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撩四下 ...

  •   阿东把太子爷接下来一年的居住环境转悠了个遍,最后来到厨房,重霄正试着给煤气灶点火,像是在看能不能用。
      您老人家真打算在这儿开火煮饭?
      
      下巴掉到地上!
      
      “重爷,您要不嫌弃,去我店里住得了。”阿东真诚的建议,“装修的时候我们特意把二楼隔出一层,本来想做成网红拍照的那种阁楼风格,后来觉得麻烦就没弄,空间比这儿客厅大,一应齐全,晚上十点关店,楼上楼下包括有意式咖啡机的厨房全是您一人的地盘儿。”
      
      重霄围着灶台捣鼓半响,把早就空了的煤气罐子拖出来,没在罐身上找到换气的联系方式,侧首问向扶在门边眼巴巴看着自己的人,“附近有换煤气门店么?”
      
      阿东艰难的默了一下,目光里隐忍着不该存在的同情与怜悯……
      
      重霄把罐子推回原位,转身靠在灶台上,叼着过半的烟草——深吸!
      
      那一点烟火在氧气的充分作用下从橙红化作火红,短短时间内完成燃烧全过程,径自沉淀了情绪的男人摘下烟蒂,在身侧石头造的橱台上摁熄,淡淡地说:“这儿还行,离医院近。商业区那边太闹了,不适合我。”
      
      生活环境差一点儿,他是无所谓的。
      
      毕竟,在他长达八年的求学生涯中,家里施加的压力和刁难可不止这些。
      
      重霄跟他在娱乐圈里呼风唤雨的亲妈不合,大半个圈中人知道,阿东更是有幸成为为数不多亲眼目睹过母子两争执的‘幸运儿’。
      那场面,就跟两座休眠火山同时爆发,比谁的火焰喷得更高,岩浆蔓延范围更广……
      令人窒息。
      
      “这都最后一年实习的阶段了,您和女皇大人还没讲和呐?”阿东问得小心翼翼。
      重霄似笑非笑的睨着他,“武则天在世都没她专横,我把她当亲妈,她把我当亲生的奴隶,没法儿讲和,不然你都不会在岛上看到我。”
      
      阿东问号脸。
      不了解医科专业学生的实习流程,自然不会像于思洁那样,一听就对重霄到岛上医院实习产生合理质疑。
      
      重霄也懒得解释,起身走出厨房,“你那空调怎么弄?”
      
      不管老旧还是二手,用得上就行。
      他不挑。
      
      *
      
      一夜过去,天快亮了。
      时舟放下画笔向身旁的落地窗外看去时,视线越过柔软的沙滩,在天和海相融的尽头捕捉到一抹亦蓝亦紫的色彩。
      
      昨晚游戏打到一半,忽然来了灵感,放下手柄就到钻画室里去。
      于思洁早就习以为常,换到单人模式继续玩儿。
      
      也不知道她打到哪一关了……
      
      时舟没有睡意,回房间冲了凉,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准备照常去海边散步。
      
      经过客厅时,在沙发上睡得迷迷糊糊的于思洁听到动静,勉强掀开一条眼睛缝,睡意朦胧的跟她说:“回来给我带碗小馄饨,加雪菜肉沫。”
      
      “好喔。”
      时舟轻轻柔柔的应了声,出门去。
      
      *
      
      清晨的海边,海风里夹杂着沁人心脾的舒爽。
      时舟赤脚踩在柔软的细沙上,顺着海岸线悠闲漫步,身后留下一串儿深深浅浅的脚印。
      
      无边无际的大海如同她一个人的背景板,那些深深浅浅的渐变蓝,把少女的身姿映衬得婀娜柔美,如同给与她的专宠。
      
      时舟喜欢海,也只画海。
      
      那些忧郁的,明朗的,暴怒的,平静的……每天都不会一样的大海。
      经由她的笔触,在画布上展现出来,化作或蓬勃或静好的生命力。
      千百姿态,从未重复。
      
      但昨晚并不顺利。
      
      坐在画室拿起画笔,悬空的手静止在半成品的画前,发现眼前的东西不是她想要的。
      
      于是用颜料一层层的覆盖,较劲儿似的,不肯停下来。
      像是在与某个无形的力量做对抗。
      
      这样的困扰,以前不曾发生过。
      
      时舟隐约意识到需要先去寻找些什么……
      那感觉朦朦胧胧,抓不住。
      
      她漫无目的的想着,蓦地,附近响起‘嘣’地一声,清脆而短促地,从阵阵平和的海浪声中脱离区分出来。
      
      时舟敏锐的捕捉到声源,寻望去——
      
      隔着数十步,男人半靠半坐在黑色的岩石上,勾首给自己点起一支烟。
      点点火光在他指尖明灭,他抬起头,昂起下巴将前颈绷出一条硬朗的线条,中心突起的喉结随着他吐出淡青色的烟雾而微微滑动着,如同在克制潜藏于内心深处的野性。
      
      是他,重霄。
      
      时舟将他认出的同时,困扰了她整夜的疑惑迎刃而解。
      
      不是画不出来,只因为,她想画他。
      
      只是他!
      
      时舟脑中只剩下一个纯粹的念头,被动驱使着迈开脚步,一点一点缩短彼此间的距离。
      来到男人的身侧,望住那对幽深的瞳眸,放任深陷。
      
      时间被静止。
      
      时舟的心脏咚咚咚的跳动着,不知所措,踩着细沙的脚指头不自觉往里抠……紧张得快不能呼吸了。
      
      重霄看出了她的紧张,但自身情绪更多是反应不过来的茫然。
      以及少见的无解。
      
      他昨晚没怎么睡。
      那台吵死人的空调运行到半夜就罢了工。
      潮闷的空气,耳边的蚊子,窗外的蝉鸣,组成狙击他睡眠的杀手团。
      
      以至于,天边刚泛起昏白的光,他就起身到海边,打算吹吹风清醒过来,迎接第一天的实习。
      
      手里的烟刚点上,走神不足半分钟,一转脸,身侧杵了个冰清玉洁的小姑娘?
      
      大约163的个头,身材纤瘦,皮肤白得透明,五官精致得超出他以往见过的所有可以称之为‘漂亮’的女明星。
      她穿着一条长度只到大腿中段的纯白吊带连衣裙。
      左肩上两条圆头绳松松垮垮的挂在手臂外侧,露出有小蝴蝶结点缀的内衣肩带……
      当然也是纯情的白色,还有可爱的蕾丝边。
      单薄的布料把胸前那对柔软的团子藏得极好极安全。
      
      重霄还是看出她的‘有料’。
      
      至于年龄……
      十七?还是十八?
      
      向来眼毒刁钻的他竟然也不能立刻确定。
      
      玫红色人字拖被她拎在手里,雪白的脚丫子边缘沾上不少细沙。
      不知是从哪里走过来的。
      
      但她走过来了,来到他的面前。
      
      海风吹来,拂动了少女蓬松乌黑的长发。
      伴着一个纯洁而不自知、懵懂又紧张的表情,乌溜溜的眼珠子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半开的红唇隐隐露出两瓣洁白整齐的门牙,勾得重霄想倾身过去,用嘴撬开,汲取芬芳。
      
      “……”
      
      他先是怀疑她的真实性。
      然后就想吻人家?
      
      重霄被自己不着边际的冲动给整乐了。
      
      “有何指教?”他彻底放松下来,夹在指尖的烟凑到唇边,深吸,止渴。
      可以说,这一刻是他昨天下飞机到现在,最轻松愉悦的时刻了。
      
      低哑的声线像深夜电波,沾染了不规律的噪点,穿透女孩儿的身体。
      时舟在心里感叹的‘啊’了一声。
      
      这个人。
      重霄,他好像没有看上去那么难相处。
      
      所以作为回应,时舟鼓起勇气,于颤抖的呼吸中发出声音,问他:“做吗?”
      
      重霄一愣,惊掉了手里的烟,酷酷的俊庞出现不可置信的崩坏迹象。
      
      时舟还是很紧张,抿了抿干燥的唇,继续——
      
      “模特、我的?”
      “……”
      
      灼目的金光从天与海尽头的模糊界限里猛然绽出,驱散丝丝缕缕暧昧的薄雾,在海面上铺展折射出绚烂的光彩。
      晃得人睁不开眼。
      
      重霄的耳边全是少女介于冷淡和清甜反差之间的……做吗?
      
      心里有东西在翻腾。
      比海浪来得汹涌,似极了狂风骤雨的前兆。
      太猛太突然,他有点儿压不住。
      
      等到他放下挡住晨曦的手臂,打算和这个小姑娘好好计较一番。
      人已经走出老远,僵硬的背影,混乱得快要同手同脚,小碎步却是很溜。
      
      她刚才对他说的话,正确的解读方式应该是:做我的模特,可以吗?
      
      重霄盯着少女远去的方向,良久,回味——
      
      “有点儿意思。”
      
      *
      
      四天后。
      持续的高温不曾削弱游客登岛的热情,人.流量大了,小孩子难免中暑,或者有个磕磕碰碰的,都得送医就诊。
      
      重霄在明珠岛医院实习的第一周,过得颇为紧凑。
      
      他那张不做表情时有点儿酷更多是凶的脸,在儿科还算顺遂。
      没出错,也没收获。
      
      下午两点多的光景,花坛里的蝉都热得叫不动了。
      重霄解决完午饭,刚来到三楼儿科,就听走廊上有小护士在说:“快别闹了,回自己的病床上,待会儿重医生回来看到你们在地上乱涂……”
      吓唬的话还没说完,年龄稍大的小胖子放了大心道:“别怕!重医生人可好啦!不会骂我们的!”
      稳定了军心,莽声莽气的要求:“舟舟,给我画个钢铁侠!”
      
      这家伙是土生土长的岛上居民,上前天半夜隔食引发高热,上吐下泻,烧到39度5,家长吓坏了,着急忙慌送过来。
      是重霄收治的第一个住院小病患。
      
      按说第二天就该出院了,父母好像都没时间管的样子,借口让他留院观察。
      医院的床位管够,也不催,一天拖一天。
      
      都给他混成儿科小霸王了。
      
      听他跟护士说话那语气,重霄没辙的笑了笑。
      
      不过,谁是周周?
      还能画钢铁侠?
      
      能耐!
      
      重霄在脑海里挨个过着猴崽子们的名字,转入走廊,抬眼看过去——
      
      病房门口那片地板被彩色的粉笔涂得满满当当,十来个5至12岁的小孩儿堵在那处,勾肩搭背站着的、贴墙坐地上的,腿上打着石膏杵着拐杖的……目不转睛盯着蹲在中间埋首画画的人。
      
      确切地说,是个十七八岁的姑娘。
      她正好背对他,穿着一条浅草绿的蝴蝶袖连衣裙,两条细绳儿从前身交叠着系在雪白的天鹅颈上,挽起长长的发,后背镂空桃心的设计,直开到背部中心……
      后背那对精致的蝴蝶骨微微突起,仿佛随时长出透明的翅膀,飞起来。
      
      阳光从窗外打进来,把她罩得正好。
      
      像个天然的发光体,刺得重霄眼睛微微发热。
      
      热过后,是轻微燥热的痒痛感。
      
      

  • 作者有话要说:  重霄:嗯,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