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偏见 臆想 ...

  •   雄心壮志的徐白和林胜云开始过起了每天只睡三小时的生活,这段两头兼顾、高压的日子两个人完全是凭着一口正气撑着,幸好在精神、体力彻底崩溃之前升学考试终于来了——
      “不要紧张,做题一定要认真。”路新楼和林胜云的父母站在一边反复叮嘱道:“保持平常心。”
      因为两家孩子要好,林胜云的父母和路新楼、全素珍也都相处的不错,在休息备考的三天时间里全素珍更是邀请林家父母和林胜云到家中住。
      林家父母原本想带着胜云去首尔的大儿子家住,可那小小的公寓显然是塞不下四个人的只能选的酒店,又担心万一选错酒店休息会影响到孩子的状态,于是在全素珍大力邀请以及徐白的言语下不太好意思的去了路家。
      一旁的林胜云心不在焉的听着父母的话,跟尿急似的焦躁的在原地来来回,转头一看——徐白气定神闲的玩着手机——简直要被这风淡云轻的小伙伴气死。
      “你都不着急的吗?”林胜云扯着徐白的袖子咬牙切齿。
      徐白最近换了一个诺基亚的全键盘,二十几个按键眼花缭乱的,他低头噼里啪啦的和这个时候起来早锻炼的大卫发着信息,闻言头也没抬的回道:“有什么好着急的,人都已经在考场外了。况且——我看你昨天睡得挺好的,都会在梦里喊鸡翅和可乐吃。”
      徐白抬头看了一眼这几天被补得面色红润、脸颊可见的胖了一圈的小伙伴,这位哪怕天塌下来也能给你表演五分钟快速入睡的——未来男团小公主林胜云。
      自从林家父母到了以后,林胜云就莫名其妙被按下了‘撒娇’的开关,整天腻腻乎乎的徐白都没眼看。
      之前见到的那个跳舞干净利落,说RAP凶的不行的炫酷小子肯定是他的错觉。
      昨晚梦见自己包了整个KFC的林胜云老脸一红,对上父母还有特意请假过来打气的哥哥姐姐那打趣的目光不由色厉内荏的大吼一声:“呀!”他羞愤的猛然跳上徐白的背部,手臂勒着他的脖子辩解道:“你听错了!”
      “哎哎哎!”徐白夸张的弯下腰仿佛承受不了林胜云的重量,哎呦直叫唤故意气他:“听着呢听着呢,这位亲故麻烦你进入考场不要自带扩音喇叭谢谢。”他抬手捂了捂耳朵装作一副‘聋’了的模样:“还有你该考虑减肥了,这简直和背了一头猪似得。”
      林胜云气的一鼓腮帮子正要回呛,颇有眼力见的徐白在他开口的前一秒猛的岔开话头:“好了,走了。”他半弯着腰,抬手指了指手表给林胜云看:“时间差不多,该进考场了。”
      林胜云顿时脸色一变,又紧张起来,哪里还顾得上回嘴。
      倒是徐白,谢过几位大人的打气之后一脸轻松的拉扯着满脸凝重的林胜云进去了——
      南韩的升学考试时间、科目安排着实是不太人道的,从早上八点进入考场一直到晚上五点,除了一个小时的吃饭时间其他时间都在考试,一天就要考完五门课,整整九个小时大脑保持着高速运转的模式,哪怕是徐白,从考场出来都觉得命走了半条,什么心中大石放下的轻松感一点儿也没有,整个人都是脱力的只想好好睡一觉。
      而同样觉得一条命都不在了的林胜云前脚才奄奄一息的搭着徐白的肩头踏出考场大门,后面看着急切迎上来的父母就能高喊道:“!考试结束了!我想吃火锅!”
      六月的天气吃火锅?
      在一边吨吨吨灌水的徐白满眼讶异的转头看着拖着长长尾音的家伙——他这朋友还真不是一般人啊,之前才一副‘原地升天’的摸样现在一提吃的又活蹦乱跳了?
      “之前担心吃坏肚子影响考试都不敢去吃。”父母们当然是顺着儿子的意思,倒是全素珍没有说话只是笑眯眯的朝徐白努了努嘴巴——林胜云舔了舔唇角,可怜兮兮的转头看向徐白,搓着双手说道:“真的好想去吃,江南那不是新开了一家火锅店吗?你上次还收到过传单的,我们去吧去吧,就去这里。”
      父母们在一旁笑着看着对徐白撒娇的孩子,徐白恶寒的抖了抖肩头叠声喊道:“好了好了,知道了。”
      他就上次收到传单的时候顺口和林胜云描述了一下火锅的味道,这孩子能记这么久也真是难为他了。
      那家火锅店新开不到一个月,从老板到端盘子的阿姨都是中国人,装修风格和成都的火锅店也很相像,宽大的八仙桌、长长的板凳,长筷,还有墙上挂着的各种竹编,要不是时不时响起的两三句韩语还真会以为回了国内。
      一路嘴皮子就没停过的林胜云满眼都是好奇的踏入在他看来很是神秘的中国式大门——餐厅的大门被装修成了古典式朱漆大门的摸样,入口用一扇山水画屏风挡着。
      跟着引路的服务生进来一路都在东张西望、满眼都是好奇的林胜云扫过坐在大堂里那些客人面前火红火红的锅,对那个沸腾着的‘死亡’色泽忽然感到有些害怕,他咽了咽口水扯着徐白的袖子小声问道:“阿尔——”短暂的借住让他们又亲近了许多,林胜云喊起徐白的英文名也越来越标准,他抿了抿唇角小声问道:“很辣吗?”
      你现在才想起来问是不是太晚了?合着你这个不能吃辣的吃货把我上次说的‘能把屁股送进医院的麻辣’表述忘得一干二净,就记得‘好吃’两个字了?
      徐白扶额,看着菜单上的辣度选择再看看操着一口川蜀普通话的阿姨:“您这有鸳鸯吗?”
      四川火锅最后的倔强——鸳鸯!
      那阿姨先是一愣,接着爽快的一笑:“有,等着。”
      解决了不能吃辣的难题后,林胜云又兴致勃勃、屁颠颠的跟在徐白的后边去选择调味品,头一次吃中国式火锅的傻孩子什么酱料都想要尝试一些,什么都往碟子里放,哼着调子兴奋的搅合着他那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儿的‘什么都有’,正要端着碟子回去,却忽然站住了,目光看着一点接着渐渐的皱起了眉——
      “怎么了?”徐白只选择最简单的香油和蒜泥,端着一盘水果点心的走到他身边撞了撞他的肩头问道:“站这儿当门柱吗?”
      林胜云的目光有些复杂还带着一丝的疑惑,他摇了摇头,唇角不觉往下一压,侧过身附耳说道:“阿尔,我觉得斜对面那桌女生……似乎在偷拍我们?”
      徐白眉间一挑,抬眸看了过去——是两个非常普通的女学生,穿着制服,脚边放着鼓鼓的书包,似是刚下课和朋友来这里吃饭的。
      “你确定?”徐白不觉得他们两个有什么好拍的,又不是什么艺人。
      林胜云舔了舔唇角,眉心皱成一个小川,略略低头扯着徐白的肩膀摇头离开:“不太确定,但的的确确是看着她们的手机镜头对准了我们……算了,”他的心情一瞬间有些低落,也闹不明白明明该是高兴的时候为什么会低落,把它归咎于可能自己还不太习惯被人注视的感觉后装着一副无所谓的耸肩说道:“这种事情以后总会发生的,应该习惯才对,抱歉,刚才是我太大惊小怪了。”
      嗯?徐白一副‘你在说什么的’看了一眼林胜云——习惯什么?习惯偷拍吗?这有什么值得习惯的?难道出道做艺人就不能有些私生活了?就必须默认私生活对外公开?艺人不也是人吗,又不是没有七情六欲的商品。
      徐白看了有些丧气的林胜云一眼,又看了看那桌注意到徐白视线后慌张转过眼的学生们,接着转身二话不说朝店员要了一个包间,再和父母们说明情况以后去了私密得到保障的包间内就餐,而没有了若有似无的打量后林胜云也显然放松了很多,在席上不断的叽叽喳喳吵得和个麻雀精似得。
      疑似偷拍的那一茬很快被抛在脑后,饭后两人告别长辈便结伴回了宿舍,明天的训练照常进行。
      回到公司也不过七点,现在也没有什么作业要忙了,两个人便直接去了练习室。
      “想考好的大学的话,还得准备校园记录本。”还没上高中就考虑大学日子的林胜云平稳着呼吸躺在地上,看着天花板畅想着自己的未来:“啊……想想就觉得好忙啊。”他高喊一声跟个翻壳的王八似得手足飞舞,转头看向看着DV分析动作的徐白问道:“阿尔,你有心仪的大学吗?”
      徐白回头看了他一眼:“有。”
      “如果我们出道了——”林胜云腰腹一用力,以一个漂亮的姿态原地起身、滑地,凑到徐白的身边有些担心的说道:“行程和学业……两者之间也不知道会不会产生冲,不,是必定会产生冲突的,哎……也不知道到时候该怎么办。”
      他耸肩哈气的叹了一口气,下巴架在徐白的肩膀上自言自语道:“想要做、必须做的事情太多了,可是时间又太少了,怎么都感觉不够用呢,真是愁人。”他用日语说着刚才那番话,末了得意的问道:“我刚才的表述还不错吧?”
      徐白挑了挑眉尖——肩窝里的那张脸透着一股狡黠——他轻笑一声,同样用日语夸奖道:“非常不错,想来老师会很高兴你的进步。”
      林胜云带着点小得意的笑起来,而这时练习室突然传来敲门声——
      崔振探进来半个脑袋,一脸讶异的看着今天要考试的两个人问道:“你们怎么在这里?今天不是大考吗?”
      他边问边推开门,看着徐白和与徐白黏在一起的林胜云。两个少年郎背贴着胸黏坐在一块儿,一起回头看过来的模样,那两张帅气的脸造成双倍的视觉享受。
      这要是个姑娘站着估计尖叫声能响彻整栋大楼,可崔振的眼里却是极快的闪过一丝的怪异,他抬手掩唇咳嗽了一声问道:“考试结束了?”
      “嗯。”徐白嫌热的推开林胜云的脑袋,站起来点头应道:“考试结束了也不知道该去干些什么,索性就和胜云过来熟悉一下舞步,请了几天假怕生疏了。倒是您这么晚还不回家吗?”
      “啊,想到了一个绝佳的曲子耽误了一会儿。”崔振皱了皱眉看着似乎脸小了很大一圈的徐白,又看了一眼红光满面的林胜云,转头看着徐白叮嘱道:“不要太辛苦,你们还在长身体的阶段要是累了就回去休息,第二天再练也是一样的。”
      徐白乖乖应了,崔振又叮嘱了几句才离开,可没想到过了半个多小时这位制作人又拎着两个炸鸡袋子回来了——
      “来吧。”感觉今晚格外温柔的大魔王·崔振无视了两个学生震惊的视线,跟回自己家似得大咧咧地在地板上坐下,招呼着满目惊讶的徐白和林胜云笑道:“知道你们考试结束了也没什么礼物祝贺,这些炸鸡就当我祝贺你们的人生开启一段新的旅程。过来一起吃一些吧。”
      请客的人都这么说了,要是再客气那就太不给面子了。
      跟在崔振手下快一年的徐白拉着还有些不习惯这位魔王柔和面孔的林胜云坐下,毫不客气的张口就是一个鸡腿,又怕胜云不习惯往他手里塞了两个鸡翅。一旁稍显局促的林胜云看着素来不喜欢吃油炸食品的徐白怕他尴尬都忍着恶心吃了,也不由稍稍放松了一些逐渐放开了胃口,毕竟这个年纪饿的太快。
      三个人围在一起吃着炸鸡偶尔交谈几句,崔振放下可乐看着对徐白说哪种口味好吃不腻的林胜云忽然有感而发的长叹了一口气:“年轻真好啊,我以前在你们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曾经出过道、和成员坐在地板上吃东西。”
      林胜云惊讶的问道:“老师做过艺人?”
      “一个现在已经消失的小公司的组合。”已经横向发展的崔振笑起来,想起许多年前为了团队艰难活动的那几年目光隐隐有些沉重:“那时候没有名气,自己做海报、做歌,去找商演推销自己,有时候还会去路边卖艺赚生活费。”
      他唏嘘的说道:“这么多年过去那些团员都各奔东西了,现在还在圈子里沉浮的也就只有我了。”
      这段少年经历显然不是什么温暖的故事,徐白和林胜云都没有多问,而崔振显然也不想过于回想,打住了那追忆往昔的行为后,看着眼前两个小家伙踌躇了一会儿问道:“你们俩个最近出门,有没有感觉到被人注视……”
      徐白和林胜云摸不着头脑的问道:“什么?”可下一秒他们又马上想到火锅店的‘偷拍’事件,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迟疑的一点头:“是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吗?”
      “上个月去参加妹妹的运动会了?”崔振看着点头的两个小家伙摇了摇头,掏出手机说道:“你们的照片可真是让我们的公关吓了一跳,要不是公关部总监是从日本来的知道这一套路数,可真要想歪了。”
      徐白不解的看过去,是一张照片——
      柔和的午后阳光将整个基调调和的非常温暖,穿着白色体恤的林胜云似乎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整个人都跌向了站在他面前的男孩,穿着衬衫的徐白讶异的看着倒过来的林胜云,本能的张开手臂接住了他,因为冲击力两个人的脸贴在了一起。
      看着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非常普通的一张照片,朋友跌倒另外一位朋友扶住他而已。
      可接下来满屏幕的‘啊啊啊’无意义的单字符尖叫、‘好配’‘可爱’‘攻受’等言论,还有他们俩和真莉的‘亲子’合照就让徐白彻底变了脸色。
      “是从哪里流出来的?”林胜云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等看到路真莉的脸也出现在了照片里不免十分恼火,声调也不由高了几分:“她们怎么能把孩子也拍进去!这是偷拍!是犯罪!”
      林胜云对以后会遭遇的偷拍也是有些心理准备的否则就不会在火锅店拉徐白离开了,可以这么说,只要是出道的艺人没有几个能逃离镜头。可若是偷拍的人把家人也拍摄进去、把手伸向他们圈外的朋友……那未免有些太过分了。
      崔振握着手机指了指徐白和林胜云,长长的‘呀……’了一声:“真是,不止这么一张照片,还有好几张角度微妙的合照,要不是我们知道你们两个小子什么关系真是连我都要相信了。”他看了一眼面色不虞的徐白:“放心吧,公司已经找人把照片删除了,也警告了这个聊天室的主人。”
      徐白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郑重的谢过了崔振。
      崔振又叮嘱徐白和林胜云以后进出记得戴口罩后也匆匆离开了——他晚上还有一个聚会,要不是刚才看到林胜云粘着徐白的样子想起这一出事情来,早该走了。
      “虽然那些出道的前辈都在搞CP,可我……”林胜云将崔振送出练习室,站在门口浑身不得劲的挠了挠头,转身看着继续看着DV影像的徐白说道:“我真的没有想过这件事情——”他蹲到徐白身边:“以后公司要是给我组CP,阿尔,”他挽住了徐白的脖子商量道:“你得是我的官配!我要是上面那个。”
      徐白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跳舞喘的要断气的人,无情的说道:“跳半小时就气喘如牛的上位?明天开始晨跑吧。”他收拾好没电的DV,掏出手机低头编辑着短信,他得将事情告诉全素珍,让这位舅妈多注意家人的安全。
      “虽然你的气息比之前好了很多,但还是有些严重,明天开始跟着我三公里晨跑?”徐白斜了他一眼。
      为了那莫名其妙的TOP,林胜云非常积极的应了一声。
      这件事原以为就到此为止了,毕竟崔振都出马了,但没想到还是出了一点事故。
      第二天晚上,徐白和林胜云外出采购生活物资的时候在超市碰见了一群叽叽喳喳的女生们,她们起先没有注意到徐白和林胜云,但当某位女生或许是从头发丝瞧出来那两个戴口罩的是个帅哥?以后就兴奋的看着在生活用品区晃来晃去的两个人,手机镜头毫不避讳的对着他们拍摄。
      林胜云和徐白交换了一个眼神,本不想理睬她们尽快采购完就回去,可那群女生时时刻刻跟在屁股后面的感觉着实不太好受,尤其是那不小的音量里所包含的内容——
      “个子好高啊,好登对!”
      “啊啊啊!你看到他们的对视了吗?好甜啊~”
      “买的都是生活用品,他们住在一起吗?’”
      “天呐,他们就是一对吧!”
      “啊啊啊!好激动!你猜哪个上哪个下?”
      ……
      被当做谈资的林胜云不自在的看了一眼徐白,后者根本就没在意身后的跟屁虫们,气定神闲的比较着两款洗发水,他也不好意思发火只是忍了。
      只是那些女生说的话越来越过分,其中一位女生更是由徐白白皙、修长的手联想到其它和谐运动,那拿着他重视的亲故开颜色玩笑的样子让林胜云终于忍不住的转身,气势汹汹的大步走过去,眼里都是怒火可口气还是得礼貌的咬牙道:“麻烦请不要拍照不要跟着我们,我们两个并不是艺人。”
      他重重咬字:“也不是爱人!”
      “哦~”被发现的女生一点儿也不觉得害臊,反而发出一个表达十分可惜的音节来:“哥哥,你和那位哥哥多配啊。”她因为林胜云好听的声音而面色娇红,不由脑补着口罩下的帅气脸庞,边娇嗔的撒娇说道:“我们拍照,也是希望这种上天赐予的美貌让更多人看到。”
      我都包成一个木乃伊了你是哪里看出来天赐的美貌?跟踪狂能不能不要瞎说话?
      口罩蒙住大半张脸的林胜云抽了抽嘴角,深吸了一口气克制着满腹脏话接着恳求道:“请不要这样了!这会给我们造成困扰,请不要这样。”
      “哥哥~”女生抬头看着眼前这位高大男生漂亮的眼睛,娇娆做作的说道:“那哥哥摘下口罩让我们看一眼你的样子吧,等看到哥哥的样子我们就不拍了,哦,”她手指一指徐白:“那位哥哥也要~”
      这浪的不行包含调戏的尾调让站在一旁看事情发展的徐白拧起了眉头,他的耐心在这位女生对待胜云玩弄般的言语里消失殆尽,直接用字正腔圆的中文说道:“我拒绝。”
      气氛有一瞬间的停滞,接着那女生的态度猛然转变,表情变得及其刻薄,就连步子都往后退了两步和林胜云空出了一段距离:“哈,原来是中国人啊……”她阴阳怪气的说道,接着冷笑着删除了手机里的照片,嘴里不断的骂着脏话:“早说你是中国人不就好了,带个口罩神神秘秘的装什么韩国人。怪不得我说闻到一股臭味,原来是你们这些脏东西身上发出来的。”
      “小姐!”林胜云的眼里一闪而过几丝愤怒,突然高声说道:“请你为你刚才的言论向我朋友道歉!”
      “我就不!”女生被林胜云猛然提起的音量吓得抖了一下,仰着下巴佯装强硬的厉声说道:“中国人就是脏!不爱洗澡!你凭什么要求我道歉你这个脏东西!”
      “你是丽台女子中学的学生——”林胜云冷笑一声,抬手指了指她的校服和衣服上的名字:“丽台女子中学校风严厉,严禁学生在外惹祸,我如果一份投诉信写到你们学校,你猜你会得到什么处分?”
      女生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
      “还有——”林胜云用济州岛方言说道:“我的朋友是中国人,可我是韩国人。”
      被林胜云保护的徐白站在后边,口罩里的嘴角微微一翘,笑眯眯的看着朋友摆着‘大哥’的气场教育着女生。
      那女生害怕林胜云当真会写信给学校,处分一旦背上就再也消除不了了,在巨大的心里斗争之后在面对这件事可能的后果后,她咬着唇角憋着气嗡嗡说道:“对不起。”
      得了道歉林胜云拉着徐白转身就走,连个眼神都不想再给那几个无知的学生。
      “阿尔,”他看了一眼看不出情绪的徐白:“不要和她生气,这种人毕竟只是少数。”
      被维护的徐白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拍了拍林胜云的肩头——
      林胜云说错了一件事,其实这种‘女生’挺多的,像胜云这样不对徐白身份过多关注的才是少数。
      2008年的韩国对于中国了解的不多,社会上存着各种歧视,这种歧视各行各业都有,好比娱乐圈——那位SJ的中国前辈不也因为他外国人的身份被迫带着面具上了舞台,直到最近几年才摘下那‘羞辱’意味的银白色面具?
      徐白当初会选择LM也是因为它背后的资本大部分是外资力量,公司一半以上的高管都是外国籍,虽有偏见但不像韩国人隐隐还带着一丝仇视。
      只是今天那个女生的言论还是有些刺激到了徐白,让好胜心一向并不强的他倒真想看看——若有朝一日一个中国人站在南韩潮流顶端的时候,这些厌恶中国人的家伙们的面孔会变成什么样。
      倒是真的有些刺激呢。

  • 作者有话要说:  1.韩庚出道是05年,打官司解约是09年。带面具是因为当时他是第一个南韩务工的,SM公司没准备不知道ZF还有这种规定,当时外籍人员只能签约两家电视台在这里演出,所以其他电视台韩庚只能戴面具,不露脸。
    2.我个人觉得偷拍是一件非常不好的事情。
    3.以前我也是个‘腐女’,现在依旧会看耽美,是个以前见到俩男人在一起就‘啊啊啊啊’的脑残,是真脑残,觉得当时的自己可能脑子里面全是泡。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