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希望兄长失忆的第四天 ...

  •   程南语本来还沉浸在宋予舒带给自己的震撼里,可无奈这人说的话未免显得过于自负了一些,她反应过来尴尬的笑了笑,点头算是应下了他的话。
      
      “好看!听闻兄长的相貌在宋国可是数一数二的,自然是好看的!”
      
      表里不一面和心不和这是京城里所有人的必修课,程南语一贯把握的很好,反正多说两句好话也不会怎么样,那就哄着开心呗。她心中这样想,再看着面前的宋予舒笑了笑,显然他也很受用自己的这番话,莫名的还有些洋洋得意。
      
      也算是混过去了?好听话谁不爱听啊!他宋予舒再厉害,还不是被自己哄住了?
      
      可接下来宋予舒的话,就不是那么让人高兴了。
      
      只见他轻轻地甩了甩袖子,低头看程南语时满脸的笑意,不似温柔,而是那种让人觉得凉飕飕的笑意。
      
      “既然妹妹这么喜欢兄长,不如就陪兄长逛逛?初来乍到,这靖国皇宫我可是一点都不熟悉。听闻妹妹得太后喜爱,定然是时常行走宫闱,想必这御花园更是如自家后花园一般来去自如,正好还可以多看看!”
      
      他的话让程南语的笑容僵在了脸上,甚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抬头看看眼前这人,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他是说让自己陪他逛逛御花园然后作为报答让自己多看他几眼?
      
      她这兄长没毛病吧?
      
      “看...看什么?”
      
      “自然是看看兄长,妹妹不是喜欢吗?”
      
      他状似一脸认真得看着面前的程南语,仿佛是愿意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模样,殊不知面前人心里已是要多抵触就多抵触了。
      
      “郡主在这里做什么呢?让安月好找。”
      
      程南语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安月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她的的面前,嘴上虽是在叫自己,可那眼睛却始终没有从宋予舒身上离开过。她看了看目不转睛盯着某人看的安月,笑了。
      
      她正愁解决不了呢,这就有人上赶着过来帮忙了,那来了可不就得物尽其用,不然都对不起安六小姐从大宴上一路上追过来废的鞋底!
      
      “安六小姐来的正好,兄长说想逛一逛御花园,本来应是我陪着,可突然想起母亲交代了一件事让我做,所以......可要麻烦安六小姐帮个忙了。”
      
      她好声好气的说,丝毫没有在意旁边站着那人的意见,只一门心思想把这件事丢到安月身上,反正安月喜欢,她笃定安月肯定会接下。
      
      这样的事情落到自己头上,安月哪里敢想过?这会儿程南语一开口托付她,心里别提有多激动,只盼着程南语现在立马从面前消失。甚至还颇有些害怕程南语后悔,赶紧点头应下。
      
      “郡主放心。”
      
      程南语看她那样子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意象之中。转身就要走,连句‘再见’也没跟身后站着的宋予舒说,那速度跑的比兔子还快。
      
      安月眼看着她走远,心中微微松了口气,又端正好自己脸上的笑容,这才优雅的抬起了头,想要和宋予舒说话,可一抬起头,趁这月光她就看到了一副面无表情的脸,正盯着程南语远去的方向。
      
      她在心中微微给自己打了个气,这才缓缓开了口。
      
      “安月带着殿下逛一逛吧?”
      
      她的话才说完,宋予舒就低头不咸不淡的看了她一眼,虽是什么都还没来得及说,可却是让安月打了个寒颤。
      
      “不必了。”
      
      说罢宋予舒转身就走了,只留下她一个人站在原地,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
      
      气的安月直跺脚。
      
      程南语并不知道她离开后御花园里发生了什么,只等着无聊的大宴结束之后去与太后拜别,可真的等到结束之后,却一直磨磨蹭蹭的不肯出宫,太后看她那个样子有心要留她在宫中小住,可仔细一想总这样也不是一回事,只能狠下心摆摆手让正可怜巴巴看着自己的程南语跟着庆阳公主出宫了。
      
      “语儿,快些走,不然你兄长要等急了。”
      
      出宫的时候庆阳公主在前,走的比进宫时还快,一边走还一边催促后面磨磨唧唧的程南语,程南语抬头看了一眼前面的自家娘亲,瘪了瘪嘴,却也不敢违抗,只能加快了步伐。
      
      果然正如庆阳公主说的那样,宋予舒已经在宫门外等着了,高头大马在上,见庆阳公主带着程南语走近,这才从马上下来。
      
      “母亲,妹妹。”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却也还算恭敬守礼,与大宴时在御花园与程南语说话的那个宋予舒判若两人。仿佛御花园事件的当事人不是他似的,看起来真的完完全全都不一样。程南语心里惊讶,可这是在宫门口,旁边还有很多人,她还是忍住了。
      
      “舒儿,我们这就回府去吧。”
      
      不过庆阳公主好似并不在意宋予舒的态度,依然笑脸相待,程南语疑惑的看了一眼判若两人的宋予舒,跟着庆阳公主飞快地钻进了马车。
      
      这宋予舒怎么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不过,这好像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反正也没想和宋予舒扯上关系,她一定离这个人远远的。
      
      她这么想着,也就到了公主府,本来就是天子脚下,皇城跟前,从皇宫到公主府里的很近,脑内活动还没进行完马车就停下了,程南语磨磨蹭蹭的等庆阳公主下去,才不情不愿地下了车。
      
      平日里含笑都会主动到马车前扶她下车,可今日不知怎么回事,含笑和木槿都不在跟前,她掀开帘子出去的时候,外面只剩下了庆阳公主和宋予舒,宋予舒还朝着她伸着手,示意要扶她下车。
      
      “妹妹,兄长扶你下来。”
      
      他嘴上兄长妹妹的与大宴时的宋予舒没什么区别,可偏偏木着一张脸,让程南语一头雾水。
      
      这表情不对,难不成御花园里那个宋予舒是别人假冒的?不该啊,谁敢冒充他啊,怕不是不要命了吧?但是不是冒充,这怎么完全不像是一个人啊?
      
      心里想着不去管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可到底还是忍不住好奇,在她看来,这宋予舒身上秘密可是不少,听说过的没听说过的,但殊不知,这才只是一个开头。
      
      “语儿,快些下来啊,你兄长可等着你呢。”
      
      庆阳公主见程南语弯着腰站在马车车沿发呆,出声想要提醒她快一些,谁知却把正深入思考的程南语吓了一跳,一个没站稳,脚一滑就从马车上下来了。
      
      不过,不是走下来的,是滑下来的。
      
      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身体下坠的感觉,本来程南语都已经做好了从马车上摔下来的准备,心中还暗暗的抱怨了一句,谁知却没有想象中的落地,而是像被什么人拦腰抱住了,她......觉得好像有些不妙。
      
      “妹妹怎么如此不小心?”
      
      果不其然,她闭着眼睛不敢睁开,却依旧听得冷漠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程南语慢慢的睁开了眼,看到了头顶上的人,抱着她的人......是宋予舒。
      
      她愣了一下,一瞬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可偏头看了看旁边站着的庆阳公主,只能尴尬的咧了咧嘴角。
      
      “谢谢兄长。”
      
      她虽是不愿,可到底也是这位兄长及时保住了自己才让她免去了落到地上的尴尬,也只能说了句谢谢。再看宋予舒,他摇了摇头,依旧是没什么表情,不过倒也没松手,仍然保持着那个姿势,庆阳公主站在一旁看着这兄妹二人和和睦睦的样子,欣慰的点了点头。
      
      “兄长,要不然放开我吧?我已经站好了。”
      
      宋予舒迟迟不放手,搞得程南语也不敢乱动,只能好声好气的跟他商量。宋予舒低头看着她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猛地松开了手,没有给程南语一点点反应的时间。
      
      “啊!”
      
      一声惨叫之后,她就直直的躺下去了。
      
      “语儿!”
      
      程南语突然躺到了地上,把后面正满脸欣慰的庆阳公主吓了一跳,赶紧向前走了两步,想要扶她,但是离的更近的宋予舒已经伸出了手。
      
      “妹妹太不小心了。”
      
      他的手伸到了程南语面前,脸上依旧是一点表情也没有,说出来的话也是冷冰冰的,气的程南语直接单手撑地就一下子跳了起来。
      
      别人不知道,她自己还能不知道吗?她还想宋予舒八成是忘记了十年前那件事了,可现在看来,这家伙记仇着呢!怎么可能会忘?至少,如果忘记了刚刚也不会故意的轻轻推了自己一下,故意让自己出丑!
      
      “郡主。”
      
      她跳起来的时候脑袋一片空白,什么也不顾了就打算当着母亲的面揭开宋予舒这副伪善的模样,谁知还没张口就有人阻止了她,仔细一看,正是青鸾,她院子里的领事丫头。
      
      “青鸾,你拉着我做什么?”
      
      青鸾刚刚从府中出来就跑过来拽住了她的袖子,好像生怕她冲动之下犯了什么错误似的。直到程南语出言问她,才慢慢松开,朝着她合乎礼仪的笑了笑。
      
      “我见刚刚郡主摔倒,所以想看看郡主有没有事。”
      
      她脸上的笑容略带着些勉强,视线在程南语身上游走,随后还看着她还微微摇了摇头。程南语了解她,一眼就看出来了,侧头看了宋予舒一眼,朝着庆阳公主施了一礼。
      
      “母亲,语儿今日累了,就先行进去了,您也早些休息。”
      
      庆阳公主慈爱的看着她点了点头,程南语见母亲点头,转身朝府里走,青鸾在后面也向庆阳公主和宋予舒施了礼,这才转身准备去追程南语。
      
      “妹妹!”
      
      可宋予舒却出声叫住了她。
      
      

  • 作者有话要说:  程南语:我对兄长的美貌毫无兴趣,甚至还有点想让他别顶着那张脸在自己眼前晃悠。。。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喜欢就收藏一下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