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5 ...

  •   乞丐街并没有看到疑似那个人的存在。江满月让朱华低下头对他说:“你告诉他们,谁的身上有胎记疤痕的赏一两银子。要男人。”他摸l到过,那人的后腰上似乎有个烫出来的疤痕,刺刺的,摸得出来。
      
      朱华传话,立刻就有许多人来领银子。朱华一边发钱,一边肉疼。这一个个的,连被昨天刚烫出来的水泡的都敢来领银子,而且肉l眼可见,少爷的脸色越来越差了。
      
      都不是。江满月只是扫过去就知道。
      
      “回去。”江满月说。
      
      不是那个人也不重要了。他也只不过是脑子一热一时兴起。
      
      朱华一愣,但立刻便推着江满月的轮椅往回走。他之前一直呆在厨房里劈柴,其实与少爷的接触不多,只知道少爷性格很差。
      
      虽然目前看来——是不怎么好。
      
      朱华说:“需要小的再去别的地方找吗,兴许他是醒了后自己走了……”
      
      回应他的是少爷没有感情的冰冷的语言。
      “不需要。”
      
      就好像他只是想起来找一找而已。
      江满月的声音很空很凉。
      
      朱华听在耳里,比之前的少爷要更冷漠。只是从前的冷在表里,现在则不显山露水。水上露出的冰山一角,永远无法估测水下的部分是怎样的庞然巨物。
      
      江满月最终还是没找到他想找的人,不过倒是听说言家有人下葬,是个二十岁的年轻人。
      
      这件事江满月上辈子也听说过。
      
      上辈子在他重病的时候,江家主母做主替他讨了一门亲事。似乎是原来定的被言家人逼死了,逼死后这家人为了无耻地拿下所有彩礼,竟然换了自己亲生儿子过来。
      
      这件事爆出来后,江家却以已经拜堂成亲这个理由原谅了对方。
      
      查过言家少爷是个什么糟烂东西后,这其中最高兴的就是视他为眼中钉的继母。能有个糟烂玩意儿去祸害前妻儿子,她巴不得。
      
      而那个言家的少爷叫什么他也没有深记,更没兴趣回忆。只记得在他双l腿残废且重病在身时,对他百般折磨,还公然在江府与他的姘头淫,乱,后来被他送进监狱处死了。
      
      如果大婚当日爆出丑闻,江家主母再如何想要他不好过,也断不可能任由丑事继续蔓延。
      
      最重要的是恐怕江家的名声……江家的脸面也得丢光。
      
      可他又为什么要为江家可惜。江家和言家是他最讨厌的两家人。
      
      他叫来朱华。
      “我要你去办一件事。”
      朱华附耳听去,虽然疑惑,不敢不从。虽然要他做的事情有点奇怪?
      
      江满月则要重新开始修炼功法。
      
      不管是江家还是言家对于他来说,都不过是嗡嗡叫的苍蝇,烦人,但也不必太重视。想起来赶走就是,不值得江满月浪费心思。
      
      比起寿命只有三十年,他更不愿意活到七老八十也只能坐在轮椅上。活就要活得好,活得漂亮。
      
      至于被江满月正算计着未来“新娘”此时已经住进了他的“嫁妆里”。
      
      咳咳,他的嫁妆是一个山头,山脚下是住人的房屋。下人已经整理干净,看起来倒像是个现代的农家乐民宿。
      
      言采之前并不知道原来那山头竟然是——一片茶山。
      
      作为末世后人士,言采只喝过三次茶。第一次A基地大佬感谢他救了女儿招待他时泡了茶。第二次B基地大佬感谢他救了媳妇招待他泡了茶,第三次C基地大佬感谢他救了老母亲招待他时泡了茶。
      
      末世环境恶劣,已经不适合很多植物生长,再加上也没有人会去专心种茶,连最基本的米粮都供应不足,喝茶这种行为已经是最有权有势的那一波人的贵族享受了。
      
      然而即便是那些贵族喝的茶也都是末世前保存的陈茶。因此,面对这满山的茶树,言采内心一个激动。
      
      唔,末世后人类比较没见识。他觉得自己一下子从物产贫困户跃居富户阶层啦。不过茶叶这东西,自古以来价值都很高,受人追捧,穷人家就算喝不起好茶,最便宜的绿茶也不会少了。
      
      这个山头现在是他的嫁妆,那么这片茶园就是他的!言采连修炼都不着急了,只喝过三次陈茶就爱上茶叶味道的末世后——言采觉得自己拥有了一座金矿。
      
      这满山的茶叶气息哦。
      浓郁,芬芳,没有丧尸臭的清香。他爱了。
      现在是秋天?没事,秋茶虽然没有春茶香,也可以的。
      
      只不过他刚得到拥有金矿的快乐,就被击碎了梦想。
      
      言老爷派来伺候兼监视的丫环红玉说:“采少爷,这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着茶树茂盛,可茶叶味道非常不好。所以老爷都没有管过这山,不是夫人说起,都想不起还有这茶山了。”
      
      红玉一不小心就卖了言老爷。
      
      好吧,就算她不说,言采也猜得出来言老爷肯定不可能把好地方给他。那家人有这么————抠门。实在不可能好心送言采一座茶山。
      
      言采摘了叶芽放进嘴里嚼,随即吐了出来。呸呸呸,苦的。红玉拦都拦不住。
      
      茶叶吃起来是有一点清苦味,那是它的特质,同时赋予了茶叶独特的魅力,因为那种清苦并不恼人,反而在清苦之后让人尝到清甜。苦而后甘让人不可自拔。
      
      可是这里的茶叶味却不是。那种苦和言采曾经误吃过丧尸堆里长大的梨子一个味道。看着是正常,味道苦的让人脸色发青。
      
      “满山的茶叶都是这样吗?”言采有点失望。末世后的人类心理之一就是不放过任何一种可以实用的食物。
      
      红玉犹豫地点点头,有点不忍心说出这个残忍的答案。虽然她是言老爷特地派来的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仅仅跟在采少爷身边几日,就更偏心采少爷了。
      
      采少爷自带一种让人折服(?)的魅力。虽然脸上还有疤痕未消,可是反而增添了一种特殊的气质。
      
      嗯,其实是言采无意识地释放精神力。这是他的生命异能自带的加成。亲和力+1,信服力+1,好感度+1。尤其对性格善良柔软的女孩子更为有用。
      
      言采用生命异能去试探这些茶叶,发现里面的生命力很低微……用他的异能解释,就是灵气稀疏。可是这山上的灵气明明非常丰润,一走到山脚下他就感觉扑面的灵气。抬头望去,山上烟云缭绕,彷如仙境。
      
      “山上是……”
      “回少爷,是个湖。”红玉的称呼从采少爷变成了少爷。
      “我们上去。”
      
      言采要修炼也会选择灵气更充裕的山顶。
      
      至于茶叶被他暂时放下了。以他的生命异能要催生改良这里的茶树不是难事,但前提是他的异能升级,不然以他目前的能力,最多也就改良一两棵茶树。
      当然他自己想吃的话,可以随时找时间来催生一两棵炮制茶叶。
      
      而且言采已经准备让红玉去向言老爷再去转达一下要求,给他提供的物资之中再加一样茶叶了。
      
      爬上山顶需要一个时辰的时间,红玉已经走不动,老早就落后了。
      言采现在的身体不太好,但是他边爬山的过程中,已经是在吸收空气中活跃的能量分子,生命异能变得尤其活泼。到了山顶,水汽弥漫的湖泊入目时,言采才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仙境。
      
      这么美丽的景色对于末世后来说是奇观。人类的末世并不是地球的末世,只是人类自身的可悲。满目疮痍的世界见过了,言采觉得自己回到了这样一个不知名的朝代是一件极其幸运的事情。
      
      茶山野兽很多,但打猎的人并不多。很多人觉得这里有点阴气,因为当年前朝废帝似乎是死在此处,很多人说废帝的亡魂还在这里徘徊不止,所以到了这里温度都下降许多。
      
      实验室长大的孩子只想说——那是海拔升高气温降低的原因,再加上山上还有个湖,温度当然低。
      
      但是奇怪的地方也不是没有。言采走到湖边,探头往下看。湖里的灵气最重,但是是被锁住无法外泄的,相反整座山的灵气都有往湖底聚集的趋向。这湖里有东西。
      
      然而言采好奇地下去查看。他对水有恐惧。越深的越像藏着隐秘的怪物一般,就像基地四周一望无际的海域。
      
      实在看不到那水里有什么东西,言采便坐下来修炼。
      
      红玉爬上山时已经有过去一个时辰。她刚想喊一声少爷,就见到言采盘腿坐在树下,闭着眼睛,半长的头发很没有样子的在脑后扎了个小马尾,额前一缕头发落下来,被风吹起时起时伏。
      
      这场景美极了。
      红玉心里觉得晔少爷虽然和少爷六七分相似,可就是三分的差距让两个人天差地别,一个是天上纯洁的白云,一个就成了烧火的烟。就是原来那位采少爷和少爷长得像一个模子的人,也从来没有少爷这样从容的气质。
      
      红玉叹口气。唉,这样好的少爷怎么会倒霉地嫁给江家的大少呢。那是个残废不说,性格还很残暴,听说无恶不作极其恶劣。
      她可怜的少爷啊。
      
      去了那里受苦受难怎么办。或许,要不要帮少爷想办法逃婚。反正本来要嫁的就本来不是少爷。
      
      红玉鼓起勇气准备和少爷说说江家这个残忍可怕的公子!要是少爷想逃婚,她愿意豁出去帮忙,大不了和少爷一起逃走算了。
      
      红玉上前道:“少爷,我有事告诉您!”
      
      江家正在房里练功的江满月,仿佛忽然收到了来自天外的恶意,猛地吐出一口血。
      
      殷l红的血溅在白色的衣服上,宛若点点红梅。
      江满月的眼睛通红,该死的,为什么他的功法不能练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