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回来后嫁给残疾大佬》池陌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4-17 21: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晚上,方茴坐在床上打坐,方建成买的这套房子虽然是别墅,算是这个世界的上等住宅,可在方茴眼里,这住宅没有任何可取之处,处在钢筋水泥的世界里,周围草木不生,有灵气的物件实在太少,没有灵气就没法修炼,法术无法精进,也就无法改变外形。
      
      方茴试着去吸取灵力,初时她感觉到不远处有玉石的灵力,隐约记得那里有一家金店,玉石是大自然百年千年的结晶,自然有灵力,可如果方茴把那些灵力都吸了来,一等的玉石就会变二等,所有玉石会失去光泽,价值大打折扣,方茴不能那样做。
      
      她打坐了3个小时,只吸取了少数灵力,这些灵力只够让她的皮肤紧致水嫩。
      
      就像做了拉皮一样,使得她的脸型更为精致,小脸配着精致的五官,整个人的样貌提升了一个档次。
      
      或许是因为方月心忙着和郁阳谈恋爱,这两天方茴竟然没看到她,次日方茴去了郊区湿地,在那里修炼了一整天,好歹把她身上各处改变了一番,虽然不如前世那么绝色,却也比之前好多了。
      
      做好这些,方茴挑了件白色连衣裙,画了淡妆,跟在杜美霞后面出了门。
      
      杜美霞见到她,眼里闪过一丝讶异。
      
      方茴是去微整了?眼前的方茴说不出哪里不一样,好像五官都没变,可气质、身材、脸型都精致了许多,这是从前的方茴比不上的。
      
      她也不再唯唯诺诺,整个人自信许多,挑眉抿唇时含笑的样子,有种说不出的媚色,看得杜美霞心里有火,直骂她婊里婊气的。
      
      方建成因为理亏,一路没说过一句话,倒是杜美霞不停说:“郁家可不止郁阳一个后辈,郁家的掌门人原本是郁文骞,但是这个郁文骞命不好,现在成了植物人躺在床上,不过郁家毕竟是大户人家,想嫁进去的女人多着了,谁能嫁给他那是一种福气,方茴你说呢?”
      
      方茴笑了,“是福气,所以杜阿姨想让月心嫁给她?”
      
      杜美霞一愣,她女儿怎么能嫁给一个植物人?再说她女儿是要做郁家少奶奶,要嫁给郁阳的。
      
      “月心性格外向,沉不住气,她没那种福气,倒是方茴你,很适合呢。”
      
      “可我有男朋友了。”
      
      杜美霞阴阳怪气地笑笑:“你说郁阳?人家郁阳是郁家的接班人,这种人家挑选儿媳妇很严格的,性格外表都很重要,方茴你啊什么都好,可就是有时候上不了台面,不像你妹妹,从小学钢琴跳舞,主持表演样样都会,像月心这样的才符合郁家的标准。”
      
      方茴勾唇,笑得意味深长,“是啊,谁叫我命不好呢?从小要学什么特长家里都说没钱,倒是妹妹,要什么给什么,杜阿姨你也真敢说,像月心这种小三的女儿,人家郁家怎么能看上?”
      
      “你想死了不成!”杜美霞脸陡然白了,万没想到方茴敢这样怼她,气得伸手就要去打,方建成赶紧给拦下了。
      
      方茴进门时,欲笑不笑,走在前面,看都不看她。
      
      杜美霞更气了,总觉得方茴这次旅游回来就变得妖里妖气,婊里婊气的,你看走路那样子,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漂亮?非要勾得别人都看她她才满意?
      
      方月心竟然也在,她看到方茴愣了许久,显然没认出这是她那唯唯诺诺的姐姐。
      
      几天不见,方茴又漂亮了,不过再漂亮有什么用?还不是要嫁给植物人?这郁文骞醒来的几率极低,医生都说很可能一辈子就是植物人,直到死去。
      
      郁老爷子爱子心切,听了算命的说法,要冲喜。
      
      方月心自然要把这么好的机会让给她那好姐姐,嫁给植物人守一辈子活寡,还能看着她和郁阳卿卿我我,方月心想到就觉得痛快。
      
      郁老爷子看了方茴一眼,有片刻惊讶。“这是方茴?”
      
      “老爷子好。”
      
      方茴其实想喊爸的,前世老爷子对她不错,不曾苛待过,可她的年纪就算喊也该跟郁阳喊爷爷,折中下来就喊了老爷子。
      
      郁老明显惊讶,他原以为普通人家不会把好好的闺女嫁给植物人,就算冲喜也没想找个像样的,可若是随便找一个,万一哪天郁文骞醒了,这夫妻俩还得过日子,他怕对方条件太差,会委屈了郁文骞,思来想去托周边人去找,原本看照片,方茴只能说是中等偏上,可现在看,何止中等,简直是上乘了。
      
      但郁阳的女朋友是方月心,如今方茴嫁给郁文骞,怎么说都不像话,哪有姐妹俩一个跟了侄子,一个嫁给蜀黍的?不过,方月心和郁阳到底没结婚,万事以郁文骞为重。
      
      郁老很快想明白了。
      
      “好。”郁老爷子笑着让人拿了红包给她,“第一次见面你就收下吧。”
      
      方茴大大方方地收下了。“谢谢老爷子。”
      
      她知道这红包里有一张卡。
      
      “听说你还在读书?”
      
      “是啊。”方茴报了一所大学的名字。
      
      “你跟我孙子郁阳是校友?”那是一流大学,老爷子更满意了,“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
      
      “打坐、画画、捣鼓药材。”
      
      老爷子笑起来,“倒是挺特别的,你了解过我儿文骞吗?”
      
      方茴茫然脸,郁老见她那表情不像是装的,当下知道她不是自愿的,责难地看向一旁的方建成和杜美霞,俩人尴尬一番,把方茴拉走,“让我们跟方茴说几句。”
      
      方茴来到郁家的院子里,印象中这里的绣球花开得很旺,粉白蓝绿各种颜色都有,品种名贵,每到花期都是一道风景,眼下花期已过,院子里只有茉莉耷拉着。前世郁文骞怕她生活的不习惯,在这里一直没搬走,这就是她生活了三年的地方,一草一木都那样熟悉。
      
      “方茴我说话你听到没?”杜美霞气得够呛,“实话告诉你,你爸爸的公司出了问题,郁家是唯一可以帮助我们的人家,你要是不嫁给郁文骞,我们全家都得玩完!难道你就那么自私,想看到你爸爸公司倒闭破产,我们全家流落街头?”
      
      方茴气笑了,“我说杜美霞,你跟我在这演戏呢?既然需要有人嫁,那你让你女儿嫁啊。”
      
      杜美霞慌忙道:“那怎么行!我女儿怎么能嫁给植物人。”
      
      “那我就可以?你这后妈可真够恶毒的,白雪公主的皇后就是以你为原型的吧?”
      
      “你怎么能跟我女儿比!你配吗你?”
      
      “我是不配,我哪有你女儿那么贱啊,挖亲姐姐的墙脚。”
      
      杜美霞脸刷的白了,她没想到方茴不仅知道,还直白地指出来了。不过她本就没打算瞒,这次把方茴嫁出去就是为了断她的念想,否则把方茴这个前女友放在家里,难保郁阳去吃回头草。
      
      她气得指着方茴就要破口大骂,就在这时,院子的门拉开,郁阳从里面走了出来。
      
      或许是因为刚从公司回来,郁阳一身西装,显得清俊温润,方茴以前就喜欢他这干净的样子,从前的方茴傻得可怜,总是他勾一勾手指就过去,重活一世,方茴看到他已经心如止水,再也没有一丝波澜。
      
      其实论长相手段,郁阳都远远比不上郁文骞,可前世的方茴总认为郁文骞是豺狼虎豹,丝毫不敢靠近,如今想来,真是大错特错了。
      
      见到方茴,郁阳也是一愣,盯着她看了半晌,才意识到这个女朋友有些不一样了。
      
      却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好似整个人变成了一个发光体,让人移不开眼。
      
      郁阳心里忽而有种怪异感,他是出轨了方月心,也打算把她推给郁文骞,可俩人毕竟是有感情的,真走到这一步反而下不了决定。
      
      “郁阳?”
      
      杜美霞见他那失了魂的样子,不免着急,“郁阳,你快跟她说你已经跟月心在一起了,她不嫁给郁文骞谁嫁?总不能让我们家月心既伺候你又伺候你叔吧?”
      
      郁阳脸色不自然,不敢看方茴的眼睛,“方茴,我叔叔他挺好的……”
      
      “是挺好,就是变成植物人了是吧?”
      
      “那要不是植物人能看上你?”杜美霞气道,“你也不照镜子看看,就你这样的想嫁进郁家?我跟你讲方茴,聘礼我都收了,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不管怎样,这郁文骞就是你男人,你推脱不掉。”
      
      方茴瞥了她一眼,忽而啊了一声,呵笑:“爸,看来这都是算计好的让我嫁给植物人,行,我嫁也可以,但我嫁过去可就要守一辈子活寡了,爸对我总得有补偿吧?”
      
      方建成自觉理亏,“你要什么补偿?”
      
      “给我的嫁妆一分钱不能少,郁家给的聘礼必须给我做嫁妆。”
      
      杜美霞气得差点发出猪叫,“你想得美!你还要嫁妆?还要把郁家的聘礼都抢去!你怎么不抢劫啊!”
      
      方建成自觉丢人,毕竟谁也做不出把女儿嫁给植物人这种事,郁家答应帮助他的公司,他也不计较这些,“行了!别在这嚷嚷!把聘礼给她,嫁妆就按照月心的标准来,给方茴一些钱。”
      
      “那钱我都存银行了!”郁家给了好几百万的聘礼呢,还有几套房子,有这钱她们母女下辈子都不用愁了,怎么可能吐的出来?
      
      “我让你给你就给!”方建成气得喊。
      
      杜美霞见他生气,不敢说别的,却气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见方茴主动要嫁给郁文骞,郁阳说不出的愧疚,“你知道了?对不起,我不该背叛你,可你也不该因为得不到我,就这样答应了,我叔叔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好了,就算醒,也是个残废!”
      
      方茴笑得媚气横生,“残废又怎样?残废也比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好!”
      
      郁阳脸一白。
      
      “方茴,你不要赌气,我知道你只是为了报复我。”
      
      方茴气笑了,不是他把她推给郁文骞的吗?现在装什么情圣。“你真以为自己那么大魅力?”
      
      郁阳叹气,“你别嘴硬不承认,你对我的心思我是知道的,是我对不起你。”
      
      方茴呵道:“以后别说这种话了,我可是要做你婶婶的人。”
      
      郁阳一滞。
      
      郁老爷子得知方茴的决定后,自然是惊讶的,他找了方茴打算私底下谈谈。
      
      “老爷子问我为什么嫁给郁文骞?”方茴笑着问:“我打听过,文骞不像其他富家子弟那样纨绔,据说他挺有商业头脑,将郁家带上新的台阶,而他还是国外名牌大学毕业,我想他应该是个有头脑却又自制的男人,选男人不就是该选这样的吗?”
      
      老爷子闻言,眼里闪过一丝赏识。“没错,文骞的能力不用质疑,考上名校也凭的是自己的本事,他一向是最优秀的,如果不是这次车祸……”
      
      方茴点头,“所以,我嫁给他是很好的选择不是吗?”
      
      老爷子点头道:“好孩子,委屈你了,文骞娶了你是他的福气。”
      
      “我想见见他,可以吗?”顿了顿,方茴补充道,“夫妻俩结婚前总要见见的。”
      
      老爷子听她这话,知道她并无嫌弃的意思,便把她带去郁文骞的房里。
      
      方茴隔了一世,又一次回到这里。
      
      和她记忆中一样,他的房间装修得虽然简单,却又足够低调奢华,或许是因为他卧病在床的原因,他的病床旁装了许多病人专用的设施,屋顶还有两个吊环,像是给郁文骞醒来后拉着起床用的,方茴可记得,前世他就是把她拷在这个吊环上,囚禁许久。
      
      想到那些场景,方茴莫名脸热。
      
      

  •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发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