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表姑娘 ...

  •   谢斯文是一个末流小演员。
      
      对,是末流,连三流四流都算不上,毕竟三流四流小演员还能接接丫鬟反派的角色,至于她,在横店混迹多日,只有当群演的命。
      
      可有句话说得好,没有梦想的咸鱼不是好咸鱼,她做梦都想要一飞冲天,大红大紫,从而走上包养小狼狗,左彦祖,右冠希的人生巅峰之路。
      
      只可惜,梦想距离现实太过于遥远。
      
      在横店混迹大半个月了,她连句有台词的剧本都没接下,每天也就蜗在小小的单人床上看小说。
      
      这不,这两天她看到了一本挺不错的狗血小说,女主上辈子遇人不淑,这辈子重生而来救了男主性命,十年后重新遇到了男主,两人冲破一切阻碍这才成亲,只可惜啊,就算是成亲了也不得安宁,有位表姑娘就像是搅屎棍子似的缠着男主不放。
      
      要真的是有血亲的表姑娘也就算了,女主一句话就能将她送的远远的,可这位表姑娘来头不简单,她的姨母是男主他爹的姨娘,她的姐姐是当朝宠妃,所以她就像是螃蟹似的,到处横着走。
      
      最气人的是这位表姑娘也叫谢斯文。
      
      谢斯文内心是拒绝的,每每看到这恶毒女配出现总是很出戏,这不,这位表姑娘使出浑身解数也没办法嫁给男主,使出了最后一招——一哭二闹三上吊,如今居然一根白绫挂在房梁上。
      
      这还了得,要是她宫里头的贵妃姐姐知道了,岂不是要杀了女主?
      
      谢斯文气的狠狠把手机塞到枕头下面,嘀咕一声——真是白瞎了这好名字。
      
      她看书看得累了,眼睛一闭,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不过,她好像做恶梦了,梦到一个身着红衣,长相极出挑的女子望着自己哭,眼角的一颗泪痣看起来是我见犹怜,“凭什么?凭什么?我爱了他十余年,为了他连命都能不要了,他为什么看都不看我一眼?”
      
      谢斯文下意识觉得这个女子就是书中的那位表姑娘,书中说过,这位表姑娘总是一身红衣,右眼眼角带着一颗小小的泪痣,长得很漂亮。
      
      她皱眉道:“感情这种事,哪里是能够强求的?男人啊都是贱骨头,你上赶着巴着他,他看都不会看你一眼的,你要是吊着他,说不准他还会上赶着来找你……”
      
      那女子的哭声一顿,哀声道:“你能不能帮帮我?”
      
      “帮?怎么帮?”梦里的谢斯文打了个哈欠,道:“他们是男女主,命中注定该在一起的,人呐,别在一棵树上吊死,目光放长远一点。”
      
      那女子的哭声幽幽怨怨,嘴里呢喃着“不甘心”之类的话。
      
      谢斯文觉得有点烦,转身想走,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见着那女子缓缓朝自己飘来,握住自己的手——帮帮我好不好?
      
      拒绝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了,谢斯文眼前就有一道白光闪过,脑袋“嗡”的一声,像是要炸开似的难受。
      
      谢斯文迷迷糊糊听见身边有女人的声音,“斯文,我的斯文,你的命好苦啊,你可不能丢下姨母走了……”
      
      这女人的声音十分好听,宛如黄鹂鸟一般悦耳。
      
      谢斯文只觉得后脑勺疼的厉害,迷迷糊糊睁开眼,见着自己眼前有位女子,二十出头的年纪,哭的满脸是泪。
      
      她嘴巴动了动,微弱喊了一声,“姨母”。
      
      话一说完,她这才察觉到自己说了些什么,脑袋里的画面像是放电影似的,一遍遍映了出来。
      
      自己是谢斯文,自己受这位表姑娘所托,穿书了,眼前这人是自己的姨母——玉甄夫人。
      
      当时看小说的时候,谢斯文对这位玉甄夫人很不屑,明明一个妾,非蹿唆着男主他爹给自己这样一个封号,还要所有人跟着叫,要不要脸?
      
      可如今一声“姨母”喊出来,谢斯文只觉得……额,有点一言难尽。
      
      对,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谢斯文掐了掐自己,疼!
      
      她一下子惊的坐了起来,环顾四周,是古色古香一片,比横店还要古朴,更是精致不少,她嗅了嗅,她甚至还闻到屋子里淡淡的熏香味儿。
      
      玉甄夫人被她这动作吓坏了,抓着她的胳膊,眼泪又掉下来了,“斯文,你没事儿吧?你可别吓唬姨母啊,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可不知道怎么同你姐姐交代,我……我也就活不下去了啊……”
      
      这个玉甄夫人,谢斯文记得,书中曾说过她很喜欢哭,当着谁都爱哭,特别是对着男主他爹的时候,哭的那叫一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当着男主他娘的时候也哭,每次哭的正起劲,撑腰的人就来了。
      
      所以,男主和男主他娘在这位玉甄夫人手上吃了不少苦头,要说这位表姑娘没出来霍霍之前,男主最讨厌的就是玉甄夫人,可表姑娘一出场,所有人就只能靠边站。
      
      谢斯文扫了自己这位便宜姨母一眼,长得是真美。
      
      行吧,你美该你拽!
      
      玉甄夫人捏着帕子,哭的眼睛都肿了,谢斯文没心情和她忆往昔,回忆当初玉甄夫人带着她们兄弟姐妹几人有多辛苦,却忍不住回想起书中的事情来。
      
      既来之则安之,当务之急是活下去。
      
      书中这位表姑娘使的是欲擒故纵,以命相要挟男主登场,只可惜她好像是着了谁的道儿,到了后来是假戏真做。
      
      还好她最后拼命挣扎,悬在房梁上的白绫断了,她摔下来伤了头,昏迷不醒了好几日。
      
      谢斯文的目光落在一旁的丫鬟面上,要是她记得没错,这丫鬟跟着她好几年了,当初她想使苦肉计的时候,要这大丫鬟支开了所有人,可她上吊的时候,这丫鬟居然视而不见?
      
      书中这位表姑娘蠢笨、冲动,但却身边的人还是不差的,毕竟人家差什么都不差钱!
      
      她冲着那丫鬟勾勾手指头,道:“你,过来。”
      
      那丫鬟上前,恭恭敬敬道:“姑娘有什么吩咐?”
      
      “前几日我出事的时候你在哪儿?”谢斯文开门见山,一点都不带含蓄的。
      
      有些事情别人不知道,她和谢斯文之间是心知肚明,忙跪下来道:“奴婢,奴婢当时肚子疼,去了茅房……”
      
      谢斯文揉了揉后脑勺,冷笑一声道:“是吗?”
      
      那丫鬟抬起头,脸上就差写着“忠心耿耿”四个字,忙道:“自然是真的,旁人不清楚,姑娘您是知道的,奴婢肠胃一向不好,那日姑娘赏赐了一盅糖水,便受不住了。”
      
      这种事情是说不清的,谢斯文也懒得一开始就和她哔哔,毕竟这个小角色她不用放在眼里,只道:“照你这样说,那还是我的错?得了,你也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也不是那种恶毒的主子,没说要把你赶走。”
      
      毕竟赶走一个,有千百个奸细等着自己,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还不如用这一个。
      
      谢斯文想了想道:“可你犯了错也不能不罚,不如给你改个名儿?”
      
      这就算了?
      
      不仅是玉甄夫人,就连跪在下头的一众丫鬟都觉得这哪里能叫惩罚?在这个年代,主子的命才是命,奴才的命那根本就不是命!
      
      那丫鬟得知谢斯文没死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自己的下场,如今听闻这话,宛如抓到救命稻草:“多谢姑娘,还请姑娘赐名!”
      
      谢斯文揉后脑勺的手微微一顿,缓缓开口道:“那你以后就叫谢立婷吧!”
      
      泻……立……停……
      
      立婷的脸一白,一个姑娘家家的,哪里能叫这个名儿?
      
      谢斯文最擅长的就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笑眯眯道:“怎么,不喜欢?这是我对你的期望,希望你这时不时肠胃不好的毛病能早点好,你是我身边的人,正好跟着我姓谢,以后也算是自己人,你说是不是?”
      
      立婷眼眶一下子红了。
      
      谢斯文却苦口婆心道:“我这也是为你好,你想啊,大户人家的孩子生出来之后都是取一个贱名儿,这样好养活,你看,我们世子爷小名叫狗蛋,他有说过什么吗?当初刚生下来的时候病的像弱猫儿似的,现在不是生龙活虎的?”
      
      什么?
      
      世子爷小名叫狗蛋?
      
      这事儿,连玉甄夫人都不知道,这消息可真是劲爆啊!
      
      谢斯文记得书中曾写过,小时候男主被绑架过,恰好被农家女女主所救,与女主说自己的小名儿叫狗蛋。
      
      女人都是八卦的,一刻钟之后,宁远侯府世子爷沈易北小名叫狗蛋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宁远侯府的每一个角落。
      
      这其中也是有渊源的,宁远侯夫人在生下沈易北之前曾怀过好几个孩子,要么小产,要么孩子刚生下来没多久就不幸夭折,如今得了这一根独苗苗,甭管什么“狗蛋”还是“铁柱”,在宁远侯夫人看来,只要能让自己儿子茁壮成长的名字,那都是好名字!
      
      对儿子沈易北,宁远侯夫人是真的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坏了,所以他娶一个农家女陈瑶为妻,虽生气,可还是答应了。
      
      今日是沈易北和陈瑶成亲的第二日,也是陈瑶给婆母奉茶的日子。
      
      玉甄夫人守着谢斯文是一步都不敢走,谁不知道当初沈易北与陈瑶的亲事定下来之后,谢斯文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后来没有办法,这才铤而走险。
      
      玉甄夫人生怕她又做出什么傻事来,没想到她却悠哉乐哉,指挥一个小丫鬟给捶腿,指挥一个小丫鬟给自己捏肩,指挥一个小丫鬟给自己捶小核桃……还安排了新赐名的立婷给自己打扇,怎么看都不像难过的样子。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书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会继续加油的
    ————————————
    沈易北:谁叫狗蛋?
    谢斯文:我……我叫狗蛋……我不仅小名叫狗蛋,还叫铁柱,还叫王麻子!
    ————————
    【下本预收《穿成康熙心尖宠》:康熙vs宜妃】
    宜宁穿越了。
    穿到了大名鼎鼎的康熙年间。
    宜宁拍拍胸脯,庆幸自己没有穿成小太监,小宫女,或者冷宫妃嫔。
    然后,她进宫了。
    宜宁:我不想死,我只想平平安安,快快乐乐活下去。
    然后,她发现自己拿的是历史上大名鼎鼎宜妃的剧本,对,就是那个儿子被雍正害死,自己被雍正针对,最后抑郁而终的那个宜妃。
    宜宁表示自己慌得一批,决定低调做人,低调做事。
    可谁知道宫中众人对宜宁的印象却是这样的——
    孝庄太皇太后:明艳动人,眷顾最深。
    赫舍里皇后:聪明懂事,颇得圣宠。
    惠妃:小贱蹄子,无耻之人。
    继后钮祜禄氏:狐媚东西,不知检点。
    ……
    康熙:朕心甚悦。
    宜宁:这和我想象中不大一样啊,那,你们聊,我先走了……
    康熙:爱妃哪里走?等等朕!
    本文又名《有了我之后,所以的妃嫔靠边站》《康熙皇帝太宠我怎么办》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