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姜老夫人 ...

  •   “那个赔钱货能干什么?指不定就是因为她我们才被拆穿!”陈翠明不屑地撇嘴。
      
      姜大成快被这个蠢婆娘气死,“闭嘴!到现在了你头脑还是那么不清楚!就按我说的做,再废话我抽你!”
      
      姜大成难得发脾气,陈翠明吓得立马闭了嘴。
      
      姜慈回到家的时候,并没有一如既往的黑灯瞎火,她心里隐约猜到了是为什么。
      
      从小到大,她的直觉一向惊人。
      
      这也是她年纪轻轻就创下一番基业的原因。
      
      姜大成的脸上还是那虚伪的笑容,“慈慈回来啦?累不累啊?爸给你倒水喝。”
      
      陈翠明被唬了一顿,有些开窍了,也带上了笑脸,“饿不饿啊?”
      
      “不用忙活了爸妈,不渴也不饿,我做作业去了?”她等着这对夫妇拦住自己。
      
      果然,下一秒,陈翠明急了:“站住!急什么?爸妈跟你说话你这么等不及?!”
      
      姜佑翘着二郎腿看电视,好不容易陈翠明没空理他。陈翠明突然吼姜慈,还把他吓了一跳,不满道:“你干嘛!想吓死我啊!”
      
      陈翠明一噎,赔着笑脸:“没事没事,乖儿子,柜子里有零食,妈给你拿来哈。”
      
      姜慈眉眼溢出些许冷漠,看着这“温馨”的一幕。
      
      姜大成很快又凑了上来,可能是疲于做太多戏,直接开门见山,一副难过至极的模样:“好孩子,爸今天有件事得告诉你——其实吧,你不是爸妈的孩子,当初在医院抱错了——”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仿佛真的是受害者一般,姜慈差点就信了。
      
      “爸是真没想到啊,咋就抱错了!还是那户人家找上门来我们才知道的!”
      
      姜慈意思意思地露出悲戚的神情:“怎么会这样!爸,你在骗我对不对?”
      
      姜大成揣摩着她的神色,发现她似乎真的不知道,心稍定,哭诉起来更没压力。
      
      “爸妈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带大的,这些年起早贪黑供你读书,谁成想——唉!”
      
      姜慈心中冷笑,他们这些年怎么对的她,以为她心中没数吗?
      
      陈翠明也开始嚎,各种哭,“孩子,当年真是抱错了啊,你跟你亲爸妈说说,可不能送我们去坐牢啊!”
      
      原来如此呢。
      
      若不是姜桓和徐涵清动手了,他们哪里会对自己好声好气?
      
      姜慈敛下目中深思,慌乱道:“爸妈,那我亲生父母是谁?他们是坏人吗?”
      
      姜大成和陈翠明对视一眼,没想到姜慈会这样想,也就顺坡而下给姜桓夫妇上眼药了,“是啊,可不是坏极了!他们要把我们送去坐牢啊!”
      
      这时候,家里的铁门开始剧烈震动,有人在外面用力拍门:“开门!姜大成!”
      
      徐涵清气得浑身发抖,本是打算和平解决,谁知道姜大成在他们背后跟女儿如此诋毁他们!
      
      幸好姜大成家隔音不行,不然他们还傻傻的不知道!
      
      姜大成眸中划过惊恐,看向陈翠明,两人都知道应该要完了。
      
      而姜佑被扰了清净显得格外烦躁,“谁啊!”
      一个不留神,他已经去开了门。
      
      门外赫然是姜桓夫妇。
      
      时隔多年,这两对夫妇再次见面,却没想到是这样的原因。
      
      徐涵清看向陈翠明的眸光仿佛淬了毒,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为了一己私欲,竟然将她的女儿换走,让她吃了快二十年的苦!
      
      她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她把陈翠明的女儿捧在手心里疼爱,陈翠明却视她的女儿为草芥,天理何在!
      
      徐涵清的目光发狠,姜桓扫视着这个房子,眼神亦是越来越冷,姜大成发怵,想着解决之法。可是他们带来的律师步步紧逼,句句不离坐牢。
      
      姜佑听懂了,生气地去推搡姜桓夫妇,“你们是坏人,滚出去!不就是要那个赔钱货吗?给你们啊,快带走!”
      
      想到姜宽对姜容的呵护,徐涵清的心又是一阵揪揪的疼,姜佑继续口出恶言,徐涵清怒极,伸手就是一巴掌,声音之大,镇住了所有人。
      
      “你的爸妈是怎么教你的,满嘴脏话,不敬长姐!”
      
      她气得失去了理智,姜佑反应过来后就要扑上来打她,陈翠明拦的意思都没有,巴不得打死徐涵清。居然敢动她的宝贝儿子!
      
      还是姜大成怕事态更严重,赶紧拉住了姜佑。
      
      律师把姜桓的意思一一表明,“你们的孩子还给你们,换回来吧。”
      
      陈翠明突然吼道:“凭什么!养了那么多年就是你们的了!我们不要!”
      
      姜桓那么有钱,多养一个孩子怎么了?她就是舍不得女儿跟着他们受苦,才起了邪念,十几年的担惊受怕,怎么可能会轻易同意把孩子带回来!那种富贵生活,他们哪里给得起?
      
      姜桓为陈翠明的无耻感到不可思议,不过现在他们只急着把姜慈带走,别的事只能后续再说了。陈翠明当然没有半点意见。
      
      徐涵清带着姜慈去收拾行李,姜慈简单收拾了一个袋子就没了,主要还是书。
      
      “怎么这么少呢?”徐涵清皱眉,慈慈居然连个衣柜都没有,住也是住在阳台,像样的床都没有!
      
      她心酸得眼眶瞬间就红了,想想住在她家的姜容,衣服足足一个房间都放不下!
      
      “宝宝,苦了你了,是妈妈的错——”她抱着姜慈大哭起来,做梦都想不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她身上。
      
      姜慈叹了口气,心中微动,“没事的,没你想的那么苦。”
      
      她只是过着普通人的生活,有吃有喝有穿,至于质量什么的不必太在意。比她贫苦的人多了去了。
      
      姜桓和徐涵清要不是因为太晚了,就直接带着姜慈去商场购物了,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她,恨不得一次性弥补过去十几年的缺位。
      
      回到姜家的别墅,保姆跑过来说:“老夫人来了,有一小时了。”
      
      徐涵清眉目一凛,老太太怕是知道了。这可不好办,老太太从小最疼姜容的,从前她最喜而乐见的事情如今却无比棘手。
      
      果然,姜老夫人搂着姜容一口一个心肝宝贝儿,摸着她的脸,有些老花的眼里满是心疼,“都瘦了!最近是不是没好好吃饭?”
      
      姜容泪眼汪汪地跟老夫人说话,有些委屈,“没有,容容有好好吃的。”
      
      老夫人叹了口气,要不是她有几个心腹在这里,她还不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
      
      “别想太多,你还是奶奶的小心肝肉!奶奶疼你,昂!”
      
      姜桓一家三口进来时就听到这话,忙看向姜慈,生怕她心生芥蒂,徐涵清悄声说:“你奶奶最喜欢女孩子的,肯定喜欢你的,慈慈别怕。”
      
      姜家阳盛阴衰,姜老夫人疼极了这唯一的孙女,姜容幼时,姜桓和徐涵清一没空,老夫人就接过去带着。感情深,突然发生这事儿,老夫人心里最难受了。
      
      玄关处的动静传来,老夫人抬眼看去,目光锁定那个女孩,上下审视,觉着也是个可怜孩子,从眉眼间即可看得出是姜家人。
      
      老夫人冷着脸说:“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容容都等你们多久了,我一把老骨头都等累了。”
      
      姜容忙说:“没事的,我陪奶奶聊天呢,正好好久没见了。”
      
      姜容穿着精致服帖的丝绸睡衣,而姜慈穿着的还是宽大泛黄的T恤。
      
      明眼人都会心疼心疼姜慈,可有些人真是像瞎了眼一般。
      
      姜宽不满道:“爸妈,你们这么晚才回来,姐姐明天还得早起读书呢,又不像我们八点半上课,她们七点半就都得到了。”
      
      姜桓的怒火到了爆发的边缘,徐涵清见老夫人还在,拼命拦住他,“对啊,太晚了,慈慈也累了吧?大家都洗洗睡去吧。”
      
      老夫人犀利地问,“姜慈住哪?”
      
      “收拾了间客房出来暂且住着呢。”徐涵清回道。
      
      她也不想委屈姜慈,但是暂时只能这样。
      
      要么让姜容走,要么换房子。
      
      这些都需要时间,而她只能尽力把客房打造成最好的样子。
      
      “嗯,都去睡吧,容容啊,学习辛苦,更要休息好。快去吧。”老夫人和蔼地推了推姜容,全然不理会姜慈。
      
      姜慈也不搭理她,跟着徐涵清回房间去了。
      
      心里盘算着她们刚刚的话,说不膈应是假的,凭什么她住的比姜容差?她姜慈怎么可以比别人差?
      
      等她抽出钱了,还是去外面住吧。
      
      而且看那老太太也不是多喜欢她,她好端端一个人,没得平白遭人嫌弃。
      
      可一看到这个屋子,姜慈就知道徐涵清的确是费尽了心思,每个细节都精致无比。
      
      “宝宝,累了吧?我给你放水,好好泡个澡。来来来,选件睡衣,我给你买了好多种。”她打开正中间的大衣柜,里面满满当当的都是衣服。
      
      姜慈扫了一眼,拿了套淡青色的丝麻睡裙,去浴室泡澡。
      
      她活了那么久,还是第一次泡澡。
      
      果然很舒服,一天的疲乏都消缓了。
      
      她洗完澡,徐涵清不在,倒是姜容出现了。
      
      对姜容,姜慈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以什么心态对她。一边擦着头发,一边问她:“有事吗?”
      
      “哦,我怕你没带护肤品,把我的拿过来给你用一下。”她站起来,指了指桌上的瓶瓶罐罐。

  • 作者有话要说:  好心疼我家宝贝慈,但是一切都会好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