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给天才当秘书》潇水玄舸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10-01 08:35:1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1章 总裁万人迷 ...

  •   夜里下了一场暴雨,清晨的天光便格外透亮。
      淡金色的阳光穿过落地窗,打在大理石地面上,反射出细碎的光。
      
      铺着白色床单的酒店大床上。
      仰面躺着一个鼻梁秀挺、肤白胜雪的女人。
      
      女人面上覆着层轻薄眼罩,肩膀露在被子外面,可以看到酒红色睡衣的蚕丝面料;两只手叠握着,放在肚子上方的位置。
      睡姿十分规矩。
      
      一眼望过去,美得像是一幅油画。所有色彩恰到好处。
      
      然而……若将镜头再向上挪一点点。
      便能看到旁边侧卧着一个带了痴笑,满脸写着“心怀不轨”的秘书模样的人。
      生生将这幅画撕裂。
      
      小秘书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在熟睡的女人肩头,向肩膀内侧慢慢滑动。
      
      景宥感觉肩膀很痒,皱了皱眉,抬手去抓痒。
      这一抓,却是吓得差点从床上掉下去。
      
      景宥抓着肩头那只不知是人是鬼的手,大喊一声:“姜秘书!”
      
      很快,另一个身着干练职业装的秘书出现在门口,踩着高跟鞋快步走过来,利落地将床上那个图谋不轨的女人拎下去。
      
      景宥摘下眼罩,摸了摸心脏,心率还没能恢复正常。又嫌弃地甩了甩手,一定沾满了细菌。
      
      姜笙言唇角微弯,挂上一个恰到好处的笑。“老板早上好。”
      表情管理极其完美,配上那张仙女的脸,让人不吝于打一百分。
      
      景宥立刻起身,去盥洗室拿消毒液里里外外洗了一遍手。
      
      姜笙言耐心地等在外面,看了旁边的小秘书一眼,头疼该怎么处理这个小姑娘。
      她只不过是去衣帽间挑个衣服的工夫,真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这已经是本月第三个被老板的美貌诱惑,见缝插针爬床的秘书了。
      
      看来,这次出差,又得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
      
      姜笙言在心里叹了口气,面上却还是那副招牌笑容不变。
      
      接下来的流程,她很熟悉。
      
      景宥从盥洗室走出来,站在那个将她从睡梦中吓醒的秘书面前,满脸的严肃认真。
      “你知不知道,当人处于极度惊恐状态时,肾上腺会释放大量儿茶酚胺,会造成心率异常,血压升高,耗氧量急剧增加……最终的结果是心肌纤维撕裂,心脏出血,心跳骤停。如果我这样的天才因为这种事就此陨落,这个世界该蒙受多大的损失。”
      
      景宥揉了揉太阳穴,继续说道:“一个人的皮肤上生存着大约一万亿个细菌,每个人都是细菌播种机。你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把你手上的葡萄球菌、链球菌和棒状杆菌等一系列细菌传播到我身上,是对我个人权利的严重侵犯。”
      
      两段话的语调起伏都不大,与她内心的愤怒完全不成正比。
      
      小秘书听到这一堆名词,早已云里雾里,不知道总裁在说些什么。但是能让美若天仙的总裁对着自己说那么多话,也觉得满足了。
      
      景宥还想说话,姜笙言立刻赶在她前面说道:“老板的时间宝贵,不需要浪费在这种小事上。给我十分钟,我会处理好。”
      
      姜笙言又对小秘书露出一个和善的笑,眼神示意她跟自己出门。
      出了这个门,就是两人最后一次见面了。
      
      这里,是威尔森酒店,沪城最豪华的国际酒店。
      而景宥入住的,是这家酒店最大的总统套房,占据了23层的半个楼面。
      
      这间主卧,拉开窗帘,正对沪江沿滩,可以看到对岸的万国建筑群,美轮美奂。夜晚,更是灯火璀璨,江上船只交错穿梭。站在窗边,可以将二百七十度沪江沿滩夜色尽收眼底。
      
      在这里,只要你足够有钱,就能享受总统级别的服务。
      
      -
      
      十分钟后。
      姜秘书回到景宥所在的套房主卧。
      一秒钟都不差。
      
      景宥则恰好从盥洗室出来,坐在梳妆台前,程序化地开始一天伊始的皮肤保养。
      
      姜秘书站在旁边汇报今天的行程。
      “老板,早上十点,需要在会客室接见凡诚科技的创始人,他希望能得到一笔投资,支持凡诚科技的晶片研究,我看了策划书,是个很有想法的人;十一点我们要从酒店出发,去天豪酒店和吉盛集团总裁共进商务午餐;下午三点回到酒店做造型,六点直接下三楼宴会厅参加携手·慈善拍卖晚宴。”
      
      听完日程安排,景宥倏然站起来,与姜笙言视线平齐。
      
      两人对视三秒。
      景宥抬起一只手,竖起食指晃了晃,将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问出口:“姜秘书,为什么总有人喜欢往我身上扑?我看起来,像是对别人身体感兴趣的人吗?”
      
      姜笙言扶住景宥的肩膀,将她转向镜子一侧。
      
      静立片刻。
      姜笙言微微前倾,靠近景宥的耳朵说道:“老板看到镜子里那双眼睛了没有?”
      
      景宥蹙眉,“我的眼睛怎么了?”
      
      姜笙言噙了抹笑,“含情凝睇,时时刻刻看起来都情意款款。偶尔引起误会也不奇怪。”
      
      ……专业化的解答。
      
      此时,两人的脸只有一指的距离。
      其他人如果靠这么近,恐怕早就被景宥当成细菌播种机扔出去了。
      
      景宥眯了眯眼睛,神色苦恼。
      
      这时,门铃声响。恰好是八点整。
      姜笙言去开了门,是来送早餐的酒店侍者。
      
      揭开不锈钢餐盖。是两份搭配均衡的英式早餐。
      白色陶瓷镀金圆盘里,金黄色的溏心煎蛋卧在中间,周围点缀有烤番茄和烤蘑菇。焦黄色的烤土司底下垫着一层吸油纸躺在一侧。另搭配了乳白色的牛奶。
      单从色泽上看,便很容易让人产生口腹之欲。
      
      景宥坐到圆形的餐桌边,开始今天的早餐任务。
      一日三餐对于她来说,完全是补充人体热量的固定任务。
      
      姜笙言则不一样,吃到美味的东西,会习惯性赞美主厨。
      虽然几乎每个月都会来沪城出差,且次次到这里下榻。但她还是不吝于再为主厨送上一次赞美之词。
      “威尔森的主厨一定是把鸡蛋当成初生婴儿般呵护,才能做出这样鲜嫩可口的鸡蛋。”
      
      “……”景宥抬眼看了看姜笙言,十分好奇,“从我认识姜秘书开始,姜秘书就对生活充满了热情,不会有厌倦的时候吗?”
      
      姜笙言莞尔,“我的座右铭是,只有我好好拥抱生活,生活才会好好拥抱我。”
      
      景宥直白道:“这个年代还把座右铭挂在嘴边的人不多了,姜秘书很有……古典气质。”
      
      姜笙言唇边弧度不减,两颊有浅浅的梨涡,“老板想说我老派的话,可以不用这么拐弯抹角,我已经习惯了老板直率锋利的言辞。”
      
      景宥:“那就好,我本来还担心姜秘书会因此联想到自己的年龄,产生不高兴的情绪,影响一天的工作状态。看来是我想多了。”
      
      姜笙言:“……”现在的确开始不高兴了。
      
      景宥放下手中的刀叉,姜笙言习惯性递过去一张纸巾。
      景宥自然地接过纸巾擦了擦嘴。“我吃饱了。”
      
      姜笙言唇边又弯出一个微笑,如沐雨的桃花。
      “老板,明天回晏城之后,我需要有一些不被打扰的私人时间,希望得到批准。”
      
      景宥眼里透出些许诧异,这么多年,姜秘书好像很少申请私人时间。
      
      “去做什么?”景宥问道。
      
      姜笙言:“我还有三个月就29岁了,这个年纪还没有解决人生大事,妈妈很着急。所以我从明天开始会跟一些优质的男士……或者女士相亲,希望能早日找到合适的终生伴侣。”
      
      闻言,景宥怔了怔,大脑有些放空。
      
      姜笙言转身走进衣帽间,出来的时候,左手挂着一套黑色垫肩女士西装,领口有一条别致的手工刺绣。
      她的右手上,是浅黄色内搭衬衫,领口也有几条银色绣线,与外套呼应。
      ——复古流,巴黎春夏时装周最新的流行趋势。
      
      姜笙言看向景宥,询问道:“老板,今天为你搭配这一套可以吗?”
      
      景宥驴唇不对马嘴地说了句:“现在人类的平均寿命已经达到90岁,姜秘书才29岁,还很年轻。”
      
      听到景宥说她还年轻的话,姜笙言摇了摇头,道:“跟老板比起来,已经太老了。”
      
      景宥想了想,赞同道:“跟我比起来,你的确是老了点,智商也没我高。但姜秘书还是很优秀的,不需要用相亲这种平凡的方式寻找终生伴侣。”
      
      姜笙言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老板,还是换衣服吧。”
      
      景宥:“那你不去相亲了吧?”
      姜笙言摇摇头,答了一个字:“去。”
      
      “那好吧。”景宥边解睡衣的扣子边说道,“姜秘书可以去相亲,不过我希望你不要学习那些没有头脑的女人,见一面就草率地决定结婚。这样会让我怀疑自己挑选秘书的眼光。”
      
      姜笙言的眉角微不可察地抽了几抽,依然用笑容掩饰着……想揍老板的心情。
      训练有素的笑,对于她来说,是大多数场合下通用的万能表情。
      
      景宥脱去睡衣睡裤,一脸困惑地看着姜笙言道:“姜秘书没有给我准备内衣吗?我是不会真空穿衬衫的。”
      
      景宥身材很好,女人看了都忍不住血脉喷张。
      她此时就这么“坦坦荡荡”地与姜笙言面对面,已是习以为常。
      
      “是我忘了,老板稍等。”姜笙言将手里的衣架挂在旁边的架子上,去衣帽间取了一件黑色无钢圈丝质内衣。穿在衬衫里不会显得太累赘。
      
      景宥接过姜笙言手里的轻薄布料,套在身前。继而抬眼看向姜笙言。
      
      姜笙言面不改色地帮景宥调整好肩带,扣上后背搭扣。指尖不可避免地碰到景宥的背,触感细腻柔滑。
      饶是经常做这件事,她的手还是不自觉往回缩了一下。
      
      姜笙言吸了口气,若无其事地转身,取了衬衫过来。
      
      景宥张开双臂,好方便姜笙言把衬衫套在她身上。
      
      景宥的智商很高,别人家孩子上小学的年纪,她就念了高中;别人上大学的年纪,她已经成为了一个集团的总裁。但天才这个词,有时候会包含一个潜文本——巨婴。
      
      人前优雅睿智的景藤集团总裁,在姜秘书面前,完全就是个让人操碎了心的熊孩子。
      
      连系扣子这种事,都要姜笙言手把手帮她。
      景宥只会解扣子,不会系扣子。
      
      姜笙言纤长的手指落在衬衫领子上,将领口翻好、抚平。从第三个扣子开始,往下挨个扣好。
      
      两人个头原本差不多,都是168的身高,但姜笙言已经换好了高跟鞋,所以要高出景宥一些。
      视线角度,正好俯瞰景宥身前的大好风光。
      
      景宥开口唤了声:“姜秘书。”
      呼出的热气恰好打在姜笙言下巴上。
      
      

  •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小天使们,小可爱们,沙雕屯里的乡亲们,本趟列车主打轻松沙雕苏爽甜,请各位乘客看管好自己的脑子,以免损坏或者丢失。列车上的乘务人员概不负责。
    我是玛丽苏号列车的列车长潇瓜瓜,愿我们高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大旗,一起度过一次温馨愉快的旅途。
    感谢小天使[晋江书虫]开文前投喂的地雷。
    感谢小天使[小十五]灌溉营养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