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这还差不多。小没良心的。用着我的时候就知道叫表哥了。”
      
      少年哼笑了一声,快步走到燕宁的面前,只是迟疑了一下,又退后了几步,仿佛唯恐身上的寒气叫燕宁更难受了。
      
      只是他看了几眼窝在被子里的小丫头,又对一旁的阿蓉说道,“我去外头等着。”他似乎突然觉得从前一直很习惯往来的小丫头,在这一次落水之后,此刻看着自己的那双眼睛变得雾蒙蒙的,叫他突然感觉到了男女之间似乎是不一样的。
      
      这种感觉叫他有些意外地怪异,只是来不及想太多,他就退出了屋子,看见他就这么出去了,阿蓉不免笑了一声说道,“他可算是有些规矩了。”
      
      “阿卫表哥可好了。”燕宁小声儿说道。
      
      她垂着小脑袋,抽了抽鼻子。
      
      回到了十二岁的时候,她能够重头来过,她已经决定不要当个哭包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看到年轻的表哥姜卫笑着走过来,目光爽朗,笑容英俊,她就觉得心里酸涩得不得了。
      
      姜卫是她的三表哥,是从小儿和她一块儿玩到大的。
      
      虽然比她年长了一些,可是姜卫却从小就对她充满了耐心。
      
      当大表哥二表哥都嫌弃她是个小哭包的时候,只有三表哥总是跟在她的身边拍着胸脯问哭哭啼啼的自己。
      
      “谁欺负你了?跟表哥说,表哥给你撑腰。”
      
      “快别哭了。哭得都不漂亮……虽然你也不怎么漂亮……那不是更丑了么?”
      
      他总是叫她有点生气,可是每一次自己想要哭着的时候,却都会出现在她的身边。
      
      她想要什么,姜卫也总是努力地帮她去得到。
      
      就仿佛这一次的落水,她从水里被捞出来的时候,姜嬛似乎大声说自己不是有意的,是姜卫勃然大怒,把姜嬛差点也丢到湖里去。如果不是理国公闻讯赶到,或许姜嬛真的已经被姜卫和阿蓉给扔到湖里跟燕宁一个下场了也说不定。
      
      只是叫燕宁记得的并不是只有这样的维护,而是当燕宁十五岁的时候,理国公夫人动了心思,要把燕宁许配给姜卫。因为她这样软弱,总是哭唧唧的,又胆小怕事,理国公夫人抚养她长大,对她如同对亲生女儿一样,因此唯恐燕宁嫁到外面去会受苦。
      
      她大舅母挑来挑去,决定把她嫁给姜卫。
      
      姜卫是理国公夫人所出的第三子,作为幼子,不需要承担家门重担,燕宁也不需要如同国公府的长媳一样受到许多挑剔的目光。
      
      而且姜卫又和燕宁从小儿就兄妹情深,他一直对她很好,绝对不会做叫燕宁伤心的事。
      
      姜卫对这门婚事没说什么,燕宁却只想嫁给沈言卿。
      
      当沈言卿求娶她的时候,姜卫同样没说什么,只希望她幸福地生活,那时候燕宁就想,或许对于她和姜卫的婚事,姜卫也只不过是无所谓。
      
      他如果娶了燕宁,就会对燕宁很好。
      
      可是如果娶不到,似乎姜卫也不会为她伤心。
      
      他在燕宁成亲之后去了军中,去了边关,燕宁嫁给沈言卿之后和沈言卿的关系最坏的那两年住在十皇子的府上,就时常听说姜卫已经是春风得意的少年将军。
      
      他在边关风生水起,在军中颇有人望。
      
      那应该是过得很好吧。
      
      时隔多年,当燕宁看到了更加年轻的姜卫,她觉得自己的心里又怀念,又觉得有些愧疚。
      
      她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大的麻烦,会叫人很困扰。
      
      如果没有她,姜卫的生活过得多么的舒心。
      
      他并不需要去照顾一个哭哭啼啼,软弱得一时都不能没有他的弱小的小丫头,也不需要在边关的时候却要分心去想自己的妻子会不会害怕,会不会胆怯,会不会又哭了。一想到这里,燕宁吸了吸鼻子,把自己软软地靠在了阿蓉的肩膀上。
      
      她不知道上一世,当阿蓉和自己的死讯传到边关,姜卫会是怎样的心情。
      
      她只希望姜卫不要太伤心,不要再为自己难过了。
      
      “好了,快点穿衣裳吧。”阿蓉见燕宁虽然依旧在发烧,头是滚烫的,一张小脸儿烧得通红,眼睛越迷蒙似乎迷迷糊糊的,可是却执意要去见姜嬛。她心里不由轻轻叹息了一声,摆手叫身边的丫鬟来给燕宁穿衣裳。
      
      倒是燕宁恍恍惚惚地看着阿蓉身边的大丫鬟笑吟吟地服侍自己,不由呆呆地问道,“拂冬呢?”她的身边有四个大丫鬟,拂冬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开始服侍她了,想到上一世直到最后的陪伴,燕宁觉得自己十分想要看到拂冬。
      
      “她正忙着给你煎药呢。不如叫藏秋来服侍你?”以为燕宁是不习惯自己的丫鬟的服侍,阿蓉温和地问道。
      
      藏秋是燕宁身边另一个最亲近的大丫鬟。
      
      燕宁的脸陡然微微发白。
      
      藏秋……
      
      她听到这个名字就觉得心中生出无比的厌恶还有痛恨。
      
      “不要她!”燕宁抓着阿蓉的衣摆垂着头,觉得自己透不过气来,又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冰凉,眼眶酸涩得几乎守不住眼泪,低声说道,“我不要她!”
      
      她的声音微弱,只有阿蓉一个人都够听见,可是她脸上激烈的,痛苦的表情却叫阿蓉若有所思地垂了垂眼睛。她的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扶着燕宁娇小的身体柔声说道,“好了。知道你心疼你身边的人不愿意叫她们累着。不叫她过来服侍了。给表姑娘换衣服吧。”
      
      她吩咐了自己的大丫鬟。
      
      那大丫鬟倒是觉得燕宁是个十分体恤丫鬟的主子,笑着点头,给燕宁整理好了,这才叫站在门口吹冷风的姜卫进来。
      
      英俊挺拔的少年大步流星地进来,顿时震惊了。
      
      “你们这……要不要这么夸张啊。”他就看着此刻趴在床上的一颗大大的毛球惊呆了,那颗毛绒团子小小的一颗,缩成一团,毛茸茸的雪白的皮毛把那小东西的全身都包裹得密不透风,不大一会儿,似乎听到他的声音有些不好意思,毛茸茸的团子抖了抖,从皮毛底下露出一张清艳可怜的小脸儿来。长长的黑发之下,一双眼睛藏着可怜巴巴的泪水,她怯生生地从皮毛底下看了姜卫一眼,又扭了扭小身子,把自己躲进了皮毛里头。
      
      仿佛只要这么藏着就十分安全了。
      
      “闭嘴。阿宁如果吹了风唯你是问!”阿蓉一点都不觉得把自家表妹包裹成一颗毛球有什么不对,见姜卫这没心没肺的还在叹为观止,就起身招呼姜卫过来说道,“路上小心些,别再叫阿宁吹了风。她正发烧呢。”
      
      阿蓉的心里只觉得理国公此刻跟她母亲理国公夫人闹腾实在是有些过分了。燕宁都快要病得没气儿了,可是理国公竟然还有脸为了姜嬛在这里吵闹,这简直完全没有把燕宁放在心上。
      
      “知道了,知道了。”虽然姜卫年长,不过却很畏惧阿蓉,见阿蓉扶着把自己缩成一团的燕宁起来,他直接蹲在了床边。
      
      雪白的毛球抖了抖。
      
      阿蓉小心翼翼地叫丫鬟们帮着,把这颗胆怯得浑身皮毛乱抖的毛球转移到了姜卫的背上。
      
      当燕宁趴在了少年单薄并不强壮的背上,她吸了吸鼻子,吧唧,趴在姜卫的后背,抱住了他的脖子。
      
      “别把鼻涕哭到我的衣裳上啊。”姜卫一边嫌弃地说着,一边却松了松自己身上的狐裘,叫燕宁的一双雪白的小手可以探进自己的狐裘里免得冻了手。
      
      他笔直地站在那里,由着阿蓉又给整理了一番燕宁身上的大大的白狐披风,当披风把燕宁严实地笼罩起来,此刻姜卫的身上仿佛只是挂着一颗毛茸茸的白团子,阿蓉这才放心地对姜卫说道,“去吧三哥。”她的笑容温和,燕宁却抖了抖,小心翼翼地从披风之下露出半张涨红的小脸儿怯生生地问道,“大表姐,你不和我们一起去么?”
      
      没有大表姐,她会很怕。
      
      阿蓉看着燕宁央求的目光,微笑了一下。
      
      “我随后就到。”她目光温和地说道,“等我叮嘱你屋儿里的丫鬟几句话。”
      
      她显然是叮嘱这些丫鬟要怎么服侍燕宁,燕宁不由有些不安地揪了揪自己手里的皮毛,小声说道,“大表姐,你不要,不要骂拂冬好不好?她可好了。别叫拂冬受委屈。”
      
      上一世的时候拂冬就算她失宠失势却一直对她不离不弃,这和成了沈言卿的通房丫鬟的藏秋完全不同,到死拂冬都在她的身边守着她。燕宁知道阿蓉眼里不揉沙子,唯恐因这次自己落水,拂冬被阿蓉责罚。
      
      “知道了。我不骂她。去吧。”阿蓉微笑着给她盖上了披风,叫姜卫背着她去见理国公夫人。
      
      他们一出去,燕宁都不由自主地抖了抖,感觉到姜卫在任劳任怨地背着自己往理国公夫人的上房去,她觉得闷得厉害,又热得不行,犹豫了一下,偷偷掀开披风的一角往外看。
      
      此刻正是穿行过后院的一处花池,冬天的花池已经惨败得没有了花朵,不过因太夫人大寿因此还有些绢花之类的十分喜庆,燕宁贪婪地看着,却突然见远远的,正有几道挺拔高大的身影走过来。
      
      最中央的那道身影英武高大,就算看不清模样,却依旧气势逼人,将他身边所有人的气势全都压过。就算燕宁觉得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那人的身影,可是却觉得莫名的,自己的心里跳得几乎不能控制自己。
      
      她的心跳剧烈,呼吸都要窒息,明明没有靠近,可是却看着那道叫自己到死都记到心里的身影浑身发抖。
      
      一股热血冲到脑顶,她觉得脑海中又烧得厉害。
      
      那是楚王。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嗷呜丫°的手榴弹还有千彺、胖丫儿、哼哼爱决大、碧叶素花和璇的地雷啦么么哒(?°з°)-?~
    今天是端午节,大家吃粽子了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