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白端端赶到“酒点半”的时候,已经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十分钟,果不其然,段芸和薛雯都已经在等她了。
      
      白端端快步朝两人走去,细高跟踩在地面上,身姿摇曳,颜如渥丹,这间清吧里几个男人禁不住偷偷朝她看去。
      
      “端端,你可总算来了!”向来性格外向咋咋呼呼的段芸迫不及待地拉过白端端,连生性安静内向的薛雯也忍不住咧嘴笑起来。
      
      段芸和薛雯是白端端大学里最要好的两个朋友,三个人都是法学院的,可毕业后择业方向却全然不同,白端端去了朝晖律所,成了一名律师;段芸和薛雯倒是在同一家公司盛建科技,只不过段芸在人事部,薛雯在法务部。
      
      三个人有段时间没见,聊了聊彼此的生活,段芸才终于想起了正事:“对了端端,你怎么从B市回来了?你在你们朝晖B市的分所不是说拓展业务拓展的不错吗?按照你的创收,再过几年不能升高伙,升个初级合伙人没问题吧?那么多案源,你回A市总所都带不回来,说扔就扔了?不可惜?”
      
      白端端深吸了口气,压下了心里的邪火,努力平静道:“想家了,还是想回A市。”
      
      白端端毕业后,就入职了大学时老师林晖创办的朝晖律所,在林晖身边待了一年,朝晖律所业务量越来越多规模也急速膨胀,并购了B市的另一家小所,自此,除了A市的总所外,B市拥有了第一家朝晖分所。
      
      可惜那小所人事派系斗争严重,林晖并购后需要重新洗牌,信不过别人,就美名其曰“开拓业务”,然后就把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白端端派了过去,这一去,就是三年。
      
      这三年,白端端不辱使命,该拓展的业务拓展了,分所的派系和人事情况该汇报的也都汇报了,然而其实当初她是不愿意离开家乡去B市的,而如今终于艰难的在B市的法律圈站稳了脚跟,人脉和案源都扎根了,并不想离开,林晖又不容分说地要求她立刻调回总所。
      
      当初去B市,还是当面好好做思想工作的,如今回来,自己却连个电话也没得到,只拿到了一份冷冰冰的邮件,作风官僚得很。
      
      这么一想起来,就总有点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悲凉感,白端端又联想到在B市听说的关于林晖的那点传闻,心情真是越发不好。
      
      这次段芸约的酒点半虽然是个清吧,三人都是第一次来,但气氛安静高雅,环境不错。只是白端端想着自己完全是心不甘情不愿回的A市,就纳闷的不行,又不想影响朋友们的情绪,只好自己一口口喝酒,听着段芸和薛雯聊天。
      
      倒是聊着聊着,段芸的话题终于引起了白端端的兴趣。
      
      “我和你们说,这个季临真是我见过的最奇葩的男人,没有之一!”段芸一说起自己的工作,就忍不住吐槽起来,“我真是一辈子没见过这么没风度的男人!长得那么好看,白瞎了那么一张老天赏饭吃的五星满分高级脸!”
      
      “季临是谁?”白端端放下了酒杯,“你看上的男人吗?快给我八卦八卦!段芸你太不够意思了,都不和我说!你们进展怎样了?”
      
      “呸,还进展呢?”段芸一说起季临这个名字,简直咬牙切齿,“你可行行好,我才不想和季临有什么进展。”
      
      白端端笑道:“你可是对男子偶像天团的门面担当陈旭东的脸都只给评四星的,在你的标准里能评上五星的男人,那都是神仙配置了吧?你对他能没有什么想法?”
      
      段芸一个劲地直摇头:“脸是真的可以,我真的吃,但是行事作风真的实力劝退,虽然脸蛋好身材堪比巴西男模。”段芸说到这里,看了白端端一眼,艳羡道,“端端,我和你说过吧,你是女的里面唯一让我看了一眼惊艳到难以忘怀的类型,就那种惊心动魄的漂亮,这个季临呢,当初第一眼,我就觉得当初第一次见你时那感觉又来了,真的就是看一眼就移不开眼,长得就是这么好看。但一接触……算了算了。你问薛雯,她也认识,是不是特别极品。”
      
      白端端看向薛雯,薛雯只能抿了抿唇作了解释:“季临是我们盛建科技的法律顾问,和端端你一样,是专门做劳动法领域的,不过他和你正好反过来,他只接企业客户,专长是开人,非常有名,目前从没有他开不掉的人,而且开掉还不是关键,想在他手上争取经济补偿金,简直算是天方夜谭,在企业圈里非常有名。”薛雯顿了顿,“当然,收费也相当贵。”
      
      “不仅贵,真是抠到我目瞪口呆。律师按小时收费我理解,但是他完全不近人情,上次我代表公司和他咨询了个事,结果之后收到账单一看,我的天啊,billing hour你们知道吗?精确到秒!到秒啊!!!他的每一秒钟竟然都要真的按照费率来收费!我真是闻所未闻。”段芸喝了口水,“一开始我们财务也没当真,就按照精确到分结算了,结果人家的助理过来催账,说结算不对,季律师还有21秒没结算!必须把这21秒的钱给补上!”
      
      这下白端端终于忍不住了:“哇,我的天啊,怎么会有这种男人!既然都是法律顾问了,这种追求长期合作的关系竟然要结算秒……”她也拼命摇头道,“你别说这脸多高级了,这个21秒,就算帅破天际,身材好到爆炸,脱--光-了-躺在我床上,跪着给我一个亿求我和他睡一觉,我也是拒绝的,男人啊,只要抠门,就得死!”
      
      “对啊。”段芸终于找到了盟友般,“真是太可怕了,当然,这还不是最绝的,一开始我承认我鬼迷心窍,被他的皮相所迷惑,主动出击以谈工作为由找他吃饭,一顿饭,我光是看着他的脸,就觉得饱了,真的太帅了,专业、精干、性感的肉--体,性感的脸蛋,同样性感的头脑,简直都快把我迷倒了,付钱的时候我想给他留个好印象,意思一下,于是表示可以五五,你知道的,我也不是介意钱,就是留个口子,等他表示不用五五买单之后,我就能顺水推舟表示欠了他一顿饭,下次我来请,于是就有由头再把人约出来了,然后他看了我一眼,笑了下,说,不用五五……”
      
      白端端彻底不喝酒了,她直觉得段芸口中的男人下一步要有一个骚操作了,追问道:“然后呢?”
      
      段芸一脸日了狗的表情:“他说,不用五五,鉴于他吃的比我略多一些,公平起见,要求收银员把账单按照六-四来分开结算,他六我四……”
      
      “……”
      
      “还有,之前我还不知道他真面目时,有次我和我们盛总去罗马出差想挖一个罗马企业的高级工程师,把季临一起带着想看下这个工程师的竞业限制协议能不能规避,然后路过许愿池,大家都扔硬币许愿了,他不扔,我以为他是不相信许愿这档子事,认为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于是问他为什么没扔,就等着他回答完以后吹捧一下,结果他和我说的话,真是振聋发聩,直到现在我还记得!”
      
      “他说,他的一欧分刚才用完了,只剩下一欧元了。”
      
      段芸一脸“我需要吸氧”的表情道:“你们可以想象吗!他到了罗马的许愿池,竟然连花一欧元来许个愿讨个好彩头都不愿意!都舍不得!都心痛啊!!!!”
      
      段芸的表情心痛到仿佛恨不得当场去世:“你们可以想象吗,这样的顶级帅哥,竟然品性如此一言难尽……”
      
      白端端也是真实的震惊了,这可真是她活了二十几年第一次见到的360度无死角奇葩极品抠逼无疑了。
      
      她心里十分怀疑段芸最近审美是不是出了异常,都说相由心生,这么抠的男人能长得有多好看?就算五官还行,气质也绝对不行。
      
      白端端在A市出生,待了二十几年,一直觉得A市没有帅哥,她想,段芸和薛雯大概都是在A市待久了,没见过大世面了,什么样的人都能鱼目混珠了……
      
      白端端喝酒喝的有点猛,本来按铃想来一杯果汁,结果服务员一直没来,于是她便自己一路往吧台去点了一杯,此刻手里拿着果汁便往回走,一边有些晕晕乎乎地想,自己的标准可比段芸的还高很多,要让自己都觉得一眼惊艳的男人,恐怕还没出……
      
      白端端脑海里那个“生”字还没想完,就因为微醺没反应便迟钝,一下子在拐弯时撞上了从视野盲点的另一侧走来的人,对方比白端端高了很多,身材也相当好,只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因为撞击,白端端的果汁被撞离了她的手,正要往下坠,而几乎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对面的男人伸出手,沉稳又迅速地弯腰伸手接住了那只杯子。
      
      果汁在杯子里晃荡了几下,还是溅了一些在对面男人的西装上。
      
      “对不起!”
      
      道完歉,白端端才终于抬头看向了对面的男人。
      
      这一刹那,她决定收回自己刚才没说完的那句话,让自己一眼惊艳的男人,不仅已经出生了,此刻还稳稳当当风度翩翩地站在自己对面……
      
      而也几乎是这时,白端端内心那点回到A市的不值得,终于化作了值得。
      
      如果是为了遇见眼前这个男人,那么别说从B市回来,就算从月球回来,那都是值得的。
      
      白端端自己生得极好,因此一向对异性的长相比较免疫,从小到大,很多号称是校草或者帅哥的人,白端端也觉得不过如此。只是此刻,她看着眼前的男人,心只扑通扑通跳起来。
      
      妈的,真帅!
      
      这一刻,她只觉得自己脑袋都有了一瞬间的短路,并向她发出了“想搞预警”。
      
      这个男人!她想要拥有!
      
      离开B市之前,白端端百无聊赖在火车站被个江湖骗子搭讪算了次命,对方称白端端红鸾星动,马上将开启一段惊心动魄的爱情,白端端面上应着是是是,转头就以封建迷信把人给举报了。
      
      自己一毕业就加入朝晖,后来又为了林晖去B市拼命,工作五年,愣是连谈恋爱的时间也没有,至今母胎单身,还红鸾星动个屁!
      
      然而这一刻,白端端真心实意的忏悔了,那老头怎么是江湖骗子,分明是大师啊!自己的爱情!看来真的要来了!
      
      “杯子拿好,以后走路小心。”
      
      就在白端端思绪翻飞之际,对面的男人终于开了口,他的嗓音和他的长相一样优秀,低沉得像是大提琴,又性感又有韵味,沉稳不轻佻,而近距离间,白端端还能闻到对方身上淡淡的檀香,让她不仅联想到雪松、澄澈的湖,还有森林……
      
      别说长相身材和声音,就连身上的味道都这么迷人。
      
      这男人也不像任何别的男人一般,对白端端的相貌,他丝毫没有露出任何惊艳甚至别样的表情,平静镇定到毫无反应,他说完,便把果汁放回到了白端端的手里,甚至连笑也没对白端端笑一下。
      
      白端端以前从不相信一见钟情,然而这一刻,她信了。
      
      而老天仿佛也听到了她的心声般,这个英俊却冷淡的男人,终于回了头:“你给我留个号码。”
      
      没用问句直接用陈述句!这么霸道总裁的吗!看来是对自己的号码势在必得了!
      
      白端端内心小鹿乱撞,面上却还佯装镇定地从吧台找来一张纸质杯垫,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递给了那男人:“这是我的号码,我叫……”
      
      结果她还没介绍完自己的名字,对面的男人就收好了杯垫,径自打断了她——
      
      “我之后会联系你的。”
      
      他说完,竟然也没再看白端端一眼,径自走了。
      
      看来硬着头皮佯装镇定问自己要号码已经耗尽了这个男人所有的勇气,连再望着自己的眼睛和自己多说两句话,对方都经受不住了,表面镇定高冷,内心害羞温顺,这种反差萌的男人,简直是宝藏好吗!
      
      白端端望着对方挺拔高大的背影,一时之间心驰神往。
      
      *****
      
      “总之,我没见过这么没风度的男人!”
      
      想来爱之深恨之切,当初对这个21秒有多迷恋,迷恋破灭后段芸的情绪反弹的就有多激烈,一下彻底粉转黑了,白端端回到座位上时,段芸还在吐槽着。
      
      而白端端则有些心不在焉,她还在为刚才的惊鸿一瞥而心跳不已,等段芸的吐槽终于告一段落,白端端才咳了咳,分享了她的最新决定——
      
      “我看上了一个男人!我决定搞到手!”
      
      段芸和薛雯显然都被白端端这振聋发聩的声明给镇住了,两个人愣愣地看向白端端,都忘了追问,反而是白端端大大方方分享了刚才的经历。
      
      段芸终于反应过来了:“真的有这么帅?帅到你看一眼就沦陷了?虽然季临是个极品,但我不信还有男人能比他还帅了!他真是我见过的顶级了!”
      
      白端端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得了吧,抠门又奇葩成那样的男人,你是带了多大的滤镜才会觉得帅啊?男人可以丑,但绝对不能抠,抠是这个宇宙最大的死罪!何况你不花,我不花,国家经济要下滑,这么抠,都不是社会消费的有效人口,应该人道主义毁灭。”
      
      段芸还是嘴硬:“可惜我手机之前格式化了,否则还有季临的照片呢,你要看到了,也真的会觉得这男的是真的帅到让人腿软。不信你问薛雯!”
      
      薛雯公允道:“确实是挺帅的。”
      
      白端端却嗤之以鼻:“反正再帅也帅不过我刚才遇到的男人,要不是人刚走了,我就指给你看看,绝对不是那种抠逼能比的,气质真的太好了,又沉静又内敛,而且一看就不抠,风度翩翩,完全是我喜欢的类型!”她害羞一笑,压低声音道,“主要是,我觉得人家对我应该也有兴趣,刚才主动问我要了号码,说会联系我!而且他都不懂搭讪的套路,连个铺垫也没有,就那么直白地问我要号码了,看来之前应该从来没做过这种事……”
      
      白端端本来还沉浸在被要号码的雀跃里,直到薛雯提醒了她:“端端,你手机好像响了。”
      
      白端端拿起来一看,确实响了,不过就是条短信,林晖的。
      
      “有个案子你接下,材料放你桌上了,对方律师叫季临,非常aggressive,要当心。”
      
      白端端放下手机笑了笑:“行了,百闻不如一见,下个案子我和季临对垒,让他知道什么叫社会主义毒打。”
      
      “至于刚才那个超帅的男人,我找服务员打听过了,他常常会来这家清吧,不是一个人,就是和男性朋友,应该没女友。”白端端把手里的果汁一饮而尽,做了一个瞄准的手势,“不过,他很快就要有了。”
      
      虽然没再开口,但白端端一张脸上的表情,已经生动演绎了出了那句未尽的台词——
      
      我白端端,就是他的女友了。
      
      脚踩狗男人季临,手挽英俊直男,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我白端端,可以!

  •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我回来啦!
    从明天起,还是每晚8点日更~
    你们放心,我在后台是能看到你们每个人留言的!创作小剧场的朋友,继续high起来吧!给我留言鸭!
    【小剧场】
    白端端:我要脚踩狗男人季临,手挽英俊直男,走上人生巅峰!
    季临:……
    白端端:啊!帅哥,这么巧遇到你啊哈哈哈哈,不过你怎么在对面站了这么久,在想什么呀?
    季临面无表情:我在思考我到底应该在你脚下还是在你身边?
    白端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