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陆文和孙小剑都饿坏了,离开剧组先找了一家重庆饭馆。
      
      点完菜,陆文看详细的拍摄通告,明天一整天在酒店剧本围读,晚上全剧组举办开机宴。
      
      孙小剑说:“记好每天的化妆和上戏时间,开水房在一楼,盒饭油腻,涮过水再吃,常用药和补品放在房车柜子里,不舒服就马上吃。”
      
      陆文一句也没记住:“这不都是你的活儿吗?”
      
      “万一我不在呢。”孙小剑手托腮,“以前你是小配角,咱们没人鸟,现在你是男一号了,我要努力结交人脉。”
      
      陆文说:“比如?”
      
      孙小剑回答:“先争取跟女一号合影。”
      
      几道菜上齐,陆文和孙小剑举杯庆祝开工。从参加试镜、被选中,再到谈合同签约,他们俩已经庆祝过八百次了。
      
      有时候对视一眼便会心一笑,要不是颜值差距太大,路过的以为他们在迸发基情。
      
      孙小剑每一次都要感慨:“娱乐圈真是玄学,那么多人去试镜,比你红的、有背景的、认识出品方的,结果呢,你把他们都干掉了!”
      
      陆文也每一次都要重复:“我第一次参与这么激烈的竞争!”
      
      片方对男一号进行公开选角,找新鲜面孔。多少新人和不红的小演员蜂拥而上,当时大家调侃仿佛在参加艺考。
      
      孙小剑人脉少、资源差,但果决大胆,忙前跑回地为陆文申请了试镜。能否申请成功是第一轮筛选,看的是外形条件,陆文顺利通过了。
      
      试镜就像面试,那天同组的有十几个人,拿到表演的两段戏各自准备。陆文没抱希望,做着一日游的准备记了记台词,然后掏出随身带的漫画书开始看。
      
      当时有个大哥经过,问他为什么不准备?他抬起头,非常扯淡地说:“我是一个佛系的人,所以随缘。”
      
      大哥又问:“台词总得背过吧?”
      
      “背过了啊。”陆文得意地说,“我背词特快,看几遍就记住了。”
      
      大哥道:“那说明你有天赋啊。”
      
      陆文说:“我念书的时候从不背课文,第二天老师检查,我临时速记练出来的。天赋称不上,算是一项特长吧。”
      
      他跟人家一通显摆,等正式试镜见到导演组,才知道,那位大哥就是总导演,任树。
      
      任树笑着提醒他:“甭紧张,咱们也算认识了。”
      
      陆文一点都不紧张,他确定自己没戏了,还紧张个屁啊。试镜结束,感觉怪对不住孙小剑的努力,自觉戒了一礼拜碳水。
      
      万万没想到,他被选中了。
      
      此时此刻回忆一遍,陆文依旧有点纳闷儿。
      
      孙小剑吃得满面红光,说:“虽然……但是……”
      
      陆文明白省略的部分是什么——虽然《第一个夜晚》是一部网剧,比不上卫视联播的上星剧,更比不上大电影;题材不是合家欢,有情人也没终成眷属;导演任树擅长都市生活剧,从没尝试过其他风格。
      
      但是正如他的感慨,竞争激烈,多少演员抢破了头。
      
      而原因大概为——编剧是瞿燕庭。
      
      与此同时,饭馆隔壁的那条街上,一家开了十多年的火锅店座无虚席。包间里,瞿燕庭坐在长条凳上,从滚沸的红汤中捞出一片牛肉。
      
      他蘸一蘸香油碟,再放入口中品味,浅色的衬衫配上慢条斯理的动作,在火热的氛围中有股别样的轻慢。
      
      任树坐在对面,脱掉外衣只穿件短袖,身材很结实,正满头大汗地喝凉茶:“不行,太辣了!”
      
      瞿燕庭掀起一眼,一双尾巴轻翘的瑞凤眼,睫毛低垂,拥有与生俱来的距离感。但他的鼻翼很窄,对于男人来说有点秀气,嘴唇和下颌的线条也很温柔,一并中和了双眼的温度。
      
      他往碟中加一大勺干辣椒,把一片黄喉裹成红色才放嘴里,满意地说:“我就爱吃这样的。”
      
      “给你给你,全给你。”任树将锅里煮熟的肉夹给瞿燕庭,“当年咱们俩同班同寝,周末我带你回我家吃饭,你就这德行,一顿吃掉半瓶辣酱。”
      
      那辣酱是任母的独家秘制,瞿燕庭吃半瓶,剩半瓶带回学校。即使毕业后联系渐少,每逢端午中秋除夕夜,他一直雷打不动地给任母寄礼物过去。
      
      瞿燕庭说:“那这顿我请。”
      
      “你寒碜我?”任树道,“咱们什么交情,你要请就请个大的。”
      
      瞿燕庭开玩笑:“给你在重庆买套房?”
      
      “不愧是瞿编,出手就是一套房。”任树也开玩笑,“明晚开机宴,你把费用给我报了吧。”
      
      瞿燕庭的箸尖停在半空,没伸入锅里,收回来轻轻放在筷托上。他擦擦嘴,口吻中藏着一点抱怨:“这么巧。”
      
      任树毫无察觉,说:“你晚来两天都不赶趟,明天不光演员们,联合出品方的那些人也过来。这部戏你投资了大头,又是编剧,必须得坐镇。”
      
      任树说着有些不满,“毕业后你越来越少露面,都待在圈子里,可咱们同桌吃过几顿饭?”
      
      瞿燕庭说:“你混得不错,我过得还行,就够了。这个圈子浮浮沉沉,走得近了是拉帮结伙,离得远了反而对大家都好。”
      
      任树笑道:“几个意思,跟我拉帮结伙不乐意啊?”
      
      君子不党,瞿燕庭希望独善其身,说:“但你如果有难,雪中送炭我一定不会推辞。”
      
      任树相信。圈子里不熟装熟、称兄道弟的人多了,热情未必真心,真仗义的实则寥寥无几。他毕业后还算顺风顺水,拍了几部生活剧,有口碑有奖项有钱赚,也有无法突破自身局限的瓶颈。
      
      正在他迷茫的时候,瞿燕庭找上他,要跟他合作这部戏。从商谈到筹备,他始终没机会问,现在好奇地问出了口:“你在电影圈如鱼得水,为什么要拍一部网剧?”
      
      这不是过家家,是资本流淌的影视项目,背后的原因也不会是一时兴起。瞿燕庭垂下眼,瑞凤变幻成疏懒的睡凤,语气淡淡地说:“想试试。”
      
      任树有眼色地不再问,转脸回忆起大学时光。
      
      他很懒,瞿燕庭每天帮他打饭打水;借了书逾期不还,瞿燕庭每次替他挨图书管理员的骂;买二手机子合拍短片,他呼呼大睡,瞿燕庭通宵不睡觉地画脚本。
      
      红汤冷却,氤氲的热气一点点消散,任树端起杯子:“煽完情了,我敬你。”
      
      瞿燕庭有种斯文的爽快,说:“我干了。”
      
      从火锅店出来,山城中灯火斑斓,比阴天的白昼更加明亮。保时捷停在路边,司机下班了,任树亲自开车送瞿燕庭回酒店。
      
      上路后,任树问:“这车坐得惯么?”
      
      “凑合。”瞿燕庭坐在副驾上,手肘搭着车窗,手腕撑着太阳穴,“你留着自己用吧,给我换一辆保姆车。”
      
      任树嚷嚷道:“拉倒吧,忙起来衣服好几天不换,我还怕糟蹋了我的车。那司机怎么样,没问题的话就让他负责接送。”
      
      瞿燕庭说:“行,别再劳动老刘了。”
      
      任树笑起来:“我都忘了,老刘下午给我打电话,说接机的时候出了点岔子,有剧组的演员上错车。我当时忙,没仔细听,真的假的啊?”
      
      后视镜中的街景像一串连拍镜头,瞿燕庭盯着,在脑内自动定格、倒放,闪回出机场的片段。
      他“嗯”一声,说:“真的。”
      
      任树问:“谁啊?”
      
      瞿燕庭答:“你挑的男主角。”
      
      “陆文?”任树打着方向盘,拐弯时从镜子里瞥一眼车厢,“怎么少了个靠枕,我新买的正宗蜀绣。”
      
      瞿燕庭说:“你的男主角下车忘记放,我送他留作纪念了。”
      
      “你倒大方。”拐入一条商业街,酒店不远了,任树感觉出不对味儿,“哎,什么叫我挑的男主角?试妆照和试镜影片我都给你过目了,你点头批准了的。”
      
      确实,瞿燕庭一早看过陆文的照片,试镜的两段表演也反复看过,但他对陆文本人一无所知。
      
      他问:“为什么选他?”
      
      “不受资本、政治、权力的干预下,选角是不是看合适与否?”任树减速行驶,慢慢靠边停车,“试镜那天,所有人都在认真地准备,只有陆文在看漫画。”
      
      瞿燕庭:“……”
      
      任树回忆道:“他不知道我是导演,我问他为什么不准备,他还挺嘚瑟,说他记词快。等试镜的时候又见到我,我怕他紧张,结果他不知道是临危不乱还是破罐破摔,比看漫画的时候还轻松。”
      
      “所以你选了他?”瞿燕庭解开安全带。
      
      “他那股,我不爱学习,我考试是重在参与,我根本无所谓的劲儿,太合适了。”任树一顿,侧身看着瞿燕庭,“就是活脱脱的叶小武。”
      
      瞿燕庭静了片刻,缓缓道:“是挺像叶小武的。”
      
      任树解锁车门:“叶小武是男主,这不就对了吗?”
      
      瞿燕庭说:“可叶小武是个傻逼。”
      
      开门下车,一阵微凉的夜风扑来,瞿燕庭关门时被任树打断,问他要不要参加明天的剧本围读。
      
      他摇摇头,说:“你把关,我放心。”
      
      瞿燕庭回到酒店,从大堂经过时余光瞥见一高一矮两个人,他没有注意,径直走进了电梯间。
      
      孙小剑办理入住,叮嘱道:“我住53层,今天不早了,你回房间贴张面膜早点睡,我明早上去帮你收拾。”
      
      奔波一天有点困了,陆文拿到房卡抬腿就走。
      
      直达电梯刚刚关闭,他搭乘另一部,透过鎏金的镜门照了照,而后盯着变幻上升的数字。
      
      62层到了,整层楼仅有几间套房,很安静。陆文慢腾腾地迈出电梯,一转身,瞧见几步之外有一个走动的身影。
      
      他不爱打量别人,此刻却以目光尾随。
      
      那人一米八左右,脑后一丛绒密妥帖的头发,脖颈很修长,从燕麦色的衬衫衣领中露出半截。往下是行走中的身体,背影清瘦,但肩是肩,腰是腰,腿是腿,哪里都恰到好处,匀称利落得不像普通人的身段。
      
      陆文不知不觉拐了弯,在另一条走廊上前行,他身高腿长,渐渐将距离缩短成一步。
      
      忽的,对方停下脚步,侧身站在了6206号门外。
      
      “我去!”陆文认出来,“是你啊?”
      
      地毯厚重,瞿燕庭没察觉身后的脚步声,正要找房卡,闻声回头撞上陆文惊讶的表情,一时有些断片。
      
      灯光太好了,彼此的面目一览无余,陆文发觉不是墨镜太大,是对方的脸太小。
      
      他看着这张脸,没和疏淡的瑞凤眼对视,也未注意秀气挺直的鼻梁,一瞬间只看到瞿燕庭微微张着的嘴唇。
      
      不知吃过什么,湿润,鲜红,像两瓣玫瑰花片。
      
      瞿燕庭回过神来,却没作任何反应,转回去掏出了房卡。
      
      这时,陆文在他背后追问:“兄弟,你演谁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