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葬礼王爷很快乐》五十九夜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10-10 14:36:4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小胖子阿哥 ...

  •   “恭喜王爷,贺喜王爷!”
      
      “五阿哥真是会疼人的,日后必定聪慧孝顺!”
      
      接生嬷嬷进门前就被知会她已无可用之地,接过赏钱便施施然的走了。丝毫不管她嗓门大,传到里间听到的胤禛是什么表情。
      
      他竟然做了一回接生婆。
      
      胤禛有些恍惚,想到放下耿氏后由着嬷嬷帮忙将孩子托住。褪下裤子,那一团红皮猴子张牙舞爪撕心裂肺的大哭。
      
      知道的人明白是新生儿降世大喜,不知道的怕是以为他私刑一个不会说话的孩子。
      
      留听阁只有耿格格的几个奴才,做事多少欠缺了些。早就安排好伺候过四阿哥出生的一拨奴才很有经验,尤其是拿不住雍亲王是高兴还是厌恶的态度,他们都是先尽职尽责的给红皮猴子擦洗身子。再梳了胎毛,裹上襁褓后香喷喷的送到胤禛怀里。
      
      见到雍亲王顺手接过孩子,奴才们松了口气连连恭贺。
      
      孩子洗干净了就清爽多了,但是皱巴巴的真心说不上好看。不过胤禛低下头仔细看着,感受到臂弯沉甸甸的重量很不可置信,“这小子多重?”
      
      “六斤七两。”
      
      “……”
      
      这是他接生的孩子,果然壮实!
      
      胤禛脑海里第一反应便是如此,欣慰之余觉得耿氏比钮钴禄氏有福气,竟然眨眼功夫就生个大胖小子!此事要赏!他心念一转,豪情万状的想要举手一挥说赏。但是抬手之极的重量让他顿了顿,沉声维持他的稳重道,“今日有喜,全府都有赏。”
      
      至于赏多少,这都是有惯例的,福晋照着做就是了。
      
      事实上,乌拉那拉氏听闻消息后就让安然去赏钱。至于五阿哥怎么出生的事情,她是半点都没有收敛。不仅不收敛,来到留听阁的头一回事就是对着胤禛恭喜打趣。末了,这才低头看这位急性的小阿哥。
      
      “这小脸团的。”
      
      胤禛沉着脸拱手,“福晋抱一下?”
      
      乌拉那拉氏却退了一步,隐约的打量他那略显不自然的动作,顿时笑出声来,“耿格格如何了?我进去看看她。”
      
      胤禛被笑话,后觉自己不该戳福晋伤痛,低头看着睡着的孩子忽然动了动,蓦然想到了弘晖。他记得当年福晋极爱他,幼时时时刻刻抱着看着不肯离身。孩子有时候不高兴了,就会抱着轻拍安抚哄着入眠。
      
      念此,他的手也拍了拍。
      
      而后,孩子捏紧拳头又哭了起来。
      
      “哇哇哇哇哇!”
      
      哭声响彻留听阁,震得人耳窝发疼。偏他毫无自觉嚎啕大哭,且越演越烈。抱着他的胤禛甚至能感觉到那小身板哭得直抖,猴皮脸更丑了。
      
      新上位的奶娘见此心中一动,“王爷,五阿哥必定是饿了,让奴才带下去吧。”
      
      胤禛迫不及待的脱身,又叫人进去问候两声转身走了。
      
      乌拉那拉氏进去的时候,耿氏早已被清理换了衣裳,只是怕受风屋子里窗户紧闭着。奴才们紧紧有条,早已将东西收起,若不仔细问连腥气都没有。
      
      耿氏躺在床上,面色红润如平常散步般。乌拉那拉氏见了羡慕,“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有小五那样懂事的孩子。”
      
      “福晋说笑了,奴才倒觉得他这样性子急躁,以后怕是要闯不少祸。届时,还望福晋不要疼他,尽管罚!”
      
      乌拉那拉氏哭笑不得,“傻话,看小五长大了怎么说你。”
      
      耿氏莞尔,“有福晋教导,是他的福气,也必定不会说我这个额娘。”
      
      两人又絮叨两句,等到五阿哥吃奶回来了,乌拉那拉氏这才叫她好生歇息日后自然子孙福运,起身离去。
      
      平常嫡福晋与妾室都是水火不容,可四福晋是出名的贤德。哪怕知道她是有几分真善德,耿氏也狐疑不敢轻心,待到孩子落到怀里,奶娘夸了几句才引她回神,“就让五阿哥在这歇着,你们出去吧。”
      
      “是。”
      
      听书从膳房里带回滋补汤水回来,她坐在脚榻上看五阿哥,小声问道,“格格,福晋的意思是不是让五阿哥就养在这里?”
      
      汤勺在碗里舀了舀,眼看着那热气氤氲升腾,耿氏又将汤放下,“浮翠阁那里怎么说?”
      
      “钮格格方才叫人来贺喜,送了那盘白玉棋子。”
      
      耿氏点头,“真大方。”
      
      “格格与她一向最好,如今又一起有了小阿哥,怕是打定主意要和您做好姐妹呢!”听书有些不忿,她家格格随遇而安,可钮格格这一年看着似乎心眼有些多。她有些担忧,低声说起了耿府里的夫人,“格格,夫人说这皇家富贵永存,可能得到就没有几个。”
      
      那些半途中落的,更说不算。
      
      耿氏轻笑,将一侧的五阿哥抱在怀里。母亲说过,孩子小的时候都是靠气味去熟悉人。如今身边有奶娘一等奴才在,她更不能放过私下时候。再且她是家中长女,照料孩子并不算生疏。
      
      “给自己打几嘴巴。”
      
      “是。”
      
      听书乖觉应道,下榻跪地就开始自打嘴巴。自打不厉害,却是脆生生的几声。
      
      襁褓里的五阿哥皱了皱眉,耿氏发现这孩子胎毛浓密,连眉毛都要深色许多。她面容只是清秀,四爷也说不上丑,这孩子应该长的不差。长得可以,再是宗室出身,平平淡淡的也能富贵一生。
      
      她若安稳长寿,还能出府享受儿子的福气。
      
      耿氏莞尔一笑,抱着小五嘴里轻哼童谣小曲。
      
      听书又坐回脚榻,她想问小阿哥的小名叫什么好,又看格格满脸慈爱餍足的模样便闭了嘴。
      
      丝毫不知成了今日喜事的主角被轻哼小曲环绕,他迷迷糊糊的听了几句,还没分析子丑寅卯来就被催眠睡去。
      
      等他再醒过来,便被人扒了裤子。
      
      他尿了。
      
      人生第一泡尿。
      
      “小阿哥的尿好啊!”
      
      “是吗?这个怎么看?”
      
      “出生孩子吃奶,尿色就要干净。你看!”
      
      “好像是,闻着都不臭。”
      
      两个女人正大光明的议论他的尿,手脚麻利的给他擦了擦下半身又穿上新裤子。
      
      五阿哥陷入了沉思。
      
      许是看他没有反应,以为孩子困觉便各自忙去了,只留着一人守在旁。
      
      五阿哥发现自己睁不开眼,索性放任自己躺着闭目静思。他以往几个月的日子都是这么过来的,不过在肚子里自在快乐,不用吃不用喝,光是睡觉翻跟头就是所有的事情。除此之外,就是习惯的看望自家弟弟。
      
      还在。
      
      信仰就在。
      
      只不过他不明白老天让他回炉再造的原因,毕竟他父母双全,上有兄长下有妹妹。他那对老父母个体经营小公司,对着三个孩子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于是三兄妹你追我往的,兄友弟恭还是互相掐架都经历过。直到他考上重本开始,再到毕业被研究所招去,他的人生是很不错的。
      
      至少在同学会上都得到了广大的欢迎。
      
      唯一说得上遗憾的是,他始终没找到一个互相喜欢的女朋友。等到了研究所的高压环境下,漂亮的前辈后辈不是被追求就是已求婚,所以人到中年也没有成家。这也成为了老父母最念叨的一点,于是给他牵线了一个教书老师,说她工作稳定放假也有时间可以陪他。
      
      他记得自己就在相亲的路上,然后醒来就被羊水呛了几口。后来导致他呼吸不畅,连累身体的妈身体不适,这让他明白自己的处境。
      
      娘胎里的羊水和肚皮相隔,他的小耳朵听东西不太灵光,只有偶尔能有一两个字听见。也可能是身体相连的缘故,母亲说的话他基本能听见。也因而明白自己不是重生,是穿越了。
      
      穿在了有王爷,福晋和格格的清朝里。
      
      他的阿玛是四王爷。
      
      至于哪个四王爷……
      
      五阿哥张大嘴巴打哈欠,又习惯的想摸一下两腿之间。可惜襁褓里束缚着手脚不便,他后知后觉都叫他阿哥,老天爷还能让他变性不成?
      
      还是睡觉吧。
      
      再巨大的思维都敌不过婴儿身体的精神力,方才脑海翻转家人的画面已经让他精疲力竭无暇顾及。
      
      小奴才听音巴巴的望着,眼看五阿哥秀气的张了张嘴巴又呼呼睡去,靠的近了还能闻到奶香气。
      
      真乖。
      
      如此等到第二天,五阿哥才睁开了眼睛,随着小脸也长开一些褪下了红皮。身边人见了都夸,说他眉清目秀定是个美男子。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五阿哥心里喜滋滋的,谁夸他就笑,就乐。尤其是他的额娘耿氏,更是高兴的拽着她衣裳不放。耿氏对此都很是受用,抱着他忍不住亲了又亲不肯放手。
      
      直到这日王爷来了,说要看看孩子。
      
      奶娘将他抱了出去。
      
      五阿哥饮恨的脱离了额娘温暖怀抱,心情顿时沮丧起来。不过见王爷爹,又雄心壮志起来想怎么讨好?
      
      笑!
      
      他笑得露出牙床,伸出小手。
      
      胤禛神使鬼差般伸手接过。
      
      那熟悉的手掌触感让五阿哥一惊,再抬头一看大光头。
      
      “噗……”
      
      胤禛怔愣,手上托着的襁褓湿漉漉。

  • 作者有话要说:  清朝时候的一斤是五百多克,所以这里的主角有八斤重。
    耿氏掐指一算,等着当老太君。
    ps:本文什么都没写就被锁两次,真的醉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