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嫂为妻》玉沉墨白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5-01 00:42:5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苏元娘看清楚这一幕,很是惊讶。
      
      小玉也轻声道:“这人真厉害,怎么做到的?”
      
      谁知吴妈妈侧目瞪她一眼:“不该关心的事不要关心,多嘴多舌。”
      
      小玉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什么。
      
      **************
      
      马车抵达了燕云城已经是傍晚时分,行驶到了苏府的朱色大门前,小玉率先下车,小厮放好脚凳后,对里头的人道:“妈妈,小姐,下车吧。”
      
      吴妈妈作为仆人自然先下去,苏元娘深深吸了口气,告诫自己不要紧张,这才顺着小玉伸过来的手钻出了马车。
      
      苏府的朱门高墙映入眼帘。
      
      在她离开时,父亲还只是宋坪县的副七品县守,如今他官升正六品的燕云城城吏,自然换了更大、更加气派的宅院和府门。
      
      父亲和继母没有来迎接她,站在门口的只是个同吴妈妈一样的妈妈,只是她生的圆润些,见着苏元娘就是笑脸相迎。
      
      “大小姐辛苦了,快进去拜见老爷和夫人吧。”
      
      苏元娘没有多语,道了声谢就跟着往府里走。
      
      进了府,穿过几个走廊,走廊沿着花园修建,兜兜转转都绕不开庭院里的景致,这里头栽种了各种说不出品种的花卉,花朵鲜艳、娇嫩欲滴,还有大丛的树木混在其中,树枝几乎遮蔽半个庭院。顺着树枝看去,上头还挂着几个细竹铜勾的精致鸟笼,里头分别关着两只百灵画眉之类的,有人走过便不停地上蹿下跳,叫声悠扬悦耳。
      
      从正门到正厅的路上,有不少穿着碧清色衣裳的丫鬟都放下手里的事儿,好奇地看着这位九年未归、寄养在外的大小姐。
      
      没等走到正厅,有个声音叫住了她们。
      
      “这就是我那流落在外多年的姐姐吗?”
      
      除了感到陌生的苏元娘,其他人听到这声音几乎是侧身齐齐向她行礼:“小姐好。”
      
      苏吴娘。
      
      苏元娘顿了顿,吐出一口气转身看去。
      
      只见正厅那头的走廊上迎面来了位娇俏的美人,她穿着茜桃色的齐胸长裙,上衫是鹅黄色的衣料,在阳光下反射出波光粼粼的鱼鳞质感,配着头上如云的发髻和华丽的钗环,精致的唇上涂了浅红色的口脂,看上去像是一颗透着露水的樱桃,让人目及生津,难以忘却。
      
      见到这个七岁时就嚣张跋扈,两面做人的‘妹妹’,苏元娘反倒没有多大的恨意,毕竟那样小的孩子,也得是大人传授导致。
      
      “姐姐真是让我好等,本来传信说你午后就到,怎么迟了这么久?”
      
      苏吴娘笑容满面,像是夏日的花朵一般娇艳动人,她极为自然地揽过了苏元娘的手臂,像是亲生姐妹一样亲呢,一点儿看不出她早期对待人的嚣张与傲慢。
      
      苏元娘娇柔笑了笑,“路上遇到点事就耽搁了。”
      
      其实这事儿就是吴妈妈晕车了,但苏元娘没有说明,只掩饰过去,使得吴妈妈多看了她一眼。
      
      “父亲母亲在里面等你,快进去吧!”苏吴娘挽着她一同进门。
      
      只见屋子里无论是陈设摆件、家具里外,都隐隐透着家产雄厚的实力,只说那酸枝木的桌椅就已经是价比百金了,更遑论墙上的字画古籍,阁架上的瓷瓶珍玩,都是不俗的东西。
      
      主位上坐了两个人,一位是年过四十的中年男子,他相貌虽见衰老,可依旧能看出年轻时候的风姿。
      
      另一位则是她的继母,袁氏。
      
      袁氏穿着华贵,丝毫不见当初跪在母亲面前的可怜祈求模样,那时的她穿的不过是普通的衣裳,头上也只不似如今满头的名贵珠钗,那时不过只是一支不值钱的银钗罢了。
      
      看她变得如此雍容华贵,丝毫不复当年的楚楚可怜,如今想来,怕只是为了在强硬的母亲和一意孤行的父亲面前做戏罢了。
      
      不管心里如何怨怼,该做的礼节还是得做。
      
      苏元娘恭敬地屈膝行礼:“见过父亲。”
      
      苏朗看到她只拜自己却不拜袁氏,心里有些不高兴:“怎么不拜见你的母亲呢?”
      
      苏元娘目光微垂。
      
      她一向是娇软的性子,杨家的母女那样苛待她,她却也没叫一声苦,此时却并不想遵从这个如同陌生人一般父亲的命令。
      
      苏元娘慢慢道:“我的母亲在九年前就亡故了,如今葬在城外十里堆墓地,父亲要我去祭拜吗?”
      
      在苏朗的记忆中,这个女儿随了前妻的性子,一向是软弱的,要不是为了那件事,他根本不想见到她,如今见她这般无礼,语气里带了一丝怒意:“你说什么?”
      
      “老爷,”袁氏上前将手覆在苏朗的手背上,笑容温和,“元娘还只是个孩子,又在乡下长大,这也很正常,待妾身好好教导,必然会有所不同。”
      
      苏朗看着垂目不语的长女,有些越看越嫌恶的感觉,不禁拍了拍袁氏的手:“接下来就辛苦你了。”
      
      侧目瞧见如娇花一样鲜艳夺目的苏吴娘,顿时笑意浮上心头,“吴娘今日可有练字?”
      
      苏吴娘有意无意看了一眼苏元娘,眼里闪过一丝得意,回头答道:“父亲真是严苛,不过前日少写了一篇,日日叮嘱这件事,真是讨厌的紧。”
      
      虽然话中说讨厌,语气却是女儿对父亲的撒娇,苏朗果然吃这一套,笑意充斥了到了眼底:“你这孩子,女儿家是得要习一手好字才行,你虽才貌俱佳,可能练就这一手的好字却是门面,能有很多好处的,万万不可懈怠!”
      
      苏吴娘笑盈盈屈膝行礼,淘气地回了声:“是。”
      
      父女二人笑语晏晏,袁氏在一旁也是含笑,显然是将风尘仆仆的苏元娘晾在了一旁,显得尤为多余。
      
      **************
      嘱咐谢妈妈带着苏元娘去安置,袁氏配着苏朗从回廊往书房走。
      
      “元娘这孩子看着挺老实的,也不爱说话,只是不知能不能同意······”袁氏面容平静道。
      
      苏朗冷哼一声,不屑道:“她作为人子,不听父母之命还能做什么?私相授受还是私定终身?无论哪一条都不符合常伦。”
      
      在大周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永远都是父母排在前头,哪怕是有媒人作证,说到底也不过是私定终身罢了,上不的人前说道。
      
      袁氏眼神一亮,面上却有些忧虑和哀伤:“旁人只怪我心疼自己的亲生女儿,可今日见到元娘我才明白,这样如花似玉的姑娘我是哪个都舍不得,要不咱们跟那连家说说,换个条件吧!”
      
      苏朗听她这么说,顿时心疼不已,觉得袁氏无比体贴,“这事已经说定了,没办法更改,如今不是元娘去,就是吴娘去。吴娘是自小我膝下长大的,又是德才兼备、样貌品行无一不是上乘,她如同我的掌上明珠,莫说是许给这燕云城的贵家公子,即便是去到京都嫁给那王孙贵族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这样的好女儿,我怎么忍心明知是火坑还要推她下去?”
      
      袁氏掩住眼里的了然笑意,面上忧伤:“可是元娘她也······”
      
      她也是你的女儿。
      
      苏朗见她这般关心苏元娘,不免更加心疼她,“你总是这般容易心软。”
      
      袁氏顺势倒进苏朗的怀里,语气哀伤:“不是我容易心软,只是元娘那孩子是个温顺懂事的,我不忍心让她去跳这个火坑。”
      
      袁氏越是‘袒护’苏元娘,苏朗就越是觉得自己的决定很正确,态度坚定道:“这事没有转圜的余地,咱们也别无选择,你就别多想了。”
      
      其实袁氏这番有些推波助澜,还有些许试探之意,毕竟苏元娘是他的第一个女儿,平日里见不着就算了,若是见了勾起什么回忆来坏了事,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此时见苏朗这般坚决,唇边扬起一抹得意的笑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