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赔罪的礼物 ...

  •   接过锦盒,沈易北很好奇。
      
      锦盒里面放的是一本书和一块帕子样式的东西。
      
      他拎起来一看,这帕子并不是帕子,却是一个绣着鸳鸯纠缠的肚兜,上头还写着“入骨相思知不知”之类的诗句。
      
      他的脸“刷”一下,有点红了。
      
      沈易北忙道:“天气太热了,给我端杯冷茶来!”
      
      那小厮是瞠目结舌——表姑娘未免太……奔放了点吧!
      
      沈易北又拿着那本书翻看了两页,谁知道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诗词歌赋,而是见不得人的话本子,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一对比鸳鸯更纠缠不清的人……
      
      他只觉得身上的血往上涌,一方面是被谢斯文气的,另一方面是生理反应。
      
      谢斯文还是个姑娘家了,到底要不要脸?
      
      沈易北气的把东西锁在锦盒里,不管三七二十一,扬声道:“给我把谢斯文叫过来!”
      
      谢斯文走到半路就被重新叫回来,她心里还在暗自窃喜了,难道玉甄夫人给她的东西当真这般有用?沈易北一见,就良心发现了?
      
      她是美滋滋的,难得能进了镜园。
      
      沈易北的书房和沈易北一样,没什么烟火气,看着是极讲究,但却是冷冰冰的。
      
      沈易北再次看到她的时候,已经冷静了不少,想着兴许这就是谢斯文的圈套也说不准,板着一张脸道:“谢斯文,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这是在给世子爷赔不是啊!”谢斯文想着这人脸色吧,虽然还是不大好看,可好歹愿意给自己一个赔礼道歉的机会,那就距离两人把酒言欢、伶仃大醉不远了,语气是越发狗腿,“世子爷大人不记小人过,能够收下我的礼物,我已经是感激不尽,没想到世子爷还愿意见我,怎么,想和我喝两杯?”
      
      沈易北眉头皱的是越来越厉害,“这东西,是你自己准备的?”
      
      他手往右边一指,落在了锦盒和那一坛子梨花白上。
      
      他有点不相信,这样见不得人的东西谢斯文是怎么找到的?
      
      谢斯文把他的好态度归咎于玉甄夫人给自己的礼物上,顿时那头点的像是小鸡啄米似的,就差把自己的一颗心捧出来给他看了,“这是自然,我做错了事,给世子爷赔不是的礼物当然要亲自准备了,世子爷对这礼物很满意?”
      
      看着沈易北那欲言又止的脸色,谢斯文瞬间觉得自己的态度还不够虔诚,忙道:“世子爷是不知道啊,这礼物是难得找到,世子爷是见过大世面的,想必也知道我为了找这礼物是花了多少心思,相信世子爷能够看到我的诚意,知道我这一刻悔过的真心……”
      
      她絮絮叨叨说个不停。
      
      沈易北脑海中只蹦出三个字来——不要脸!
      
      可他的教养不允许他和一个姑娘家的讨论这种事,最后只道:“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这就回去了?
      
      谢斯文摸了摸下巴,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透沈易北,不过还是挥着手笑着离开。
      
      沈易北看着她欢快雀跃的背影,看向身旁的小厮石头,“你说,她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
      
      他也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透谢斯文,“原本我还以为这几日她会上蹦下跳,闹得宁远侯府鸡犬不宁,没想到她这几日离陈瑶远远的……她是不是又想折腾什么?”
      
      这让沈易北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养的一只京巴狗儿,那只京巴狗儿和别的狗不一样,有点像猫儿,性子很傲娇,也就是每次犯了错才会对他摇尾巴……他突然觉得谢斯文有点像那只京巴狗儿。
      
      石头这名儿可不是白叫的,人很老实,像石头一样不开窍,如今煞有其事分析道:“可能是表姑娘知道您和世子夫人刚成亲,所以给您送来这样一本书,好让您长长见识,小的倒是觉得……表姑娘懂事了!”
      
      沈易北脸色沉沉,“那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那……肚兜是怎么回事?难道要我拿着她的肚兜送给陈瑶?”
      
      这……想想都觉得太刺激了吧?
      
      他活了将近二十年,虽没有近过女色,可想也不想就知道不是这么一回事。
      
      石头更不知道了,“那难道是表姑娘摔伤了脑袋,所以换了方式引起您的注意力?之前每次表姑娘看到您都是寻死觅活的,如今这手段好像高明了点。”
      
      毕竟他跟在他们家世子爷身边十几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们家世子爷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沈易北咳嗽了一声,他再也不敢接话了。
      
      沈易北起身就要走,从小到大除了小时候被绑架那一会,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很不喜欢事情脱离自己掌控的感觉,特别是这个人还是谢斯文。
      
      他觉得有点烦闷,起身想要出去走走。
      
      石头好死不死又来了一句,“那世子爷,这些东西怎么处理?您总不好让我一个人拿出去处理了吧?万一要老夫人或者夫人知道了,会剥了小的的皮的……”
      
      “你自己看着办!”沈易北不想为这么点小事伤脑筋。
      
      *****
      
      谢斯文回去之后倒是颇为高兴,只觉得自己距离幸福更近了一步。
      
      她想回去,虽说回去之后接不到戏、吃了上顿愁下顿,可好歹小命是捏在自己手里的,这里,那就不好说了。
      
      可她想着倒是有点不对劲,“立婷啊,刚才姨母给我的盒子你打开看了没?”
      
      她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会让沈易北又将她喊过去?
      
      立婷这几天诚惶诚恐,原先她虽觉得自家姑娘跋扈归跋扈,可人却没什么心眼,可如今这姑娘看起来还是好说话,说话却是老母猪戴胸罩一套接一套,让她防不胜防。
      
      别说是未经许可打开盒子,恨不得谢斯文方圆三米之内,她都不敢靠近。
      
      谢斯文“哦”了一声,有点失望。
      
      立婷更琢磨不透了,生怕自己哪儿又错了,连忙道:“奴婢方才捧着锦盒,锦盒不重,好像是古籍之类的东西,谁都知道侯爷极疼玉甄夫人,这世子爷又喜欢字画,应该应该是哪位大家的手迹!”
      
      没想到玉甄夫人是真的疼自己!
      
      谢斯文是一夜好眠,等着第二天见到玉甄夫人的时候,还没说几句话,玉甄夫人掩着嘴直笑,“听说你昨儿去见世子爷了,东西送去了没有?世子爷对你可有好脸色?”
      
      谢斯文忙道:“姨母送的东西还真奏效……不过姨母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难道姨母在是世子爷身边安插了人,这好像不大合适吧?”
      
      而且,她记得书中曾说过,沈易北手段了得,年纪不大,却把苜园和镜园治理的像是铁桶一般,别说是安插奸细,平常是连一只鸟都飞不进去的。
      
      她这个姨母虽不差,但和沈易北比起来……就好像鸡蛋碰石头,必死无疑。
      
      玉甄夫人看穿了她的心思,点点她的额头,嗔笑道:“傻丫头,我怎么会好端端的去盯着世子爷,他好歹也是我晚辈,传出去像什么话?况且,我又不是你,我盯着他做什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