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6 ...

  •   
      宋芷林僵在当场,她浑身肌肉好像不会动了似的,脚底有些发麻,她缓慢的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说:
      “殊殊,我只是想谢谢你……”
      
      她不解释倒也罢了,她一解释,颜殊就觉得一股无名火向上冒,她最讨厌宋芷林这幅礼貌客套的样子,好像跟她很不熟。
      当年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装什么陌生人!
      
      “好呀,”颜殊似笑非笑的看着宋芷林,“等你报道出来,一定要请我吃饭。”
      说罢,她拿起包,离开了餐厅。
      
      宋芷林看着她的背影,感觉自己像是被钉在了地上,无法动弹。
      颜殊走得很快,脊背挺得笔直,整个身体都紧绷起来,显示出一种怒气满满的状态,偏偏,宋芷林又能看出她故作漫不经心,她完全可以想象颜殊的样子,咬着嘴唇,直至樱粉色的嘴唇有些微微发白,眉头死死揪紧,连指尖都陷进掌心里,温润的指甲变成一片白色。
      
      她想开口叫住颜殊,却没有理由。
      宋芷林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颜殊推门走出咖啡厅,从透明的落地玻璃窗前经过,一阵微风卷起落叶,落在颜殊的脚边,宋芷林定定的看了一会儿,再次在座位上坐下,请服务生上了一杯摩卡冰淇淋。
      
      摩卡冰淇淋很快端了上来,盛在精致的雕花玻璃杯中,淡色的咖啡上是甜美的香草冰淇淋,浇满了巧克力酱。
      这是颜殊以前最喜欢的甜品,她们谈恋爱的时候,每次出去玩,不论是在什么样的店里,颜殊看见摩卡冰淇淋总是忍不住要点一份。刚刚,颜殊在咖啡厅坐下后,点的便是摩卡冰淇淋。
      宋芷林觉得她什么都没变,又觉得她什么都变了。
      
      颜殊还是喜欢吃摩卡冰淇淋,还是喜欢坐在靠窗的位置,还是喜欢呆呆的盯着她看,但颜殊却已经不会说我觉得你真好看了,也不会再将吃不完的摩卡冰淇淋推给她了。
      她甚至会说那些冰冷的话,将言语化作利剑,刺向宋芷林的心。
      
      宋芷林很少吃甜品,这个颜殊甩手而去的下午,她却坐在咖啡厅里,将一整杯摩卡冰淇淋吃完了。
      太甜了,真的太甜了。宋芷林以前就觉得这个味道太甜了,现在仍旧觉得这个味道太甜了。她的记忆里,颜殊喜欢的味道一点点苏醒过来,跟着苏醒的是有关颜殊的一切,她的心脏微微颤动着,一柄很钝的刀慢慢的凌迟着每个角落,所有她以为已经遗忘的事情,都渐渐的清晰起来。
      颜殊喜欢吃的甜的东西,最喜欢的是摩卡冰淇淋;颜殊很喜欢学校后面巷子的油泼面,但一定要配橘子味汽水;颜殊穿校服的时候喜欢将衬衫的一半留在裙子外面;颜殊不喜欢早起,更讨厌上课;颜殊不喜欢周末的时候去市中心,觉得人太多;颜殊……全部是颜殊。
      她的青春里,全部是颜殊。
      
      宋芷林一直觉得,她的人生是黑白的。
      她的家在B市旧城区,是名副其实的贫民窟。胡同巷子层层叠叠,十几平方的小盒子里住着一家几口人,街上满是疯跑的孩子,好好读书在这片地方不是什么荣耀,反倒受人嘲笑。
      
      宋芷林的家里只有一个奶奶,父母早就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老人家缝缝补补供她吃穿,一路读书全靠成绩好,拿着学校给的奖学金,才能勉强过活。
      从小,她的心中就只有一个目标,考上大学找个好工作,让奶奶过上好日子。
      
      直至她进入市一中读书,成了学生会长,在一次校际交流活动中,认识了颜殊。
      十六岁的颜殊,笑起来的时候,特别甜。
      让她一瞬间头脑空白,再难想起其他。
      
      颜殊对她笑,放学的时候在校门口等她,长长的马尾一晃一晃,在阳光下特别耀眼,衬衫松松垮垮的扎在制服百褶裙里,裙摆下露出白皙纤细的腿。
      她看见宋芷林后,就对她招手,然后跑过来,问她要不要一起去喝奶茶,或是讨论莫须有的学生会事务。
      
      宋芷林一开始还能冷着脸拒绝,可是颜殊的笑容却如同热烈的阳光。
      她无法抗拒。
      
      她渐渐的感受到颜殊的气息,她本不应该感受到的气息,与Omega的甜腻不一样,是清新的青草的香气,带着微微的冷意,仿佛沾染了清晨的露水,纯净得让人忍不住想要去触碰。
      终于有一日,她伸出了手。
      
      如同夏娃触碰禁果,宋芷林偷食了自己本不应该拥有的色彩,颜殊将她空白的青春涂抹得一片五颜六色,然后,将她留在了原地。
      她高考的那一年,颜殊的父母忽然找到了她,两个人西装革履文质彬彬,气质不凡。
      宋芷林已经忘记他们说了什么,只记得浑浑噩噩之间,他们像电视剧里一样,将支票往她面前一推,道:“你配不上我们的女儿。”,然后,她再也没能找到过颜殊,颜殊不再出现在学校,也不接她的电话。
      她在国外靠打工赚生活费,省吃俭用留下的越洋电话费,但在给颜殊打电话,接听的人永远不是颜殊,永远只有一句。
      “殊殊不想接你的电话。”
      
      宋芷林轻轻叹了一口气,除了颜殊,她没有爱过任何人。
      她和颜殊过去的爱情,美好得就像是泡沫,在阳光下能折射出所有的漂亮色彩,说是不怀念,是不可能的。
      
      偏偏,它也像是泡沫一般。
      只是轻轻触碰,就碎得一干二净。
      
      *
      
      除了颜殊外,宋芷林又通过其他渠道找到了一些知情人,细致的做过调查后,才开始撰写有关季氏集团的第一篇报道。
      她早年在A国念大学,实习时做调查记者,顺利进入了著名传媒集团,此后一路顺风顺水,毕业后留在公司工作,做了几个项目都出了成绩,今年终于被调回B市,空降电视部门做负责人。
      公司各部门的利益盘根错节,她刚刚回来,位置虽高,手下却没有合用的人。
      
      这系列报道是她回B市后的第一个项目,如果做不出成绩,难以服众,以后的日子就难过。
      况且,电视部门的负责人卸职后,这个位置不知道被多少人盯着,办公室里成日暗流汹涌,部门里四个小组的组长都心怀希望,以为自己有了上位的可能性,没想到总公司从京城调来了宋芷林。
      原本还想着闹一闹,无奈宋芷林一张漂亮的履历,从实习经历开始便无可挑剔,作为主导人负责的项目更是成绩斐然,让人除了嫉妒还是嫉妒。
      
      宋芷林刚到电视部门时,这群人本是有些计划,要让她吃些苦头的,没想到她刚来便恩威并施,将人治得服服帖帖,接着又接下了颇有关注度的项目,为了饭碗和奖金,他们也不敢再造次了。
      只是经过了这一轮,宋芷林不放心将报道交给别人,自己先做了第一篇,在《今日财经》上刊载后,她才放下心,开会将计划书布置给下属,让他们去做剩余的工作。
      
      这几天宋芷林一直加班,每日早出晚归,不知看过了多少CBD区夜晚的灯光,那些闪耀的霓虹如同星空,映在空旷的办公室。
      有时候,宋芷林觉得很疲惫,不过,想到她回国时,将住了半辈子棚户区的奶奶接进公寓时,奶奶热泪盈眶的样子,便觉得吃这些苦都是应当的,不该想任性休息。
      她偶尔想起颜殊,在撰写报道的间隙,想跟她说些什么,打开手机看见颜殊的头像,却迟迟无法在对话框里打出一行字,心里全是那日颜殊离去的背影。
      颜殊同样没有联系她。
      
      《今日财经》发刊的那日,宋芷林的微信消息列表闪个不停。
      如今人们已经没有了阅读杂志的习惯,但由于有关季氏集团豆腐渣工程的问题的报道在《今日财经》上刊载,许多急于知道详细情况的人都购买了杂志,使得杂志一度脱销。
      宋芷林打开微信,大多数都是调侃或是祝贺的消息。
      
      “厉害呀,一出手就是脱销。”
      “果然是学姐,《今日财经》我看都快凉凉了,没想到一篇报道就奶活了。”
      “怎么会想到先做文字报道?这下人们注意力都集中了。”
      
      她客套的回复了一遍,和一些业内的同行交流最近的风向时,一个语音电话忽然打了进来。
      颜殊的头像在屏幕上一闪一跳,宋芷林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一闪一跳,她接起电话,听见颜殊娇蛮的声音,道:
      “报道都出来了,怎么还不请我吃饭?”
      
      工作出人意料的顺利,宋芷林的心情很好,难得玩笑道:
      “写了这么多报道,第一次见到这么急着要吃感谢饭的线人。”
      “怎么,颜小姐很想跟我吃饭呀?”
      
      她声音清澈,像一汪清泉,撩拨着颜殊的耳廓。
      颜殊愣了一下,随即更大声的说:“你答应我的!想赖账吗?!”
      “怎么敢赖你的账,”宋芷林笑笑,“明天就请你吃饭,好么?”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大家好像不是很想在作话看到评论,那以后不精选啦,大家跟我说悄悄话吧!现在评论只有我能看见哦~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宸甯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洛神的小左指 8瓶;悦倾殇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