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不,今天锦鲤了 ...

  •   尤球球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的场景。
      
      她本来吹着空调房里的冷气,翻着手中的剧本舒服的快要睡过去了,那边原本坐着隔着十万八千里远的两个人就吵了起来。
      
      “你是这部剧副导演的干女儿?”
      
      “我看是干女儿吧。”
      
      中华文字博大精深,就变了个语调,内容就完全不一样了。
      
      “副导演有六十了吧,怕比你爸还大,为了个角色,你可真的是能豁出去。”
      
      穿着黑色小洋裙的据称某老板外甥女低头玩着指甲对远处的女人冷嘲热讽。
      
      副导演干女儿,白西服套装女也不是个善茬,怎么可能接受这样的挑衅,当时就眉头一挑。
      
      “呵呵,你刚才看到导演可是整个人都快要贴在导演身上了,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你看导演理你了吗,你脸都开始下垂了,没钱做医美吧,大妈!”
      
      “老板外甥女,你也好意思说,哪个老板有你这么穷的外甥女,八竿子打不着的穷亲戚。”
      
      黑色小洋裙女怒了,玩指甲的动作也进行不下去了,蹭的站了起来,“你叫谁大妈?”
      
      白西服套装女也站了起来,“就叫你呢!”
      
      尤球球手中握着剧本,突然被灌溉了大量了不得的信息。
      
      还是被迫的那种。
      
      她觉得自己耳朵脏了。
      
      两个人都被掀起了怒火,本来还只是骂街,很快就上升成了搏斗互殴,扯头发,抠耳朵,挠脸什么的。
      
      尤球球反应不算快,但那边都打起来了,她不想反应也要有所反应,以前也听说过有女演员互相看不惯吵架打架的,像这样的场景尤球球还是头一回经历。
      
      她频繁的朝外面看去,试图找个人过来管一下,但也不知道是网剧剧组比较忙,都去开会了,还是这种小角色他们也不重视,完全没有人经过。
      
      于是尤球球默默地搬起身下的椅子,开始悄悄地往外面挪。
      
      其实她坐的离两个人打架的地方不算近,但尤球球还是害怕被波及到,能远一点就远一点。
      
      至于劝架什么的,尤球球没想过。
      
      她劝架,会有用?
      
      ……
      
      尤球球希望存在感尽量低一点,她只是一个误入的无辜群众,但拉椅子有动静,尤球球还是被捕捉到了。
      
      “你。”
      
      喊着尤球球的是黑色小洋裙女,她指着尤球球,“你说句话啊。”
      
      “我跟她谁像大妈?!”
      
      尤球球搬运椅子的身体僵硬在那里,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每次试图往一边缩,都会被发现,而且白西服套装女在黑色小洋裙女的打岔下,也看向了尤球球。
      
      被两双带着怒气的眼睛注视着,尤球球也没办法再做到置身之外,她无奈的放下椅子,硬着头皮。
      
      “你们都别打了。”
      
      “不至于不至于,没有什么大不了。”
      
      撕逼打架多累啊,在尤球球看来两个人总有一个会拿下这个角色,二分之一的概率,和和美美的弄完,以后多半也见不着了,非要这么掐架干什么。
      
      她这个拿不到角色,陪跑的人,都这么淡定呢。
      
      “……”
      
      “……”
      
      尤球球就差捧着莲花告诉她们不骄不躁,佛系平静。
      
      然后,两个人盯了她一秒钟,再次扭打到一起。
      
      不光是这样,尤球球甚至觉得她们刚才看她的那一眼,带着浓浓地鄙夷。
      
      事实上也是如此,两个人一边打着一边想着,长得倒是蛮厉害妖艳的,谁能想到是条咸鱼干呢。
      
      “艹,你居然打老娘鼻子?”
      
      “我就是要把你的假体给打歪哈哈哈……妈的,你扯我发片!”本来打人鼻子的女人还在得意的笑,转眼看到对方手中的头发,惊慌的捂住了头。
      
      拿着发片的女人得意了,“我早就知道了,你其实是个秃头!”
      
      ……
      
      尤球球,“……”
      
      场面很混乱,尤球球劝架也失败了,她本来就想到了会这样。
      
      这次再把椅子拉到门口,没有人再拦着尤球球了,连眼神都没给她一个。
      
      尤球球坐下之后,突然觉得自己作为第三方有点瓜田李下的嫌疑,万一别人误以为她也动了手咋办,关键是她看了一圈屋内也没看到监控在哪里。
      
      于是为了不被碰瓷,尤球球掏出了手机,先是对着自己表明了身份,然后对准了打架的两个女人。
      
      她不会发出去,不过留点证据,以示清白,打架真的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被拍摄的两个女演员也看到了,完全不在意,甚至不忘在打架的同时提醒尤球球。
      
      “开美颜没?”
      
      尤球球,“……我这就开。”
      
      嘭——
      
      随着一声巨响,拿着手机的尤球球眼皮子跳了跳。
      
      她的脑袋有点疼。
      
      ……
      
      “我是织梦娱乐文化公司负责人。”
      
      “旗下艺人来这边试镜,听说出了问题,现在人给送去医院了没?”
      
      一身西装革履的盛时昀在接到电话试镜艺人跟别人产生冲突,被人用椅子把脑袋开了瓢之后就匆匆的赶来了网剧试镜地点。
      
      整个现场都蛮混乱的,盛时昀甚至一路走来发现了点点还没有完全干涸的血迹,看起来触目惊心。
      
      被盛时昀抓住的是网剧场务,他本来被陌生人抓住肩膀,还有些不耐烦,但很快就被男人的气场给压倒了,男人金丝边眼镜镜片下的眸子漆黑如墨,目光犀利。
      
      说出来的话也是又理智又流畅。
      
      于是场务磕磕绊绊的回答。
      
      “送……给送过去了,救护车都走了。”
      
      救护车都送走了。
      
      盛时昀拧了拧眉,他没想到尤球球会跟别的演员发生冲突,毕竟那个女艺人看起来完全不上进,就这样能跟人产生冲突都匪夷所思。
      
      不过事实已经发生,他身为她的老板,也要负起责任。
      
      “希望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们公司在事后也会追究法律责任。”
      
      “哪家医院?”
      
      盛时昀觉得事情真相什么的可以先放一放,去看望一下受伤的艺人更重要,不过他话要说在前面,希望剧组能在这段时间内把事情捋顺,给他解释清楚。
      
      然后,还没等盛时昀离开,就听到身边响起一句略带诧异的。
      
      “盛总?”
      
      盛时昀顺着声音,低头看了过去。
      
      女人还不到他的胸口,正抬着脸看着他。
      
      “……尤球球。”
      
      不是盛时昀以为的脑袋开瓢的公司艺人还是谁?
      
      盛时昀觉得自己有点懵,主要是尤球球脸蛋红润,头上也完好,并没有半点受伤的架势。
      
      尤球球,“盛总,你怎么过来了?”
      
      “我刚才看着背影有点像你,又听说是织梦娱乐文化公司,我没敢认。”
      
      尤球球从房间出来,第一眼就看到了盛时昀,毕竟新老板长得又高又帅,不过尤球球觉得盛时昀出现在这里不太合理,而且织梦娱乐文化公司是什么。
      
      后知后觉才记起来,换了老板之后做梦娱乐文化公司,前面两个字给改成了织梦。
      
      其实意思也差不多。
      
      “我刚才选上了。”
      
      不管为什么新老板出现在这里,尤球球还是觉得自己得告知一下。。
      
      盛时昀,“嗯。”他其实没有太大反应,这种小角色尤球球拿下来不成问题,这不是还挺顺的嘛。
      
      看着旗下艺人没有出事儿,盛时昀也觉得自己应该是误会了,“走廊里的血是……”
      
      尤球球就一五一十的给盛时昀讲了。
      
      她自己至今惊魂未定,心跳跳的还蛮快。
      
      那些血是白西服套装女流出来的。
      
      本来两个女演员打起架来,虽然扯头发抠耳朵的,尤球球觉得也不会出现大问题,但谁知道黑裙子女被扯了发片之后恼羞成怒了,居然举起椅子朝着白西服套装女砸了下去。
      
      当时就头破血流,连在现场的尤球球都觉得自己的脑袋像是被砸了一样。
      
      感同身受的疼。
      
      那个椅子砸了女西服套装女的头之后掉下来还朝着尤球球这边来,她辛亏早有准备坐的远,要不然不说会不会开瓢,多半也得跟着受点伤。
      
      两个打架的女演员也不用再试镜了,拉去医院了,该做笔录的做笔录。
      
      尤球球也是在刚才才知道房间里还是有监控的,她手机录制不录制都一个样,不过还是给弄了一份传给了剧组,好方便调查。
      
      盛时昀沉默了一会儿,“所以说,就三个女演员,两个人出了事儿,就你上了?”
      
      他给做出了总结。
      
      尤球球,“嗯。”
      
      ……
      
      惊奇吧!
      
      她也觉得贼惊奇。
      
      导演出来之后就只看到了一团狼藉跟尤球球,他倒是不关注谁是谁亲戚还是小女友什么的,尤球球要演一个花瓶显然很适合,稍微试了试镜,就拿了下来。
      
      尤球球:她其实不光是拿了这个角色,她还在节目里夺了个第一。
      
      看着新老板复杂的表情,尤球球也不知道要不要给他说的好。
      
      在刚开始节目拿了个第一的时候,尤球球还没觉得有什么,但是莫名其妙的在有关系的女演员中,她都能够意外捡漏,就不得不让尤球球多琢磨琢磨了。
      
      她怎么摊上了这样的好事儿?
      
      这压根不是她的路线啊,明明倒过来还差不多。
      
      

  •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那章发红包手一抖,给不少妹子发了两个红包,被发到的是不是可以算吸到了球球的欧气2333感谢在2020-03-19 17:47:09~2020-03-20 17:13: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龙玉彤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PEPE 20瓶;青菱子、紫寂 2瓶;Az曌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