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庶子有罪 ...

  •   周至康看着李时昀这架势,笑了起来,说道:“怎么出来了?”
      
      “闷的慌,出来透透气。”李时昀说着用袖子扇了扇风,周至康伸手帮他整理了一下领子。
      
      李时昀瞥了周至康一眼,低声凑过来说道:“昨晚让你待在我那儿,你不待,现在装什么乖。”
      
      “待你那儿跟你一起喂蚊子啊?”周至康笑着说道。
      
      李时昀扯了一下嘴角,刚要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听到楼里有人大喊大叫起来。
      
      “怎么回事?”周至康听着动静不一般,皱起眉来。
      
      “我去看看。”李时昀想着还有他带过来的纨绔少爷们,急忙转身进了楼里。
      
      大概等了没有一会儿,周至康的手下就跑了过来,说道:“主子,出事儿了,李少爷带过去的那位宋少爷好像搞死了一个姑娘。”
      
      “哦?”周至康听到出了人命,交代了靠谱的手下盯看一回,他自己因为身份的关系,倒是不能多待的先走了。
      
      李时昀这一回出事儿,一直闹到了晚上才有了结果,不过因着处理这事儿的是个严官,到底是没让这几个纨绔轻松的走了,喊了家里的人过去接的。
      
      李时昀等到了后半夜也没人过来,最后是周至康去的。
      
      “我家里人来了。”李时昀笑着跟牢头说了一句,周至康无奈的瞥了一眼李时昀,将牌子递了过去。
      
      “这是?你叔叔?”牢头跟李时昀处的好,低声问了一句,好像是担心李时昀回家会挨揍。
      
      “不是,是我大哥。”李时昀说着过去揽住了周至康的肩膀,周至康轻拍了他一下,不过他也知道李时昀穿这身儿却是减年纪。
      
      “我今晚住你那儿吧,不想回去。”李时昀上了车就说话了。
      
      周至康想他回去怕也没什么好果子吃,就点头拉着李时昀朝他住的地方去了。
      
      “今天是在够倒霉的,原本是想着借着这次机会打入京城少爷圈的,没想到开门就遇到这个麻烦事儿。”李时昀坐在车上忍不住的开始跟周至康说起今天的事儿来。
      
      周至康听了一回才知道,原来这宋少爷竟然是对那个叫丝语的动了心,李时昀借着机会给春坊那边送了不少银子,让宋少爷跟这丝语见上一面。
      
      可是不知怎的两人就争执了起来,宋少爷发了怒打了那丝语一耳光,没想着那丝语竟然昏死了过去。
      
      宋少爷眼见的丝语没了气儿,才惊慌的大叫起来。
      
      老鸨一看姑娘没了,立时拉着宋少爷说是他打死了丝语要他赔人,来人一看发现这丝语身上都是伤痕。
      
      宋少爷百口莫辩,最难的是有人认出了宋少爷是当朝一品大员的儿子,下九流也是有情义的,吵闹着要见官。
      
      官里来的很快将宋少爷带走了,但春坊那边也是闹的够厉害,直接就跑到了宋大人的府院门口。
      
      宋大人也是为官清正,出来说了若真是他儿子打死的,愿意让儿子偿命。
      
      宋大人发了话,这边查的细心,万幸的是那个叫丝语的姑娘最后竟然被救醒了,言道身上的伤是旁人做下的,并非是宋少爷害的。
      
      旁人问她是谁,却是不再说的,宋少爷有心帮她赎身,丝语也是拒绝了。
      
      再说什么,宋少爷就被宋大人当场打到昏迷,急需救治的人变成了宋少爷。
      
      “所以说这种风月场所内里脏乱的不行,你就算是要结交人脉也不必去那种地方。”周至康听到后面说了一句。
      
      李时昀倒是听话的点了点头,感叹似的说了一句:“我今天也是见识了,果真是有些人心里就不大对的,那姑娘着实太惨了。”
      
      周至康拍了一下李时昀,倒没有再说什么。
      
      两个人一路回到了周至康现在的府院,大又华贵的不行。
      
      “果然是有钱的员外爷,在京城也能有这样的院子。”李时昀看到院子里的两棵高大的花树就啧啧称叹起来。
      
      “我租的。”周至康说着朝屋子里去了,李时昀急忙跟上。
      
      “你的客房在那边。”周至康面色不改的指了一下侧厢房。
      
      “我给员外爷守夜。”李时昀厚着脸皮笑着说道。
      
      周至康看看外面的天色,心里不想跟李时昀多纠缠,就放他在外间的软榻上歇着了。
      
      虽然是这样说,可到底是一个屋子里的,周至康躺在那边,听着李时昀轻手轻脚的与下人说话,换洗了一回才躺在了外间。
      
      到了第二日早时,周至康刚出来就听到噗通一声,李时昀从软榻上摔了下来。
      
      “哎哟。”李时昀刚要偷偷的爬上去,却发现周至康已经站在跟前了。
      
      “你这睡相也太差了吧?”周至康无语的说道。
      
      “认床,嘿嘿。”李时昀笑着坐了起来,周至康叫人给李时昀寻了衣裳过来。
      
      下人拿过来两身朴素的长衫,李时昀非说不好看不想穿。
      
      周至康就让人寻了两套他的衣衫过来。
      
      “这个好,果然是员外爷穿的,料子都不一样。”李时昀裹着外袍,跟周至康一样的打扮,学着周至康的动作,惹的周至康要揍他:“我哪有这样老学究!”
      
      李时昀笑着跑了一段,又等着周至康过来,两个人到了演武场那边练了一回。
      
      李时昀的拳脚功夫是跟着一个老瞎子学的,古怪却出手狠厉,周至康说他师傅的路子不正,李时昀却说只要管用就行。
      
      周至康也不与他强辩什么,两个人练完之后,又去清洗一回。
      
      “老爷,李少爷的人找呢。”等要吃饭的时候,下人过来说话了。
      
      李时昀听到后,放下筷子出去了,一会儿就让人带了话说自己家里人要他回去呢,就不一起吃早饭了。
      
      “怕是要挨揍。”周至康也放下了筷子。
      
      果然如他若说的李时昀刚到府里,二话没说就被拉过去打板子了。
      
      要问缘故可是厉害了,原来是因为他大哥李文尧正打算跟宋家联姻呢。
      
      现在因为李时昀带着宋少爷去春坊,害得宋家差点摊上大祸事,宋家那边虽然没有责怪什么,可已经托人过来说了因着家门出丑还要跟宋少爷看病养伤,这议亲的事儿就先算了。
      
      虽然李时昀吵着说他又不知大哥在跟宋家议亲,可板子还是要挨的。
      
      幸好的是老侯爷出来说了话,倒是保下了李时昀一条小命。
      
      “爹实在偏心,莫非咱们文尧就活该被一个庶子坏了婚事?不过是打了几板子罢了就叫人过来救!我看啊就是欺负我们母子没人撑腰罢了!”
      侯夫人苏氏哭诉起来,清平候叹一口气,说是要叫李时昀过来给苏氏磕头,再随便苏氏打骂一回,保证什么时候苏氏出了气才算罢了。
      
      “这有什么用,我就是打死了他又如何?你有这功夫不如到宋家好好给文尧说说,咱们文尧什么人才?宋家怕是一时意气用事,后面定然是能想通的。”苏氏想起来大儿子的婚事就急的不行。
      
      清平候也知道李文尧现在是官场要紧时候,若是能得宋大人助力怕是要扶摇直上了,这对于清平候府也是件大好事儿。
      
      “这样,我去爹那边说说,若是爹能出面,这是大概就差不离了。”清平候说着就要到老侯爷那边去。
      
      苏氏一听才略松了一口气,嗔怒的说道:“这才是一个当爹的说的话,并着这一次可说好了,不能轻饶了时昀,这小子也是该好好管管了!”
      
      “行,都听你的。”清平候说着就朝老侯爷那边过去了,他去的时候发现李文尧也在那边,面色似乎不大好。
      
      “发生什么事儿了?”清平候不解的问了一句。
      
      李文尧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跟清平候行了礼就退下去了。
      
      “我打算让文尧出京做官两年,磨磨他的性子。”老侯爷坐在那边张口就说了起来。
      
      “啊?”清平候一听这个也是愣住了,他急忙的跟老侯爷说起李文尧现在是多要紧的时候,若是现在退出去两年,回来再争就有些难了。
      
      “我会不知道这些?”老侯爷言语里也带了怒气,他说着将几张纸甩了过来。
      清平候一看发现竟然是一个春坊姑娘丝语的供词,上面一言一语都写着李文尧如何与她做上的声音,又写了李文尧如何作践她的事儿。
      
      “这……这春坊姑娘说的话,您也信?”清平候慌张又急切的看向老侯爷。
      
      “我信不信不重要,关键是李文尧到底做没有做,宋家人会不会信!”老侯爷气的拍桌。
      
      他这一说清平候也反应了过来,只得苦着脸说道:“这样看来文尧与宋家的婚事是彻底没戏了啊。”
      
      “有戏没戏你与我也得到宋家走一趟,就当是为了时昀赔礼道歉的,宋家现在还是不能得罪的。”老侯爷说着感叹了一声。
      
      “都是时昀这个小孽障!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要他进府里来了!”清平候想想因为李时昀坏了李文尧的婚事就大怒。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不过这事儿起因虽然是在时昀这边,但文尧这性子也得管管了,若是宋家姑娘嫁进来给他作践了,宋大人怕是要活吃了咱们呢!”老侯爷想了想就心里一阵的后怕。
      
      “这……这算什么,儿子的房里事儿,我怎么好多管,而且您也不能全然都信那春坊姑娘的话啊!”清平候抓着机会急忙给大儿子说情,这真要是让大儿子出了京,日后老侯爷没了,他们侯府日子可就难过了。
      
      老侯爷听了清平候的话,他何尝不知现在侯府里能拿得出手的就是李文尧了,更知道李文尧虽然私德有亏,可其他方面却从未出过差错。
      
      “爹,您可要三思啊,这真要是打发了文尧出去,咱们清平候府可就完了啊!”清平候说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最后老侯爷长叹了一声,让清平候日后多管教李时昀,李文尧这边他要亲自教导。
      
      清平候见终于挽回了大儿子的前程,长吐了一口气,踉跄的出了老侯爷的屋子,等他刚出来,就看到大儿子目光阴沉的站在那边,双目发冷的看着自己。
      
      “爹,祖父是要罚孩儿么?”李文尧看着清平候声音有些发颤的问了一句。
      
      “没有,你祖父只说是要亲自管教你,你自己也要需得注意一些。”清平候看着大儿子到底不信一个春坊姑娘说的话。
      
      “是,我记住了。”李文尧点了点头。
      
      “嗯,不过你与宋家的婚事,应当是没了。”清平候说完拍了一下李文尧的肩膀,李文尧嘴角扯动了一下,说道:“孩儿知道了。”
      
      “不过大丈夫何患无妻,爹相信只要你再进一步,定然有更好的姑娘在等着你!”清平候提了声鼓励了一下李文尧,难得的李文尧也笑了一回,父子两人说着朝苏氏那边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的可以收藏下哦~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比比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米粒、听雨吹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