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户口问题 ...

  •   姜家老夫妻带着幺儿相亲,一回来就听到惊人的消息,全震惊的围着姜雪薇打量。
      
      这是那个远在异地的孙女姜小丫?长的好瘦小,一定吃了很多苦。
      
      姜雪薇睁着一双乌黑的眼晴,笑眯眯的看回去,笑起来的样子讨喜又可爱,姜奶奶呆了呆,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眶渐渐红了。
      
      “二弟,这是真的吗?”姜家的长媳王秋燕有些不敢置信。
      
      她刚给小叔子介绍了一个对象,想让他早早成家搬出去,没想到又多出一个丫头,这压力更重了。
      
      “是真的。”姜爱国面色不好看,整个人恹恹的。
      
      姜爱军是长子,闻言皱了皱眉头,“所以,你是要拿二千块出来?还是要将人留下来?”
      
      姜爱国毫不犹豫的道,“我没钱。”
      
      曾丽特别不高兴,“家里哪里还能住人?”
      
      夫妻俩不约而同的开口,同一个意思,既不想留人,也不想给钱。
      
      但,这可能吗?
      
      姜家的孩子表示不可能,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妹妹太厉害,一般人不是她的对手。
      
      姜奶奶招了招手,“你叫雪薇,名字很好听。”
      
      她满脸皱纹,目光慈爱,拉着姜雪薇的小手,满眼的怜惜。
      
      姜雪薇能感受到她身上的善意,甜甜一笑,“谢谢奶奶,你人好好哦,慈爱又温柔,我喜欢。”
      
      对待善意,她也不吝啬回报。
      
      祖孙俩手拉着手说笑,很是投缘,姜向北看不惯,冷哼一声,“马屁精。”
      
      大家为难的看向一家之主,姜爷爷,他才是当家人,有绝对的话语权,这房子也是他单位分的。
      
      姜爷爷终于开口了,“老婆子,你先不要说话。”
      
      他冲姜雪薇招了招手,“孩子,你过来。”
      
      姜雪薇乖乖走上前,“爷爷。”
      
      声音又软又萌,眉眼乖顺,看不出半点乖张,跟刚才判若两人。
      
      姜爷爷亲切的笑了笑,“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一个人千里迢迢找来也不容易,孩子啊,你姓姜,永远是姜家的孩子。”
      
      曾丽心里一紧,有些不满的叫道,“爸。”
      
      “住嘴。”姜爷爷冷冷瞪了一眼,对他来说,儿子孙子孙女是自家人,儿媳是外人。
      
      他回过头,神色变的温和,“小丫你也看到了,你爸也重组家庭,还生了一对儿女,家里环境不好,不是不想留下你,而是条件不允许,这样吧,我出两百块,让你爸也出两百,你回去跟你妈好好过,你看怎么样?”
      
      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牺牲小我,这对一个大家长来说,是最划算的买卖。
      
      姜雪薇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姜,还是老的辣。
      
      不过,钱从来都不是她最终目的。
      
      曾丽心疼的顾不上害怕了,“爸,这不好吧?这么多钱给她糟蹋了……”一分钱都不给!
      
      见二儿媳一再的插话,挑战他的权威,姜爷爷勃然大怒,“家里的事我说了算,不想听就滚出去,这是老子分的房。”
      
      “爷爷,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回不去了。”姜雪薇撩起衣袖,露出一条胳膊,上面全是丑陋的疤痕,触目惊心。
      
      姜家人的脸色各异,姜奶奶的眼泪刷的下来了,小心翼翼的看着姜雪薇的伤口,“这是谁打的?”
      
      一看就知受了太多的磨难,一个没有父亲庇护的孩子,注定要经受狂风暴雨的催残。
      
      姜雪薇没有回答,只是定定着姜爷爷,“爷爷,你也说了,我姓姜,是姜家的孩子,我想把户口迁回来,这个要求过份吗?我知道这边的知青子女落户政策,允许一家一个迁回来,我想,广大群众都会跟着国家政策走,而不是对着干 。”
      
      她不提钱,只提户口,在这个时代,户口才是最重要的。
      
      落了户,她才能正式在这个城市立足,是她安身立命的根本。
      
      更何况,沪市的户口是今后的三十年也是紧俏资源。
      
      “这……”姜爷爷为难了,这孩子的心思有些重啊,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
      
      古话说的好,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比同龄人更早熟。
      
      曾丽的脸色大变,这关系到她的切身利益,“不行,这迁户口是大事,只要一个人不同意,就不能迁。”
      
      这要是迁了户口,姜雪薇就要留下来,同事朋友邻居们都会知道此事,她的脸面无光,最重要的是,她的利益会大大受损。
      
      这丫头不是善茬,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她可受不了。
      
      再说了,地方这么小,再多一个人住,挤占生存空间,其他人能接受?
      
      她冲自家男人使了个眼色,姜爱国犹豫了半响,“爸,这是大事,要特别郑重。”
      
      姜雪薇清冷的声音响起,“这家里到底谁作主?这乱哄哄的,哪像有规矩的人家?敬老爱幼,是中华传统美德,我听爷爷的,至于你们,坚决要当不仁不义不慈不孝的人,不怕被世人唾弃吗?”
      
      得,既将姜爷爷摆在高处,让他没办法拒绝,又狠狠射了姜爱国夫妻一箭。
      
      在这个时刻,她不能藏拙,得拼命争取自己的利益。
      
      迁户口,得有接收的地址!
      
      她必须留下来!
      
      只有这个城市让她有归宿感,也能让她大展拳脚!
      
      钱能再挣,但户口问题很难解决,这是迫在眉睫的大难题!
      
      没错,她一开始就是冲着户口而来!
      
      这话太狠了,姜爱国脸色很不好看,“姜雪薇,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的亲生父亲?”
      
      姜雪薇板着小脸,义正言辞的怒斥,“抛妻弃女,是为不义,对找上门的女儿弃若敝屣,是为不慈,跟家中长辈对着干,是为不孝,连一分抚养费都不肯出,是为不仁,你们这是违背道德违背社会公序良俗,将受到广大人民的审判!”
      
      所有人目瞪口呆,好凶残的妹子,她怎么会有这么多大道理?一套套的,压死人不偿命。
      
      姜爱国被怼的面红耳赤,脑袋一片空白,一个字都反驳不了。
      
      曾丽见丈夫不中用,不禁急了,“爸,你听听,这就是一个挑事精,留她下来,以后家里不得安宁,永无宁日。”
      
      最起码,她是没有好日子过了!
      
      姜爷爷皱着眉头,看看姜雪薇,又看看二儿子一家,又看了看大儿子一家和小儿子。
      “爱军 ,爱华,你们是什么想法?”
      
      姜爱军刚想说什么,姜向东扯了扯衣袖,冲他猛摇头,千万别掺和进去,这个小堂妹不好惹。
      
      姜爱军虽然不懂孩子的意思,但下意识的改了主意,“全听爸的。”
      
      姜爱华皱了皱眉头,“我觉得应该将孩子的户口迁进来,过去十七年已经很对不起她了。”
      
      姜爷爷沉默了很久,全家人大气不敢出,都看着他,紧张的等待着。
      
      他终于做出了决定,“雪薇啊,你……”
      
      他对这个孙女没有相处过,没有感情,他更多的是考虑二儿子一家四口的感受。
      
      当然,大儿子一家嘴上说的好听,心里肯定也不乐意。
      
      姜雪薇的眼睛眯了起来,刚想出招,姜奶奶先出声了,“我同意迁。”
      
      斩钉截铁,前所未有的坚定!
      
      “老婆子。”姜爷爷很不满,她怎么也跳出来跟他唱对台戏?
      
      姜奶奶这辈子柔顺惯了,但这一回,不肯听他的。“你要是不同意,那我们离婚,我照样可以接收她的户口。”
      
      所有人都呆若木鸡,不敢置信,这是怎么了?
      
      姜爷爷如被雷劈,苍老的面容扭曲了,嘴唇直哆嗦,“老太婆,你疯了吗?”
      
      姜雪薇一脸的意外,怔怔的看着姜奶奶。
      
      姜家人口众多,但全居住在一个二十多平方的房间里,特意隔成三小间,一间住着长子一家五口,长子姜爱军,长媳王秋燕,生了二女一男,长孙姜向东,大孙女姜向南,二孙女姜向西。
      
      一间住着次子一家四口,姜爱国,次媳曾丽,三孙女姜向北,二孙子姜向中。
      
      还有一间住着姜爷爷姜奶奶和幺儿姜爱华,姜爱华今年二十六岁了,算是大龄男青年,因为没房子住,都娶不上老婆。
      
      姜雪薇就坐在姜奶奶的床上,好奇的看来看去,这就是传说中的棚户人家?
      
      棚户区环境差,采光通风差,人口拥挤,防水防火防震都差,换句话就是贫民窟。
      
      看看,这七八平米的屋子,还搭了一层阁楼,人都站不直,杂物堆的到处都是,这条件也太艰苦了。
      
      更不要说有单独的卫生间了,要上洗手间,得去外面。
      
      那洗澡怎么办?她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姜爱华见她呆呆的,只当她到了陌生的地方害怕,递了一颗大白兔奶糖过来,姜雪薇冲他笑了笑,小叔五官平凡,但笑容憨厚,让人心生好感。
      
      “谢谢小叔。”
      
      奶糖在嘴里化开,一股浓郁的奶味让她眯起了眼晴,真甜!
      
      不知道为什么,以前的奶糖和点心就是好吃,味道正!
      
      姜爱华也在观察这个小侄女,别看年纪小,但心眼多,人聪明着呢,还很爱笑,笑起来的样子让他觉得莫名的亲切,好像……
      
      他心里一顿,脑海里闪过一道身影,原来如此!
      
      怪不得妈拼着离婚,也要留下她!
      
      他神色有些黯然,“小丫……”

  • 作者有话要说:  比起钱,户口才是最重要的!安身立命的根本!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sure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