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第五章
      
      上了马车,庚侯爷才递给她了一个包袱,星烟疑惑,轻轻捏了捏,见里头装的都是银子,抬起头惊愕地看着庚侯爷,声音带着呜咽,“爹爹。”
      
      “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事,让人给长风带个信。”庚侯爷对星烟多数是愧疚的。
      
      与她两个姐姐相比,她过的自来清苦,更难得的是,她还乖巧懂事,从未要他操过心。
      
      如今就要走了,以后恐怕再没有他操心的地儿。
      
      庚侯爷心里难受,并没多说,转身进了屋。
      
      “多谢爹爹。”星烟哭哭啼啼上了马车,整个人都是懵的。
      
      那包袱被她紧攥在手里,激动地抖。
      
      往日在府上,她就没见过银子,苏氏能不短缺她们的吃食,已经庆幸了,哪能让她们身上有银子。
      
      这些年日子过的再艰难,姨娘也从没有向父亲抱怨过一生,每回父亲问姨娘,姨娘都说,“好,一切都好。”
      
      可好不好,她最清楚。
      
      星烟想哭,但又不敢哭。
      
      怕哭花了脸,进宫让人瞧了笑话。
      
      车轱辘滚动,星烟身子跟着一晃,从那车帘缝里瞥见了一眼庚侯府门前的两头石狮子,这会子才恍然醒过来,自己当真要离开了。
      
      一个火坑里呆的太久,一出来,竟对前方的路,满怀期待。
      
      星烟想过要嫁人,但从未想过要嫁给皇上,宫中如今已经有了两位贵妃,一位周家的,一位魏家的,两大家族占了高位,其余的贵人,她也不知道有多少。
      
      魏家的势力能与天子抗衡,有自己的兵将。
      周家又出了三个侯爷。
      
      庚家单单一个侯府算得了什么。
      
      但星烟与她们不同。
      一不为权,二不为家族争光,她只想活着。
      
      姨娘以前对她说,要求越低,活的越是轻松,可她一点儿都不觉得,活着,是一件轻松事。
      
      见到金砖琉璃瓦的皇宫时,星烟还是存着一丝幻想,想那么大一个宫殿,应该有她的容身之地。
      
      然而,星烟对未来的一片憧憬,很快就熄灭了。
      
      马车带了地儿,杏枝和采篱扶着星烟下来,跟在太监身后深一步浅一步地走的小心翼翼。
      
      宫墙甬道间安静的可怕,星烟连脚步都不敢踩重,凭空突然窜出来一声女人的哭喊,即便是大白日,星烟还是被吓得毛骨悚然。
      
      “主子不是失足,是被人推下去的,我要见皇上......”
      
      声音咔在这里,就断了,再也没了动静。
      
      星烟手脚冰凉,回头脚步就迈不动了,抬眼往那墙边上瞧了一眼,只瞧见暗灰的一片天,见不到半点蓝。
      
      春雨断断续续,天色本就带了阴霾。
      
      “庚娘娘请。”前面太监催了一声,星烟才回过神来。
      
      不知不觉,手心已是一层汗。
      
      星烟颤抖从那包袱里掏出了一锭银子,对采篱使了个颜色,采篱紧着往前走了两步,追上了那太监。
      
      “大人,娘娘初来乍到,不熟悉地儿,若是有什么避讳,还请大人指点一二。”
      
      今儿来接星烟的太监是太武殿的人,曾经就在这条路上,他接了周家的周贵妃,又接了魏家的魏贵妃,银子倒是没少收,但还是头一回听到有人叫他,“大人。”
      
      这一声听着,还挺受用。
      
      太监收了银子揣进袖筒,笑眯眯地说道,“让庚娘娘受惊了,不过是昨儿雨天路滑,有位贵人失足跌了井。”
      
      一听到井,星烟心肝子都抖上了,身子软塌塌地倒在杏枝身上,什么期望憧憬,顿时烟消云散。
      
      “这春雨天,脚就是容易打滑,庚娘娘刚进宫,地儿不熟悉,若想溜达,先等春雨过了也不迟。” 
      
      太监话里有话,星烟不是傻的,怎能听不出来。
      
      路上再好的景致,星烟也没心欣赏,跟着太监的脚步,走到了一道殿门前,那太监才停下来回头对她说道,“庚娘娘,芳华殿到了。”
      
      太监说完,向星烟瞧去,顿时屏了呼吸。
      
      白皙的脸上两道秀眉一皱,让人恨不得将那天上的星辰摘下来,捧到她面前。
      
      “娘娘,若有什么短缺的,尽管吩咐。”那太监鬼使神差地多说了这么一句。
      
      皇上刚登基两年,精力都花在了朝政上,后宫嫔妃并不多,连以往每年的选秀都取消了,宫里空着的房子大把。
      
      星烟是芳华殿的第一人。
      
      星烟没什么可吩咐的,只要给她一处歇脚的,让她安安稳稳地过下去,她就能满足,可明摆的,这宫里怕是没有一处安稳。
      
      星烟头疼地紧。
      
      杏枝和采篱将她扶进屋里坐好,芳华殿里候着的丫鬟婆子便到了跟前请安。
      
      为首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婆子。
      
      人称刘嬷嬷。
      
      “奴才给娘娘请安。”
      
      星烟面上一团和气,看了一眼众人,除了婆子以外,还有三位丫鬟。
      
      星烟想即便同样都是个吃人的地方,好歹这里,环境条件优越一些。
      
      往日在侯府,除了杏枝,屋里就没有旁人,冷不丁地这么多人围着她,她不大习惯。
      
      关键是,她不太喜欢生人靠近。
      
      看到她们,总是容易将她们的脸,安放在适才高墙外那位只闻其哭,不见其人的女子身上。
      
      等其他丫鬟们散尽,屋里之余了杏枝才篱,还有适才那位刘嬷嬷。
      
      “娘娘今日万不可怠慢。”
      
      星烟疑惑地朝嬷嬷看过去,眼神清透明亮。
      
      刘嬷嬷同刚才那太监一个反应,深吸了一口气,生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
      
      ——祸水
      如此一对比,昭阳殿和凤阳殿那两位,当真就没看头了。
      
      可越是这样,越容易短命。
      
      半晌醒过神,刘嬷嬷才说起了正事,“娘娘刚进宫,按规矩今日该去给皇上请安,夜里是要留下侍寝的,娘娘先歇息一会,奴才去备水,伺候娘娘沐浴更衣。”
      
      星烟才刚犯的头痛,瞬间就好了。
      
      撑直身子来,瞪大了眼睛瞧向杏枝和采篱,有这事吗?
      
      又才想起来,她俩同自己一样,都是初入宫的,都不懂。
      
      如今能懂的还就只有宫里的这些生面孔。
      
      “有劳嬷嬷。”
      星烟谢过了嬷嬷。
      
      面上露出笑容来,两道梨涡生在唇角,简直就是一道漩涡,将人漩进去就再也出不来。
      
      刘嬷嬷傻愣愣地出来,走了好一段,才想起重要的事。
      
      她居然忘记讨银子了。
      
      “你个没见识的东西。”猛地一巴掌拍在自己脸上。
      
      刘嬷嬷好歹也在宫里当差了十几年,竟然头一回被一个女人迷惑。
      
      刘嬷嬷刚才那话没有说全。
      
      她只说了按规矩会侍寝,她没说皇上在后宫这块,从来就没有按规矩来。
      
      什么长脸不长脸的,皇上压根就不在意。
      贵妃身后那么大的权势,也没见他赏脸。
      
      请安后还不是被送了回来。
      
      要是皇上今夜留了庚淑仪,那才是稀奇呢,一碗水端平,要不留,八成都不会留。
      
      更何况,那两位贵妃存了心的不会让她有机会留。
      
      刘嬷嬷一走,星烟又开始在屋子里打转。
      
      昨夜姨娘同自个儿讲过那些事,连画本子都有,画册上的图星烟看着羞人,再一想起对方就是那日自己见到的皇上。
      
      星烟更加觉得羞人。
      
      但脑子里还是经不住去想,那样一位高贵清冷的人,要做出这等俗事来,该是什么模样?
      
      星烟被自个儿的想法吓了一跳,她怎的这般不害臊。

  • 作者有话要说:  皇上:朕要不要满足了她?
    温馨提示:宝宝们要想看微博的,记得要跟紧文文进度哟,发下次的会直接清理上次。
    (咳咳,我什么都没暗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