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车祸 ...

  •   纪灵犀撂下两个怀疑起床方式不对的人去卫生间洗漱,接收原身记忆是一回事,真正看到镜子里那张陌生中又似曾相识的毫无瑕疵的脸,心里五味杂陈。
      
      “原来,没有疤的我是这样子吗……”凝视良久,他才低声喃喃,身体前倾,手指触及镜子里的人,又不由愣住。
      
      他看的是手,这是一双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腹和掌心覆盖了一层薄茧却依然能看出是一双养尊处优的手,他曾经那双剁了喂狗狗都嫌糙的手和这双手相比完全是云泥之别。
      
      “人比人,真是要气死人呐。”良久,纪灵犀感叹一句。
      
      等到他捯饬好自己从卫生间出来,傅天佑已经离开,蔡康大概也已经收拾好心情,一张脸上遍布阴郁,碍于他一言不合就动手,蔡康站在了门旁。
      
      蔡康阴森森开口:“纪灵犀,你别忘了,你和我们公司签订了合同,我是你的经纪人,我有权安排你的一切工作事宜,如果你今天执意弃权,按照合同规定,你属于违约,公司有权起诉你并要求违约赔偿。”
      
      “你威胁我?”纪灵犀表情没多大变化,嗓音略有些冷。
      
      蔡康听到他的声音就感觉脸上的伤口隐隐作痛,心里恨极,却不想真和纪灵犀来个鱼死网破。
      
      “……合同是你心甘情愿签的,没人按着你的手签。”蔡康极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所以呢?”纪灵犀扬了扬下巴,又想抽烟了,他顺手从兜里摸出烟和打火机,一副漫不经心的姿态。
      
      蔡康听到打火机的声音就头皮发紧,心里打鼓,但话已经开头,就不能半途而废,“你签的是十年合同,在未经公司同意擅自离开工作岗位和地区,是违约行为。”
      
      听到“十年”两字纪灵犀心中骂了声脏字,他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什么单位和员工一签签十年?尤其还是如今娱乐圈这块吃青春饭的地方?
      
      “违约金多少?”他尽量语气平和的问。
      
      “三千万。”蔡康下意识回答。
      
      “多少?”纪灵犀怀疑自己听错了。
      
      蔡康硬着头皮重复:“三、三千万……”
      
      纪灵犀:“……………………”
      
      三千万?
      
      他没穿来前十多岁退学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成年后租了间小铺子开店,每天起早贪黑,刨除每天养自己和小堂弟的开销,十年来也只存了二十万,那都是他一辈子见过最多的钱了,现在张口给他一句三千万?
      
      冥币么?
      
      “是你自己、自愿的……”蔡康只觉周围空气都凝固了,全身汗毛都立了起来。
      
      纪灵犀迅速从原身记忆中扒拉出一段内容。
      
      【星爸爸咖啡店内,纪灵犀羞涩的望着对面的漂亮女孩,认真道:“学姐,如果你不放心,那就把违约金再提高一些吧,这样万一我以后红了也肯定不会跳槽!”】
      
      所谓挖坑埋自己,不外如是。
      
      “MDZZ!”纪灵犀爆粗,狠狠吸了一口烟。
      
      蔡康心惊胆战,生怕纪灵犀一个不高兴又要揍人。
      
      正这时,纪灵犀手机铃音响起,暂时打破了室内的安静。
      
      铃音是通讯录家人分组专属,纪灵犀听到铃声是短暂愣了一下,随后绕过床尾,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
      
      来电显示——妈妈。
      
      “妈妈”这个身份于纪灵犀而言再陌生不过,他还未有记忆时他的父母就因事故身亡,收养他的是叔叔和婶婶一家,叔叔常年在外打工,婶婶一条腿有残疾,性情阴郁,虽没有打骂他,但多数时候也将他视作空气,不闻不问。
      
      而原身情况与他截然不同,原身父母双全,家境优渥,他当了十年独生子,受尽宠爱,八年前母亲为他添了一对双胞胎弟弟,父母也没因此偏心两个弟弟,一家五口温馨和睦,羡煞旁人。
      
      纪灵犀做梦都不会做到这般好的人生。
      
      他握着手机的手竟觉有些沉重,手指无意识滑动到接听位,下一秒,他惊觉不对,忙想挂断,却在此时,听筒里已传来女人的声音。
      
      “灵犀。”
      
      纪灵犀心脏重重一跳,一股淡淡的悲伤涌上,并非源于他的内心,似乎是来自身体。
      
      是因为原身离开太匆忙而愧疚吗?
      
      “灵犀,你在没在听?”纪灵犀迟疑的几秒里,纪母已再次开口。
      
      纪灵犀清了清嗓子,将手机放到耳边,不大自在道:“在的……妈。”最后一个“妈”字声如蚊呐。
      
      喊一个甚至还称不上认识的人“妈”那感觉真是奇怪极了。
      
      “今天这么早就起啦?吃过早饭没?”纪母没听出异常,声音还很轻快。
      
      原主记忆中,纪母便是这爽朗大气的性格。
      
      她一提早饭,纪灵犀就听到自己肚子叫了两声,他伸手去摸,瞄到手里的烟蒂,莫名有些心虚:“……还没。”
      
      “怎么还不吃早饭?是不是早饭不合胃口?还是今天要比赛太担心?”纪母一连三问,问完气都不带喘继续道:“比赛的事你放宽心,无论最后结果如何,至少你曾经努力过,拿不到奖也无所谓,不用太过在意。”
      
      纪灵犀能听出她语气中的关心,唇角不自觉勾起一记笑,但想到他的具体情况,又忍不住皱眉。
      
      他沉默几秒后试探性问:“妈,如果我弃权……您会失望吗?”
      
      “弃权?”纪母意外。
      
      “……嗯。”纪灵犀也只能点头。
      
      术业有专攻,要让纪灵犀上台,绝对是大型翻车现场,起码刚接手这具身体的他绝对无法正常发挥。
      
      可原身来参加比赛,家里人应当都支持,眼看着只差一脚就能迈入决赛圈,就这么被他放弃机会,他自己想想都觉得可惜。
      
      “害,多大点事啊,不就弃个权吗?当初你要去参赛我本来就不同意,你要是弃赛了我高兴还来不及,才不会失望。”纪母语气开心的都要起飞,半点不似作伪。
      
      纪灵犀:“……”他是不是接了通假电话?
      
      “宝贝,你是不是真打算弃赛啊?”纪母又问。
      
      纪灵犀被这一声“宝贝”雷得不轻,胳膊上鸡皮疙瘩都起了。
      
      “嗯,我是想弃赛……”纪灵犀想要吸口烟缓一缓被雷到的感觉,却发现手里只一光秃秃的烟蒂。
      
      “那弃赛了哪天回燕城啊?是打算在琴岛玩几天还是我现在就给你买机票回来?过两天你高考成绩出来,你爸让我问问你打算在哪家饭店定酒席。马上大宝小宝也要放暑假,你不赶紧回来给我收拾他俩我迟早把他们丢山里当野人去……”
      
      纪灵犀:“………………………………”
      
      槽点太多一时间没法找到该从何处吐。
      
      纪灵犀晃神间,纪母声音陡然拔高吼一嗓子:“纪大宝,跟你说多少次了不准爬上桌,给老娘滚下来!”
      
      纪灵犀险些没握住手机,听筒里很快传来孩童嗷嗷的嚎叫,嚎叫之后还在喊:“宝哥救命,妈妈要杀人啦!”
      
      纪灵犀:“……”你们家这么欢快的吗?
      
      “宝贝我先不跟你说了,今天不把这两皮小子揍到屁股开花老娘就不姓纪!”纪母气势汹汹,挂电话前还不忘叮嘱:“对了宝贝,要是弃赛后想在琴岛玩钱不够跟你老爸说,让他打钱给你,要买机票也问他要,买了机票把航班信息发给我,我去机场接你。”
      
      “……好。”纪灵犀晕乎乎应道。
      
      通话结束,纪灵犀捏着手机还有些晃神。
      
      太不真实了……
      
      这就……有家人了吗?
      
      他真不是在做梦吗?
      
      心情好复杂啊,吸口烟冷静一下。
      
      “马上,我们马上就来,不好意思麻烦您再等一等……”蔡康的声音唤回了纪灵犀略飘忽的思绪。
      
      他朝蔡康看过去时蔡康刚好挂电话,脸上奉承谄媚的笑一秒消失,变得阴郁异常。
      
      “纪灵犀,你要闹性子也该分场合,刚节目组剧务打电话过来,彩排已经开始……”蔡康急吼吼的话说到一半又噎在喉咙里,气势莫名弱了下来,嗓音发干道:“你现在人气正高,哪怕不能夺冠,只要进入前三,你以后……”
      
      “给你两个选择。”纪灵犀打断他的话,“一,直接和节目组商量弃赛;二,我上台也行,翻车淘汰。”
      
      “你……威胁我?”蔡康咬牙切齿。
      
      “怎么,准你们算计我,还不允许我威胁你?”纪灵犀心情居然还不错,怼完后还假模假样咳了两声继续说:“我嗓子不舒服,没听我嗓音都哑了?今天肯定唱不了,至于为什么不舒服,得问你和那女人。”
      
      蔡康噎住,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来下不去,只能干瞪眼。
      
      纪灵犀嚣张的吹了声口哨,慢悠悠问:“决定好选哪个了吗?没想好可以慢慢想,不急,我先去吃个早饭。”
      
      吃早饭?蔡康真是掐死他的心都有了。
      
      最终,一时没想到对策的蔡康只能窝着一肚子火把纪灵犀送去录制地。
      
      纪灵犀坐在车里朝外看,陌生的城市,空气中似乎还能嗅到海水的腥咸,听见海浪的声音。
      
      说起来,他上辈子活得着实辛苦,那么多年一直生活在出生的小县城,连市里都没去过一趟,更没有去过海边,没想到穿书一遭,居然离海那么近。
      
      要不,弃赛后去海边先玩一遭?
      
      似乎,他现在好像也不缺钱……啧,不缺钱不用为生活奔波劳累的日子才是神仙日子啊!
      
      纪灵犀正准备看看银-行-卡具体有多少钱,忽听得一阵刺耳的喇叭声和几声巨响,紧接着蔡康“卧槽”一声,紧急打方向盘,他一个不备,额头重重磕上车窗。
      
      “蔡……”纪灵犀话刚起头,车子又是一个紧急刹车,撞上路边护栏,再往旁边一瞅,安全气囊已经弹了出来。
      
      车辆相撞的声音自车外传来,纪灵犀朝外一看,竟是一场连环车祸。
      
      “该死!”蔡康喘着粗气骂骂咧咧,从声音听起来没什么问题。
      
      纪灵犀没鸟他,揉着额头推门下车。
      
      一下车,他便看到隔壁车道上一黑一白两辆轿车,黑色轿车整个车身翻转砸在白色轿车车前盖处,将白色轿车车头砸下去一个凹坑,挡风玻璃尽毁。
      
      纪灵犀忍着脑壳疼往白色轿车跑去,想尽快把车内司机救出来。
      
      他手刚触及门把手,车门被司机先一步打开,伴随着一股淡淡血腥气冲进他鼻腔的还有耗尽力气倒进怀里的司机。
      
      “傅天佑?”纪灵犀一眼认出了这倒霉司机。
      
      傅天佑声音微弱说出一个字:“腿……”
      
      “腿怎么了?”纪灵犀忙问。
      
      傅天佑没能给他回应,眼睛一闭便失去了意识。

  • 作者有话要说:  倒霉受get✔
    =v=
    感谢明月相聚宝贝儿投喂的地雷,么么哒(╯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