男人啐了声道:“你这人也是嘴上没个把门,吃了两口黄汤就尽瞎掰扯,让胖三听见了那事,指不定就说给知秋听了。”
      
      “怕啥,与其害怕一个毛头小子报复,还不如担心这雷是外面那些个黄鼻子老道说的什么天劫天罚的,我若是有罪,这雷就不该是捂在云里的闷屁,早就落下来劈死大老爷我了。”刘掌柜将自己的衣领扯开,暴露出一片密布红疹的肌肤,一把推开那妇人,走到窗边。
      
      轰隆——
      
      妇人满面嫌恶地挪开视线,走到床边看着琳琅满目的首饰财物,雷光透过窗户,正将刘掌柜的身影投向墙面,见他抬手推窗的动作,妇人忙劝道:“可不敢开窗。”
      
      “怕他个球。”
      
      推开窗户的一瞬,风雨立刻涌进了屋内,刘掌柜眯了会眼,只觉得凉风一吹,身上的痒疹方才舒坦些,却不知那红疹更是密集了起来,连带着颜色都鲜艳了几分。
      
      他抓挠着脖颈,抬眼一瞧,如浓雾般的暴雨中一把猩红的油纸伞格外夺目。
      
      雨中少年将裤管挽至膝盖,露出一截修长洁白的小腿,穿着破旧草鞋的脚随着步伐带起点点泥水溅在腿上,他怀抱着一个看起来甚是污糟的包裹不紧不慢地走来。
      
      刘掌柜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包裹,倒不嫌脏,反而嘴角咧开了一个兴奋的弧度,轻声道:“好家伙,没白捡他回来。”
      
      妇人立刻意识到谁来了,一面加紧着动作遮盖财物,一面眨巴着眼说道:“小声些,你好歹让我收拾好这些东西。”
      
      二人却是没看见,那被油纸伞遮掩住的还未全然褪去稚气的美好面容,正勾起一抹讽刺的笑颜,他们这些时日自以为小心翼翼的动作,轻声细气的话语根本逃不过精神力已达金丹期,五感皆敏于凡人的叶知秋。
      
      自七日前醒来,他丝毫没有怀疑过自己是重生而不是做了一场堪称炼狱的噩梦,直至今日,他依然能真切地感受到业火焚身,神魂俱灭的痛感。
      
      本以为凡人期望脱离尘骨凡胎,走上修真之路已是逆天改命之举,谁知气运差到他这个地步,还能在劫后重生,那些个欺他辱他害他性命之人,也是时候该付出些代价了。
      
      轰隆隆——
      
      一声远胜过之前的雷鸣响彻天际,叶知秋移开油纸伞,望向天空那似金龙一般穿梭在乌云中的电光,任冰冷的雨丝滴落在面上,自嘲一笑。
      
      这七日天雷,前世自然是没有的,当真是伴随着他的重生出现,每当他心存恶念,陷入对前世因的仇恨,这天雷就做出一副要落下来的架势。
      
      可若无这天雷警醒,只怕是今日他还是个从炼狱挣脱的恶鬼,一心只想着报仇雪恨,何谈心境修行。
      
      想他虽是穷困了一世,仅凭着道心稳固和意志坚定,上辈子也算是修到了大部分散修难以企及的金丹境界,现如今自己又怎能因为昔日仇人染上了因果。
      
      叶知秋抱着包裹,走到檐下收了伞,看向屋内的男人送上了包裹,笑容纯净,两颊酒窝甚是可爱,他双眼氤氲着水汽,微带着歉意说道:“刘叔,村里去那的孩子多,我只找到了这些。”
      
      “袖子挽起来瞧瞧。”刘掌柜虽是看见他腿脚白净,可保不齐身上是不是生了疹子。
      
      叶知秋点点头,让对方看了看自己的手臂,那屋内妇人靠近了些许,瞧了眼刘掌柜大敞的衣襟,冲着叶知秋说道:“像你刘叔这样,让婶瞧瞧。”
      
      “叔身上这红疹子和村口杨叔一模一样啊,”叶知秋自知失言状捂了下嘴,很是配合地拉开了些衣襟,“婶子细心些也是应该的,这疫病发得急,我若是染了,这回来的路上就该是要发这一身了。”
      
      妇人笑着打量了一番叶知秋的小身板,瞧他指甲尚算白净,揶揄道:“知秋这次可没有发善心又给人埋了罢,婶子瞧过那些个烂了身子的人都瘆得慌。”
      
      叶知秋低着头,脚尖在地面踢着碎石子,声音有些怯怯地说道:“可别又说我不长记性,既拿了死人的钱财,也该给他们一个入土为安……”
      
      “去去去,”刘掌柜没好气地挥了挥手,看着他的眼神就像看着一口晦气的牲畜,“这包裹里本也没几个值钱的物件,人都死了,还安个屁,你说你不多努力找找,何年何月才能寻到你爹娘的遗物,成日里净寻思这些没人感恩的赔本买卖,老爷我听着烦,滚!”
      
      叶知秋一脸如蒙大赦的欣喜,撑起伞转身就走,身后却传来了妇人的声音。
      
      “知秋啊,你刘叔喝了酒就这样,满嘴胡话做不得数,”妇人收起了探究的目光,堆起了笑,“胖三是不是对你说过什么你刘叔的醉话?”
      
      闪电划过天际,亮如晴日里的白昼,叶知秋撑着油纸伞,伞面红光映照在面上,衬的人面色红润,就连双眼都蒙上了一层妖冶的红雾。
      
      可叶知秋回过身时偏就是笑意盈盈地露出一口白牙,整齐高束的马尾轻甩到身后,声音还带着些少年期的微哑:“他三天两头就学嘴,次次演得有模有样,跟从前我在城里看的大戏似的,我早就练就了左耳进右耳出了,哪记得住他又念叨了什么。”
      
      这并不算是一个彻底的谎言,至少前世的叶知秋就没把胖三说的真相全然当真。
      
      这对恶毒的夫妇,与这村子里其他人,不仅仅是从死人身上寻财物,他们美其名曰不信因果,顶着这所谓的遮羞布,从尚有人气的父母身边带走没有出疫疹的孩子,训练他们去疫区搜寻财物,若是回来没发病,就心安理得地收下钱财,若是有了疫病的苗头就烧死在村外。
      
      叶知秋的母亲本是城里的大夫,曾经善心治好过这塘九村的疫病,却在回来求他们救助山上受伤的丈夫时,因为发了疹被拒绝,唯有这刘掌柜以感念恩德为名收了好处上了山,当初的叶知秋只知道是刘掌柜救了昏睡的自己回来,却不知,此人只图钱财,让他的父亲暴尸荒野……
      
      在雨中撑伞走了许久,那二人说话的声音还能隐隐约约传到叶知秋耳里。
      
      “若当年没有老爷我,他叶知秋只能和他爹一起在山里喂狼,这小子报答再多都是应该的。”
      
      “可你不是说他父亲只是被捕兽夹伤了脚吗?”
      
      “这十里八村的,除了咱这里,他能撑到哪里去,就是当真没染疫,那些个烧了他媳妇尸身的敢让他进村子?”
      
      “别说烧人,我听着瘆得慌。”
      
      “穿了人家的好衣裳,还学着矫情起来了,若不是他老爹说他还有藏起来的财物,他还不一定在老爷我这吃得上一口饭。”
      
      想到这夫妻二人自以为无人知道,鬼鬼祟祟说的话,叶知秋直到晚饭时分,还是没忍住冷哼了一声,前世胖三告知他后,他当面去与这二人对质,果不其然就被暗害了,若不是因为遇见……
      
      胖三在他眼前晃了晃筷子,见没反应,又冲着他耳边大喝了一声,见他虽是回了神,却半点没有从前那被自己吓到的吃惊模样,无趣地叹了口气,说道:“你在我这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没意思,小不点就该有小不点的样子,被年长的我吓到,就该表现恐惧以示尊重。”
      
      “你知道凤凰吗?”叶知秋支着下颌,一脸认真地瞧着自己这两世唯一的凡人朋友,“它浴火重生,虽看似幼年,却并非眼见那般弱小。”
      
      胖三用肉乎乎的手指敲了敲桌面,语调严肃地说道:“浴火是个什么我不知道,但凤凰我知道是个鸟,重生了一样是个鸟,鸟就要有个鸟样子。”
      
      胖三看叶知秋手捂着额头,笑得肩膀都在颤,他极不服气地啃了一口烤鹌鹑说道:“我他娘觉着你自从那天喊着梦话要死要活地醒来后,就把我当个傻子看,哥哥我话今天就放这了,凤凰被烤了我一样当鸟吃。”
      
      不是叶知秋要把人家当傻子看,只是以他一个金丹老祖的阅历再回头看这十来岁的毛孩子充大哥,说着些大人眼里的傻话,很难不去想起两人本属同辈。
      
      “哥,你和我一起离开吧,掌柜身上的红疹你也瞧见了,这里兴许要发疫病了。”
      
      胖三听见称呼眼睛闪烁了一瞬,嘟囔道:“你小子干的?”
      
      “因缘果报,他们命中有此一劫,怎么赖得上我。”
      
      “他们?”
      
      

  • 作者有话要说:  每天12:00:01更新稳定,本文师徒年上,攻只有容羽这个名字一个小号,叶知秋有成长期,剧情不算慢热,中后期强强。
    感谢每一位阅读、收藏的读者天使,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