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相交游 ...

  •   直到何锈之带着酒离开,谢霄还是不太懂他到底和庄岑有什么怨。
      
      何锈之是他相交多年的好友,谢霄对他几乎是全然信赖;而另一边,则是信赖孺慕他的师侄。
      
      思来想去,他只能把这归结于气场不合。
      
      他本来就有很多和他关系很好,彼此间势同水火的朋友,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非要说有什么收获的话,大概是庄岑逐渐与他熟悉起来,不再像初上山时那般拘谨了。
      
      只是态度依旧恭敬,隐隐有反过来照顾他这个师叔的趋势。
      
      ——别的不说,至少自少年上山之后,小院里从来干干净净。
      
      桌椅石凳摆放整齐,各种杂物有条不紊。就连经常被他随手丢在角落,装着世人心中那柄神剑的剑匣,都老老实实立在桃花树下。
      
      更一度让领着裁衣使前来询问的路远神色复杂。
      
      外人不清楚剑道第一是什么样的货色,他这个当师兄的还能不知道谢霄的性格?
      
      往好听了说是肆意风流,谁见了都要夸一句神仙人物。
      
      直白点,人嫌狗弃,没心没肺,成天惹祸,半点都不像三百多的人。
      
      可他对洛星雨这个唯一的师妹感情又很复杂。
      
      庄岑虽然性格与洛星雨完全不同,眉眼细看却与她有几分相似。
      
      路远恨不得避着走,自然不会主动拉着他说谢霄的“坏话”了。
      
      其间种种,不足为外人道。
      
      而且看样子,庄岑明显也很乐意。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还能说什么?
      
      ——只是回去后又把该给内门弟子的份例加了五成。
      
      “你二师伯呢,就是这样的。”
      
      谢霄压根跟自己的师兄客气,甚至还觉得应该再给多点。
      
      他挑挑拣拣,把庄岑目前能用的东西丢给少年后,其余全收到了一个小储物袋里。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穷养儿富养女?这些用不上的我先帮你收好,省的占地方。”
      
      庄岑心中小师叔永远潇洒磊落霁月光风,自然不会觉得谢霄是暗中贪图克扣他的份例。
      
      相反,他觉得这是师叔爱护他,不想让他养成依靠外物的坏习惯。
      
      只可惜他前世过于阴郁,筑基后才敢主动与师叔接触,不知错过多少关心。
      
      现在的生活是他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庄岑不关心来去匆匆的何锈之,他只在意师叔对自己的看法。
      
      师叔喜欢他就行。
      
      上青山弟子不多,门风自由。各峰头零零散散住着修士,你修炼你的,我修炼我的,平日里少见往来。
      
      这段日子里,除了来过几次又匆匆离开的路远,庄岑几乎没有见过其他人。 
      
      小虬峰的日子平静极了。
      
      以至于有时候庄岑会想,要是这世上只有他和谢霄该多好。
      
      不会有人来打扰他们,也不会有人分散师叔的注意。
      
      师叔身边永远只有他一个人。 
      
      光阴如流水。
      
      等谢霄回过神,庄岑已经上山好几个月了。  
      
      偶尔也会良心发现的小师叔一拍脑袋,终于想起来庄岑是个未满十八的少年,年纪尚小。
      
      少年人正是心性不定,心猿意马的时候,追逐笑闹,爱花爱酒爱美人……这些再正常不过。
      
      庄岑听话乖巧,体贴入微,不像个小孩。
      
      加上每次提起这个师侄时路远的目光都会有些古怪,谢霄面上虽然不显,心里却多少有几分心虚。
      
      弄得他好像故意苛待庄岑一样。
      
      可见太懂事也不好。
      
      谢霄觉得庄岑从小在凡间长大,在山上拘了这么久,可能心里也有很多孤独寂寞。
      
      难得贴心一回的小师叔,决定带师侄出去玩个够。
      
      哪怕有千万般不愿,在谢霄提出下山时,庄岑还是收起了心中所有的违抗,主动走出小虬峰的院落。
      
      他悄悄把那些阴暗的,带着刺的恶意藏起来,向师叔显露出最无害最乖顺的一面,表达自己的欣喜与感谢。
      
      庄岑上山的时候正值深秋,似乎一眨眼的功夫,冬天就已经过去了。
      
      身为剑修,谢霄却没有选择御剑出行,而是带着师侄缩地成寸。
      
      他将人带到城外不远,便撒手不再去管,让庄岑和自己慢悠悠从官道上晃悠进城。
      
      城外游人众多,庄岑一路跟在谢霄身后,也听见许多议论和交谈。
      
      恰逢元宵灯会,上元佳节。
      
      晓风微寒,隐隐染着青绿色的春意,吹得人也薰薰。
      
      谢霄惬意地眯着眼,散漫在熙攘的、正赶灯节的人群里,格外悠闲。
      
      青年手把一枝桃花,嘴里哼着不成调的小曲,眉眼恣意,锐利也恰到好处。
      
      似乎发现身后跟着的人不见了,他才带着疑惑地停下脚步,扭身一瞥。
      
      “小阿岑?”
      
      也落入被人群挤开些距离的庄岑眼中。
      
      世上没有比这更美的风景了,庄岑深深地看着前方,耳边全是心脏砰通砰通在狂跳的声音。
      
      他想将这一幕永远烙印在脑海里,脚下生根,险些忘了该如何迈步。
      
      谢霄只好走回来带他,突然发现庄岑长高不少。
      
      也不知道是不是天天泡药浴的缘故,少年居然只比他矮半个头了。
      
      日日相处,他居然也没怎么感觉出来,还是刚刚与人群对比,才生出几分带着恍然的真切。
      
      再长一段时间,就要超过他了。
      
      谢霄倒是不在意庄岑比他高会不会显得自己威严不足。
      
      修真界靠实力说话,又不是看谁高大魁梧。
      
      就是小孩长大之后,往往会变得没那么好玩。
      
      这样想,谢霄便有些惆怅。
      
      他觉得庄岑有时候会不自觉走神,被逗狠了还脸红这点挺可爱的。
      
      不过天材地宝喂着,相信庄岑没几年就能准备筑基,也是时候准备换掉现在运行吐纳的入门手册,找一本心仪的法门修炼了。
      
      上青山从不过多限制弟子的修行,更不会拘泥于所谓的威力。
      
      这点从藏书类别便可窥见一二。他们自家藏书阁里固然有堪称顶级的剑诀法术,但更多还是各种不入流的新奇招式。
      
      有弟子哪天灵机一动,想到什么法子,也可以申请记录。
      
      谁让修行等同于和天争命。
      
      跟天比起来人何其渺小?说不定争着争着人就没了,为什么不能更自由,更随心一点呢?
      
      修为重要,快乐也同样重要。
      
      谢霄希望庄岑变得强大,他是主角。
      
      可更多的,他还是希望自己的小师侄能快乐一点儿。
      
      至少他飞升前是这样。
      
      飞升之后的事情他管不到,跟他也没关系。
      
      而且那个时候的庄岑也长大了。
      
      大人就应该为自己的选择和决定买单。
      
      “乖师侄,回去之后我带你去趟藏书阁。”
      
      想到藏书阁的书翁,谢霄心情又好起来。
      
      这次他又不喊庄岑的名字了。
      
      庄岑知道自己师叔的性格,清楚他从来不在意称呼这方面,经常想到什么就是什么。
      
      可他喊过师侄,小师侄,乖师侄,小庄岑,还是第一次这般亲昵地喊自己的名字。
      
      耳根有些红,努力撇清心里说不清道不明的遗憾,他再度跟上谢霄。
      
      此刻天□□沉,斜阳已晚,城中商户也陆续点起了灯。吆喝叫卖的声音络绎不绝,混着歌栏酒肆的烟火气,融在橘色的暖光中。
      
      庄岑极为隐蔽地看向他,心中一遍遍描摹着青年在灯火下显得惊心动魄的侧脸。
      
      从进入城开始,已经有不下数十个荷包或者帕子一类的东西“无意”掉在他们跟前了。
      
      在暗送秋波的女子们找借口粘上来前,庄岑就已经用风诀将跟前的东西吹远了。
      
      谢霄也没阻止,看他忙来忙去,挡了这个来那个,看得直乐呵。
      
      这也算心性的一种直观反映。
      
      庄岑要是愿意捡起那些东西还给人家,说明本性正直温柔,恐怕不太合适修炼那些打打杀杀的功法。
      
      直接无视则是表示他坚硬冷酷,给予适当引导,日后修行上也不必担心因为多余的同情遭人暗算。
      
      唯独这种避之不及的态度倒是谢霄没想到的。
      
      不然他也不会坏心眼地看这么久乐子。
      
      摩挲着下巴,青年开始琢磨之后发生的事。
      
      ——师侄不愿意开窍就不愿意开窍呗,当个恋爱影响出剑速度的剑修也不错。
      
      不过他可没忘记自己身处龙傲天小说。
      
      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子,能让小师侄百炼钢化为绕指柔呢?
      
      他觉得,正是前后形象的反差,才会导致现在的师侄格外有趣可爱。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早期龙傲天一心向道的珍贵影像流出?
      
      谢霄不知道自己就是庄岑一心要求的道。
      
      更不知道,乖巧师侄的心中,无时无刻都有疯狂念头在阴暗角落里疯狂生长。
      
      想破坏,想占有,想……
      
      觉得差不多了,他捏起手势,将自己跟庄岑点存在感降到最低,领着少年站定到一家糖葫芦摊跟前。
      
      山楂红亮饱满,糖衣剔透晶莹,付过钱之后,谢霄反手就给庄岑塞了一串。
      
      “干得不错,颇有剑修风采。”谢霄拍着他的肩,同时竖起了拇指,“改天我再带你去……”
      
      说到一半,就没声了。
      
      庄岑抬眼,正当疑惑之际,却发现刚刚还站在自己身边的人已在十米开外。
      
      青年站在树下,灯火阑珊,眉眼盈盈。
      
      可他身边还站着其他人。
      
      二人言笑晏晏,动作神态亲昵无比,让人刺眼。
      
      

  • 作者有话要说:  是你的啊!让龙傲天开窍的是你啊宝贝!
    新的股票已经出现——
    不过线下最近事情较多,这几天暂时隔日更3!时间可能也不会太固定QAQ!
    卑微地希望不要养肥我_(:з」∠)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