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第二章
      
      清清淡淡的气息,却能让她透不过气来,星烟乖乖地听了话,呆木地稳住伞柄。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猜对了,前面的人早就没有影子,她还跟没了魂儿似的站在雨雾中,久久回不过神。
      
      那他到底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
      
      回到小院子里,听星烟说完,蒋姨娘也问,“到底是成了还是没成?”
      
      星烟摇了摇头,一脸迷茫。
      
      没过多久,庚侯爷就过来了。
      
      两人脸上的表情说变就变,同往日一样,蒋姨娘替侯爷煮茶,星烟乖巧地跪在他身后,替他轻轻地捶着背。
      
      庚侯爷刚从苏夫人那里出来,别说喝茶,连喝茶的东西都一并被她砸了个粉碎。
      
      到了蒋姨娘屋里,看到将姨娘和星烟脸上的笑容后,怒气就消了一半,再闻着屋子里的茶香味,整个人便轻松了不少。
      
      这屋里的陈设虽然简单,但莫名让人心安。
      
      苏夫人出身高,仗着娘家是大将军,这些年没少与侯爷闹过,年轻的时候庚侯爷还能忍让,上了年纪,再听到吵闹便觉得聒噪,身心疲惫。
      
      蒋姨娘刚好弥补了这点,她温柔贤惠,还漂亮。
      
      庚侯爷突然觉得,有时候女人出身低也不见得就是件坏事。
      
      “星烟如今十七,该说亲了。”庚侯爷突然出声,星烟心里一咯噔,手上的动作却没停。
      
      这些年突发情况多了去,早就习惯了人前处事不惊。
      
      “多谢侯爷挂记,三小姐的亲事都听侯府和夫人的。”蒋姨娘煮好了茶,双手捧着递给了庚侯爷。
      
      “魏府,魏将军如何?”侯爷紧盯着蒋姨娘。
      
      “魏府是高门户,妾不敢想,妾倒是希望咱们三小姐嫁个普通的秀才书生,恩恩爱爱地过一辈子。”自打侯爷进来,蒋姨娘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淡淡的笑,让人内心很是熨贴。
      
      她自来就不喜欢争。
      
      “女儿哪能有姨娘这样的运气,遇上了父亲。”
      星烟一脸娇羞,声细如蚊呐。
      
      毕竟在说她的亲事,面上一阵害羞,自个儿起身进了屋。
      
      “这孩子。”蒋姨娘低头,绢帕捂嘴轻笑了一声。
      
      侯爷看着她,突然又想起了初遇蒋姨娘的情景,元宵夜里灯火炮竹热闹,他往阁楼上望去,一半烟云一半星,底下就是蒋姨娘一张颠倒众生的笑脸。
      
      后来,他们的孩子,才取了星烟这名字。
      
      侯爷心头想起了甜蜜的过往,情绪一上来,倾身便握住了蒋姨娘的手,轻轻地捏了捏,说道,“烟儿像你。”
      
      蒋姨娘移到了他身旁,顺势倒在了他怀里,语气中满是温柔,“都说女儿像父亲。”
      
      庚侯爷叹了一声,偌大个侯府,竟只有在这小院子里,他才能体会到家的感觉。
      
      再想起苏氏,内心的厌烦就更盛。
      
      适才苏氏为何冲他发火,就是说星烟心比天高,看上了人家魏将军,想抢了她姐姐的亲事。
      
      先不说魏府与侯府的亲事,八字还没一撇,就眼下屋里母女俩的反应,哪里像她说的心高?
      
      庚侯爷心里窝火,知道又是苏氏在无中生有,这些年蒋氏,还有蒋氏的两个孩子,受的委屈他都知道。
      
      他身为侯爷不能面面俱到都替他们挡了,但该补偿的还是得补偿。
      
      “秀才书生,到底还是委屈了我闺女,以烟儿的姿色,得寻个身份高的,才配得上。”
      
      “都听侯爷的。”蒋姨娘柔若无骨的躺在侯爷身上,似乎没心思插手这事,都推给了他。
      
      雨落了一日,到了夜里,侯府内暗流涌动。
      
      正屋里的人终于动手了。
      
      苏夫人派了跟前的老嬷嬷,直接到蒋姨娘的院子里,来请星烟,“夫人说她头疼睡不着觉,念着三小姐的一双巧手,这会子过去替她捏一把。”
      
      星烟心里“咚咚”直跳,背心冰凉。
      
      正屋的人多嚣张,要人命都能要的这般明目张胆,她是料定了侯府不能将她怎么样。
      
      她死了即便有父亲维护,父亲上头还有老夫人呢。
      
      老夫人到了关键时候,肯定是站苏氏,死一个姨娘跟前的闺女,总比闹的侯府鸡犬不宁好。
      
      “去吧,路上小心点。”蒋姨娘将她送出院子,看似平静,那藏在袖子里的手,却是抖的厉害。
      
      星烟一走,她直接站在雨底下,周身淋了个透。
      
      “采篱,快去找侯爷,就说我病了。”蒋姨娘这些年身子弱,也是有原因的。
      
      星烟撑着伞跟在嬷嬷身后,脚步几次打滑,走的异常缓慢,她仿佛又听到了深井里的扑腾声,又看到了那具泡胀了的尸体。
      
      她着实双腿发软。
      
      前面嬷嬷刚要催,星烟脚底又是一个不稳。
      
      嬷嬷不耐烦了,“三小姐今夜这鞋底是抹了油的吧?”
      
      “天黑路又滑,嬷嬷也当心些。”星烟笑了笑,走的更是小心翼翼。
      
      嬷嬷转身没搭理她,跌死了也好,省得她动手。
      
      出了星烟和将姨娘住的小院,要去苏夫人屋里,须得经过老夫人的聚安堂,老夫人喜欢养宠物,猫狗好几只,其中还有一只熊崽子。
      
      那东西夜里喜欢嚎叫,老夫人就让人关在了远处的一间小屋里。
      
      雨雾天色,夜里又看不清楚,星烟刚上了长廊,脚还没站稳,就见跟前突然窜出来了一只嘿啾啾的东西。
      
      “什么东西!啊,救命啊......”星烟一声尖叫,握紧手上的油纸伞照着那东西就抽了过去,一边抽一边叫救命。
      
      嬷嬷回头一看,脸都绿了,冲着星烟直喊道,“别打了!你给我住手!”
      
      “该死的!”
      
      嬷嬷竟也拉不住她。
      
      星烟这一番动静,彻底让侯府热闹了起来。
      
      待嬷嬷将她拉住,那可怜的熊崽子才刚长出獠牙,就被星烟的油纸伞砸晕在了地上。
      
      星烟懵了,害怕的看着嬷嬷,又开始哭,“我,我不知道,我没看清啊,我该怎么办。”
      
      “嬷嬷怎的不告诉我一声。”
      
      嬷嬷都快被她气死了,牙槽子咬的“咯咯”响。想起苏夫人交代的,当下心一横,直接拽着星烟就往前拖。
      
      星烟这回双手攀着廊下柱头,死也不松手。
      
      “干什么?!”
      侧方一片火光,就见油纸伞下庚侯爷提着灯笼到了跟前。
      
      随后就是老夫人,也是听到星烟的几声尖叫才紧赶着出来。
      
      嬷嬷惊慌地松了手,跪在地上。
      
      “请老夫人,侯爷赎罪,奴才喊了喊了,拉也拉了,这三小姐就是不听,伞骨子一顿乱打,这才.......”
      
      嬷嬷说完,老夫人才看到躺在地上,只剩了半口气的熊崽子。
      
      “天杀的,这是怎么回事!”老夫人气地捶胸顿足。
      
      星烟仿佛没听到周围的说话声,仍是抱着柱子,不肯松手,痴痴呆呆地看着侯爷,眼泪猛地往下掉。
      
      庚侯爷走近了,还能听到她牙齿打架的咯哒声。
      
      “爹爹,烟,烟儿不是故意的,烟儿只是怕。”磕磕碰碰地说完,眼神小心翼翼地瞟向嬷嬷,视线刚碰到嬷嬷身上,似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抱住柱子的手更加紧了。
      
      “你在这里干什么?”侯爷脑门心一跳,转头厉声问嬷嬷。
      
      刚才嬷嬷是如何拽住星烟的,他都看到了。
      
      “夫人,夫人说,落雨天闲着无事,找三小姐唠唠嗑,奴才这才刚接三小姐走到半路,谁知三小姐看到熊崽子害怕,竟然就打死了。”
      
      庚老夫人听了这话,五根手指头就点在了星烟的身上,又气又恨,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庚侯爷却回头问了星烟,“是这样的吗?”
      
      星烟一下点头,一下摇头,泪珠就没停过,被侯爷一问,愣了愣,支支吾吾地说,“是,是这样的吧。”
      
      “什么叫是这样的?!”嬷嬷以往说什么就是什么,星烟哪里敢反驳,如今听到她这话,嬷嬷心里憋着气,回头便对星烟一声呵斥。
      
      周围的嘈杂声顿时安静了下来。
      
      连老夫人都愣住了。
      
      一个奴才竟然当着侯爷的面,吼他的闺女?
      
      得多嚣张?
      
      庚侯爷一声冷笑,眼里的光冷的可怕,“哼,苏氏就是这么教奴才的?”
      
      嬷嬷知道自己惹事了,脸色惨白地跪在地上,“奴才,奴才该死!求侯爷饶命。”
      
      “拖出去,杖毙!去告诉苏氏,她不会教奴才,本侯帮她教。”
      
      嬷嬷被人拖走时才反应过来,拼了命地叫侯爷饶命,眼见没了希望,便大声地叫夫人救命。
      
      只可惜,等苏氏赶到,她已经没了气。
      
      苏氏原本在屋里坐等着星烟的死,却没想到死的是自己的嬷嬷。
      
      气地摔门而出,上门找侯爷理论。
      
      嬷嬷当时是如何拽过星烟,又是如何对她呵斥的,侯爷亲眼目睹了经过,那是她的闺女,是他和蒋氏的闺女,想起适才星烟眼里的恐惧和无助,他的心就疼地慌,身为父亲,他连自个儿的闺女都保护不了,他还有什么用?
      
      苏氏如今上门来理论,便是撞到了枪眼上,将侯爷心中的怒气彻底点着了。
      
      庚侯爷捞起身边的一个茶碗摔在苏氏的跟前,怒斥道,“你以为本侯不知道你的手段?这日子你爱过不过,不过就给我滚回将军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