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吓死咱了,陆奥守大人一定是认出您不是加州清光了。”终于离远了些,狐之助松了一口气,才有心情说道。
      
      “啊,大概是认出来了吧。”薄叶此方摸了摸下巴,回想起陆奥守吉行意味深长的目光,他明白,对方不仅是认出了他不是加州清光,还认出来了他和冲田总司很相像的脸,“他的原主是谁?”
      
      既然能认出他的脸,必定是与冲田总司同一时代的人,不过要让他连别人的佩刀都记住也太难为人了,好在身边有狐之助牌百科全书。
      
      “陆奥守吉行是幕末时期的浪人武士坂本龙马的佩刀。”狐之助简单地说了一句,“毕竟是同时代,即使那位审神者大人身边暂时还没有加州清光,他们之前见过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
      
      “是这样啊,那真是撞枪口上了。”此方随口应道。他和坂本龙马只是见过几面,并不是很熟悉,不过坂本和近藤先生好像曾经是朋友。
      
      他一边往城里走,一边和狐之助闲聊着。
      
      “审神者大人!”狐之助叹息了一声,劝说道,“不管怎么说,刚刚都是太危险了。被认出来也就算了,您怎么能随意冲进匪徒之中呢?刚刚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您要保护好自己啊!”
      
      “我错了我错了。”薄叶此方举手投降,后面的“我下次还敢”机智地没有说出口,“而且你看我很厉害的,加州清光也说我有天赋。”
      
      狐之助一噎,虽然但是,审神者刚刚确实是非常漂亮地用着加州清光的刀将敌人全部打败,救出了那个少女的。
      
      “您如果喜欢战场的话,也务必要有刀剑男士保护您,普通人还好,如果遇见时间溯行军的话……”
      
      “我不喜欢战场。”薄叶此方打断了狐之助的话,他抿了抿嘴唇,稍微有些干,出来这么久还没有沾点水,“我只是喜欢,刀握在手里的感觉罢了。”
      
      狐之助看着审神者的侧脸,感觉他好像有些难过,忍不住用脑袋轻轻地碰了碰他的脸颊,“您如果喜欢的话……”
      
      “我以后会注意的,不会再以身涉险了。”薄叶此方抬手揉了揉狐之助的脑袋,他笑了笑,“但这次让我任性一回吧。”
      
      “咱明白了,咱会好好保护审神者大人的。”狐之助垂下头,恭敬地说道。
      
      即使是主人想做的事,就随他去好了,大不了还有咱给他担着呢。
      
      只要他别再露出那种难过的表情就好了。
      
      狐之助开始思考如果真的遇见时间溯行军,自己该怎么争取时间让审神者赶紧跑出去。
      
      还没想出个一二三来,审神者好像又对什么产生了兴趣,狐之助看过去,那里只有一个正在摆摊的穿着补丁短打的男人。
      
      薄叶此方凑过去,直接拿起了放在角落的一把破损相当严重的短刀,虽然蒙了尘,但能看出原本精细的做工。刀拵被磨损的很不清晰,勉强能看出一点木瓜纹的形状。
      
      “这是……药研藤四郎?”狐之助小声惊叫道,实在是损坏的太厉害,连它都差点没认出来。薄叶此方不知道药研藤四郎是什么刀,但看到狐之助的态度,也有些明白了。
      
      “官人老爷,您可真有眼光。”那小商贩倒是先认出了薄叶此方身上的制服,这把刀本就是白捡的,就算对方发难送给他也不吃亏。况且本来就是把破刀,他起初看这刀精致想去修修多卖几个钱,可刀匠也说彻底修不好了,“这大概是哪时候的古物,虽说已经没法用了,但当个摆设还是可以的。”
      
      “还能修好吗?”薄叶此方也悄声问狐之助,他拿起那振短刀,手指轻柔地划过已经卷了刃的刀身,联想到自己家里的两振刀,有些惋惜。
      
      “可以的,还没有碎刀。只要进行手入,一定能恢复如新的。”狐之助确定地说道。
      
      摆摊的人见薄叶此方只是拿着刀并不应承他的话,反倒是有些阴沉地自言自语着,联想起新选组的恐怖传闻,战战兢兢地说道,“老爷,您要是喜欢这玩意儿……”
      
      “我这次出来没有带钱,您看……”那少年忽然抬起头来,有些为难地说。
      
      小贩呼吸一窒,他从没看到过这么好看的人,新选组有这样一号人吗?纵使心有怀疑,但新选组的恐怖名声更可怕,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不要钱,不要钱,这玩意儿是我捡回来的,您请收下吧。”小贩急忙说道,拿着那振短刀样薄叶此方怀里推,新选组是一回事,给这个少年送东西他也很情愿。
      
      “这样合适吗?”薄叶此方愣住了,他本想让小贩给他留着,他在这里找点什么活做再来赎买。
      
      但遍寻身上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当做钱财的,他这次出来穿着加州清光的衣服,想了半天也只有身上戴着的装饰品可以给了。
      
      耳钉是妹妹第一次赚钱送给他的,绝对不可能取下来的,戒指是哥哥送的,也不舍得取下来……
      
      对方也是个小商贩,纵使说不用给钱,他也不愿意做这种白拿别人东西的事。
      
      “你喜欢这个吗?”正在为难的时候,一片阴影遮住了他,薄叶此方回过头来,高大的男人站在了他的身后,有些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狐之助看清那人的脸,也不敢像刚刚那样说话了,紧紧闭上嘴,脑子里快速想着怎么带审神者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薄叶此方却没等它怎么样,随手把它扔到了角落之处,做了手势让它别出现。
      
      穿着新选组的新式制服的审神者,有点太显眼了。
      
      薄叶此方站了起来,腿却因为蹲的时间有些长而有些麻,他站起来的时候歪了一下,那个男人下意识伸手扶住了他。
      
      “谢谢。”薄叶此方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对方已经看清自己的样子,再挡脸既不合适也没有什么用处,他有些尴尬地道了个谢。
      
      “你想要这个吗?”那个男人又重复了一遍最开始的问题,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脸。
      
      “嗯。”薄叶此方不知道怎么解除这样尴尬的局面,干脆应了一声,露出了个微笑,“土方先生要买来送给我吗?”
      
      狐之助的爪子收紧了,它虽然什么也听不到,但也能感受到紧张的氛围。刚刚审神者孤身深入敌军都没让它这么紧张,土方岁三不愧是历史上有名的英雄人物,给人的压力也太大了。
      
      虽然不敢置信,这个男人正是土方岁三。青年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幼许多,长相也是极为俊秀,加上常年在战场上浸染出的危险气息,是一位十分有魅力的俊杰。
      
      土方岁三却因为他的话失了神,他抬起手在薄叶此方的头顶按了一下,蹲下身问那个小贩,“这个多少钱?”
      
      小贩吓得快要哭了,他听到刚刚那个少年叫这个男人“土方先生”,这城里有几个土方先生?他颤抖着声音说道,“不…不要钱,我……送给……这位官人的……”
      
      “够了吗?”土方岁三不耐烦对这种人浪费口舌,从口袋里掏出五两钱票扔到了那小贩的摊位上。小贩不敢收,但也不敢去还,只能老老实实地蹲在原地拼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好了。”土方岁三又对薄叶此方说道,眼睛里有些怀念,“现在它是你的了。”
      
      “多谢土方先生了。”薄叶此方弯了弯眼睛,对他道谢。他第一次见到土方岁三,大概是梦中相处甚久,丝毫没有隔膜,就像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熟悉。
      
      他不知道土方岁三把他这个“总司脸”当成什么样的存在了,但他能感觉到土方先生对他没有恶意。
      
      土方岁三没有说话,沉默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有心问他过得好不好,但又将话咽了回去。
      
      因为根本没有意义。
      
      “你什么时候离开?”土方岁三心里兜兜转转,最后问出来这样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应该很快就要走了,有什么事吗?”薄叶此方不明所以,随便回答道。这次出阵并没有遇见时间溯行军,如果不出意外,他们很快就要回去了。
      
      “没有。”土方岁三放松了下来,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被众多人交口称赞美男子的土方岁三的笑容好看地让人窒息,就像有大朵的鲜花绽放开来的温和笑容。
      
      土方岁三的手还在他的肩膀上搭着,亲昵地捏了捏他的脖子,笑着说道,“你先走吧,不会让你们等太久的。”
      
      薄叶此方愣住了,不解地问,“去哪里?”
      
      “黄泉。”土方岁三指了指地下,用着洞悉一切的眼光看着薄叶此方,想到那个人直到生命的最后也是自己一个人,对此方低下了头,“当初没有去看你真是对不起,以后再给你赔罪。”
      
      在这样的目光下,薄叶此方完全想不到躲闪,他明明是清楚历史的,可还是忍不住反驳,“你别胡说八道……”
      
      土方岁三说起死亡来轻描淡写,他俯下身,少年比他还矮了一头,在少年的耳边轻声说道,“我这次大概是抗不过去了,虽然有些可惜,但我这辈子也足够了。辛苦你和阿胜再多等我两天,我们一起走。”
      
      “总司。”
      
      狐之助看到审神者突然就红了眼圈,可它离得远,什么都听不见,只能白白地着急。
      
      土方岁三看起来人模人样是个帅哥,怎么在大街上做出把人家审神者弄哭的事情呢!
      
      

  • 作者有话要说:  小贩(迷惑):新选组出名是因为长得好吗?
    此方:是这样。
    土方:嗯。
    **************
      货币啥的是我也不懂,虽然我是学经济的,但我真不太了解那个时候的钱,资料也不好找,有小天使知道的话可以给我科普一下,我再去做修改。
      土方先生觉得此方不是人,大概是总司的鬼魂回来探望他这样的感觉,所以完全没有对穿着制服还是小时候模样的此方产生怀疑。
    文章里出现的阿胜是指近藤勇,局长原名岛崎胜太,土方先生私下里叫他阿胜的。这个时候局长和总司都已经去世了,就剩他一个了。
    是帅哥出现了对吧?相处糖吧?写土方先生超快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