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嫂为妻》玉沉墨白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7-30 16:36:3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春风拂柳,三月春晖时。
      
      宁南省燕云城管辖下的小村落名字叫和顺村,这里有条清澈见底的小河,水流潺潺,一派好春光。
      
      只见从清晨就有个瘦小的身影在河边的石板上用木锤奋力敲打着。
      
      一直到日头高照也没能歇一歇,有滴汗珠从她乌黑的鬓角里渗透汇聚,沿着莹白的脸颊蜿蜒滴落在了手背上。
      
      她浑然不在意,随意用手背擦了擦,继续洗衣服。
      
      “元娘姐姐,元娘姐姐!”
      
      一个小男孩由远及近,一路狂奔而来。
      
      苏元娘抬头,笑容浮上白皙瘦弱的脸,回答道:“怎么啦,小武?”
      
      小武跑到她跟前已经是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道:“杨婶儿跟隔壁村的屠夫李通奸,被杨伯给抓到了,这会儿正在闹着,你快回去看看吧!”
      
      苏元娘笑容消失,眉头紧蹙,她回头看了看一堆没洗完的衣裳,有点纠结。
      
      小武见她犹豫,催促道:“咱们快回去吧,回去晚了就看不成热闹了!”
      
      苏元娘想的不是看热闹,只是担心自己没洗完衣裳回去改怎么交代。
      
      但事关紧急,她还是得赶紧回去。
      
      想到这里,她道:“小武,帮我拿木槌,咱们回去。”
      
      小武‘哎’了一声,兴高采烈地拾起木槌跟着苏元娘往村子里走。
      
      两人离杨家的篱笆院子还有十几步远,就听到由远及近传来杀猪般的叫嚷声,那声音刺耳的很,令人简直想立即捂上耳朵。
      
      周围的篱笆上还有不少的邻居一副伸长了脖子看好戏的模样。
      
      小武‘嘿嘿’乐道:“叫她整日里欺负你,现在可遭报应了。”
      
      “别胡说。”苏元娘立即制止他说这样的话,可心里却是说不出的复杂。
      
      紧接着听到里面有人被重重的打了一个耳光,跟着是男人的怒吼:“你这贱人,趁我不在就私会野男人,孩子都有两个了,你还知不知道羞耻?你让他们以后怎么抬头做人?你有当娘的自知吗?!今天我不给你点教训,看你是不知道错,杨寸,去把刀给我拿过来,我要劈了这不知廉耻的贱人!”
      
      苏元娘赶紧走到院子门口,果然见到周氏半跪在地上,而杨里提着她的领口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只说话时,又连着给了两个响亮的耳光,打得周氏简直头晕眼花,脸肿的跟馒头一样。
      
      杨家的长子杨寸见状不敢上前劝正发怒中的父亲,也不可能去真的拿刀,于是苦心劝道:“爹,娘已经知道错了,你就原谅她吧,都是一家人,说什么动不动刀的?再说周围邻里邻居的都看着,你让我们以后怎么做人?”
      
      周氏赶紧大哭哀求起来:“这可真是青天白日冤枉人了啊!我喂了猪觉得累就睡一会,没想到你爹忽然就回来了不说,还硬生生说我和人私通,简直是污蔑人嘛!”
      
      不等周氏再行分辨,杨里已经怒不可遏,喊道:“你冤枉?简直是可笑,要不是我今日有急事回来,还不知道你背着我在家里跟那人苟且之事,看来你们不是一次两次了吧?我亲眼看到的,难不成还是假的?!我杨家是造了什么孽,居然娶了你这么个丧门星!我今日一定要休了你这个贱人!”
      
      “爹,爹,有话好好说!”杨家的小女儿杨燕燕听到这话,已经是冲了上去,死死拉着杨里的袖子,不停哀求,“娘是一时糊涂,您就原谅她吧!”
      
      “燕儿,寸儿,别劝了,你爹早就存了要讲我休弃的心思,罢了,我也不强求,清者自清,你别将屎盆子扣到我的头上,我没做过的事绝对不认!”周氏量他也真的不敢将自己如何,于是心下一狠,脖子一梗,“你要是不解气,你就打吧!打死我也行!”
      
      杨里见她居然巧舌如簧,死不认账,不由地怒极反笑:“你这当作演戏呢?你可比那戏子还厉害,这一招想吓唬谁?我成全你!”说完提起她的头发就往地上摔,紧接着又拿脚踹在她胸口,半点儿余力也没留,十分骇人。
      
      杨燕杨寸见他这般不留余地,吓得齐齐跪下:“爹!别冲动,有话好好说,有话咱们屋里面说!
      
      杨里打的气喘吁吁,余光瞟见四周看热闹的人,终究是忍住了火气,怒斥:“还不快滚进去!”
      
      周氏被那几脚踹的一口气接不上来,差点歇了气,却是匍匐在地上根本没力气回答。
      
      杨寸杨燕见状,赶紧上前左右扶起周氏进了屋子。
      
      院子里停歇了战斗,杨里四下看,怒目斥责:“看什么看!”
      
      邻居们见无热闹看了,也就笑着散了。
      
      杨里也因此瞧见了站在门口手足无措的苏元娘。
      
      苏元娘倒是不怕这个杨伯,她被父亲丢在杨家寄住这么多年,所有杨家人里只有杨里对她最好,平日里出去也都会给她带东西,虽然大部分时候转头就被杨燕抢走了,但他对苏元娘的温和态度却是珍贵的。
      
      虽然周氏平日里没少刻薄她,那她当婢女对待,什么粗活累活都交给她,但见到周氏这般,她心里没有多少痛快的意思,苏元娘只担心杨里是否受得住。
      
      “元娘。”杨里伸手唤她,面容恢复了些许平静,“你来的正好,我有事跟你说。”
      
      苏元娘见他神色珍重,有些紧张:“杨伯,我不知道杨婶的事儿,我一上午都在河边洗衣裳······”
      
      杨里却是一怔,带着点苦笑,随后面露些许喜色:“不是关于她,而是你,燕云城来人了。”
      
      燕云城。
      
      苏家。
      
      父亲终于想起她了?
      
      苏元娘愣住了。
      
      见她没什么反应,杨里小心继续:“今日一大早我去镇里的路上,里长就叫住我,说燕云城苏家派了个妈妈来了,我去见了那妈妈一面,知道是接你回去的,这才紧赶慢赶地回来。”
      
      随后眉头隐隐有冷气,盯着屋子方向啐了一声:“谁知回来就碰上这么个糟心的事,简直是污了我的眼睛!”
      
      “父亲,他、他真的派人来了?”苏元娘有点不可置信。
      
      她原本是燕云城城吏的长女,八岁以前过的还是母亲慈爱、父亲关切的日子,虽然那时候家里并不富裕,可却是十分的满足与幸福。
      
      直到后来母亲卧病在床半年有余,父亲从外面带回来一个怀有身孕的女人,说这女人替他生了个女儿,如今又怀有男胎,想要娶她过门,母亲惊愕以往温和文秀的丈夫怎么会变成如今这样,态度一改往日的温顺,宁死不肯点头。
      
      可父亲为了达到目的,居然以最恶毒的语言诅咒、痛骂母亲,那言辞之毒令所有人都惊诧,以往忠厚温良的一个男人,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即使母亲一辈子软弱,可在那时候却一直没有松口,而是强硬了态度,告诉他若是敢一意孤行,她就一头撞死在府衙大堂上,让他一辈子抬不起头做人。
      
      可再怎么拖,病痛总是拖不了的,父亲有意阻止了大夫的诊脉,也不许人替母亲送药,终于在三个月后,母亲郁郁而终了。
      
      她临终前紧紧攥着她的手,徒留着最后一口气嘱咐道:“这世上的男人都揣着一颗薄情寡义的心,你以后身不由己无谓,但千万别将心轻易交出去,否则吃苦的是自己。”
      
      并且在看到她点头以后才慢慢断了气,也松开了紧攥着她的手。
      
      母亲下葬后,那个女人迫不及待成了苏家的女主人,她带来的‘妹妹’苏吴娘与她如出一辙,当着父亲的面对她温和备至,姐妹情深,背着人便骂她是个贱人野种,抢了她的位置不说,还厚颜无耻地霸占着父亲这么多年。
      
      要知道苏吴娘那时候才不过七岁。
      
      父亲终究厌弃了她。
      
      听凭继母的话将她丢到了乡下的农家,九年来不闻不问,像是根本从来没有过这个女儿。
      
      苏元娘甚至已经做好了在乡下生活一辈子的决心。
      
      可如今却告诉她这样一个父亲居然想起了她,还要接她回去?
      
      

  • 作者有话要说:  之前的思路太对,新开一篇,之前那篇不会弃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