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貔貅贾赦》墨染青丝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7-11 12: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原是红宝石镶嵌成的梅花树,现下被摔得树干也断了,梅花也凋谢了,零零散散的小物件掉了满地。
      
      “啊呀,这还是你们家送来的。”贾小敬直皱眉道,“我爹又要揍我了。”
      
      贾小赦也没想到破财来得这么快,不在意地摆摆小短手道,“明日再送你个更好的,梅花有什么好看的,倒霉倒霉,一听就不吉利。”
      
      “你知道什么,梅花不惧严寒……”贾小敬立马就要给贾小赦来个梅花相关科普,结果就见贾小赦捂着耳朵翻身窝到床最里边去了,口中还念念有词道,“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以前紫微帝星让他勤加修炼,早日修成人形,他就拿这两句出来说。
      
      就是那会儿蹄子捂耳朵不太方便,还会被主人揪耳朵。
      
      贾小赦自我安慰地又找到了一项手的优点。
      
      贾小敬超气的,但是想一想还是算了,脱了鞋子上去扒拉贾小赦,“脱了衣服再睡,这样不舒服。”
      
      贾小赦被他烦得不行,由着他给自己脱了外衣,又盖了薄被子。
      
      本就是贾敬午睡的时候了,他给贾小赦拍了几下后背,自己就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嘴里还含糊地道,“我是王八,你就是小王八。”
      
      “是啊,伯父和我爹是俩大王八。”贾小赦故意也去戳他的脸,“敬大哥?”
      
      贾小敬抓住他的手,只觉得热乎乎又肉嘟嘟的,无意识地低头亲了一下,“不闹,睡觉觉了。”
      
      贾小赦呆住了,他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被人亲。
      
      感觉好奇怪。
      
      但是心里忍不住地就高兴了起来。
      
      他慢吞吞地挤过去,努力用另一只圈住贾小敬,小声嘟囔道,“算啦,给你抱一下,还是让你发财吧。”
      
      贾小敬没有听见,只是把他搂得紧了一些。
      
      见着他们靠在一起睡熟了,丫鬟们才敢上来把帐子放下,收拾了地上砸坏的盆景。
      
      两个熊孩子这一觉足足睡到傍晚时分,要不是大史氏亲自来抓人,贾小赦还不肯起床。
      
      他揉着眼睛道,“困。”
      
      “乖,吃了饭再睡,你这会子睡了,晚上又要睡不着了。”大史氏把他抱起来,想给他套衣服。
      
      贾小赦做四脚吞金兽做惯了,貔貅平时也不太睡觉,困了的时候就往窝里一蜷,主人看他睡着了也不会去动他,只等着他睡醒了去把窝补上就成。
      
      他是真的不太理解人为什么晚上要睡觉。
      
      所以他特别理直气壮地道,“晚上睡不着就不睡了,我不饿,不想吃饭,想睡觉。”
      
      不会说话吧心疼,会说话吧熊得不行,饶是大史氏也磨了一会儿牙,想把熊孩子拎起来,“晚上不睡觉,你准备干什么,做贼去?”
      
      “我可以跟敬大哥玩!”贾小赦赖在她怀里不肯动,“想睡嘛想睡想睡想睡嘛。”
      
      “敬儿晚上也是要睡觉的,不信你问他。”
      
      贾小敬挠挠后脑,“其,其实不睡也行。”
      
      大史氏瞪着他,“再说一遍?”
      
      “睡,睡的……”贾小敬迫于他/娘的威严,只得改口。
      
      大史氏揉着贾小赦的脑袋,利诱道,“你现在起来了,伯母就给你个有趣的玩意儿,好不好?”
      
      贾小赦这种小气吧啦的神兽才不会贸然上当,他是要谈条件的,“先让我瞧瞧,有趣了才起。”
      
      其实闹了一通也清醒了,就是作得慌。
      
      大史氏忙叫把宫里赏下来的走马灯点上提过来,“你瞧了就知道,保准喜欢。”
      
      宫里的走马灯做得自是精致无匹,烛火燃起,热气上升,推动着里头的叶轮,灯笼就投射出的影子就一圈圈转了起来。
      
      因着是要往下赏的,图案比较中规中矩,就是寻常骑马武士的样子。
      
      “好玩吧?”贾小敬问道,“我还有几个这样灯,你要是喜欢,都给你。”
      
      贾小赦看着武士的影子转了几圈,就没兴趣了,扭头道,“给我做个貔貅的好不好?这个不好看。”
      
      要不是他眼巴巴地看过来可怜又可爱,贾小敬几乎就要吐槽了——貔貅有什么好看的。
      
      “好,我让他们画了貔貅的样式来让你挑。”
      
      贾小赦这才肯乖乖去吃晚饭。
      
      大史氏带着俩孩子在里间吃晚饭,外头坐着那俩爹,他们还在操心院子里的金子,真的是想了又想,也没记起来家里有这么份产业。
      
      从有他俩开始,这院子小三十年没动过了,要埋了这么些的金砖,他俩能不知道?
      
      金砖上什么印记也没有,不大像干净钱。
      
      “得查一查,这金子古怪得很。”贾代善道,“你觉得会不会是前朝留下的?咱们这宁荣街前朝是什么样啊?”
      
      “你不知道,我就知道了?”贾代化鄙视地看了他一眼,“你也是打小从宁国府长起来的好不好。”
      
      宁国府比荣国府传承要多一辈,得从他们两个的祖父论起。
      
      宁国公的爵位是传给贾代化他爹贾演的,贾代善他爹贾源当时常年征战,贾演不放心孩子,因此他们这房就一直没分出去。
      
      后来直到贾源因功封爵,贾代善跟他爹才搬出去,确实是打小跟着贾代化一起长起来的没有错。
      
      年幼的时候偷喝酒,喝多了上头还拼命管贾演叫爹,把贾源气个半死,摁着抽了好几顿。
      
      可见兄弟长得相似,以及弟弟把儿子托付给哥哥照顾是老一辈就留下的传统了。
      
      “你是我哥啊,你不知道我还能知道?”贾代善奇怪地看着他,“而且你是族长啊,我又不是。”
      
      “啧,听你说得这话,要脸不要了?”贾代化指着他刻薄道。
      
      大史氏怕他们又打起来,在里头咳了两声以作提醒,“咳咳,国公爷,说正事。”
      
      贾小赦没想到他们为了金子的来历要纠结这么久,他们烦,他瞧着也烦,索性指点他们算了。
      
      因为财气相连,貔貅是可以读到金银法宝身上所发生的故事。
      
      不过仅限于成型后,还要成型时间够久,要是问哪座山哪个矿里挖出来的,就遭不住了。
      
      这些金子来历的确跟俩爹猜得一样,不太干净,也不是贾家人自己的,而是被人暗戳戳挖了地道藏进来的。
      
      “我刚看到东边好像有一个洞,黑漆漆的像是可以通出去。”贾小赦举着勺子,“我一会儿吃完了可以去洞里看看吗?”
      
      “不可以。”
      
      几个大人一起回绝了他,只有贾小敬小声地道,“别急,晚上我带你偷偷去。”
      
      以贾代化的耳力,足以听得一清二楚,他一拍桌子,“怎么哪儿都你的事!带着你弟弟学点好!”
      
      贾小敬撇撇嘴,完全没有在怕的。
      
      “赦儿说瞧见洞了,可能是有地道。”贾代善被儿子启发了,赶紧夹了两筷子菜,“赦儿快吃,爹带你去钻洞。”
      
      贾代化抽了一记他的后脑,“有你这么当爹么?不靠谱!”
      
      贾代善反手就是一下,刮了他哥一脸京酱肉丝。
      
      等他们吃完饭,天早就黑了,院子里点了不少灯,亮如白昼,金子已经都被起出来了,树也挪走了,露出一丈见方的大坑,贾小赦指着其实没被挖出来的地道入口,半点不心虚地撒谎,“我白天瞧见就是这里,是不是被土又盖住了?”
      
      负责守在坑边上的小夏有些纳闷,但还是举着家伙把那块给刨开了,“嘿!国公爷,您瞧。”
      
      洞口完全掘出来也只有半人高,人要么趴着要么弯腰才能进去,挖得也很粗糙,拿灯笼照了能瞧见里头腐朽的木杆,这么多年没塌也算是个奇迹。
      
      “行了,封上吧,随它是个什么,回头把槐树重新种回去。”贾代化怕贾代善真犯浑,还特意警告他道,“你也瞧见了,不是什么话本里的密道,别赶着去送死。”
      
      “我又不傻,这真进去了,连棺材都省了,直接就埋了。”贾代善抱紧了贾小赦,“只是家里多了这么一个东西,总是不好。万一有人不怕死回来寻金子,从这里头爬出来了,多瘆得慌。要不然把树到后边去,这里全拿青石板封了,改成小池子,下头有动静,水面容易瞧出来。”
      
      想想都后怕,家里被人挖了地道,要真有歹人顺着地道进了宁国府,求财还倒罢了,给他们来个杀人灭口、政治陷害,说不得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贾代化也想到这点了,自然点头。
      
      这活就不好叫侍卫干了,只让他们轮班先守着,明日再请工匠来填池子。
      
      大史氏对于这两个没有生活常识的国公爷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无语道,“建池子容易,水哪里来?总不好弄一池子死水搁着,哪怕天天换水,也够呛,天一热就得发臭引虫子。”
      
      贾小赦懵逼了一脸,怎么他们又纠结上了。
      
      好烦。
      
      贾代化瞧见了他的表情,被萌得不行,他其实也觉得挺烦的,大手一挥就有了决断,“那就全封上。要看树就去后头会芳园。走,伯父带你去看花好不好?”
      
      贾小赦还没说话,就听到小夏嚎了一嗓子,蹦得老高了,指着那洞口道,“妈呀,有鬼啊!!!”
      

  • 作者有话要说:  鬼:哈喽?
    鬼:妈个鸡,老子金子呢?
    谢谢 happy 的地雷,么么哒一个=3=
    贾小赦到现在为止,给我招了一块钱的财了,四舍五入就是一个亿!
    走马灯圈出来,要考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