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给天才当秘书》潇水玄舸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9-17 16:52:2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总裁万人迷 ...

  •   夜。
      乌压压的黑云笼住苍穹,云雾流转。混沌的旋涡似是要将整个城市都吸进去。
      几道闪电划破天空,雷声轰鸣。
      滂沱大雨倾泻而下。
      
      柔软的大床上。
      景宥交叠在身前的手指动了几下,遂猛然惊醒。摘掉眼罩坐起来。
      
      “姜秘书!”
      景宥喊道。
      
      话音甫落,姜笙言便出现在门口。
      
      姜笙言早在景宥唤她之前就醒转过来。
      景宥从小就害怕打雷,她知道的。
      
      姜笙言穿着白色纺纱睡裙,长发披肩,在黑夜里穿行,应是十分容易被当成女鬼。
      
      景宥伸出一只手。
      姜笙言默契地上前握住,坐到景宥身边。
      
      “睡吧。”姜笙言声音轻柔。
      宛若一只温暖的手抚过景宥的心,抚平她方才的焦躁不安。
      
      景宥握着姜笙言的手,重新躺到床上,覆好眼罩,继续入眠。
      仍是惯常的死板姿势。
      
      姜笙言也在一旁侧躺下来,与景宥隔着半条胳膊的距离。
      
      姜笙言成为景宥的个人秘书已有五年的时间,两人每天相处的时间有十几个小时,实在太过熟稔了。
      熟稔到这样躺在一张床上,都生不出任何绮丽的联想。
      
      景宥大约是已经进入了梦乡,嘴里呓语:“仙女姐姐,你别哭了,以后我赚的钱都给你。”
      
      又是这个梦,又是这句话。
      姜笙言的眸中结出一层冰霜,心中名为“嫉妒”的困兽在疯狂叫嚣。
      无比的,想知道景宥念念不忘的仙女姐姐是谁。
      
      姜笙言不会自作多情以为是她,她从来没在景宥面前掉过眼泪,应该说,从16岁开始,就没有在任何人面前掉过眼泪。
      
      ——会掉眼泪的人才惹人怜惜么?
      
      姜笙言温润的眸子在黑暗中细细描摹景宥的侧影。
      这样许久,才慢慢合上眼睛,保持着侧卧的姿势睡去。
      
      两人清浅的呼吸交织,给寂静的夜增添了一缕清泠之音。
      
      -
      
      飞往晏城的头等舱。
      红色座椅宽敞舒适,身着红白相间制服的高挑空姐穿梭其中,相得益彰。
      
      一个鹅蛋脸空姐穿过走道,在景宥和姜笙言座椅外侧站定,问道:“女士,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
      她看到这位乘客脸色有些发白,似乎不太舒服。
      
      姜笙言礼貌地笑了笑,代为回答:“没事,谢谢。”
      
      景宥紧紧攥住姜笙言的手不说话。
      每次飞机起飞、降落,都会经历这么一遭。
      一个月七八回是常事。
      
      此时。
      景宥脑海里控制不住地上演人间惨剧。
      从气流颠簸到飞机爆炸解体,一个环节都没落下。
      
      对于这种状况,姜笙言也没法子。
      
      景宥怂成这样,大概只能归咎于上天赋予你一样东西,就要收走你一样东西。
      如果应了那个神话传说,所有人都是女娲捏的。或许女娲捏景宥的时候,是用额外的智商和美貌换掉了她的全部胆量。
      
      飞机还有十几分钟才起飞。
      过道对面的西装男士站起来,上前搭讪:“这位小姐是不是晕机?我这里有药。”
      搭讪的男士窄腰长腿斯文脸,西装衬衫绅士鞋。一看就是走路带风,引无数女生竞折腰的精英选手。
      
      景宥抬眼看向斯文脸。
      在外人看来,美人双瞳剪水,又不经意流出绵绵秋波。
      
      斯文脸呼吸一滞,呆在当场。
      
      姜笙言代替景宥礼貌答道:“不需要,谢谢。”但明显没有对空姐说话那般和善。
      
      斯文脸两眼发直,像个被迷了心神的白面书生,问道:“小姐可否给我一个联系方式?”嗓音低沉而有磁性。
      客观地说,这个男人从身形到声音,符合完美大众情人的所有幻想。
      
      景宥眉头蹙了蹙,没有说话。
      
      姜笙言道:“不好意思,不方便。”语气强硬了几分。
      
      斯文脸没有如姜笙言所愿,直直瞩视着景宥,非听到她亲口回答不可。
      
      这样僵持了好半晌。
      景宥不耐烦道:“先生,你能不能回去系好安全带,关掉电子设备,老老实实等飞机起飞?”语气里明显能听出责备。
      
      但美人如斯,斯文脸反倒觉得对方是在担心他的人身安全。
      
      斯文脸坐回自己的座位,扣好安全带,关掉平板电脑,收进公文包里。
      
      被刚刚那个男人一搅和,景宥的紧张情绪倒是意外缓解了不少。
      她小声对姜笙言道:“姜秘书如果去相亲,很容易就会碰到这种不遵守安全秩序的人。”
      
      姜笙言笑问:“老板怎么又关心起我相亲的事了?”
      
      景宥答道:“你是我的秘书,我有义务关心你的生活状况。如果姜秘书婚姻不幸福,会影响工作状态,不利于我们集团的未来发展。”
      
      姜笙言摇摇头,“老板不用担心,如果真的找到可以共度余生的人,我或许会考虑换一份有时间陪另一半的工作。”
      
      景宥面上的表情瞬间凝固,如同一个风干的泥像,没有灵魂。
      这个状态,一直持续到飞机起飞。
      
      听到姜秘书说可能会换工作的话,景宥有如突遭晴天霹雳。已经顾不上担心飞机穿过云层的时候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飞机进入平稳飞行后,姜笙言拿出一个黑色眼罩,套在景宥脑袋上。
      温声道:“老板好好休息。”
      
      景宥讷讷地看了姜笙言一眼,拉下眼罩,进入自己的世界。
      
      鹅蛋脸空姐再度走到姜笙言外侧走道,微笑。
      “乘客您好,需要水果和餐食吗?正餐有厚切牛肉三明治和番茄肉酱意面。
      
      姜笙言回以一笑:“不用了,谢谢。”
      
      “好的。”鹅蛋脸空姐颔首,亲切地说,“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叫我,祝您旅途愉快。”
      
      姜笙言拿出平板电脑,点开总裁日程安排,迅速浏览一遍,检查是否有疏漏的地方。
      
      旁边。
      景宥倏然摘下眼罩,对姜笙言道:“姜秘书,今天下午我想开会讨论一下‘裸眼立体显示系统’的更新迭代,你帮我准备一下资料。”
      
      “好的。”姜笙言道,“我会在飞机上整理好相关事项,让李秘书接手。”
      
      景宥故作不知,问道:“为什么要李秘书接手?”
      
      姜笙言莞尔,“老板忘了,我请了假,要去相亲。”
      
      景宥:“相亲要安排在上班时间吗?”
      
      姜笙言:“要提前回家收拾一下。”
      
      景宥板起脸道:“姜秘书觉得相亲比工作更重要吗?”
      
      “做一个信守承诺的人很重要。”
      姜笙言冲景宥笑了笑,“我陪老板加了那么多班,提前一会儿下班,不会扣我工资吧?”
      
      闻言,景宥将眼罩重新拉下来,没有说话。
      
      姜笙言按了一下调节座椅靠背的按钮,道:“这样睡舒服一点。”
      
      “嗯。”景宥淡淡应了一声,两只手规矩的交叠放在身前。
      
      姜笙言问空乘人员要了一个毯子,盖在景宥身上。
      转过头来,继续自己的工作。
      
      姜笙言生着一双瑞凤眼,笑起来温柔亲切,不笑的时候,又如黑曜石般深沉。
      此时,她的眸子全神贯注地盯着平板电脑,整理景宥需要的资料。虽是突如其来的要求,姜笙言仍是有条不紊地应对着。
      周身都散发出一种运筹帷幄的气场。
      
      -
      
      飞机落地。
      景宥和姜笙言坐上回候机楼的VIP摆渡车。
      
      斯文脸仍是不死心,凑过来对景宥道:“小姐,我看到你的第一眼起,心脏就不受控制。如果你暂时不愿意给我联系方式,或许,我可以请你喝杯咖啡吗?”
      
      景宥直言:“我为什么要跟你喝咖啡?”
      
      斯文脸愣了愣,笑道:“就当是交个朋友?”
      说着,想起什么似的,从怀里掏出名片夹,递过来一张名片。“刚才忘记了,这是我的名片,我可不是什么坏人。”
      
      景宥没动作。
      姜笙言脸上没了往日温润的笑容。接过名片,礼貌回绝道:“这位先生很抱歉,跟我们老板喝咖啡需要提前预约。”
      
      斯文脸盯着景宥看了一会儿,无奈叹口气,落寞道:“其实这是我第一次主动跟女士搭讪,我的心还从来没有这样澎湃过,你是第一个。如果你什么改变主意,随时可以联系我。”
      
      说罢,远远地坐到后排座位,没有再纠缠。
      
      姜笙言低头扫了一眼手里的名片——致和集团CEO仇易。
      
      仇易——秋衣。
      姜笙言没忍住笑出来,肩膀都抖了几下。
      
      景宥疑惑道:“姜秘书笑什么?难道你喜欢这样的?”
      
      姜笙言摇摇头,回答:“只是觉得一个CEO叫‘秋衣’有点好笑。”
      
      景宥瞥了一眼名片上的名字,说道:“还没相亲成功,姜秘书的心思就已经不在工作上了吗?”
      
      “嗯?”姜笙言表示不解。
      
      景宥:“致和集团在收购计划案里,你为什么只注意了那个男人的名字?看来姜秘书最近是真的春心萌动了。”
      
      姜笙言立刻变成公事公办的口吻:“是我的失误。”
      
      景宥与姜笙言对视,淡淡道:“姜秘书可不要像这个‘秋衣’一样,整天想着谈恋爱,自己快要失业了都不知道。”
      
      “……”
      姜笙言想起来,仇易这个名字的确是见过的。调查报告里,有致和集团的职业经理人资料。
      
      但是被一个小七岁的熊孩子这样批评教育。
      姜笙言倍觉丢脸,只能静静看着景宥,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下一秒。
      姜笙言便将手里的名片折了几折,放进随身携带的垃圾袋中。
      
      出关后,姜笙言联系了司机,下到负一层的停车场。
      一辆黑色宾利从停车位开出来,停到玻璃门正对着的车道边。
      
      驾驶座上,身着黑色衬衫的男人迅速开门下车,到后排为景宥打开车门。
      充当司机的男人姓齐,是总裁秘书之一,主要负责景宥的移动行程。
      
      姜笙言正要拉开副驾驶的门,边听景宥说道:“姜秘书喜欢坐在前面晒太阳?”
      
      姜笙言愣了一下,反应过来,遂关上副驾驶座的车门,绕到另一边,跟景宥一起坐在后排。
      
      齐秘书关上景宥那侧车门,回到驾驶座,系好安全带。
      发动车子,起步十分平稳。
      
      黑色宾利驶上高速公路。
      齐秘书问道:“景总,先回家还是直接去公司?”
      
      今天是周一,奶奶一定又在跟各家的名媛千金喝下午茶了。
      
      烦。
      
      “去公司。”景宥答道。
      
      齐秘书:“好的,景总。”
      
      去公司的路上,齐秘书汇报了集团重要项目的进展情况,简洁明了。
      
      景宥:“知道了。”
      
      车内安静下来,景宥望着窗外,有些出神。
      
      姜笙言没有打扰她,拿出手机,编辑了一长段文字信息发给李秘书,交待下午开会的注意事项。
      
      二十分钟后。
      黑色宾利减速,驶入辅路,停到景藤大厦的旋转玻璃门外。
      
      晏城与沪城不同,这里处处充满科技感。
      
      若是将摄像头定格在景藤大厦正门口,推进,放大。便会让人产生一种,即将踏入时空隧道,进入未来世界的错觉。
      
      旋转门的两边是自动感应门,银灰色金属包边,菱形分割玻璃设计。玻璃门两侧有面部识别面板和指纹感应器,旋转门顶部也有最新科技高清探头,用来记录每个访客的数据,并实时联网确认访客身份;门框里嵌有安检设备,这仅仅是大厦的第一道安保。
      
      秘书室的成员接到消息,早就全员等在门口。
      扎着利落马尾的李秘书上前拉开车门,景宥一条腿迈出车门,踏在石板地上。
      
      与此同时,姜笙言也下了车,绕过来跟到景宥身后。
      一行人浩浩荡荡走进景藤大厦。
      
      没有片刻休息,直接开始每周一的例行巡视。
      
      这个固定程序不是为了让总裁亲自视察员工有没有偷懒,而是为了拉近管理团队和普通员工之间的距离,增强集团凝聚力。
      
      景藤集团还曾发起过一次匿名意见征集,调查员工对此有什么想法。
      百分之八十的员工都认为总裁巡视给他们带来了力量,还有百分之二十的员工则认为每周一次不够,希望每个工作日都能接受总裁的检验。
      
      与其他公司员工对于无意义的高层巡视持有的怨声载道,形成鲜明对比。
      
      -
      
      姜笙言和李秘书交接好工作后,在办公室里处理了一阵工作邮件,才离开公司,直接来到约定的咖啡厅。
      跟景宥说什么要回家精心打扮,完全是胡扯。
      
      姜笙言之所以来相亲,一来因为这个对象是小姨介绍的,她不好拒绝。
      再者,姜笙言想让老夫人对她放心。
      姜笙言知道,老夫人不会希望她对景宥有其他心思,不然,说不定会直接将她调离景宥身边。
      
      诚然,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姜笙言想知道,景宥会不会有一点点吃醋;又或是抛开姜秘书和亲切姐姐的身份,把她单纯当成一个“女人”的可能性。
      
      

  • 作者有话要说:  开这本书的时候挺忐忑来着,怕戳不到小天使想看的点,不过看评论还有宝宝们的投喂,好像还是可以的,那我就放心多了。
    晚上努力再来一章。
    哈哈哈,青琯小天使承包了一大片雷田啊。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青琯 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青琯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青琯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责欺于世、~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