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貔貅贾赦》墨染青丝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7-09 12:15:5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琉璃正在打点去庄子里要用的行李,诸如被褥衣衫吃食玩具,都是要带上的。
      
      冷不防小史氏要见她,她只当是夫人想问一问赦哥儿的情况,高高兴兴地就去了。
      
      小史氏一碗燕窝还未用完,正不耐烦地搅着剩下的汤水,见了琉璃便是一个笑脸,“来了?”
      
      “奴婢见过夫人,不知夫人有什么吩咐。”琉璃屈膝行礼,“赦哥儿……”
      
      小史氏砰的一声把碗搁在桌上,脸上的笑容就跟戴着面具似的,“你既然说是我吩咐你,怎么还敢擅自开口,莫非太夫人教出来的规矩就是这样?”
      
      “奴婢知错。”琉璃说着就跪下了,“请夫人消消气,莫要因为奴婢气坏了身子。”
      
      “你是服侍赦哥儿的辛苦人,我怎么敢生你的气。”小史氏看了鸳鸯一眼,“还不快把你琉璃姐姐扶起来。琉璃啊,今儿叫你来,是为着你的亲事,我陪嫁里的赖元,前两个月已经升了三等管事,配你倒也不算辱没。”
      
      琉璃是个心里极有成算的,她本打算服侍贾赦到二十五岁,然后求了府里放出去嫁人做正头夫妻的。
      
      外面还有人在等着她。
      
      只是她对小史氏的性情有一些了解,知道她看着开朗活泼,最是讨厌别人违逆她,因此也不敢直接回绝,故作羞怯道,“多谢夫人为奴婢费心,只是赦哥儿还小,奴婢想多服侍他几年。”
      
      小史氏以己度人,难免也觉得琉璃是嫌弃照顾痴儿难以摆脱,“你且放心,我自会另挑了好的替你。”
      
      鸳鸯笑嘻嘻上来凑趣道,“琉璃姐姐大喜,赖管事可是个能干利落的。”
      
      琉璃思忖着不行先应下来,再想法子去求贾代善,就见小丫鬟一面掀了帘子一面通报道,“宁府大夫人身边的金铃姐姐来了。”
      
      没眼色规矩的东西。
      
      小史氏狠狠瞪了那小丫头一眼,扯着嘴角,皮笑肉不笑地道,“今儿可是贵脚临贱地,金铃姑娘怎么来了?”
      
      金铃不过十六岁,却堪称大史氏身边第一心腹,连着鸳鸯见她都有些犯怵,她姿态优雅地给小史氏福了一身,落落大方地笑道,“瞧您说的,金铃不过是做奴婢的,怎么当得起。今儿赦哥儿病好了,咱们国公爷和夫人高兴得什么似的,正和荣国公一道庆祝呢,夫人想着您身子重,去了呢不方便,不去呢,又成了一个人孤零零的,所以叫奴婢给您送了拜过祖先的贡品过来,也沾沾喜气。再一个,赦哥儿屋里的琉璃得跟我一道过去,赦哥儿方才还要她呢。”
      
      小史氏还没反应过来,“什么叫病好了?赦哥儿病了?”
      
      金铃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奴婢失言了,怎么能叫病了,赦哥儿是有大造化的,如今时辰到了,自然造化就来了。”
      
      “什么造化?把话说清楚,怎么也没个人来报予我知道,我们国公爷什么时候带着赦哥儿去的宁府?”小史氏一句接着一句,语气急促,她总是觉得哪里不对。
      
      琉璃便道,“方才奴婢就是想和夫人说这桩喜事,赦哥儿早起哭过几场之后,就会认人说话了。”
      
      “何止呢,见了咱们国公爷和夫人,脱口便会叫人,可见赦哥儿平时虽不声不响,可谁对他好,谁对他歹,心里清楚得很。”金铃挤兑小史氏道,又怕她动胎气,说过几句便又道要带琉璃过去。
      
      小史氏脸色难看至极,咬着牙道,“我的儿子,倒要叫你们夫人来帮着庆祝,满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
      
      金铃脆生生地道,“奴婢也奇怪,奴婢没读过几天书,也知道有句话叫疾痛惨怛,未尝不呼父母,可见稚子对父母之依赖。怎么赦哥儿清醒之后,竟也不吵着要母亲?”
      
      “滚!还轮不到你这个奴才秧子来拿话糟践我!”
      
      但凡手边能及的杯盏碗碟,小史氏抓着什么是什么,扬手朝着金铃砸去。
      
      金铃往后退了几步,看着被污了罗裙,面不改色地道,“那奴婢就告退了。琉璃姐姐,还不跟上来?”
      
      鸳鸯赶紧去留她,到底也没留住。
      
      “咱们两个挤一挤就是了。”金铃拉着琉璃和她坐同一顶小轿,“我们夫人也想见见姐姐,往日你跟过来的少,夫人正觉得亏待了姐姐你。”
      
      “平日都是奶娘在服侍,她在夫人面前得宠,我也只好偷偷地照料赦哥儿一些。”琉璃长长地松了口气,“多谢金铃姑娘救我,方才好悬。”
      
      “我比姐姐小好几岁,姐姐只管叫我妹子就成。”金铃也不多问,只挑着贾小赦平日的饮食起居说了几句,没多会儿功夫二人便从小轿上下来,到了宁府二门。
      
      席面摆在正院的槐树下面,贾小敬正蹲在贾小赦的椅子前头,不是拿言语骚扰他,就是用指头去戳他圆鼓鼓的脸。
      
      大史氏也没避嫌,跟着一起坐了,亲手端了菜粥在喂贾小赦。
      
      贾小赦困劲还没过,嘴里含着粥,被贾小敬烦得不行,直拿蹄子拍贾小敬,还不敢使太大力气,就跟收了爪子的猫一样。
      
      胖乎乎的小手跟猫儿的肉垫似的,一下下软乎乎地糊在脸上手上,贾小敬骚扰得更勤了。
      
      “你好烦!”贾小赦瞪圆了眼睛,企图展露一只貔貅的威严。
      
      “嘻嘻嘻,赦儿真有意思。”贾小敬又去戳他的小肚子,“真软。”
      
      貔貅的肚皮怎么容许你们这等凡人侵犯!
      
      贾小赦:我跟你讲,你完了。
      
      贾小赦深吸一口气,扯着嗓子嚎道,“爹!伯父!伯母!他欺负我!”
      
      “敬儿!”大史氏最先出声,佯装板了脸孔,“吃你的饭,别吵赦儿。”
      
      贾代化和贾代善正你一杯我一杯地拼酒,听见贾小赦嚎,赶紧搁下杯子,都凑过去要抱,结果贾小赦一个也不要,指着缩在边上偷笑的贾小敬,气鼓鼓地重复道,“他欺负我!”
      
      贾代善就语气宠溺地道,“得叫敬大哥。”
      
      贾小赦从善如流,“敬大哥欺负我!”
      
      快揍他!
      
      从前九重天上有星官欺负他,他就是这么对着主人嚎的,结果那几个星官被主人狠狠揍了一顿。
      
      贾代化撩起袖子就去抓儿子,“混账东西,叫你欺负你弟弟!”
      
      贾小敬也是熊得不行,拔腿就跑,还挺委屈的,“我哪里是欺负他,我这是稀罕他!多好玩儿啊,软绵绵的。”
      
      他带着他爹绕着树跑,不但没有摆脱他爹,还被自己转晕了,被贾代化拎着后领给提起来了,“啧,老子也稀罕稀罕你,我瞧着你也挺好玩儿。”
      
      大史氏哭笑不得,“成什么样子,还不都给我停下!”
      
      一扭头瞧见金铃领着琉璃站在边上笑,就亲切地招手示意她们过来,“坏丫头,回来了也不出声。”
      
      金铃道,“瞧着国公爷和敬哥儿兴致好,不敢搅了。这就是琉璃姐姐了,夫人许是没见过,她一向都留在荣府里伺候。”
      
      “就说你笨,从前琉璃是服侍荣府太夫人的,我同她可是常见面的。”大史氏拉过琉璃的手,笑着打量了一番,开门见山地道,“你再辛苦几年,等有人接手了,我便风风光光地把你嫁出去,嫁妆都包在我身上。”
      
      琉璃红着脸谢了恩,想接过大史氏手里的粥,“奴婢来喂吧。”
      
      “不用,你和金铃下去歇着,咱们一家子自己吃就行。”大史氏不肯。
      
      贾小赦歪着头看了一会儿琉璃,发现她不但红鸾星动,更有富贵之气环绕周身,只怕是在自己身边服侍不了多久了。
      
      他之前虽然神智未苏醒,但是貔貅的神魂还是在的,这些对他有善意的人,都会受到貔貅财气的回馈,开运招财,不在话下。
      
      吃完菜菜粥,爹们还在喝酒,贾小赦拒绝了大史氏要抱他午睡的想法,迈着自己的小短腿在院子里左摇右晃地溜达。
      
      “还真是奇了,半天功夫说话走路都会了,可见好饭不怕晚。”贾代化道,“敬儿,看着些你弟弟,别叫他摔了。”
      
      贾小敬恨不能把栓旺财的绳子给贾小赦用上,别看人家腿短,可是还怪灵活的,晃晃悠悠地时不时还来个小跑,叫他瞧着紧张得很,一直张手护在贾小赦身边,生怕这胖团子扑地上了。
      
      走过两圈,贾小赦对于用两条腿走路习惯得差不多了,一扭身子摆脱了贾小敬老母鸡似的手,哒哒哒就肆意奔跑起来,满院子地撒欢。
      
      贾小敬赶紧着追呗,这胖团子坏得要死,还带着他绕树。
      
      “嘻嘻嘻,抓不到我!”贾小赦见他伸手来捞自己,忙往边上一跳。
      
      不知是树下的土新松过,还是前些时日下雨给泡的,他脚下的土竟直接塌了,把他给陷进去了。
      
      “哈哈哈……你再跑啊!”贾小敬得意死了,上去要把他挖出来。
      
      结果离着有一两步的地方,也塌方了,自己也给陷进去了。
      
      一个萝卜一个坑。
      
      两个熊孩子两个坑。
      
      贾代善自是没有他堂兄沉稳的,瞧见了一口酒扭头就喷在贾代化脸上,“噗!瞧这俩兔崽子。”
      
      “呵,我瞧着这大兔崽子皮也是松了。”贾代化一摸脸,冷笑道,“别以为当着赦儿的面,我不敢揍你。”
      
      贾小赦还等着人来挖萝卜呢,结果就看那俩爹自己打起来了。
      
      还不是菜鸡互啄那种。
      
      两个人武力值相当,一招一式夹杂着劲风,瞧着挺好看的。
      
      也热闹。
      
      贾小敬大概是习惯了,认命地自己从坑了爬出来,正要去解救胖团子,忽然坑底有什么东西亮晶晶的。
      
      “这是什么东西?”
      
      “你是不是笨!这是金子啊!”贾小赦吸吸口水。
      
      这金子成色不错,十分想啃。

  •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招财招的慢了,明天一定要招到
    啊,小朋友真可爱
    我真的超级喜欢写熊孩子了,因为我就很熊。
    我爹一直嫌弃我烦,荣国公贾赦里有句台词是我爹说我的——“怎么会有人话这么多”
    据说从我十个月会说话到现在, 一直叨叨叨没有停过。
    我真是厉害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