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有银子的老相好 ...

  •   李时昀听到外面乱了,迈步走了出去,就看到院子里一个黄衫锦衣的男人扇着扇子在呼喝着什么。
      
      “做什么?”李时昀声音不大,可是却沉冷带着威势,反而一下就让人群安静了下来。
      
      那黄衫男看了一眼李时昀眼里闪过一丝惊讶跟慌张,然后才朝前迈了一步冷笑说道:“你这贱种竟然还有脸回来?你真是恬不知耻啊你!趁少爷我心情还算好的时候,你乖乖领着人滚出去,不然……哼!”
      
      “不然如何?”李时昀眼神发狠的看向黄衫男说道:“一口一个贱种,不知道的以为你跟我不是一个爹出来的呢。”
      
      “呸,就你这贱种也敢跟我相提并论?”黄衫男张口大骂起来。
      
      李时昀嘴角扯了扯,他大步走过去,手极快的扯住那黄衫男的领子,举起手啪啪两下扇到黄衫男脸上,跟着扔死猪一样的将他摔到地上。
      
      这一下摔的那黄衫男哭天喊地的痛叫了起来。
      
      “干什么!干什么,你们敢打二少爷?你知不知道二少爷现在可是举人了!伤了你们赔的起么!”旁边的小厮慌张又生气的喊叫起来。
      
      “你还与他说什么,给我打!照死里打!”地上的黄衫男大叫起来。
      
      他带来的小厮都不够李时昀带过来的人塞牙缝的,几下就摔趴了一地。
      
      “你……你……你敢打我!我去寻了祖父去,你给我等着你!”黄衫男说着勉强爬起来,给人搀着走了。
      
      李时昀打完架进到了屋子里面,周至康看着他就这样都能露出兴奋之色来,叹息了一声说道:“就这么忍不住?”
      
      “嗯,忍不住。”李时昀发现自己的手都是发抖的,不是因为紧张害怕,而是兴奋激动。
      
      “我得走了,待会儿你家里的长辈就要过来了,我在这儿反倒不好了。”周至康站起来说道。
      
      “没义气,走吧你。”李时昀坐在那边无趣的说了一句。
      
      周至康有些尴尬的拍了一下李时昀的肩膀迈步出了门,他刚出门就听到屋子里面传来一声深深的叹息。
      
      周至康这时候觉得自己确实是一个没义气的相好,不过他实在不能在这地方多待,因为他确实不会跟人这样卷起袖子吵架,那场景也无法想象。
      
      等周至康走到府门口的时候,李时昀从里面出来了,周至康带笑的掀开车帘看着李时昀。
      
      他知道李时昀虽然有些性子别扭,不过心里还是会照顾人的。
      
      “时昀,别闹的太难看了,过两日我接你到我住的地方玩玩。”周至康看着高高瘦瘦面色有些阴郁的李时昀说了一声。
      
      李时昀切了一声,对着周至康挥了挥手就转身走了。
      
      周至康笑笑驱车离开了清平候府的大门。
      
      “时昀?是时昀么?”就在李时昀送了周至康朝回走的时候,突然被人叫了一声。
      
      李时昀转过身就看到一辆马车上下来一个面色斯文俊气的男人,他满脸惊讶又带笑的快步走了过来,连手里的点心都要撒了也顾不得了。
      
      “齐月晖?”李时昀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对方见李时昀这样,笑着说道:“对啊,你从前都是给我叫哥的,现在突然喊我大名感觉还有些奇怪呢。”
      
      李时昀点点头,说道:“到府里找我大哥玩的?”
      
      他这话刚说完,齐月晖面上就红了一回,正当他要说不说的时候,后面有人走了过来。
      
      “月晖,你跟谁说话呢?”一个高而挺拔的男人走了过来,他五官端正说话的时候自带一分笑意,让人不由得觉得亲和又威严,不管是隔了几年,李时昀还是第一眼就认出来这是他大哥李文尧。
      
      李时昀看到来人眼瞳收缩了一下,他的嘴角扯了一下,说道:“大哥。”
      
      “嗯,三弟回来了?”李文尧随意的应和了一声,他的目光却落在齐月晖的脸上,眼里带着无限的甜蜜。
      
      李时昀看到两人这样的举动,眼带笑意的看了一眼齐月晖,齐月晖尴尬又有些羞涩的说道:“咱们现在是一家人了。”
      
      “哦,对了,忘了跟你说了,月晖现在跟了我了,日后见了可别似小时候那样动手动脚的,让我看到了可不饶你。”李文尧前面说的时候还看着齐月晖,可是后面那一句却是带着警告意味的看向李时昀。
      
      若是早前李时昀虽然会不服输的看向李文尧,可眼神深处依旧会藏着紧张跟惧怕,但是今时今日李时昀却能平静带笑的看着李文尧说道:“大哥说笑了,我又不是早前的小孩儿,如今也是见过世面的,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李时昀说完这一句拱了拱手就转身朝侧门那边去了。
      
      李文尧品味了一番李时昀的话,然后看向齐月晖说道:“见过世面?三弟这意思是看不上你了?”
      
      “别乱说了,我跟他从来都没什么。”齐月晖低声难堪的说道。
      
      李文尧点点头,带着齐月晖从正门朝府里去了,等到两个人进府之后,先去见侯夫人苏氏,过去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在惨叫。
      
      “那个杀千刀的孽种!”苏氏的骂声也传了过来。
      
      “娘。”李文尧皱眉走了进去,就看到他二弟李文贺肿着一张脸在给抹药呢。
      
      “大哥,你可要给我报仇啊!那个贱种……嘶……”李文贺说着就疼的说不下去了。
      
      “你再叫他一句贱种,不用爹出手,我就把你清理出侯府了。”李文尧坐下来,面色有些严肃的看着李文贺说道。
      
      “他本来就……”李文贺话说不完就被苏氏拍了一下,苏氏转头看了一眼李文尧说道:“见过人了?”
      
      “嗯。”李文尧随口应了一句,苏氏还要再问的时候,李文尧已经先说了一句:“婚事应当是能应下的,娘您就不用担心了。”
      
      “哎,哎,我就知道只要你出马,不会给人相不上的。”苏氏开心的夸赞了一句大儿子。
      
      在苏氏看来,李文尧虽然是再娶,可是人才跟家世摆在这儿的,只有他挑别人的份儿可没别人挑他这一说的。
      
      这不李文尧要再娶这一门家世虽然不如上个华贵,但姑娘的爹却是实打实的权臣,如今李文尧已经做官几年,若是再搭上这样一个岳家可还愁什么官路!
      
      苏氏越想越激动开心,笑着说道:“如此这样你就全心的与那边亲近,家里的事儿是不用你管的。”
      
      李文尧点点头,可还是忍不住的说道:“既然爹让他进府了,你们就别闹了。”
      
      “知道的,这不是我还没来及跟你二弟说么,他也是心疼我跟你妹子,若非那人你妹子现在也过上好日子了。”苏氏忍不住的感叹了一声。
      
      “好日子?不过就是个榜眼罢了,娘您想太多了。”李文尧有些不屑的站了起来,他这话说完旁边的齐月晖却有些尴尬的,毕竟李文尧当年可没进前三甲的。
      
      “你说的是,好歹你妹子也是嫁进了伯爷府里的。”苏氏细碎的说起来,李文尧却么心听了,他站起来说还有事儿要办就带着齐月晖走了。
      
      等着李文尧走了,李文贺才苦着脸看着苏氏说道:“娘,难道真就这样放过那个贱东西了?”
      
      苏氏闻言笑了一回,说道:“自然不会,可是不能似你这样傻莽莽的冲上去找他打架。”
      
      “我就是看不得那贱东西活在这府里!”李文贺眼神怨毒的骂了一句。
      
      苏氏听了也不以为意的说道:“行了,你就好好读你的书吧,这事儿还是我做吧。”
      
      李文贺听了好奇的看向苏氏非要她说说要怎么办,不然咽不下这口气。
      
      “我还没想好呢,你就别问了。”苏氏不想跟儿子说什么内宅的手段,李文贺气不过非要问。
      
      这时候的苏氏的嬷嬷过来低声跟苏氏说了什么。
      
      苏氏听了眼前一亮,问道:“李山可是听的准了?真的是相好的?”
      
      “可不是,进府里来了待了一会儿就走了,听李山说有些年纪了,而且看着是个有银子的。”嬷嬷压低了声音兴奋的跟苏氏说起来。
      
      “难怪了,我说他从哪儿来的天大本事,原来是搭上有银子的老男人了,真是恶心啊!”苏氏嫌弃的说了一句。
      
      “什么什么?”李文贺坐在一边听的不大清楚,非要再问,苏氏更不好跟他多说,只是叫人扶着李文贺走了。
      
      等着李文贺走了不久,府里就传了话了,说李时昀很有银子,不过银子的来路却不大干净,是他给一个老男人做男宠得来的。
      
      这话传的很快,到了晚上的时候,李时昀就被清平候叫进了书房里面。
      
      清平候直接问了关于传言的事儿,李时昀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找了一个年纪比我大一点的,他倒是手里有银子,不过我没用他的。”
      
      “混账!”清平候没想到自己小儿子刚回来,竟然找了一个老男人!
      
      “爹,您是不是想差了?他虽然年纪比我大一点,可也不到老的地步,就大了五六岁。”李时昀眨了眨眼看着清平候解释了一句。
      
      “五六岁?”清平候算了一下,皱眉说道:“我跟他这样年纪的时候,你大哥都很大了,他怎么回事?莫不是有病吧。”
      
      “应该没病,就是脾气有点奇怪,能受得了他的人不多,才一直耽误了下来。”李时昀诋毁起自己的相好简直是面不改色。
      
      清平候停顿了一下,还是眼里有些嫌弃的看着李时昀说道:“那你的银子从哪儿来的?”
      
      “做生意,运气好在南边倒卖了几样值钱的玩意儿。”李时昀说的倒是光明正大,关于这事儿清平候也是听过的,这几年颇有几样东西涨的飞快,若是能借着这一波涨价做了生意倒是能赚不少。
      
      “与他没关系?”清平候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还是有点的吧,他在那边是土财主帮我介绍过几个人,其他的倒是没太大的关系。”李时昀想了一下说道。
      
      清平候点头,这时候才安稳的坐了下来,说道:“你打算怎么办?真跟他混着?我跟你说你都别打跟他成亲那主意啊,不说是我,怕你祖父听了就要打死你的。”
      
      “没呢,我就是一个人没意思,就找个人陪着玩呢,再说了你们都知道他年纪大不好,我会不知道么?”李时昀扯了扯嘴角一副坏痞子的样子,反而让清平候笑了出来说道:“这还像样,不过倒也不必跟他搞的太僵了,能挂着就挂着,别给人传的太多就行了。”
      
      “是,儿子谨记爹的教导,只是府里现在传的这个样子,祖父那边……”李时昀迟疑的问了一句。
      
      “不用担心这个,你就抓紧帮我找几样能拿得出手的东西,我等着过寿的时候摆呢。”清平候挥了挥手打发了李时昀出去。
      
      李时昀出去的时候突然的感觉好似有阵风吹过去,似乎有道黑影飘了过去。
      
      “搞什么?”李时昀嘀咕了一声,然后就不在意的朝自己的院子走了过去。
      

  • 作者有话要说:  开始的时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espa?ola 8瓶;听雨吹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