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棚户人家》冠滢滢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5-06 00:01: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回沪 ...

  •   “哐珰哐珰”,绿皮火车运行声在姜雪薇耳边响起,她呆呆的看着镜子的自己,略黑的皮肤,两个羊角辫,花衣裳黑裤子,解放鞋,就一个字,土!
      
      她不敢相信自己穿越了,穿越到一个九零年代,百废待兴的年代!
      她明明只是睡了一觉!
      
      而这个身体叫姜小丫,今年十七岁,父亲是沪市知青,母亲是当地农民,她刚生下来父亲就抛妻弃女回城,一去不复返,断了音讯。
      
      她跟着母亲生活了十几年,日子过的很艰难,母亲人到中年遇到第二春,继父有孩子容不下她,这不,将她送回沪市生父身边。
      
      她第一次出远门,孤身一人,举目无亲惶惶不安,路上又出了点意外,将自己吓死了,便宜了姜雪薇。
      
      “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剩下我自己,好像是多余的……”姜雪薇不由自主的哼起这歌,童年的记忆涌上心头。
      
      曾经有一个很火的剧叫《孽债》,讲的就是几个孩子从西双版纳到沪寻找自己亲生父母的故事。
      
      她已经记不得具体内容,只记得这些孩子很惨,是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
      
      嗯,她变成了孽债小可怜!
      
      身边的老阿姨面色不豫,“小姑娘,镜子可以还给我了吗?”这都看半天了!土妞!
      
      姜雪薇回过神,赶紧双手将镜子还回去,“谢谢阿姨。”
      
      她的视线飘向嘈杂拥挤的车厢,人生百态迎面扑来,抱着婴儿的妇女,高谈阔论的男人们,疲惫是他们共同的表情。
      
      在一片灰茫茫的倦色中,窗边一抹身影吸引了她的目光,二十岁左右的白衣少年,穿着干干净净的白衬衫,身板挺直,眉眼俊朗,下午的阳光正好,洒落在他身上,帅气又精神,修长的手指翻着报纸,说不出的隽远优雅。
      
      白衣少年似乎有所觉,微微抬眸,姜雪薇来不及收回视线,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目光在空中交会……
      
      姜雪薇挥了挥小手,甜甜的笑,“小哥哥,把报纸借我看一下,行不?”
      
      白衣少年怔了怔,将报纸递给了她,姜雪薇迅速查看日期,1990年7月5日。
      
      《人民日报》第一版【改革开放架起与各国交流合作的桥梁,我出国留学人员逾九万 ,3.3万人已学成归国,政府将继续派出优秀人才】
      
      【高校招生统考明日开始 将招收本专科生六十点八万人。】
      
      哎,太神奇了,总算有点置身时代洪流的真实感了。
      
      播音员甜美的声音骤然响起,“各位旅客朋友们,列车即将到达沪市车站,请在沪市车站下车的旅客准备好自己的行李下车。”
      
      尖锐的鸣笛声中,一阵兵荒马乱,旅客们提着行李争先恐后涌向门口,姜雪薇提着一个尼龙袋跟过去,尼龙袋里只有两套换洗的衣服,一个陶瓷水杯,一个铁皮饭盒,这就是她所有的家当。
      
      不对,裤子特制内袋装了一笔巨款,五十块钱,这是母亲给她的最后一份礼物,也是她最后的底牌。
      
      人实在太多了,人挨着人,呼吸都有些困难。
      
      姜雪薇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挤下火车,随着密集的人流往外走,忽然,她被人撞了一下,一个身影从她身边窜过去。
      
      她一摸内袋,破了个洞,钱没了!
      
      她脸色大变追了上去,“前面穿黄衣服的小偷,给我站住。”
      
      人潮涌动,熙熙攘攘,眼看小偷就要消失在人海中,一道白色的身影如风般冲上前,一脚踢中小偷的膝盖,小偷重重摔了出去。
      
      姜雪薇气喘吁吁的跑过去,对准小偷就是一脚,累死宝宝了!
      
      黄衣服挣扎着爬起来,“我不是小偷,你们认错人了。”
      
      “就是你。”姜雪薇的眼神很好,“不是跑什么?明明是心虚。”
      
      “我是急着回家。”黄衣服一边说,一边将所有的口袋都掏出来,只有几个硬币。
      
      他还主动让人搜身,以证清白,旅客们见状,都以为姜雪薇弄错了。
      
      姜雪薇咬着粉唇,一双眼晴滴溜溜的转,这是团伙作案,钱早就转移了,都是套路。
      
      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专业小偷经过特殊训练,食指和中指有茧,还有疤痕。”
      
      白衣少年走了过来,神情淡然从容。
      
      大家齐刷刷的看向黄衣服的手,黄衣服的脸色发白,一双手下意识的放到身后。“不是我。”
      
      这算是不打自招了,大家纷纷指责 ,一片乱哄哄声中,夹杂在人群里几个贼眉鼠眼的男人蠢蠢欲动。
      
      姜雪薇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钱可不能丢了! 要是以前,她不会多看一眼,但这会儿五十块钱能买很多东西,能做很多事情!
      
      她一时心急,冲上前一把提起小偷,将人在空中抡来抡去,“我数到三,你不把钱交出来,我就把你扔出去,一……”
      
      大家惊见这一幕,纷纷退后几步,空出一块地,愣愣的看着细胳膊细腿的小姑娘大展神威。
      好大的力气!
      
      白衣少年也傻眼了,震惊莫名,瘦瘦小小的女孩子提着一个大男人晃荡,如提着小鸡般轻松,大力小萝莉,反差太大了。
      
      她太瘦弱了,看着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却做着惊人之举,太过震撼。
      
      小偷被晃的头晕眼花,惊骇万分,“你不要乱来,出了人命,你也要坐牢的!”
      
      姜雪薇一脸的天真,却透着一股淡淡的恶意,“我还是个小孩子,警察蜀黍会保护我的!我数二了……”
      
      小偷眼前一黑,这小姑娘是认真的!“别别,猴子,山羊,狗蛋,快把钱还给她,我不想缺胳膊断腿!”
      
      当铁路警察来时,小偷如看到了救星般激动的热泪盈眶,亲人啊。
      
      警察好奇的打量一脸懵懂稚气的小姑娘,这孩子的力气怎么这么大?
      
      他开始做笔录,听说姜雪薇是从外地来找亲生父亲的知青子女,不禁心生同情。
      
      这是时代的缩影,几乎每家每户都无法避免。
      
      “小姑娘,你被偷了多少钱?”
      
      “一百五。”姜雪薇眼晴都没有眨一下,很傻很天真的样子。
      嗯,一百块是精神损失费!
      
      小偷懵逼了,闭着眼晴说瞎话,真的好吗?“明明是五十块,你乱说。”
      
      姜雪薇气愤的瞪大眼晴,“那么紧急的情况下,你还能抽空看一眼金额?骗三岁的小孩子吧。 ”
      
      她一转头可怜兮兮的求助,“警察蜀黍,他不会是想赖账吧?我只是一个找不到爸爸的可怜孩子,你们要帮我作主啊。”
      
      小偷心塞的不行,你还可怜?是谁把他当沙包般扔来扔去?还敲诈!
      
      你是我祖宗!!!
      
      两方各执一词,警察蜀黍头疼欲裂,一边默默观察的白衣少年站出来,“我相信这个小妹妹,她是个淳朴善良的小农女。”
      
      姜雪薇傻白甜的表情一僵,差点龟裂掉。
      
      半小时后,姜雪薇捏着一百五十块钱,笑眯眯的走出警务室的门,两只羊角辫晃来晃去,脚步轻盈。
      
      “等一下。”姜雪薇一转头,是白衣少年,赶紧送上灿烂的笑容,“谢谢小哥哥帮忙,我叫姜雪薇。”
      
      一连帮了她两次,真是个热心正直的好少年!
      
      她的笑容太过明媚,晃了少年的眼,“我叫萧泽霁,你有具体地址吗?需要我帮你一起找吗?”
      
      他不是个热心的人,但不知怎么的,看着这个小土妞,忍不住想帮帮她。
      
      姜雪薇笑眯眯的摆了摆手,“谢谢,不用了,我可以的。”
      
      萧泽霁看着她远去的身影,微微蹙眉,半响后,轻轻一声叹息。
      
      路两边全是店铺,布店,米店,食品商店,西餐厅,百货商店应有尽有,很是繁华,路上的姑娘衣着时髦,踩着高跟鞋,涂着口红,阿姨们烫着卷发,穿着花花绿绿的裙子,不愧是远东摩登大都市。
      
      街头画着诺大的电影海报,全是最流行的电影,姜雪薇随意浏览,有些发愁,她这个身份有点尴尬,说是亲生父亲,其实没见过面,也没有书信往来,只知道一个名字,姜爱国,还有一个家庭地址。
      
      她不知道姜家人是否欢迎她的到来,也不知道能不能顺利的留在沪市,对了,最重要的是将户口迁过来!
      
      算了,想那么多干吗?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一股奇香打断了她的思路,定晴一看,是报亭前的生煎摊开锅了,发出滋滋的响声,一个大大的铁锅里煎的焦黄生煎馒头整齐有序的排列着,白白胖胖的生煎上散落着白芝麻和葱花,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肉香,面香,油香混合而成,让人垂涎三尺。
      
      她直勾勾的看着,口水直流,不行,受不了啦!
      
      她捏了捏钱,挤进人群,买了四个生煎,一口咬开面皮,香气四溢,肉馅甜中有咸,汤汁浓郁,底皮焦焦脆脆,好吃的哭了!
      
      就是这个味,小时候的记忆!感动!
      
      黄昏,夕阳西下,一抹余晖洒落在小少女的身上,她吃的嘴巴鼓鼓的,像只贪吃的小松鼠,眼晴享受的眯起,如吃到了无上的美味,幸福的不得了。
      
      这一刻,画面清晰而又美好。
      
      弄堂里,密密麻麻的房子低矮,墙面发霉起皮,巷子狭窄,地面坑坑洼洼崎岖不平,污水横流,蜘蛛网般电线遍布,弄堂里堆满了杂物,两边横七竖八的晾衣架,一字排开的水斗形成了一道特殊的风景线。
      
      谁能想到光鲜繁华的沪市,还有这么一面!
      
      弄堂弯弯绕绕,很容易迷路,姜雪薇七拐入绕问了无数次路,千辛万苦站在福明弄381弄17号门口,她举起了手。
      
      “咚咚。”敲门后,一个穿着红色背带裙的女孩子探出脑袋,打量了她一眼,面露嫌弃之色,“你找谁?”
      
      姜雪薇同样打量她,看着跟她年纪差不多,她是谁?“我找姜爱国,他是我亲生父亲。”
      
      “轰隆隆。”如一颗重型炸弹炸开,一道尖叫声划破天空,“爸妈快来,有骗子!”

  • 作者有话要说:  开了新书,坑品有保证,欢迎跳坑,苏爽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