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 ...

  •   啪——!
      
      牛皮笔记本重重砸落地面,瞬间就把陈婕从睡魔手里拯救回来,她差点从座椅上弹起来。
      
      “哈——”陈婕困倦地打哈欠,挠着头发看时间,5:24。
      
      “醒了?”
      
      陈婕迅速扭头,身后办公桌是正浏览碎尸案笔录的李瓒,对方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熬夜通宵的疲惫,连点油都没有,干净清爽令人妒忌。
      
      “李队,您整晚都没睡?
      
      李瓒没回话,端起浓茶喝两口,脑子里全是案件笔录的内容。
      
      时间回溯到昨天下午三点半——
      
      “下一个。”李瓒:“痕检科先来。”
      
      痕检科代表是他们那儿的痕检高级工程师,上了岁数,模样老实平凡,杵着个厚底眼镜像做学术研究:“案发现场在城中村内,周围全是改装成公寓、出租房的农民楼,平时人流量大,现场痕迹基本被破坏,找不到有用的线索。”
      
      “井里的物品已经全部打捞上来,经过分析检测没有发现属于死者的东西。也就是说,凶手可能还留着死者的衣物,也可能扔到远离案发现场的地方。”
      
      陈婕:“要我是凶手,肯定扔得远远的,防止警方查到死者的身份。”
      
      痕检科代表颔首:“凶杀案中,凶手将死者和死者衣物分地处理是为了抹除犯罪痕迹,减少破案线索,防止警方查到死者身份。目的就是阻碍警方破案。”
      
      老曾跟着说:“然而凶手的潜意识做法恰恰说明,他跟死者认识,有一定的联系。”
      
      命案中,刑侦工作的第一怀疑对象就是死者身边联系最密切的人。
      
      李瓒:“没找到死者丢失的耳珠?”
      
      痕检科代表:“没有。”
      
      李瓒:“我让老曾带过去的女士钱包和血样结果出来没?”
      
      钟学儒当即说道:“经检验,血样结果和死者的DNA一样。女士钱包有两个指纹印,一个和死者一样,另一个不相同。我们对比过指纹库,没有找到相同指纹。”
      
      “无犯罪前科。”季成岭说。
      
      案发现场人流量大,很多痕迹基本被破坏,找不到有用线索。
      
      目前查不到死者的身份,不知道第一犯罪现场,除了一堆碎尸块等于毫无线索。
      
      “找一下最近四天内的人口失踪案。”李瓒说:“王珰珰,监控录像有没有线索?”
      
      王珰珰在陈婕背后,毫无存在感,直到被点名才吸引了众人目光。
      
      他说:“痕检科拿了安装在7、8、9、10、11巷巷口的4天内的监控摄像,而我们一共找到57个提旅行箱、旅行包分别路过这五个巷道口的可疑人员。”
      
      “排除白天到晚上十二点这个活动频繁的时间段,剩下13个人。再排除进入7巷的,一共是5个人。”
      
      陈婕:“为什么排除7巷?”
      
      “因为7巷的小巷道被堵了。”王珰珰敲击电脑,多媒体屏幕出现一张照片,内容正是被杂物堵实的7巷小巷道。
      
      李瓒:“主干道可以通往每条巷子,巷口安装了监控摄像。但在楼与楼之间还有狭窄的、没有安装监控摄像的小巷道。凶手选择老井作为抛尸地就说明他熟悉地形,自然会选择没有监控的小巷道。”
      
      王珰珰点头,接着说:“已经在排查这5个人的身份。除此之外,公寓内部的监控摄像没有有用线索。”
      
      信息很少,但在半天时间内,又是非犯罪现场的恶性碎尸案,取得的线索已经足够多了。
      
      季成岭承认案子很棘手,唯一的侦查方向就是监控里5个可疑人员。
      
      会议室很安静,只有键盘的敲击声和圆珠笔落笔记录的声音,每个人都企图从蛛丝马迹里找出凶手。
      
      “总结一下。”李瓒忽然说话。
      
      陈婕和季成岭发现其他人纷纷放下手头工作,专心倾听,仿佛李瓒一开口就能指点他们在迷雾里寻找到方向。
      
      “死者住在六联,和凶手认识,凶手熟悉地形,很大可能是当地居民或租客。先找四天内的人口失踪备案,再排查六联人口,其次留意东城区二手手机市场近四天的交易,重点排查来历不明的二手手机。”
      
      其他人都点头应和,季成岭则问:“为什么留意二手手机市场?”
      
      “因为死者在死前遭遇过抢劫。”李瓒合上档案扔还老曾,说:“老钟,包扔过来。”
      
      钟学儒把装在物证袋里的女士包扔过去,李瓒轻松接住,放在桌面,食指点着女士钱包的铭牌:“陈婕,是你的话,你会扔掉这个包吗?”
      
      陈婕探身看到女士钱包那金灿灿的铭牌,立刻摇头:“绝对不会!Prada(普拉达),全新,价格在1300左右。我装手机都怕把它撑坏了。”
      
      李瓒:“钱包里有个手机大小的凹痕。”
      
      陈婕耸肩:“显然比我大方。”
      
      季成岭不服气的问:“你怎么确定死者遭遇抢劫?也可能是凶手扔掉钱包。”
      
      李瓒:“如果是凶手他不会在细心取走里面任何可以证明死者身份的东西后,还粗心地把钱包扔到垃圾桶下。而且死者太阳穴处有擦伤,巷道里发现的血迹距离地面高度大概是1.5米,排除抛尸滴落血迹的可能——排查5天前夜晚8点到凌晨2点九巷、十巷的监控摄像,应该能找到另一个指纹的主人。”
      
      王珰珰:“好。”
      
      陈婕悄悄移到老曾身后问:“既然确定死者和凶手都住在六联村,监控摄像也找到5个嫌疑人,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找个抢劫的?”
      
      “因为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能。”老曾一边整理资料一边说:“也许抢劫的正好看见死者。也许5个嫌疑人都不是凶手。也许我们猜测错误,死者和凶手都不住在六联村。也许是抢劫的既抢了钱,又杀了人——刑侦案件,尤其是命案,你既要追求最高效率,也不能放过任何一丝微末的线索。”
      
      “哇塞!”陈婕后知后觉:“就那么点线索,那么短的时间,李队就总结出那么完整的信息。”
      
      “……这也太牛了吧。”
      
      她好像稍微有点明白上届走的时候说那句话什么意思了。
      
      老曾笑笑:“干活吧。”
      
      ————
      
      陈婕:“李队,您昨天给经侦那边送礼了吧。”
      
      昨天下午,李瓒在会议结束后就提着一个大礼袋盒拐进隔壁经侦的大门,出来时,手里的礼盒袋就没了。
      
      李瓒抬头看她:“你猜一下我想干什么?”
      
      “不太好吧……”陈婕假意推辞,两秒后迅速转八卦脸:“是不是提前送人情让人家帮忙破案?”
      
      李瓒从旁抽出一本Java课程设计,卷成卷:“洞察秋毫,火眼金睛,不给点奖励显得我太抠门。”
      
      陈婕立正挺背,大义凛然:“再给我一个机会,我可以!”
      
      “说。”
      
      “您昨天那礼袋盒大红色,右上角印一个黄色故宫图案。正好我爸是老烟枪,所以我知道那个图案是中华烟的标志。另外,礼袋盒盒底凸出,烟的重量不会压塌礼盒,除非里面还装了酒!烟酒成对、儿女双全、双喜临门,老大您看我捧得怎么样?”
      
      “天桥底下必须给你留位置。”
      
      “水平一般,做人低调。”陈婕谦虚:“所以您是给经侦拉生意?烟酒造假?”
      
      刑侦和经侦隶属刑警部门,前者处理刑事侦查工作,后者处理重大经济犯罪工作,譬如特大烟酒造假案。
      
      李瓒打了个响指:“聪明。”
      
      没等陈婕高兴起来,李瓒就把桌前的资料全推给她:“不要辜负爸爸对你殷切的期望,今天全看完,晚上给报告。加油,我太看好你了。”
      
      陈婕:“……”
      
      这还是个人吗?
      
      砰——!
      
      刑侦办公室的门被踹开,季成岭风风火火地闯进来,后面是慢吞吞的王珰珰和老曾,三个齐齐站在李瓒面前,眼睛底下硕大的黑眼圈是通宵的勋章。
      
      季成岭:“我们排查对比了监控里出现的五个可疑人员,结果都跟命案没关系。”
      
      老曾:“确认死者的身份了。”
      
      闻言,众人的注意力全转移到老曾那儿。
      
      “两天前,有人来警局报案,称她妹妹已经失踪两天。失踪女子名字叫肖华,24岁,身高1米62,体重45公斤,她是金源广场一家夜店夜场的员工。金源广场和六联村相距一条大马路,所以六联村很多租客都在广场工作。”老曾将一张笔录递给李瓒:“肖华就住在六联村11巷一栋农民楼顶层,是公司租下来的员工宿舍。”
      
      李瓒:“对比过DNA了?”
      
      “结果出来,确认是同一个人。”
      
      笔录上有肖华的一寸免冠照片,相貌清丽,眼神清澈,而旁边的尸检照片则是浮肿腐烂的头颅。对比鲜明惨烈,令人唏嘘。
      
      王珰珰有气无力的说:“5天前夜晚8点到凌晨2点钟的监控摄像看完了,找到抢劫的嫌疑人。大概在11点左右,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路过10巷,把死者的钱包抢走后,倒出里面值钱的东西,然后扔垃圾桶。没扔进去,掉下面了。”
      
      “对了。肖华没有出现在监控里,她应该是走没有监控的小巷道回11巷的宿舍。”
      
      李瓒抓起外套套上,说:“现在出发调查肖华的人际关系,重点调查她的男女关系。我去案发现场和死者的宿舍,陈婕和总局的宝贝青苗子去死者工作场所调查。老曾继续找抢劫过肖华的嫌疑人,王珰珰——”
      
      “啊?”
      
      “你继续。”
      
      王珰珰头一歪,趴下睡着了。
      
      李瓒雷厉风行,速度太快,吩咐完就不见人影,脚底依旧跟踩滑轮似的飞快。
      
      ‘总局的宝贝青苗子’季成岭满肚子气,李瓒三言两语总能点燃他的沸点,但每次又跑得飞快,让他爆不起来还得把硝烟往肚子里咽。
      
      就……更气了!
      
      ..
      
      11巷7栋,死者肖华居住的农民楼。
      
      7栋楼道狭窄,没有安装监控和电子防盗铁门,任何人都可以进楼,安全系数很低。但是多以三室两厅的样式整套出租,一般由公司改成员工宿舍或多人合租,所以跟踪杀人碎尸难度高,可以排除。
      
      李瓒走进一家馄饨店,坐下说:“大碗玉米肉馅馄饨,不加香菜不加葱。”
      
      店面里就老板娘一个人,她回了句:“您稍等。”
      
      然后就进后厨去忙活。
      
      馄饨店对面就是7栋,此时楼道口走下来两个人。走前头是个女的,大概四十来岁,红毛衣黑色阔腿裤,身高约1米5。
      
      一个男人从她身后的楼道里走出来,停在街边,头顶暖阳逆着光,长什么样子看不清。但是个子很高,穿黑色立领工装外套,拉链拉到顶,下身同色长裤和球鞋。
      
      肩宽腿长,标准身材。
      
      就外表而言,不像是会在城中村出没的人。
      
      他们交谈了几句,然后朝这边走来。
      
      煮好的馄饨端上来,李瓒抽出纸巾擦筷子,注意到那女的走路姿势古怪僵硬,像小腿绑了助行器支架。
      
      他们进店,挑了靠门的桌子,坐在李瓒的对面,从他这角度侧脸能看见中年女人的脸和陌生男人的背影。
      
      江蘅说:“老板,大碗玉米肉馅馄饨,多加香菜多加葱。”
      
      异类。
      
      李瓒一口吞下馄饨,眼角余光留意到对面那人的手搁在桌边,袖口挽到手肘,冷白皮,和大多数黄种人不同。
      
      手指微蜷,修长分明,腕骨突出,线条流畅,腕间戴一根陈旧的护身符红绳,符没了就剩根红绳。
      
      搁那冷白皮的手腕间,挺扎眼。
      
      老板娘老早就在收银台瞅见他进门,一听赶紧应声:“行嘞。我们还有自制的免费酸笋,帅哥您看要吗?”
      
      “来点。”
      
      “您稍等。”
      
      老板娘进后厨,中年女人当即操着一口塑料普通话说:“江先生口味挺重,不像广省人。”
      
      “在北方待过几年。”江蘅简单解释,然后直截了当:“林嫂,我时间不多,赶着后天的飞机。要是没问题,我们就把这事定了。”
      
      林嫂:“我当然没问题,但是我得联系卖家,卖家他舍不得,他得想想。我就尽量帮您劝,啊,帮您压价。”
      
      江蘅一边调酱醋一边问:“给个确定点的时间。”
      
      林嫂犹豫。
      
      江蘅不着急,用筷子慢条斯理地搅拌酱醋:“拖拉没诚意就算了。”
      
      “别——”林嫂怕他这条大鱼真跑了就再也找不到冤大头,赶紧保证:“明天!我保证明天,您就能跟卖家见面。”
      
      江蘅抬眼,笑说:“我又不是要买卖人口。人不来没关系,东西到就行。反正现在支付转账很方便。”
      
      他在周边的木桌往返看了一圈,没找到合口味的调料。于是回头,正好就李瓒那桌调料齐全。
      
      江蘅起身走过去,见这人吃馄饨不蘸酱,连点醋都不放就觉得口味真淡。
      
      “朋友,你这些调料还用吗?”
      
      闻言,李瓒抬头,终于见到这人的正脸,果不其然是张和气质匹配得上的面孔,甚至是超出想象的出众,往人群里一站就是焦点的那种。
      
      “我不用,你随便。”
      
      然后他就看着这人把所有酱料都挑得只剩下酱和醋,连一小瓶雪花盐也没放过,全端回自己桌往原先的酱醋小碟子里添加辣椒酱、雪花盐和一点炒黄豆。
      
      这是把馄饨吃出火锅的节奏。
      
      李瓒觉得此人必定味觉失调。
      
      老板娘端上对面那桌的馄饨时,李瓒这头正好吃完最后一个馄饨,连带汤也喝光。
      
      刚结束支付,陈婕来电。
      
      李瓒接起,电话里却传来季成岭的声音:“我们追查到有个人问题很大,他应该跟肖华的死有关系,名字叫卢鑫达,是夜店的区域领班。他刚才一看我们的证件立刻从后厨逃跑,看路线可能回宿舍——他就住在九巷十栋十二层!”
      
      “我知道了。”
      
      李瓒挂断电话,起身去九巷。
      
      林嫂目睹江蘅调料的全过程,一张颇圆润的脸忍不住生理皱缩偏还不能表现太明显让大客户丢脸而努力抻平嘴角,导致脸颊一抽一缩将近面瘫。
      
      江蘅还以为她想尝尝,迷之自信地说:“我可以帮你调一份。”
      
      林嫂飞速摇头:“不用不用,江先生您吃您的,我不饿、不饿。”
      
      江蘅不以为意,夹起馄饨沾五颜六色的酱料然后放进嘴里。尝了尝,味道可以。
      
      ..
      
      “卢鑫达27岁左右,中等身高,面孔清秀——嘟!”季成岭难以置信:“他挂断电话?!”
      
      陈婕拿回自己的手机:“啊,看见了。”
      
      季成岭:“他搞什么?!李瓒他搞什么?!!他根本没见过卢鑫达,就不能听别人把嫌疑人基本外貌信息念全?狂妄自大,浮皮潦草,要是放跑嫌疑人他怎么交代?”
      
      陈婕安慰他:“李队比我们多了六年经验,我们相信他就行。”
      
      资料介绍,李瓒实习就是在市局刑侦办,提前半年破格转正,没过多久被调到分局磨练,磨着磨着就废了。
      
      本来是大好前程。
      
      不过就算分局名声在外特别难听,李瓒好歹还比他们两只新手菜鸡多六年经验。
      
      “你们分局根本没想过破案!懒散懈怠,得过且过!”
      
      季成岭愤怒地指责,见陈婕满脸茫然不思悔改,一肚子火气被这不成器的东西硬生生踩在胸腔出不来。
      
      他懒得再费口舌,转身朝六联村跑去。
      
      陈婕摊手耸肩,新人,愣头青,还是拔尖的青苗子,激-情了点,理解。
      
      ..
      
      李瓒抄近路,穿过11巷小巷道,被堵在10巷小巷道口,那儿一扇平日里从不关的小铁门此时锁上了。
      
      合金制无缝铁门,连伸手指的缝隙都没有,严丝合缝顶着2.5米高的水泥框顶。框顶上一个水泥平台,正方形,高度约3.5米,底下没有能踩上去的支架。
      
      旁边农民楼贴着猪肝色墙砖,砖缝又浅又细,连手指甲都盛装不下。
      
      然而李瓒脚步没有停缓,在惯性作用下身体前冲,手脚拍着墙面,借着那砖缝带来的摩擦阻力,身体似一头矫捷的猎豹,轻快迅疾眨眼就蹿到水泥平台。
      
      三步并作两步横跨水泥平台轻巧地跳落地面,小腿微屈,上身前冲,不带丝毫停顿一气呵成似的滑到小巷道另一头,攀着墙壁跳到九巷街道边。
      
      李瓒扯扯外套,整理一下头发,双手插兜,迈开长腿形象帅气的慢悠悠朝十栋走去。
      
      十栋距离被抛尸的老井大概50米的距离,非常近,确实符合熟悉地形这一点。
      
      就是不太符合刑侦案件里‘远抛近埋’的常理。
      
      李瓒距离十栋差不多十米远时,一个白衬衣黑裤黑皮鞋油头粉面的男人埋头匆匆从十栋下来,拉开停在楼下的网约车车门,临门一脚就要跨上去。
      
      李瓒高声喊:“卢鑫达!”
      
      那男人立刻转头,一见是完全不认识的人吓得转身拔腿就跑,跑到八巷调个头冲出主干道远远就见到追上来的季成岭和陈婕,肝胆一颤跑进对面的牵手楼。
      
      何谓牵手楼?
      
      城中村特色,高层农民楼林立密集,无数巷道四纵八横,楼与楼之间的距离最宽不过一米。巷道里时常能见到走着走着突然被一扇由里往外推的门狠狠打中的路人,可见有多狭窄。
      
      卢鑫达跟条鱼似的钻进狭窄的巷道里,巷道里还充满络绎不绝的行人,要没那份浑身抹了油的滑溜劲根本穿不过去。
      
      季成岭使劲吃奶的力气往里面挤,耗费半天功夫回头一看,距离巷口整整三米!
      
      他气急败坏正想自曝身份追踪嫌疑人的时候,李瓒从他跟前滑了进去,那份从容和敏捷,别提有多轻松,一看就是经常溜闲翘班练出来的好身手!
      
      眼前人头攒动,眨眼就不见李瓒的踪影。
      
      季成岭心想,李瓒他是脚下踩滑轮了吧。
      
      陈婕膜拜:“老大这身手……回头商场打折必须请老大出山。”
      
      李瓒堪堪刹住脚,盯着人群里穿梭的卢鑫达,侧身进左手边的小巷,迅捷地避过牵手楼一楼突然推开的外推式玻璃窗,基本贴着墙过去。
      
      出小巷,看见卢鑫达穿过去的背影,李瓒脚下未停,跑进前面的小巷,越过拐角,两条长腿跑出幻影分-身的效果。
      
      即将冲出巷口,卢鑫达正好出现,巷口一米宽,跑过去耗费的时间就两秒。
      
      李瓒当机立断,长臂前伸,抓住生锈的红漆铁管作为支架,身体腾空,右腿卷着劲风踢出,正中卢鑫达的后背背心。
      
      动作疾如雷电,在谁都没反应过来前,奔跑中的卢鑫达就被踢得向前飞了两米,将拥挤的人群摔出个空档。
      
      人群纷纷后退,猛地回神:“有人打架!!”
      
      “私人恩怨寻仇?”、“看看,看看情况。”、“前面发生什么?”……人类吃瓜本质,只要不是神经病砍人他们就能抻着脖子跟一群鹅似的围堵看热闹。
      
      李瓒甩了甩手,确定卢鑫达一时半会起不来,于是摸着上衣口袋,口袋里空荡荡才想起他最近被限烟草。
      
      事后无烟,寂寞。
      
      “让让,让一让。”陈婕和季成岭从人群里挤出来,前者疏散人群:“警察办案,都散了、散了啊。别什么热闹都看,别堵着路——吃瓜谨慎,安全第一。围观规范,亲人放心。”
      
      季成岭掏出手铐把卢鑫达拷上,一把拽起来,瞅着旁边的李瓒有点拉不下脸但又忍不住好奇:“你怎么知道他就是卢鑫达?”
      
      “制服。”李瓒:“他见你们就跑,匆匆忙忙没时间换制服。随便诈一下就上套。”
      
      他熬夜通宵,刚吃饱就剧烈运动,消耗大量体力,这会身体的疲乏遍布四肢百骸,精神有点怏。
      
      “带回局里审问。”李瓒转而对陈婕说:“你跟我回11巷。”
      
      陈婕:“我去做什么?”
      
      “录笔录。”

  • 作者有话要说:  攻很骚的。
    ps:跟编聊了下,对于暂停更新,我其实也挺犹豫不决的,这题材实在太冷,开文点击和评论也是冷到北极。
    但我又真的写得很快乐,因为人设、剧情和节奏都是新的尝试。
    节奏挺慢热,线也铺得长,就算暂停了还是犹豫难过了很久。
    跟编辑聊完后,我决定还是开吧。
    然后双开,这本成绩肯定不会好,所以希望有一本可以赚点生活费(房租太高了TzT。)
    以及,希望可以多多评论~~~
    评论就是动力~~~~
    同时开《前夫遍天界》,脑洞文吧,过两天开。
    等我把短篇搞完。
    案发现场与犯罪现场的区别:
    案发现场为案件发生后被发现的地点。(尸体转移)
    犯罪现场为罪犯进行犯罪行为的地点。(尸体未转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