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事实上对方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人物。
      
      相反,她温柔亲切,曾在简秋然最痛苦的时候接纳他,给予他关怀、温暖、是当时唯一一个对他伸出援助之手让他在火灾后得以残喘的人——即便她的丈夫也是因为火灾去世的。
      
      简秋然不想回忆过往,却一直谨记恩情。平日里敬重她、回报她、见面规规矩矩喊郑姨、将她当成自己的亲人相待,所以对方也是唯一一个能管住他的人。  
      
      所以……当对方找到医院,温温柔柔的询问:“住院怎么不通知我?”时,简秋然还以为肺癌的事情被发现了。  
      
      好在抱着他的傻小子嘴快,三两句总结了过程:“我和哥哥的高考成绩出来了。老妈联系你想庆祝庆祝的,结果短信没人回、电话也没人接。我们担心出事跑来小区找你,门口保安居然说你被救护车抬走了,出入本上还有记录,我们就沿着证据找过来了。”  
      
      那就是还没发现!  
      
      简秋然顿时松了口气,将手揣进兜里,平静瞎编:“我只是流感发烧,救护车是我朋友小题大做喊来的,别提多丢人了……不过这几天住院也多亏了他,让你们担心了。”   
      
      傻小子最好骗,听到解释就信了:“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跟上一次一样,因为吃自己做的东西食物中毒了呢。”  
      
      简秋然嘴角抽了抽:“这都多少年了,我厨艺很好的!”
      
      对方表示怀疑。
      
      简秋然抬脚将人踹开,趁机岔开话题:“我们也别在医院门口聊天了,你们什么时候到的?累不累?去我家休息会吧。”  
      
      然而另外两位没有这么好骗。先不说年过五十,经历过大起大落人生各项挫折的长者郑姨、就连与傻小子同容颜却不同智商的双生子哥哥程天嘉都不相信他的说辞,目光不断地瞥向他的手背。
      
      应当是看到淤青了。
      
      简秋然心里一紧,知道越遮掩越有事,假装无所谓的伸出手道:“流感太凶,反复发烧多挨了几针,也就看起来严重。”
      
      程天嘉看他妈的眼色。后者也不知道信没信,最终只是叹息一句:“你没事就好。”
      
      “不过去你家就不必了,我可是最了解你的隐私意识有多强。”不等他辩解,郑姨话锋一转,温柔道:“就当我们来接你回家好了,走吧。”
      
      简秋然一愣,心中的情绪还未升起,就被程天乐撞得身体一歪。傻小子毫无所觉,揽着他的肩膀笑嘻嘻道:“哥哥哥,有没有觉得我长高了?”
      
      简秋然:“恩,多高了?”
      
      “187!”程天乐特别自豪,说完又凑到简秋然耳边,用很大的声音说悄悄话:“程天嘉才182!是个大矮子!”
      
      程天嘉:“程天乐你找死!!!”
      
      程天乐熟练的躲过袭击,冲着老妈狂奔而去。
      
      程天嘉懒得追他,跟在简秋然身边慢慢走。
      
      简秋然偏头看他,安慰道:“182不算矮,别听他嘚瑟。”
      
      程天嘉嗯了声,偷偷用眼神对比两人的肩膀。
      
      简秋然抬手按住他的脑袋:“看什么看,我184.6,四舍五入185,比你高。”
      
      程天嘉说:“我还会长的。”
      
      “我也会!”简秋然揉乱他的头发,无奈道:“你干嘛以我为目标,是你弟弟嘲讽你好吗。”
      
      程天嘉眼神飘忽一瞬,没有吭声。
      
      “喂喂喂!你们能不能快点!”程天乐一手扶着出租车门,一手努力挥舞,大声道:“快,跑起来。”
      
      “来了!”两人跟上去。
      
      一行人打车去高铁,两小时到家。简秋然仓促间只将住院用的东西拎了过来,好在程家永远有一间属于他的房间。里面有干净整洁的被褥、有尺寸合适的衣服、还有他少年时期留下的乱七八糟各种东西。
      
      简秋然躺在床上,隐约间还能听到门外模糊的走动谈话声……程天乐又在招惹他哥了,两人打闹一通被郑姨直接判罪,哥哥切洋葱弟弟剥蒜,顿时哀嚎遍地谁都不愿意。
      
      简秋然勾唇,将脸埋进柔软的枕头里,不知不觉睡着了。
      
      熟悉温暖的环境总是令人过分倦怠,等简秋然一觉睡醒,窗外铺满橘红色的夕阳,眼看就要擦黑了。
      
      他活动脖颈,趿拉着拖鞋走出房间。
      
      “然哥下午好~~”程天乐第一个发现他。
      
      “下午好。”
      
      “醒了?厨房有饭自己热。”郑姨抱着他的衣服路过。
      
      “好,衣服我自己洗就……”
      
      郑姨瞥了他一眼。
      
      简秋然默默闭嘴,自己进入厨房热饭。
      
      程天乐闻着饭香就喊饿,趁简秋然吃饭也跟着蹭了碗米饭。
      
      简秋然将菜往他前面推了推:“你哥呢?”
      
      “去楼下画夕阳去了。”程天乐愤愤不平道:“我让他画我,他居然说画我还不如自己照镜子画自己,他也太自恋臭不要脸了!”
      
      简秋然失笑,突然想起什么:“对了,你们之前说高考成绩出来了,考的怎么样?”
      
      “我是踩线,我哥据说挺好的。”程天乐用筷子另一端戳戳脑袋:“明明都是一样的脑结构,为什么他这么聪明!一定是娘胎里偷我营养了!”
      
      简秋然:“考上就很棒了,还是之前选的学校吗?”
      
      程天乐突然低头扒饭。
      
      简秋然立刻皱眉:“你改了?郑姨知道吗?”
      
      程天乐不敢吭声。
      
      “程天乐!”简秋然沉下脸还是很有威严的,打小将他当成兄长的双生子更是最惧怕他这招。
      
      程天乐果然怂了,捧着饭碗满脸挣扎。
      
      “是我改了。”程天嘉拎着画板站在厨房门口,显然刚从外面回来路过听到了。
      
      他也不用简秋然询问,直接道:“我放弃了美术学院,选了金融。”
      
      “别生气!”程天乐连忙按住简秋然,替他哥解释道:“程天嘉说了,他喜欢画画不会放弃的,他只是将学业工作放在第一位,爱好梦想放在第二位,多线发展稳中前行。”
      
      “多线发展?这分明是怕我出不起学费吧?”简秋然冷冷反问:“很早之前我就告诉过你们,这些事情不需要你们考虑,你们现在在干什么?不信我还是想摆脱我?”
      
      “没有……”程天乐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我没有,我只是希望自己的梦想自己承担,不想让他变成重量再压到你的身上。”程天嘉大声喊道:“我成年了,我不是小孩子还能任性撒娇,将你的所有付出当成理所应当。我也想成为有担当的男子汉,想成为家里的顶梁柱,想为你减轻重担。”
      
      “我……”少年咬着牙根,眼泪却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声音都开始颤抖。
      
      他说:“我也想保护你们啊。”
      
      厨房一时静的吓人。
      
      程天乐僵在原地,呆呆的看着用手臂挡脸的双生哥哥,脑中一片空白。
      
      简秋然的眼底也残留着震惊,心中更是五味杂陈,说不明白现在是该高兴好笑还是酸楚生气。他慢慢走近,按住少年的脑袋,无奈道:“要想承担,就要先照顾好自己,不能像这样任性乱来。”
      
      少年抽泣着说不出话,只能用左手手指紧紧攥住他的衣袖,挡住脸的手臂却死活不愿意放下来。
      
      简秋然觉得好笑,对身后的傻小子招手道:“你哥不好意思了,还不找手机赶紧拍下来?机会难得!”
      
      程天乐还有些呆,下意识哦了声才反应过来,对着亲哥毫不手软,直接十六连拍。
      
      简秋然甚至听到了程天嘉磨牙的声音。
      
      看样子是恢复了。
      
      简秋然立刻翻脸,直接拍掉他的手指说:“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我还是很生气,希望不会再有下次,程天乐也一样。”
      
      他平静道:“如果有一天,你们觉得我的存在会成为负担,我可以离开。”
      
      “我没有!”程天嘉立刻抬头,露出哭红的眼睛。
      
      “我也没有!”程天乐也紧随其后表态。
      
      “没有就别闹这种事了,尤其是你程天乐,刚刚没出什么想法吧?”
      
      “没没没啊……”
      
      “最好别跟你哥学。”简秋然笑着,又沉寂下来,轻声说:“我不想再影响你们的人生了。”
      
      程天嘉低头:“对不起。”
      
      程天乐:“对不起,我不该有想法。”
      
      “知道错了就行。”简秋然平静道:“程天乐,把你哥的照片给我发过来。”
      
      “好嘞!”
      
      “……”
      
      突发的情绪就这样转瞬即逝,简秋然和程天乐共享了哭包图片后,又特意发给程天嘉一份,让他好好记住自己的错误。
      
      程天嘉还是很要面子的,受不了他们一直骚|扰自己,直接甩出安装包,冷静表示:“我同学说这款手游建模特别好,随便截图都能拎出来临摹,你们没事可以玩会。”
      
      两人果然被转移注意力,选择安装游戏。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算游戏图标是一个粉嫩嫩的猫爪肉垫,极具少女风格,他们依旧点了进去,准备看看建模有多好。
      
      加载页面是一连串跳动的粉色肉垫,画风不错,Q弹的模样看着舒服。
      
      简秋然等了会,成功进入游戏,开局就被系统赠了一颗蛋。
      
      这是啥?
      
      简秋然戳了戳屏幕,就见白闪闪的蛋壳裂开,爬出一只小小软软浑身雪白的幼猫。
      
      简秋然第一眼觉得有点眼熟,直到幼猫咪呜着缓缓睁眼,露出橙黄色鲜明的兽目,状似隔着屏幕看了他一眼。
      
      小白虎:“……”
      
      简秋然:“……”
      
      艹!

  • 作者有话要说:  马林:这他妈真跟我没关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